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心有灵犀

  车夫仍然在用有些油滑的腔调给他们介绍着各条胡同的名称来历,曾经是哪位名人的府邸,现今又被谁买下了……洛枳恍恍惚惚地听着,其实更多注意的是三轮车发出的吱吱呀呀的声音,和鼻子里面传来的隐隐约约的清香。

  为什么他身上总有洗衣粉的味道?可能他自己不知道吧。她低头偷笑,只有她喜欢注意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

  到了一个陡坡,三轮车爬坡有些吃力,车夫屁股离开座位,站起身努力地蹬车轮。洛枳觉得吱吱呀呀的声音好像是摩擦着自己的心脏一般,看着那个四五十岁两鬓斑白的车夫有些不忍,于是在他背后小心地说,“您看……要不这段我们先下去?”

  “哟,丫头,寒碜完你男朋友又来寒碜我?”

  盛淮南在一边忍不住笑,车终于艰难地爬上了坡,很快又是一段下坡,车速变快了很多,有风掠过耳边。几丝头发扫在脸颊上痒痒的,洛枳有些气闷,赌气大声说,“我是好心。”

  “可不是吗,我知道,您揣着一颗火热善良的心和二十块钱呢!”

  车夫说完爽朗的大笑起来,洛枳老实地住了嘴,横了身边幸灾乐祸的人一眼。

  “你猜我在想什么?”他仍然止不住地笑,眼睛里的光芒让她不敢看。

  “你在想我也有今天。”

  他点点头,“可惜我总是猜不出来你在想什么。你给我的感觉,心事太多了。”

  洛枳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回应,她看着塑料布做的窗子,慢慢压抑着暗涌的思绪,“至少这一点你没看错啊,我的确心事很多。”

  “而且不喜欢解释,好像解释很掉价似的。”

  她笑了,“那我活得可真是孤独。”

  “我想是的。”

  我的心事,有很多是因为你。洛枳一直自认为虽然不爱讲话,可并非不善于讲话。然而此刻,看着这个她生命中唯一不停揣摩不停思念的人慢慢地试图走近她,她突然语塞,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够恰到好处地引领他走过来。

  “我猜,你应该一直非常想要拥有一个心有灵犀的知己吧。”

  盛淮南依旧饶有兴趣地继续着他的心理学探索,洛枳却走神了。她想要的并不是什么知己,她想要的也不仅仅是让别人懂得。在她成长的道路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已经屏蔽了其他人,眼里能看到的只有三个人,妈妈,洛阳,以及一个模模糊糊的盛淮南。她从来没有想过让别人了解她,但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拒绝别人了解她,她根本没有希冀过什么,也很少失望。也许她曾经让别人失望,比如丁水婧,但是她并不觉得愧疚。

  也许冷漠无谓是另一种抗拒。

  然而,如果那个“别人”是盛淮南,洛枳不知道,她是不是会奢求一份心有灵犀。

  “心有灵犀只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神话。只会让人对他人产生不负责任的过高期望。不解释又怎样,别人误会我,并不会使我落入他们所设想的那个因果。我们凡夫没有智慧,才会落入一种祈求别人了解自己的痛苦之中。”

  她慢吞吞地说,却并不清楚自己想说什么。

  “丫头,你这么说就怪了,那如果别人误会你杀了他的家人,你又不解释,人家眼睛一红就把你给宰了,难道这样也行?”

  车夫突然插话进来,洛枳被他的话震慑住了,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反驳——其实她刚才太混乱,连自己说了什么都记不清。

  “丫头别生气,我看你俩聊天,也不听我给你们介绍,就插了句嘴,你们接着聊啊,不用听我刚才胡说。我觉得你的境界的确是好的。”

  洛枳承认,车夫讲得不是不对。

  “也许从大处着眼,六道轮回,你就是这辈子被冤枉了被人弄死了,反正苍天有眼,他有他的业报,你仍然继续你的因果。不过,我们都是愚蠢的凡人,能看到的,也只有这辈子。很多事情,还是不看破比较好吧。”盛淮南及时插话进来,笑着给她解围。

  就在洛枳恍惚自己二十年的人生是不是在人际关系方面处理得太多草率和不假思索的时候,盛淮南突然说:“跟你做到心有灵犀,真的很难。”

  她苦笑,不说话。

  “但是我还是希望我们之间永远不会有误会。跟你心有灵犀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不过,我不是一般人,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盛淮南微微脸红,说完话就偏过头去看窗外的胡同大院,没有看到洛枳瞬间蓄满泪水的眼睛。

  车夫依盛淮南的话把车子停在了九门小吃的胡同口,他付了钱,然后扯着她的袖子往里面走。有三三两两的乘客与他们同行,洛枳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擦汗的车夫,只可惜人家仍然是背着身子,自始至终,她都没有仔细看过车夫的长相。

  中午饭两个人扫荡了九门小吃。爆肚王、脆皮鲜奶、奶油炸糕、驴打滚、豆腐脑……摆了一桌子,盛淮南突然问,“喝豆汁吗?”

  洛枳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听说像泔水。”

  他笑了,“你这形容跟我爸一样。”

  她有点不好意思,说,“大家都这么说。”

  “不喝人生不完整!”盛淮南仍然不放弃劝说。

  “你怎么不喝?”

  “我的人生已经完整了。”

  “哦,看你的样子就知道,还是残缺的人生比较美。”

  洛枳吃掉了全部的脆皮鲜奶,终于觉得有些挪不动步了。

  “我果然英明,晚上吃自助就应该带上你,简直赚大了,成功地诠释了吃自助的最高境界。”他坏坏地挑眉看着她。

  “恩?”

  “扶着墙进,扶着墙出啊。”

  洛枳学着格斗动画片里面的动作,一个手刀招呼到他的后背上,却被他反手抓住。两个人都很用力,一开始也没什么反应——直到他们都放松了力气,她发现被他抓在手心里的指尖一下子变得滚烫,连忙抽出手,说,“走吧。”

  盛淮南很久之后才找到自己的嗓子,开口说,“去溜冰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