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那些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 2

2.

何蔓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谢宇当年向自己求婚的场景,可是又有一点儿不一样。梦里她没有埋怨谢宇迟到,心里也很清楚他故弄玄虚约自己出来划船其实就是为了求婚,她都知道。所以,她一定要老老实实地假装被骗,不发脾气不捣乱,让他把筹备好的求婚从头到尾演绎一遍。

要很完整。要很完美。

可是梦里当谢宇朝自己跑过来的时候,眼前的道路却断裂了。谢宇被卡在缝隙里,流了好多血,却咬着牙不喊疼。

他说,蔓,对不起,你等一等,我马上就把自己救出来,你要等我。

“要不是来找你,他根本不会死。”

周围出现了许多人,面目模糊,义正词严,把她和缝隙中奄奄一息的谢宇围在当中。谢宇的血越涌越多,像海一样漫过来,彻底淹没了何蔓。

她尖叫着坐起来,下意识地向身边摸去想寻找谢宇,却摸了个空。

何蔓看到自己眼前的被单上放着一张白色的卡纸,上面写着:“蔓,我在楼下等你。”

像是怕她走两步就会忘记卡片上说什么一样,何蔓下床,发现沿路都是卡片,每一张上面都画着箭头,每分每秒地提醒着她要去哪里。何蔓走几步就捡起一张卡片,迟疑地推开了房门。

视线所及,一块长长的雪白地毯从门口处伸展开去,上面撒着大片大片的玫瑰花,像一条绝对不会错过的指引路线,一路绵延到楼下。何蔓光脚踩在地毯上,一步步小心地走下去。

在楼梯半途,何蔓看到了陌生的背影,像是在楼梯口等着她。

那个人穿着奇怪的老头衫,整个人都佝偻着,头发雪白。何蔓惊讶地走过去,轻声在背后喊:“你是……”

老人转过身。

何蔓惊讶地捂住嘴。

那是一张老人的脸,皱纹、老年斑密布,皮肤松弛,老花镜也遮不住下垂的眼袋。

即使如此,她还是第一眼认了出来。

“谢宇?”

“怎么才下来,”谢宇的声音有种做作的苍老,“赶紧来吃饭吧。Danny刚做完化疗手术出院了,小环他们说要庆祝他死里逃生呢。来,快下来。”

何蔓牵起那只粗糙又松弛的老手,如坠梦中,酸涩的鼻尖告诉她,一切都是真实的。

饭桌前,头发花白的小环、何琪,还有一头黑发的Danny已经坐在了那里,看到何蔓走进来,都露出一脸沧桑的笑容。

“为什么Danny的头发还是黑的?”何蔓边哭边笑。

“他昨天偷偷去染的,”小环声音苍老,却依然犀利,“老来俏!”

何蔓笑出声,在谢宇的牵引下坐在了桌边。四个人都如此衰老,年轻时的容貌依稀可辨。只有何蔓一个人,年轻而突兀,像一段剪错了的影片。

错乱了时间,模糊了空间。他们都陪她一起退化,一起衰老。

“你说说你!”谢宇忽然发起了脾气,“戒指呢?!”

何蔓眨眨眼:“什么?”

谢宇气得咳了半天,差点儿转成哮喘的样子,最后终于止住了,手撑在桌子上才勉强站起来,佝偻着背转身去翻箱倒柜地找东西。

然后拿着一只戒指转过身来。

“让你戴好了,你就不听,怎么,不想做我老伴了?”

他看着她,像在等待一个答案。

何蔓泪如泉涌。

“想。当然想。我一直想做你的老伴。”

谢宇绽放出一脸陽光。他拉起何蔓的左手,用自己那只皱得像橘皮一样的手拈起戒指,然后小心翼翼地,将戒指戴在了何蔓的无名指上。

他握住何蔓的手,温柔却无比坚定地说:“我们终于白头偕老了。”

何蔓看着眼前的谢宇,有些什么念头像鸟掠过天空一样,只留下模糊的痕迹,却捕捉不住。

好像是一件她一直想要去做的,却被自己忘记了的事情。

白头偕老。

何蔓看着这几个为自己装扮成耄耋老者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忽然抓住了那个念头的尾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