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们曾经那么好 1

1.

此后的一个星期,何蔓和谢宇愈发像两个合租的室友。他们没有谈论过七月七号那天的事情,何蔓也不知道谢宇和Lily后来有没有和好。谢宇忙起来昏天黑地,常常后半夜才回家,何蔓时常会睡过去。但她还是做过几次饭,特意给他留在厨房餐台上,用透明的纱网罩住,上面附着小纸条:“自己热一下。”

可是第二天早上何蔓醒来就能看到,谢宇一口都没有动过。

她还会问他一些跟2012年有关的问题,他也依旧会细心回答,答案都很简短,像个匆忙的高中老师,随时准备夹着教案下班。

平时何蔓发给谢宇的短信,谢宇也基本不会回复。何蔓的手机一直安安静静的,偶尔有新信息,也都是通信运营商、垃圾广告和手机诈骗犯。也会有两三条陌生号码的短信,发过来的都是些标点符号,有时候是一个句号,有时候是一个问号。何蔓都没有回复过,很早之前谢宇在给她做手机使用培训的时候就说过,骗子号码尽量不要回复,说不定随便一条短信就会让自己的手机被迫下载什么奇怪的彩铃或者强制包月。

那谢宇不回复她的短信又是为什么?怕一旦回复,就被她这个骗子强制包终身?

何蔓叹息。

他没有催她搬走,却用这种方式让她没脸再继续住下去。

又一个周六的早上,何蔓拖着大箱子,离开了谢宇的家。

其间,她的手机邮箱收到了几封来自公司的邮件,通知她病假下个月就要到期,公司同事欢迎她尽快重回工作岗位。

她哪里会做创意部总监啊,公司里的那些新同事、手头的客户资源,她肯定一个都不认识。要是老板知道她失忆了,估计即刻就会被用同情的口气通知,不用再来上班了。

下个月,像一口铡刀立在道路的前方。

除了谢宇,何蔓终于又找到一个必须恢复记忆的理由。她需要一份工作养活自己。现在她自己租的这间单身公寓每月的房租是7500元,她要是再不上班,就等着被扫地出门吧。

“何蔓,你真奢侈。你是真想逼死我啊。”

她现在已经习惯了对着镜子跟车祸前的那位何蔓聊天。

“到底要怎样才能想起来呢?再熟悉的生活环境好像也没什么用啊,我是不是得再被撞一下才能恢复记忆啊?好像电影都是这样演的……”何蔓正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感觉好笑时,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请问是何小姐吗?”

“我是。”

“何小姐!终于找到你了,之前几次拨打您的手机都关机,这个座机号码又没有人接。你好,我们是大兴电脑公司。你上次送来的电脑已经修好很久了,但一直联络不到你,你随时都可以来取回。”

“是吗?好,我现在过去拿,你可以把地址给我吗?”

因为车祸,何蔓的电脑受到了损坏,是何琪在她昏迷期间帮她料理了这些琐事。

我有自己的电脑了!里面一定有很多重要信息!就像在大海中抓到了一根浮木,何蔓心中升起了无限希望。

她简单地扎了头发就冲出门,兴冲冲地把电脑拿回了公寓,扔下包包,就盘腿坐上沙发打开电脑。

何蔓很快遇到了一个难题。她把开机密码忘了。

她茫然地对着从维修中心拿回来的电脑发呆,屏幕上的保护程序,“请输入密码”后的空白栏,在那痴痴地等着何蔓的回应。

何蔓记得谢宇说过,她习惯把自己的手机和电脑密码设置成“输入错误超过十次就自动销毁里面所有资料”的自残模式,生怕别人觊觎里面的客户资料,谨慎得很。

十次啊,何蔓的手指小心地抚上键盘,胆战心惊地尝试了一个六位数字。

070707

屏幕上的一朵小**转呀转,登录成功。

“又是这个密码……何蔓啊,你当初,到底是不是真心想离婚?”

何蔓对着屏幕叹了口气。

她怀着忐忑和激动的心情点进了自己习惯放私人文件的文件夹,好在她这个习惯一直都没有改变,文件夹中果然存着很多从前的录影档案。

每段视频档案都清晰地标注了不同的主题,有“1/4个世纪生日派对”“粉红色的少女时代”“**78”和“为你触电”……

这种老土的命名方式的确是她的风格。何蔓失笑。

她首先选了“为你触电”的档案,轻轻点了两下。

影片一开始,室内一片漆黑。谢宇拿着螺丝起子,正在修理墙上的电灯开关。她自己则在旁一手拿着手电筒帮忙照看,另一手拿着一根香蕉在吃。

“你会修吗?小心被电到!”何蔓咬了口香蕉。

谢宇特爷们儿地回答:“开玩笑,小事一桩,手电筒靠近一点儿。”

就在这时,谢宇突然“啊”的一声大叫起来,接着浑身颤抖,脸部出现扭曲痛苦的神情。

自己以为谢宇触电了,在一旁吓得魂飞魄散,不停地尖叫:“宇!你怎样了!你还好吧!”

谢宇“咣当”一声倒在了地上。画面中的何蔓当场就吓哭了,连忙跑过去,刚要伸手触碰谢宇的时候,还是理智地停下了,转身拿起自己掉在地上的香蕉,轻轻地戳了戳谢宇的肋骨。

谢宇的“尸体”忽然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何蔓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气得把手上的香蕉直接甩到了谢宇的脸上:“你这个王八蛋!”

“你干吗拿香蕉戳我啊?”

“我怕触电啊,这样咱们就都完蛋了,我还怎么救你!”

“你知不知道香蕉是水果,水果也是导体,照样导电啊!”

“啊?”何蔓傻傻地看向镜头。

电脑前的何蔓看到这里实在忍不住,趴在桌上笑出了声。

这就是我想象中应该会有的婚后生活啊!那么快乐……何蔓笑得开怀,表情瞬间又黯然下来。

可是后来呢?

她关掉这段视频,继续浏览着影片档案,一个熟悉的名字跳入何蔓的眼中“小环25岁生日”。

路小环。

她最好的闺密,高中同学,大学还同校,十几年的感情,比家人还亲密。后来,何蔓热恋、结婚,小环也和新男友甜甜蜜蜜,两人不再像以前一样总是黏在一起,但是感情丝毫没有被冲淡,依旧可以为对方两肋插刀。

这时何蔓才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自己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小环到现在都没出现?从医院醒来到现在,何蔓都没见到小环,也没接到小环的电话。她刚开始躺在医院里,听到何琪说起自己离婚的事情,原本觉得莫名其妙,第一时间就想给路小环打电话,转念一想她被单位外派到英国了才作罢。

其实,外派公出已是五年前的事情了。是何蔓躺在床上昏了头。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何蔓连忙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面找到路小环的电话,直接拨了过去。

没有人接。

她正要发短信问问小环的近况,并跟她讲述自己现在的情况,约她出来见一面,这时小环的短信先钻进了手机。

“请问有事吗?”

傻子都能看出来,自己跟小环之间也结了仇,而且还不是小仇。

她连忙在手机里面打了好长一段话,从自己车祸到失忆,到现在的心情和谢宇的状况……打到最后,发现自己根本说不清。

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重新打了一行字发出去。

“我想见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