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你真的是个好人

  下课之后,洛枳正在整理书包,看到那个泼水的男孩转过来面对着她。

  “请你吃冰淇淋,赔罪。”

  洛枳很惊诧,她看见盛淮南的脸上同样写满了意外,然而只是很短的一瞬间,随即他就把书包往肩上一抡,朝她眨眨眼,笑着在张明瑞耳边用不大不小地声音说了句“别给哥儿们丢脸,力挺你”,然后很快地离开了。

  “我叫张明瑞。”男孩子的脸颊仍然绯红。他长得黑黑的,五官很舒展,看着也挺讨人喜欢。

  洛枳用了几秒钟来消化这个局面,然后叹气说,“如果是为了这件衣服和那杯咖啡,那么我觉得没必要赔罪,我不介意。如果是为了泼开水的缘分……”

  他的脸更红了。

  “那么就更不必要了。”她用玩笑的语气说。“我和盛淮南高中不熟悉,但是传言听过一些,他和那个女孩子的感情开端很有趣,不落俗套,可是最终结局不过是一拍两散,同样的开头套路,不吉利,我看咱们俩还是算了吧。”

  笑归笑,距离感摆在眼睛里,她相信他看得到。

  “哈,没事,没事,你别误会。”男孩很窘迫,洛枳有些不忍,但是她不想让事情发展的太过离谱,还是一开始就说清楚比较好。而且,盛淮南一副媒人的样子走掉,她看了有点心烦。

  “你是那天我遇见的女孩子吧,嘴巴还是那么厉害啊。盛淮南刚才跟我说,你是他们高中的校花,才貌双全,果然,果然名不虚传啊。”

  洛枳知道这不过是盛淮南在张明瑞面前的说辞。

  “你被骗了。不是我。”

  他一愣,啊?

  “校花当年被他泼了一身热水。”她不想再继续,拎起书包朝他说了声回见就往后门走。

  刚走几步,忽然背后一声很低落的呼唤。

  “洛枳,是吧?”

  洛枳回头看他,“对,盛淮南告诉你的?”

  “你喜欢盛淮南吧。”张明瑞眼睛盯着桌子,不看她。

  最近真是奇怪,又有人来问她是不是喜欢盛淮南。

  “你最好适可而止。”她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眼看他被自己噎得满脸通红,她又放缓语气轻声说,“你别误会,不是所有跟帅哥说话的女生都是在套近乎。”

  “你肯定也喜欢盛淮南。”张明瑞就跟中邪了一样。

  “也?”洛枳隐隐约约从他的表情看出了一点什么,笑了,“张明瑞,你是不是喜欢过某个女孩子,可是,她却喜欢盛淮南?”

  张明瑞表情微变,张张嘴却没说出话来,只是低头把脸别过去。

  洛枳咋舌,他居然连撒个谎掩饰一下都不会。周围人都走光了,他们两个傻站在那里,洛枳想了想,还是走过去,略带歉意地说,“请我吃冰淇淋吧。当我什么都没说。对不起。”

  他回过神来,立刻傻呵呵地笑了。“好。”

  洛枳承认,这么轻易就转换思维模式,他的确是个很可爱的人。

  出校门不远就有DQ,张明瑞要了暴风雪,洛枳要的是慕乐蒂冰卡,店员好像是新来的,在给每位点了暴风雪的顾客演示“倒杯不洒”的时候,表情和动作都小心翼翼,仿佛全然不相信自己所说的。

  她美美地吸上一口。

  “刚才邀请你实在太冒昧了,对不起。”张明瑞说。

  “可是我还是来了。”她笑。

  两个人聊了聊刚刚的法律导论课,洛枳突然想起要问问他,“为什么选法双?你们学生物的不是选数学和化学双学位的比较多吗?”

  “我们压根就不想学双学位啊,重要的是GPA和GRE啦。会选法双,其实就是那天路过看见宣传板,盛淮南忽然说想要看看文科生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所以就选了。上几门课之后修不完就转成选修课的学分,倒也没什么损失。”

  文科生过什么样的日子?洛枳想了想,笑笑说,“是这样啊。”

  一下子两个人都没什么话讲了。沉默了一阵子,张明瑞慢慢地开口说:“你猜对了。我喜欢的女孩子接近我,是为了盛淮南。我空欢喜了一阵,很懊恼。”

  “你不必告诉我的。”她温和地笑着说。

  “就当我发发牢骚吧,我没跟任何人说过。”张明瑞的表情有点难堪。

  “那为什么偏偏告诉我?”

  “这很重要吗?”

  的确不重要,只是我没兴趣知道。她没有再纠缠,低头吸着冰卡。

  “这件事不怪他,所以我不想告诉别人,不希望他难看。盛淮南拒绝得很明确,没有暧昧,而且的确是那女生……自作多情,”张明瑞最后一句说的有点不忍,“也的确是她利用我,跟盛淮南没关系。”

  洛枳听到这里,心中一动,这才认真地看了看他。

  “张明瑞,我觉得你是个很不错的人。”

  “嗯?”

  “你没有迁怒于他,和盛淮南依旧做好朋友,这真的很难得。虽然表面上看盛淮南没有责任,但是如果换做别人,可能自此之后都会疏远他。毕竟,错没错不是重点,面子上过不去才是第一位的。你还能继续和他做朋友,而且不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所以我说你是真的明事理,真的大度。”她很诚恳地说。

  “真的吗?哪有那么好。”张明瑞不自在地摸摸后脑勺。

  “就冲这个,”洛枳指指手里的冰卡,“你就算大好人。谢谢你的冰淇淋。”她冲他甜甜地一笑。

  “其实没你说的那么好,”张明瑞苦笑一声,“我约你,当着他的面,但是都没跟他商量。可能是我怕了吧。”

  洛枳愣了,那你到底干嘛约我,跟他示威?她没有说话。

  “其实他也不开心,我知道。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还是阳光灿烂的,该学习学习,该打游戏就打游戏,社团学生会照样风生水起,但是,我总觉得……。”张明瑞踌躇了很久,脸上挂着害怕洛枳谴责他说人长短的表情。

  “会好的。只要时间够长。我们这些旁人不要操心比较好。”她当即打断他。

  张明瑞听到她事不关己的口气惊讶了很久。

  “恩,希望吧。”他擦擦额角的汗。

  他把洛枳送回宿舍门口,临道别时候忽然冒出一句。

  “对不起,今天好些话都说得挺没大脑的。”

  洛枳只是笑,不置可否。

  “其实,你倒是挺配的上盛淮南的。”张明瑞试探性地看了洛枳一眼。

  “夸我吗?”洛枳眨眨眼睛,“这句话很好听,一箭双雕,把我们俩都抬得挺高。呵呵。谢谢你的冰淇淩。”

  张明瑞看着她清秀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心理填满了酸涩。

  他为什么要请洛枳吃冰淇淋?他想干什么?

  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预祝凯旋。”

  张明瑞有点意外。盛淮南和所有人关系都很好,会在宿舍讨论女生的时候说几句不涉及个人的总结性的妙句,让大家对他的透彻理解很崇拜,然而他们几个哥们出动帮老六追女生的时候,盛淮南只是懒洋洋地倚着窗台吃薯片,从来不参与。

  尤其是他和自己的那件事之后,盛淮南更是很少关心别人的绯闻。

  今天,还真是很少见的热心肠。

  张明瑞想起法律导论课上盛淮南对洛枳进行的做作的热情介绍,还有不断打趣自己时候的唠叨——是因为前车之鉴,所以这次急于把洛枳推给自己,然后撇清吗?还是别的?

  课堂上的他们两个重归沉默之后,张明瑞忽然希望盛淮南还是继续说下去比较好。

  好像一停下来,沉默就会把感情吞噬。

  友情也会死掉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