第七章 面包屑和小鸟 2

2.

谢宇从出租车上下来,抬头就看到自家的灯还开着。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家里有一盏灯,一直亮着,等他归来。

谢宇定定看了许久,才上楼掏出钥匙进门。

他换了鞋一进屋,就看见何蔓趴在餐桌前睡得正香。桌上摆着四道菜一锅汤,香菇菜心、回锅肉、蟹黄豆腐、红烧狮子头和黄豆猪手煲,都是他以前爱吃的,只是早就凉了。

谢宇的心底变得很柔软,他轻轻拍了拍何蔓的肩膀。

“醒醒,蔓,别睡了。”

何蔓睡眼惺忪地站起来,赶紧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谢宇这才注意到,她竟然化了淡妆,橘色的唇膏都蹭到桌布上了。合身的小裙子因为趴着睡了太久,腹部的位置已经都皱起来了。

谢宇不禁十分愧疚。

“你刚下班吗?我就知道你会加班,本来想打个电话给你的,怕吵到你工作。吃饭了没?要不要一起吃一点儿?”

何蔓自己都能意识到看向谢宇的眼神过于迫切和可怜。

“你不用等我吃饭,我吃过了……”谢宇本来想拒绝,但看着何蔓殷切的神色,实在不忍心,话到嘴边又拐了个弯儿,“不过你别说,刚加完班的人的确很容易饿,我晚饭吃的是日本料理,你知道的,根本填不饱肚子,我可以陪你再吃一些。”

“太好了!”何蔓开心地站起来,“那我赶紧去热一下,你先去洗手好了。”

重新坐回到饭桌前,何蔓盛好饭递给谢宇,顺便又夹了块肉放在碗中,笑着看他:“吃吃看,好不好吃?”

何蔓的手艺一向不错。

“好吃!跟以前一样好吃!”

跟以前一样。何蔓不禁鼻酸。

她记得自己上一次做饭给谢宇吃,也不过就是大半个月前,蜜月旅行前一晚,在家里,皮蛋拌豆腐、紫菜蛋花汤,哪里用得上“以前”这个词。

气氛一下子变得冷清起来,两人沉默地吃着饭。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何蔓开始没话找话。

“你怎么这么沉默啊?”

“我沉默?我们本来就很少聊天。”谢宇头也不抬。

何蔓想都没想就打断他:“得了吧,你每次吃饭的时候话都特别多,装什么呀你。”

“那是以前。”

又是以前。

谢宇说完之后自己也有点儿不自在,抬眼看了看何蔓,自我解嘲道:“对哦,你也是以前的人。”

两个人一起笑了笑。

何蔓决定以后不要再将对话绕着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的感情等任何可能导致尴尬的话题进行。她自打昨晚见到谢宇之后,都没有问过他一句“我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她追着何琪问了无数遍的问题,面对真正的当事人和知情者,却一句都问不出口。何蔓不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究竟是消极的鸵鸟还是积极的“向前看”。

“现在才八点半,吃完饭打算做什么?”

“啊?我没什么打算。”谢宇刚说完,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就振动起来,一个年轻女孩儿的大头照开始在屏幕上跳跃。

谢宇连忙把手机抓起来。

“接个电话。”他转身上了楼。

何蔓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一股酸气冲上鼻尖,被她闭紧眼睛硬生生地压了下去。等她再睁开眼睛时,已经一脸平静。

她站起身,开始收拾碗筷。洗碗洗到一半的时候谢宇回来了,看着干干净净的餐桌,诧异道:“你怎么收了?我还没吃完。”

“啊?我以为你吃完了呢。”何蔓没有回头。

谢宇站在原地看着她。何蔓以前也这样。Danny他们总觉得何蔓这种伶牙俐齿不吃亏的女生,和他吵架的时候也一定像一挺机关槍。其实他们都错了,何蔓真正生气的时候反而不爱讲话。

谢宇生气的时候也不讲话。或许这才是他们把许多问题积累到无可挽回的地步才爆发的原因吧。

怎么可能?谢宇被自己的胡思乱想逗笑了。他们从认识的那天起就这个样子,要是真的不合适,早就分开了,何至于拖拉到这一步。

只是以前的何蔓生一段时间闷气之后,就会转过身来直陈自己的心绪,或者指明让他来哄——后来的她,一旦生气,就再也不讲话了。

讲也不是跟他讲。

谢宇想到这里,脸上已经是一片冰冷。

没想到,何蔓这时忽然转过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