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小白女主和美丽反派

  陈墨涵的确是个很傲的女孩子,在她们因为对言情小说的共同爱好之下,江百丽成为了班级女生里面仅有的几个能和陈墨涵说得上话的人。然而其实,对于这一点,江百丽是心虚的。当陈墨涵说自己喜欢读言情小说的时候,她高兴地附和说我也是。当陈墨涵说自己喜欢梁凤仪亦舒张小娴的时候,她高兴地说我也是。当陈墨涵说最瞧不起到处都是沙猪和小白女的台湾小言的时候,她哑了一下,笑笑说,是挺无聊的。

  其实如果陈墨涵说喜欢台湾小言,她会立刻大叫,我最喜欢席绢了。

  江百丽慢慢看出,陈墨涵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贯彻着亦舒小说里的那种独立和精彩,唯一的欠缺是她没有和女主角一样独立精彩的死党,毕竟对着江百丽这种女生是没有办法坐在咖啡厅妙语连珠地谈论生活和爱情的。所以陈墨涵几乎只和男生在一起接触,别人说她什么都不在乎,反正不敢当着她的面说——陈墨涵的身家是公开的秘密。

  江百丽并没有向其他人一样妒忌她。百丽不介意人家说她是势利眼的小跟班,只要她自己清楚这是友情,是出于一种简单的欣赏。

  以及羡慕。很羡慕很羡慕。

  高中的江百丽不敢在陈墨涵面前看台湾小言,但是还是回宿舍的时候拿着手电钻在被窝里看。大学的时候她才知道什么叫YY,什么叫玛丽苏——上天作证,她看小说的时候,从来没有幻想过主角是自己——反而被幻化成了陈墨涵的样子。

  百丽为她那古怪的慷慨大方而自豪。

  直到那一天。

  高一下学期的时候学校附近开始不大安全,总是有职高的不良学生和地痞混混打劫。那天江百丽做完值日生,走得晚了些,也没有回宿舍,而是打算坐车去市区里的大超市买点日用品。于是就遇到了几个。

  她被堵在学校偏门附近,而且只劫财。百丽回忆起的时候,非常沮丧于自己的身材长相居然让人家完全没有劫色的企图——连一句狗血的“陪我们玩玩”都没有。

  正掏钱包,突然一辆奥迪冲过来,急停在旁边。车门打开,后排走下来一个男生,斜倚着车身皱眉看着眼前的场景,轻启薄唇,淡淡地说,“还不滚。”

  于是混混们听话地滚了。

  黑蓝的天空下,戈壁站在橙色路灯的光线里半笑不笑地看着她,轻声问,你还好吧?

  那个场景好看得让江百丽没有办法呼吸。甚至现在一闭上眼睛,还是能看到。

  当然也许没有那么好看,但是,回忆起来的时候,她总是习惯性地添加浓墨重彩。她总有办法让自己更快乐。

  江百丽其实早就知道他,满学校的人都知道他一直在追陈墨涵,从小学四年级追到如今的高一。可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答应他。五中曾经有过两大未解之谜——“陈墨涵为什么不接受戈壁,许长生为什么不长头发”。

  江百丽想过很多词来形容戈壁,比如死猪不怕开水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破罐子破摔……

  后来她才觉得奇怪。

  为什么她对此不觉得感动,为什么她没有评价他为“执着”?

  也许因为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陈墨涵不理他,淡定地坐在座位上,而他则倚靠在后门框,歪着嘴角志在必得的笑。所有人都看着他们,所有人都被镜头虚化了,只剩下他们。

  也许因为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跟一个女孩子在走廊说些什么,女孩子明明矜持着脸红着,却掩饰不住地高兴。他转身离开,女生立刻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对周围人说,这个人好轻浮啊。

  又也许因为她太崇拜陈墨涵。

  可是她的心思太多了,自己都说不清。直到那天,路灯下黑亮的奥迪,英俊而漫不经心的少年,挺身而出,以及角落里怯怯的自己。这一切电光石火般击中了她的心。她回家之后翻开小说,看到所有男主角的脸都变成了他,所有笨笨的小白女主的脸都成了自己,所有和男主角家世相当的美貌女反派的脸都置换成了陈墨涵——才发现,自己和那个说她轻浮的小姑娘一样,明知道他就是轻浮,就是逗她们玩,但是还是脸红着,心动着。

  那之后她不再跟陈墨涵逗趣,不再八卦陈墨涵的朵朵桃花。江百丽告诉自己,她是个坦荡的好女孩,她不妒忌。

  然而,嫉妒还是在这种最适宜的时机里深深扎根,破土,发芽。

  忘了在哪里看到,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他知道什么是嫉妒。

  江百丽死守着自己的友情和善良,一头扎进小说里,想要忘记那些萌动的心思。

  然而那天之后戈壁以救命之恩要挟,和江百丽自来熟,总是从她这里套陈墨涵的情况——在看哪本小说,什么漫画,成绩怎么样,天天跑到楼下去看哪个班的篮球比赛,目光停留在几号身上……自然,也负责帮助戈壁偷偷地往陈墨涵书桌里放各种小礼物。

  躲都躲不掉。

  戈壁为了陈墨涵学了文科。其实这不算什么太大的牺牲,反正戈壁对宇宙飞船和原子弹都没有什么兴趣,放弃理科也没有什么损失,人又很聪明,文科班考第一同样风光无限,而且更轻松。

  百丽承认,文科班很适合自己,她的成绩从和陈墨涵一起徘徊中游一下子冲上了前五名,后来稳定在前三。陈墨涵没什么不适感,仍是淡淡地祝贺她。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可侵犯的优越感,而陈墨涵的绝对领域显然不在成绩单上。她对于百丽疏远她而花更多时间在学习上,并没有表示什么不满,也没有丝毫酸溜溜的情绪。

  这样超然洒脱的陈墨涵永远是百丽只能仰视的偶像。并且,更加陪衬出自己的阴暗和小心眼。

  “但是我到今天还是想知道,为什么陈墨涵不接受戈壁,这么多年。戈壁的确有点油滑,总喜欢坏坏地捉弄女生,绯闻一大堆,可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对陈墨涵的一片真心,简直比小说里面刻意设计的还要夸张。我知道,文科班一大半的女生都喜欢他,可是偏偏所有女孩子都要做出很讨厌他的样子,这种小心计——你懂的吧?”

  洛枳嘴角带笑,点点头。

  百丽推动故事情节发展最大的手笔是在高二下学期临近期末的时候。放学后都快到宿舍门口了才发现饭盒落在了班里,不拿回来的话晚上就没有办法打饭了。匆匆返回,在班级门口,这个最适合“一不小心”偷听到不该偷听的东西的地方,她很狗血地听见了戈壁欢快的声音,“你真的答应我了?!”

  一小段沉默,百丽猜到是陈墨涵在迟疑的点头。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推门进去,笑得很假地说,完了完了不许反悔被我听到喽!

  那天的戈壁收回了以往面具一般玩世不恭的笑容,纯真开怀的样子像个最最简单的孩子。

  百丽想,这样多好,你看他,笑得多么好看,多么率真。

  她却直觉地发现,陈墨涵并不开心,甚至在她进门的一刹那,露出一脸后悔和惊慌的表情。

  第二天,戈壁特别高调地告诉了很多人他和陈墨涵交往的事情。他太高兴了,终于修成正果,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那天对陈墨涵态度特别友好。体育课的时候很多女孩子围在一起聊天,陈墨涵居然也坐在一旁。有人提到这件事,大家七嘴八舌地问起,陈墨涵总是一副淡淡的样子,不置可否,甚至有点回避。

  突然有个人大着胆子说了一句,我觉得戈壁油嘴滑舌的一点都不可靠,肯定是他胡说的吧。

  百丽做梦也没有想到,陈墨涵竟然点点头,说是啊,我并没有答应他。

  江百丽很少愤怒,她总是大咧咧的,温吞的,不争气的。

  但是当大家都在很开心地说“这个男生真不要脸,陈墨涵这么完美的女生怎么能随便找一个男朋友呢”,甚至还在半开玩笑地设计那个未来的男朋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时候,面对着第一次融入了大家的笑得平易近人的陈墨涵,百丽的血涌上了头顶。

  她记得,前一天晚上,戈壁那样纯真而简单的笑容。

  想都没想,她忽地一下站起来,大声地对陈墨涵说,你答应他了,昨晚我明明都听见了,你怎么能这样。

  陈墨涵你怎么能这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