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弱水三千,任你泼

  周六的早上洛枳起晚了。她习惯于每个周五晚上都把本周更新的各种动画片在线浏览一遍,往往直到深夜,所以周六早上总是和百丽一样起得很晚。但是今天开始无法享福了,双学位的课程都安排在周六上午和周日上午。她去晚了,从后门进去,坐到最后一排的角落。

  还好是很大的阶梯教室。虽然现在的老师早就看惯了学生迟到早退,甚至宣布要点名了还留出一段空隙,好让学生在底下发短信把同学赶紧叫过来。可是她仍然觉得迟到是一件很让人难堪的事情,小心翼翼地关门,没想到还是吱吱作响。

  在坐下的瞬间看到盛淮南,就坐在自己的前排,她又闻到很清香的碧浪洗衣粉的味道从前排慢悠悠地飘过来。

  洛枳石化一般盯着他微垂的后脑勺。原来故事还没有结束。一种单纯的喜悦从心间升腾起来。一个向来遥远的人,被她接二连三地遇见,是否注定了要有故事?没有人不希望上天站在自己这一边,她也一样,从高中开始就是,一切的巧合都能被她赋予某种特殊意义。

  而这一次,那个从天而降的大柿子,就像是命运交响曲里面那一声锣响,预示着一切的开端。现在她又遇见了他,在这个课堂上。她还会遇到过他很多次。

  这堂法律导论课变得极有意义。

  盛淮南身边的男孩子好像就是那天晚上八卦盛淮南可是最终落荒而逃的那位。干净平凡的侧脸,黑黑的,笑起来很温暖。

  “我靠,这门课教材这么厚,我昨天去教材中心买的时候才看到。而且期末考试居然是闭卷,这不得背到吐血啊。”男生怪叫了两声,听得不是很清楚,反正教室里面不是很安静。

  盛淮南没有说话。

  那个男孩子又抱怨了几声,然后忽然伸手勒住了盛淮南的脖子说,你他妈的能不能别玩了!这又是什么啊?

  盛淮南的声音很好听,那种语气比和女孩子说话的时候要随意粗犷些,可是仍然沉稳有礼。

  “逆转裁判4,高中的时候只玩过前三部。怀旧一下。”

  “怀旧个屁,你丫听没听我说话!”男孩子仍然卡住他的脖子摇啊摇,然后胳膊肘碰翻了后排的洛枳的水杯。还好书桌上面没有放书,只是几张演算纸,刚刚从书包里面掏出来。不过,她本人就比较惨,进门前刚刚接的热水冲咖啡,挂了一身。

  衣服倒不要紧,关键是,很烫。

  她倒抽一口凉气,身边坐的女生大喊了一声,周围人的目光吸引大半。

  那个男孩子显然吓傻了,连句对不起都说不出来,只是回头张大嘴盯着洛枳。她到处寻找纸巾,突然旁边伸出手递过来一沓。

  抬头一看,是盛淮南,他正叹气说,对不起。

  洛枳宽容地笑笑,接过纸巾道谢,然后一边擦衣服,一边用纸去吸收桌子上的汪洋。

  收拾得差不多了,哭笑不得地看看地图一样、上面又沾了一些纸屑的狼狈的浅蓝色衬衫,她抬起头望了望那个石化的男生,举起一根手指在他眼前晃晃,说,“该回魂了,别害怕,我不会哭着让你赔的。”

  那个男孩子终于恢复了神志,急急忙忙地说,“对,对不起。”

  可能还停留在上次她留给他的心理阴影中,这次怕的直接结巴上了。

  她有点无奈,只好一个劲儿地摆手说,没事没事,真的。

  盛淮南眉头微蹙,表情复杂,半天才缓缓地说,“你不疼吗?这么烫的水。”

  “啊,有点。”她还是笑,“没事了,我皮厚,听课吧。”

  坐回座位的时候,洛枳轻轻摩挲着自己的小腹和大腿,其实真的有点疼。不过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邻座已经帮她喊了,反正她不喜欢尖叫。

  不过,倒也好,连打招呼都不用费心了。

  讲台上的老头子还在絮叨法律导论的课程结构和学习的必要性,但是所有的单句都左耳进右耳冒,没有意义。

  她出神地盯着黑板上方的投影屏幕,嘴角慢慢浮上一抹笑,狡黠而温柔,脸庞都成了蜜色。

  突然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她正了正神,看到手里握着NDS皱着眉头的盛淮南。

  她有点窘,歪了头,想张口问他怎么了,却看到他也有点不好意思地一笑,很快转过去了。

  张明瑞看见盛淮南出神的样子,也回头去看。

  “喂,还魂了!”他趴到盛淮南耳边说。

  盛淮南懒洋洋地瞥了一眼他,转回头翻开课本看目录。

  “看上了?我觉得不错。内外兼修,平易近人。性价比肯定特别好。”

  “滚。你这两天看广告看多了吧,你以为是帮老大攒电脑啊。”盛淮南皮笑肉不笑地一咧嘴。

  “少跟哥们装。要不然你看什么啊?”

  盛淮南愣了愣,没有说话。

  洛枳很快知道了盛淮南欲言又止的原因。

  老师刚宣布休息十分钟,他就转过来问,“你真的不疼?”

  洛枳被他气笑了,“盛淮南,你好像特别希望我喊疼。”

  肇事者反而事不关己地来看热闹,笑嘻嘻地说,“咦,你们认识啊?不过你别理他,他有热水情结。我要是没记错,当初认识初恋女友的场景,就是他不小心一杯水泼到那个女孩子身上,把人家烫的龇牙咧嘴,他被骂了个狗血喷头。他受虐狂。弱水三千,就等着一瓢来泼。”

  盛淮南这次没有像在咖啡馆那样反应明显,只是一副对旧事重提已经习以为常的样子,好像早就料到对方会揭短,轻轻地笑,不否认,也不生气。

  洛枳楞了一下,立刻转头看着那个男孩子,说,“你想暗示我什么吗?你也泼了我一身热水,我是不是该把你骂的狗血喷头呢?说不定我们之间有缘分。”

  男孩窘住,满脸通红,而盛淮南已经笑得伏在桌子上直不起身。

  “你真的没看上她?”老头继续开始讲课,张明瑞装作不经意地问,却没有笑。

  “你老问这个干嘛?”盛淮南低头认真地抄着笔记。

  张明瑞的笔尖停顿了一下,抬起头看一眼讲台,盖上笔帽:“你们高中同学?叫什么啊。”

  盛淮南迅速地看了一眼他。

  “要我介绍一下配置和型号?预算多少啊?”他笑嘻嘻地看着红了脸的张明瑞。

  张明瑞脸红的样子很少有人能看出来,因为他太黑了。

  “经济学院国贸系,洛枳,洛阳的洛,枳……呃……‘桔生淮北则为枳’的枳……好像是。”盛淮南多此一举地解释了一下洛枳的名字之后,生涩地停顿了一下,“而且是我们高中校花——至少是综合排名上的校花吧,有才有貌有德,听说还单身,可行性上来讲,你有戏。”

  张明瑞勉强笑了一下,没有搭茬。

  “喂,怎么不说话,脑子里想计划呢?”

  他还是没有回答。盛淮南第一次在自己面前絮絮叨叨地说了这么多,一个劲儿打趣,然而无论如何他都只能勉强地一笑。

  突然,盛淮南也不再讲话,两个人安静地抄着笔记。

  张明瑞并不是个太过粗神经大咧咧的男生。他清楚地听到,有些东西在他们的沉默中慢慢死掉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