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艳遇猝不及防

  不期然,盛淮南说完话抬起头去看墙上的菜单,正好对上洛枳苦笑的脸。

  正巧Jake身边的一大排座位都空了下来,刚才那个大叫的男生牵着一个穿着粉衣服的女孩子坐在了那里,还转身招呼另外两对情侣。只有盛淮南站在原地看着洛枳笑。

  “真是巧啊。”他走过来。

  “是啊。我带弟弟妹妹来玩。”

  “我们宿舍的二哥老五老六携嫂夫人和弟妹们驾临,把我也拖过来了。你弟弟妹妹坐在哪里了?”

  洛枳指给他,发现刚才大叫的那个男孩正在跟Jake说话。

  正好此时轮到她买东西。她点完单,端着餐盘回座位,盛淮南一手一个甜筒冰淇淋跟在她后面。

  “喏,你们的冰淇淋。”

  两个孩子看了一眼洛枳,洛枳点点头,于是他们接过来,仰起头朝盛淮南规矩地点点头,“谢谢哥哥。”

  “不许吃。”不知道排辈分是老几的那个男孩劈手夺过盛淮南递给Jake的甜筒,“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不说话?不告诉我就不给你。”

  洛枳无奈,这套办法对付5岁小孩子还差不多吧,他们一个五年级,一个大二,搞什么啊。

  “Jake.”Jake冷淡地回了一句。

  “早说不就行了,Jack对吧。”老大咧嘴笑笑,把冰淇淋递过去。

  “Jake.”Jake还是冷冰冰地同一个表情,接过冰淇淋就扭过脸不看他。

  “什么?”男生很尴尬,他身后的女朋友笑得有点僵硬,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张嘴半天都没有动静。

  “j-a-k-e,他叫Jake,”洛枳在一旁把餐盘里的东西分成两份整理好,分别放到两个小孩面前,“正在闹别扭,你别介意。”她朝他安慰地笑笑。

  “谁闹别扭了?!”Jake突然仰起头,满脸通红地瞪着洛枳。

  “你。”洛枳嘴角带笑,抱着胳膊冷眼看他。小孩子哪里是对视的赢家,过不了几秒就低下头嘟囔起来。

  “先吃饭,别任性,一会儿领你去玩路上看到的那个伏在水面上的大气球。”

  Jake不说话,但也还是别别扭扭地拿起了叉子。

  洛枳这半年来一直在冷眼旁观他和家里菲佣以及妹妹的战斗,掌握了无数窍门,收服他自然很轻松。毕竟对付小孩子,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跟他纠缠。

  盛淮南适时地插话进来。

  “对了我介绍一下,这是洛枳,我高中同学,现在在咱们学校经济学院。这是我宿舍的二哥及嫂夫人,五弟和弟妹、六弟和弟妹。三对异地恋,她们趁假期来北京玩,正好一起到欢乐谷来了。”

  “真是巧啊。”洛枳笑。

  她的座位和他们中间隔着两个孩子,但是洛枳隐约听到,几个人凑在一起正在揶揄盛淮南和洛枳。只要看到单身的一男一女说几句话,大家就能一脸暧昧地笑起来——没有恶意,只是暖场和寻找话题。

  吃饭时候Tiffany的嘴永远不闲着,洛枳一边应对着她稀奇古怪的问话,一边时时记得把Jake拉进话题中。

  洛枳依稀感觉到,在家里,Jake一直不讨人喜欢。

  “你的弟弟妹妹怎么在北京?”突然,盛淮南站到了她的背后。

  “其实我是他们的家庭教师。算是兼职。”

  盛淮南很好奇,“哦,教什么?”

  “英语,数学,小提琴,讲故事,背唐诗,还有欣赏Tiffany私家衣橱时尚秀和……遛狗。”洛枳说到后来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

  他笑了,眼睛闪着光芒看她,她慌乱地用面巾纸擦了擦嘴角,难道她吃到脸上去了?

  “下午和你们一起玩,不介意吧?”

  洛枳看了看喧闹的另外六个人,微微皱了皱眉头,“恐怕玩不到一起去。”

  “我是说,只有我,和你们一起。”

  她惊讶地抬头望他,盛淮南摊开手,无奈地说,“非常六加一,比我当初想象的还痛苦。”

  洛枳笑了,眼睛眯成月牙,低下头问Jake,“下午我们带上这个哥哥一起,好吗?”

  在Jake扭身看他的瞬间,盛淮南展开一脸让人如沐春风的无害笑容,洛枳也看得有点呆。Jake没有拒绝,拽拽地点头说,“没意见。”

  告别了一脸八卦兮兮的众人,盛淮南双手插兜笑眯眯地问Tiffany,“下一个想去哪里?”

  Tiffany把小脑袋埋在地图中,过了一会儿,抬起头大声说,飞蚁战队还没有玩呢,刚才排队的人太多了。

  洛枳仰起头去看那个用绳子挂着很多小椅子的转盘,松了一口气,很好,这个大人也可以玩。

  然而始终不讲话的Jake却突然一脸固执地说,“幼稚。我要玩太阳神车。”

  太阳神车啊,洛枳笑,就是那个始终在压榨游人尖叫声的在高空中荡来荡去的大飞盘嘛。

  Tiffany尖叫起来,“不要,哥哥那个好可怕的!”

  “你好烦。你玩你的,我玩我的。”

  场面一下子僵下来,Tiffany扁着嘴巴,金豆豆一颗一颗掉下来。

  “我就知道哥哥不要我。”

  转身,跑掉。

  这又是哪一出?洛枳立刻抬腿去追,虽然脑袋仍然晕呼呼的。好雷的一幕。

  她一把将Tiffany揽在怀里,“大小姐,消消气。”

  Tiffany在自己怀里哇哇大哭,洛枳一手抱着她,一只手伸到背后的背包里面努力地掏出面巾纸,然后蹲下身子给她小心地擦。

  “哥哥不理我,我为了陪哥哥都不跟妈妈去美国玩了,他老是不理我,说别人都喜欢我不喜欢他,说我们都笑话他,还说自己不是妈妈亲生的……”

  洛枳有点头皮发麻,她不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哥哥是不是跟班里的同学打架了,所以在家里乱发火啊?”

  “没,他是在家里不高兴,跑到班里去撒气。”

  囧,这个丫头哭成泪人了,脑子倒还清楚。

  “哥哥还跟设文叔叔吵架,叔叔送给我们的东西他都扔了,叔叔对我们那么好,哥哥就是……”

  洛枳好生哄着,什么都不想打听,但大脑却开始无责任地发挥想象力。是不是他们的妈妈要再婚了,这个小男孩因此开始乱发脾气?

  设文叔叔……她记得Tiffany给她看的相册里基本上都是一家三口尽享天伦的照片,世界各地其乐融融。仅有一张她妈妈和一个年轻男人在海岸上的留影让洛枳很难忘——看到照片只想到一个词,一对璧人。

  没有亲昵,只是并排而立。那个英俊男人深灰色的衬衫被海风吹的皱起,Tiffany的妈妈却是清爽的短发,依旧娇柔地靠在栏杆上,白色裙角飞扬,被落日层层晕染,美丽得不像凡世的女子。

  Tiffany的妈妈以前毫不避讳地告诉过她,自己离婚了,单独抚养两个孩子。

  “Tiffany话很多,总是闲不住,聪明,却也都是小聪明。至于Jake,我很对不起他,家里到处都是女人,也没时间管他,很少让他见识什么,所以养成的性格有点像小贾宝玉,上学的时候也只和女孩子玩。本来想找一个男生做家教,但是我常年不在家,你也知道,终究不大方便。我希望你不要惯着他,多跟他讲道理,让他有点男孩子气。其实在美国的时候,我有个好朋友曾经想改变他,结果还是失败了。”

  洛枳想起,都已经五年级的Jake吵着要听她讲故事。她本来想讲一个恐怖点的小故事吓吓他。

  “突然树林间有一道光闪过。Marianne小心翼翼地跟过去,突然看到——”

  “什么?”Tiffany小心翼翼地不敢听。

  “Itmustbeafairy!”Jake却在一旁兴奋地叫道。

  仙女……她当场被芭比娃娃爱好者Jake同学噎得人事不省。

  洛枳若有所思地看着仍然停不住嘴的Tiffany,知道整件事的症结不在她身上,所以也没有安慰她,只是拍着她的后背,任她抱怨,反正她的性子总是这样,哭过就好。

  洛枳不想热心地搞清楚来龙去脉。雇主家的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

  转头去看了一眼,盛淮南正半蹲着身子和Jake说话。

  洛枳好像还没有完全体会到过来自己已经和他单独在一起的这一重大事实,而且是在这个恋爱万能的游乐场里。

  秋日的午后阳光照在身上,她怀里依偎着一个唇红齿白的漂亮小女孩,远远地看着盛淮南笑眼弯弯好脾气地劝慰着另一个拽拽的小男孩。

  好像,好像一对调解子女纠纷的年轻夫妇。她何曾奢望过这样的情景。

  不知道傻看了多久,盛淮南好像感觉到了她定定的注视,偏过头来看她,洛枳慌忙中低下头,耳朵像被火苗燎到一样,不用照镜子也知道是什么颜色。

  她很少脸红,但是,害羞的时候,耳朵会在第一时间烧到绯红。

  “洛枳,这样吧,你带他们两个先去玩飞蚁战队,我去给Jake排太阳神车的队伍。估计我排队要一个多小时,你们多看看有没有什么想坐的小项目,全部坐完了再来找我也行。电话联系。”

  他走过来对洛枳说着,眼睛里面却有促狭的笑意,好像在笑她刚才的窘迫。

  说完,低下头问Jake,“好吗?”

  Jake温顺地点点头。

  “那去给妹妹道个歉。“

  Jake又恢复了原来的害羞和扭捏,在盛淮南再三鼓励下,他走过来,对Tiffany说,“别哭了,我错了。”

  “你跟他说了什么?”洛枳歪着脑袋问盛淮南。

  “我们男人的秘密,对吧?”他低头和Jake相视一笑,鬼鬼的样子。

  “麻烦你了。”她有些过意不去。

  “别客气了,快去飞蚁战队吧,我去排队了。”

  洛枳左手牵起Tiffany,右手牵起Jake,向前走了几步,犹豫地回头看,盛淮南的背影在人群中仍然很显眼。

  盛淮南也突然回头,正好对上她的目光。

  她脑袋“嗡”地一下乱起来,胡乱地朝他的方向笑了一下,就转回头急急地向前走。

  他从来不曾回过头。她亦步亦趋的高中三年,他从来不曾这样没有原因地回过头。

  “Juno,你喜欢大哥哥吧?”Tiffany眼泪还没擦干,就八婆兮兮地偷看她。

  洛枳却没有骂她多话,只是愣愣地问,“啊?有那么明显吗?”

  “你手出汗了。”Tiffany贼贼地笑了。

  Jake在一旁长出了一口气,很鄙视地看着她们俩。

  “无聊的女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