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七月七日晴 4

4.

我只是为了尽快帮何蔓找回失去的记忆,没别的意思。谢宇想。

亏她还记得这一天,我也不好驳她的意思。

他站在Danny的餐厅大门口,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才深吸一口气走进去。

五年前Danny还只是大厨,五年后前任店长离开,他用积蓄盘下这个店,自己做了老板。以前,何蔓和谢宇的结婚纪念日都会在这家店庆祝。当然这一点,此时的何蔓是不可能知道的。

昨晚她也没提过要来这里。看来的确还是没回忆起来。

何蔓很早就到了餐厅,她并没见到Danny,只是在侍应生的引领下坐到了谢宇预订好的位子上。

他们的预订桌在小院子里,大石头垒成的围墙缝隙里爬满了爬山虎,层层叠叠,连成一片凝固了的碧绿瀑布,又像连绵转圜的画卷。天色从透着微光的墨蓝色渐渐沉入黑夜的海洋,侍应生走过来把桌上的蜡烛灯点上。何蔓盯着跳跃的烛火,有点儿无聊,于是拿起手机**。

她真的爱死这部手机了。前置摄像头让她不需要再像以前一样把手机反转过去**了。以前那个样子拍十张可能只有一张能看,其他的不是没照全就是表情可怖。

大学刚毕业,何蔓成了职场新鲜人,打了耳洞,烫了头发,一度十分迷恋**,又没什么**技巧,只会对着镜头比剪刀手。街上比剪刀手,餐桌上比剪刀手,圣诞树前比剪刀手,全身照比剪刀手,大头照比剪刀手……后来,何蔓的名字在谢宇的手机里就变成了“剪刀手爱德蔓”。

何蔓静静地看着手机屏幕中的自己。今晚她和谢宇分头离开家,临出门之前连招呼都没打,就是不想让他过早看到悉心打扮过后的自己。

到底还是比不上真正五年前的自己。何蔓曾经觉得,所谓的“25岁是女人的一道坎儿”,都是各大护肤品牌为了推出新产品线而联合起来织就的谎言,现在却有些相信了。

虽然不比刚结婚时年轻逼人,眼神里却更有内容,不必再故意瞪眼睛嘟嘴比剪刀手,随意拍张照,自有风情。

何蔓放下手机。

她今天一定要表现出自己最好的状态。她对谢宇有重要的话要说。

谢宇快步走进小院子,一脸歉意:“你到得这么早啊,我没想到路上这么堵车。真不好意思。”

何蔓笑了起来:“没关系,先喝点儿水吧。”

失忆了真好,要是以前,他敢这样迟到,何蔓还会等他的唯一理由就是要当面泼他一脸水。

都是让他喝点儿水,方式差这么多。

谢宇接过她递来的水,一饮而尽,定过神儿来才发现心打扮的何蔓很美,谢宇隔着烛光望她,怔了怔。

“怎么了?”何蔓心知肚明,却眉头微蹙地故作懵懂。

这是战术。全世界公认,“美而不自知”是女人的最高境界。

“没事,饿了。”

呵呵,去死吧。何蔓微笑。

“Welcome(欢迎)!”一个洪亮的男声传来。

何蔓还没看清Danny的脸,就接到了对方主动热情的一个大熊抱,整个人都有点儿发蒙。

我和他有这么熟吗?

Danny一直是谢宇最好的朋友,何蔓却一直跟他不是很合得来。男朋友身边有个油嘴滑舌的花花大少,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教唆犯,任谁都会戒备。

何况,她和Danny之前还有过节儿。

就在何蔓暗自疑惑时,Danny已经问候起何蔓来:“嫂子!好想你呀!”

“Danny?你……你不用去做菜吗?大厨可以在外面随便乱跑吗?”

“嫂子,你真会开玩笑,我们那是厨房不是牢房。”

谢宇失笑:“Danny已经把这家店盘下来,现在他是老板了。”

何蔓圆睁着眼睛,连忙朝Danny道喜:“那真是太好了,你真厉害!恭喜恭喜!”

Danny尴尬地咧咧嘴:“是啊,我也挺高兴的……我都高兴快五年了。”他转身朝谢宇眨眨眼睛,不动声色地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我现在算是彻底相信了。”

“相信什么?”何蔓问道。

Danny立刻变脸,摆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说道:“是不敢置信啊,这样的意外竟然会发生在你身上,我真心替你难过呀,嫂子!”

他顿了顿,很义正词严地补充道:“要知道,这几年我们的感情一直都很要好的!”

“是……吗?”何蔓心中的疑问更加放大,转头望向谢宇,想确认Danny说的是不是真的。谢宇不知该如何回应,只能对她傻笑。

Danny目光飘向远方,做出陷入回忆状继续说道:“每年我都会预留这桌子,亲自为你们下厨。而且你每次来都会点我们店里最贵的牛排、最贵的红酒。谢宇很宠你的,你要什么他就点什么,付款从来不眨眼的!哎,对了,我们刚好这几天进了一批拉菲,要不要试试看?”

谢宇的脸慢慢地变绿了。

何蔓倒是听得心花怒放,哪个女人不爱听别人夸老公疼自己。她立刻转头兴冲冲地问:“宇,你觉得呢?要不要试试看?”

她现在倒是相信自己这五年可能真的和Danny关系不错了。

“你想点就点吧。”谢宇微笑着对何蔓说。

然后在桌子底下对Danny比了个中指。

何蔓高兴地做了最终决定:“那好,就来一瓶吧!”

“还有新进的神户牛肉,空运过来的,绝对新鲜,我亲自来料理,你放心!”

“你不是做意大利菜的吗?”谢宇头疼。

“好呀,也来一份。”何蔓笑着点头。

失忆后居然这么通情达理,Danny心中一喜,趁热打铁,对何蔓进行深度催眠:“你们结婚这几年啊,谢宇的所有朋友都觉得嫂子你最爽快、最贤淑。你知不知道,每到有欧冠意甲世界杯的时候,你都会主动邀请我们这几个哥们儿去你们家看球赛!而且你永远把家打扫得一尘不染,你家的白色云石地板,每天都被你抹得亮晶晶,连一根头发都没有,整屋都弥漫着淡淡的花香,那是什么花来着……哦,薰衣草!真令人回味不已啊!”

第一次有人愿意这么畅快地讲起她和谢宇的婚姻生活,何蔓虽然觉得很多描述怪怪的,但也听得高兴,这种感觉陌生又有趣。旁边谢宇的表情一直很古怪,像是忍笑忍得很痛苦。

Danny依然绘声绘色地讲着:“更让我们感动的是,嫂子你每次都会在我们去之前,提前在冰箱里摆满了啤酒,啤酒种类比酒吧还要多,哦,你还会调玛格丽特,杯口细细地撒半圈儿盐……”

谢宇见Danny越说越离谱,连忙开口打发他离开:“饿了,别扯了,上菜上菜。”

一见谢宇出声阻止,说得意犹未尽的Danny只好就此打住,转身向侍应生比了个手势,对何蔓说:“没问题,我们待会儿再聊,不过先开酒,先开酒!”

生米煮成熟饭咯,看你一会儿付不付钱。Danny开开心心地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