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们曾经那么好 5

5.

何蔓拉着路小环从酒吧里出来的时候,小环的眼睛依然长在那个笑容干净的驻场歌手身上。

“别看了,那孩子顶多十九岁,你注意一下社会影响。”

路小环喝多了,嘴巴就跟不上大脑思维,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还击何蔓,于是又钻进了旁边的7-11,拎了两罐百威出来,硬塞一罐给何蔓。

“还喝?”

“喝!为什么不喝。我明天下午就要坐飞机去日本出差,好几个月以后才能回来。那时候,说不定你就已经什么都想起来了,又变身刻薄鬼,我想不想再见你还难说呢。今朝有酒,今朝醉!”

“啪啪”两声拉开拉环,路小环朝何蔓举了举啤酒罐,就自己先仰头灌了下去。何蔓头有点儿晕,把铝罐捏得噼啪作响,看着小环笑。

路小环没提原不原谅的事情。

当时在咖啡馆,她拦住狼狈的何蔓,硬是把她按回座位上。几分钟诡异的沉默之后,她忽然拆散了盘发,把外套一脱,长出一口气。

“这地方好闷啊,衣服也是,胳膊都伸不开,烦死了。我们去喝酒好不好?”

何蔓愣了,眼前的路小环像是也一瞬间失忆了,穿越回了五年前。

刚刚气氛那样压抑,她都没哭,此刻看着这个眉宇间无比熟悉亲切的朋友,却突兀地哭出了声。

“干吗呀你,好好的哭什么,苦情戏上身了你?”小环诧异,连忙起身坐到何蔓这一边,从桌上抽出两张纸巾帮她擦眼泪。

“我不知道,我就是想哭……”何蔓抽抽噎噎地说不出话。

小环叹口气,语气怅然又放松:“你知不知道,在来的路上,我还在想见到你之后一定要对你很冷漠,话怎么难听就怎么说,一定要报复回来。结果见到你可怜巴巴的那个样子,就什么都不想计较了。”

“小环……”

“你说你,这么多年的感情了,怎么会忽然担心我要抢你男人?你神经病吧?你知道我多生气吗?其实大学里我成绩比你好,社团学生会的经验也很多,但毕业了以后,你一直都比我混得好,可我对你表现出任何羡慕嫉妒恨了吗?你做职场白领,我做背包小清新,井水不犯河水。我把你当一辈子的朋友,结果反倒是你先跳出来,说我的不是!”

“我……”

“你什么你啊,别哭了,又没死人,赶紧给我起来,陪老娘去喝酒!”

何蔓被小环像牵狗一样牵出了门。

晚风微凉。

幽深狭窄的马路两旁,霓虹灯次第亮起,透过繁盛茂密的法国梧桐,遮遮掩掩地露出一点儿端倪。这个城市一直都是这样,越晚越美丽。

何蔓和路小环并排坐在马路边,看着来来往往的城市动物,一罐啤酒喝得很慢。

“没想到,我们也沦落到了在街边看年轻姑娘露大腿的年纪了。”

何蔓笑:“她们也羡慕你穿香奈儿啊。话说你就这样坐在路边,衣服都糟蹋了,不心疼啊?”

“假的。”

“假的?都是假的?”

“鞋是真的,衣服是假的。大牌嘛,谁都想穿。可如果还没晋升到买什么都能不眨眼的经济地位,那还是得有策略地穿。几个真的几个假的混搭,才最有信服力。”

“这话辟啊,谁说的?”

路小环咯咯笑:“你啊。”

“看来我还是这么睿智啊。”何蔓摇了摇啤酒罐,听着液体在罐子里摇来荡去的声音。

“你还是会怪我吧,”何蔓说,“毕竟你那么喜欢Randy。”

“我也就是那么一说。我们要是真的情比金坚,怎么可能你一闹就分手。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就已经貌合神离了,他这种男人最需要新鲜感,否则也不会谈了好几年恋爱都不提结婚的事。Randy一直觉得,他最好的年纪里只有我一个女人,人生路径过早地被确定,错失了很多可能性,是我耽误他了。”

“神经病啊,”何蔓一听就火了,“我早就觉得这男的有点儿自恋,没想到这么过分。他是不是还想朝你要青春损失费啊!”

小环笑了,倒没太难过的样子:“是你成全了Randy,他一直想分手,但一直希望分手是因为我这边的问题造成的,这样他才没责任。你说我和谢宇有一腿,我说没有,他居然信你不信我。你说,这段感情还有什么意思。”

何蔓叹气,盯着树影发呆。

“小环,那你说,我和谢宇之间,还有意思吗?”

“想在一起就有意思,不想在一起就没意思。爱情哪儿那么复杂,说穿了就这么两句话。你爱他吗?”

何蔓点头。

“他还爱你吗?”

“不知道。”

“问他啊。”

“不敢。”

“去问他。一晃半辈子都过去了,你看看你,眼睛一闭一睁,哇塞,五年就没了耶!说不定再一眨眼就要进棺材了,还想拖到什么时候再问啊?”

“你会不会说话!”何蔓用胳膊肘儿捣了小环一下,“我只是觉得他很讨厌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你跟我说的这些吧,我无理取闹,你们都离开我了。”

“没有啊,你把我气跑了之后,你们还继续在一起小半年时间呢。后来是你自己非要离婚,又不是谢宇提出来的。”

“真的?”何蔓讶异,“那这半年,我们俩怎么了?”

“我哪儿知道!我恨不得这辈子都不要再看见你了。”

何蔓沉默了。

这时,小环像想起什么似的,疑惑地问道:“你又去看卢医生了吗?”

“卢医生?”

“你的心理医生啊!他还是我介绍给你去看的呢,大概一年前开始的吧,你每一两个星期都会去一次。我记得你脱发、失眠、满脸爆痘,脾气也特别暴躁,去他那边看过一段时间后倒是有好转。反正直到我们俩闹翻,你还一直坚持看心理医生。”

何蔓发现自己一点儿印象都没有,而且她家里也没有任何自己看过心理医生的痕迹。

小环懒洋洋地把手搭在何蔓的肩膀上:“我觉得哦,他可能会知道你跟谢宇后来发生的事,因为你会对心理医生讲很多话,说不定诊所都有记录,你可以去问问。”小环顿了顿,又补充道:“不,他肯定知道点儿什么。”

“为什么这么肯定?”何蔓有点儿不解。

小环哈哈干笑了两声:“直觉吧。”

她结束了这个话题,把半空的罐子与何蔓的啤酒罐碰了一下:“最后一点儿酒,我们喝完吧。”

“小环,谢谢你愿意原谅我。”

“不是什么原谅不原谅,”小环摇头,“都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我再生气、你再愧疚都改变不了什么。只不过就是今天看见你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还是很想跟你做朋友,一直做朋友。”

小环看着何蔓的眼睛:“所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