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被神遗弃的你 2

2.

何蔓缓缓睁开眼,视野中一片刺眼的白。陽光从窗子透进来直射在她的脸上,她眯起眼睛,适应了很久才能看清东西。

“蔓,你醒过来了?”谢宇提着一壶水出现在门口,大步奔到床前。

“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会昏倒在路上?”

“我……就是眼前一片黑。”

谢宇的眼中满是疼惜和担忧:“算了,你先躺下,我去叫医生。”

谢宇出去一会儿后回到了病房里,坐在床边安抚地摸着她的手背:“医生说等你休息好了,就让我陪你到诊疗室去做些检查。”

“我有点儿害怕。”

“没事,你之前车祸不是脑震荡吗?我刚刚在网上查了,时不时晕一下也属于后遗症。你别自己吓自己,不会有事的。”

何蔓笑了,用力回握谢宇:“嗯,不会有事的。”

半个小时后,何蔓试着起床。刚坐起来的时候仍然会有一点儿眼冒金星,她略微一摇晃,谢宇就紧张地抓住她两只手,手心满是黏腻的汗。

“你看你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我就是躺太久了,可能有点儿低血糖。没事没事。”何蔓哭笑不得,“你又请假了,老板要发飙了吧?”

“总监本来就不用坐班,我要是乐意,在家办公也没问题,”谢宇满不在乎,“看你有空关心公司业绩,应该是没事了。来,我扶你起来。”

“你能说出今天是哪年哪月哪日和星期几吗?”

何蔓听到问题之后笑喷了。

诊疗室里,医生跟何蔓说要做个小**。何蔓心里还有些忐忑——没办法,虽然毕业这么多年了,可还是一听到考试**这种词就条件反射地紧张。

“大夫,你是为了缓解我的紧张情绪吗?那你不如给我老公做这个**,他可比我紧张多了。”

医生宽和地笑了:“还能开玩笑,估计没什么事情。我理解你觉得这**侮辱智商,不过这是重要的例行检查。根据你老公刚才跟我讲的你的日常状况,我有一些初步推断。你还是耐心配合我吧,这样大家都放心。”

谢宇鼓励地拍了拍何蔓的头:“不测智商,慢慢答就好,不要有自卑心理。”

“谁有自卑心理,”何蔓瞪他,“咬你哦!”

大夫轻咳了两声,两人连忙肃容坐好。

“好了,现在回答我,今天是哪年哪月哪日?”

何蔓答道﹕“2013年1月31日星期四。”

“你现在在哪里?知道地址吗?”

何蔓笑了:“陽明医院啊,信义区松德路309号。”

她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现在口齿清晰地回答着这些简单的问题,一字一句都干净得像在地上蹦跳的小豆子,整个人神采飞扬。谢宇带着笑意看她,心里总觉得怎么都看不够。

“好,那下面三个词语请你跟我读一次——苹果、报纸、火车。请你记住这三个词语,待会儿我会叫你再说一遍。”

何蔓忍住笑,自信满满地回答﹕“苹果、报纸、火车,我记住了。”

“100减7是多少?

“93。”

这**真是包罗万象啊,何蔓腹诽。

“再减7呢?”

“86。”

“再减7呢?”

“79。”

连续答了几次,怕自己太快会答错,何蔓稍稍放慢了语速。

“现在我读出五个数字,请你把数字倒转读出来﹕4,2,7,3,1。”

“1,3……7,2……4。”

有点儿费劲儿,不过不奇怪,她本来数学就很差。何蔓安慰自己。

“好,现在请你说出刚才的那三个词语。”

何蔓很难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她难以掩饰自己有些呆滞和慌张的眼神,看到旁边谢宇瞬间拧起的眉头,何蔓忽然觉得自己很没用。像很小的时候考砸了,回家看到妈妈失望的眼神一样。

她害怕让谢宇失望。她答应他自己不会出问题的。

何蔓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这个目的不明的**开始显现它的恐怖威力。医生并没有催她,自始至终保持着同样温和的表情。谢宇也似乎怕干扰到她,不敢开口。

白色的诊疗室里弥漫着白色的紧张。

何蔓急得泪水在眼眶打转。

“别急,慢慢来!”谢宇终于还是忍不住出声鼓励,语气温柔小心,像个年轻的父亲。

“努力想想看,第一个是水果。”张医生在一边提示道。

“苹果,”何蔓长出一口气,“第一个是苹果,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那第二个呢?”

何蔓再度陷入苦思。

“第二个是你每天都会看的,早上的时候,我看完你看的。”谢宇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温声提示。

“报纸?”

“第三个呢?第三个是交通工具。”

“汽车?自行车?”何蔓一脸焦急,“飞机?火车?”

“对了对了,”谢宇笑起来,“三个都说对了,好了。”

没好,没有好。何蔓的心慢慢沉下去。

这时,医生从抽屉里拿出了几样东西,在桌子上摆好。

“现在请你记住这五样东西。”

一只手表、一枚一元硬币、一支钢笔、一张名片和一个笔记本。何蔓认真地看着桌子上的物品,一直盯到脑仁有些疼,像要把桌上的物品刻进脑中一样。

何蔓被谢宇握住的那只手开始渗出绵密的冷汗。谢宇感觉到了,于是更用力地握紧。

医生接着用一块布把桌上的物品盖起来。

“好,何小姐,现在请你说出刚才那五样物品。”

“手表,笔,硬币,还有……还有……”

说到这儿就再也说不出的何蔓,转过头和谢宇对望,两人的脸都是一片苍白。

何蔓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谢宇把她搂进怀里,轻轻抚着她的后脑勺儿,像个溺爱的家长。

“好了好了,**做完了,我们成功了,不怕,不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