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旁观者的青春

  那天下午她坐在书桌前面,额前几绺被雨打湿软塌塌贴在情绪在皮肤下游来游去,愤怒,委屈,不解,伤心,稍不注意就会浮上来,可是她没有理会。翻开钱德勒的《漫长的告别》,入迷到晚上八点,然后开始做数理统计的作业,然后洗衣服,然后打扫房间,然后关上灯睡觉,居然很快就睡着,没有做梦,第二天早上清清爽爽地去上自习。

  她经常为一些小细节感伤感慨感动,可是真的有事发生的时候,反而无动于衷。就好像深处有另一个更强大的洛枳,平时潜伏起来任她掌管身体任她胡闹,可是关键时刻会二话不说接管躯壳占据灵魂,把那个敏感多愁的她晾在一边。

  只要有空闲时间就去背单词。她报了12月中旬的雅思。一整天,像陀螺一样地转。

  看书到十一点半,眼睛有些疼。她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努力入睡。可能是白天为了提高效率而喝了太多咖啡,睡不着。翻出随身听开始听听力,然而发现自己只存储了新概念4的课文,没有其他可听。

  她不可以听新概念4,听了会发疯。

  百丽还没有回来。她翻来覆去胡思乱想,忽然想起高二的末尾自己坐在台阶上来回地听新概念4第一课却怎么也听不懂的情景,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不知道怎么就流眼泪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起身洗脸,换好衣服,戴上耳机,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出门散步。

  昨天,或者说前天,雨下了一夜,昨天早上才停。天气已经格外冷,她把脖子往里缩了缩,往南边的商业区走。那里还有明亮的灯光,虽然所有店铺都已经关门,只剩几家24小时营业的餐馆里面仍然有人在高声说笑。大街上偶尔有几个行人,更多的是飞扬的垃圾。

  走到千叶大厦的时候,她抬头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大幅广告是白水晶。

  施华洛世奇。

  她突然想起了叶展颜。

  或者说,她从来没有一刻忘记过叶展颜,甚至更甚于百丽把陈墨涵的照片放在钱包里面。

  那个被她潜意识隐藏起来,从来不在他面前提起,却又留出一段小尾巴供自己小心翼翼地把玩的,盛淮南的前女友。

  至于为什么要避开,她也不知道。也许是出于怜悯自己,也许是出于心机。

  她已经记不清动机。

  她那些阴暗动机慢慢地和它纯洁的伪装合为一体,每天都有一层薄膜扣在身体上面,时间越长,撕下来的时候越疼。

  两年在同一个班,她和叶展颜也几乎没有什么交情。见面的时候也许会打个招呼,但也只是在避闪不及的时候,会以一个礼貌的笑容。更多情况下她会偏过头去看墙上的物理学家画像或者地理科普知识以此来避免那个招呼——怒发冲冠的爱因斯坦和冷着一张脸好像别人欠他好几斤苹果的牛顿——她和叶展颜没有什么过节,这种回避和冷淡不仅仅针对她一个人。她自认为和大多数人都一直相安无事。

  相安无事,这句话说出来已经有些土气了。高二的夏天班级里面正流行张爱玲的书,要形容这种感觉,最好说“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她没有看过张爱玲的书,所以听到“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这八个字的时候微微地震了一下。不过更让她奇怪的是为什么她们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会静下来叹气,好像这八个字是什么遥不可及的镜花水月一样。

  她的生活,至少表面上,岁月静好。

  她从来都不在意别人是怎么生活的,活得怎么样。但是不能不承认每每看到叶展颜那样青春而真诚的笑,都会让她有些羡慕。有时候她也会想,很多年之后会不会后悔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穿上漂亮衣服梳着流行的发式站在阳光下那样开心地笑?

  不是不羡慕。另一种、更富有色彩的青春。

  她经常对着主楼梯前的穿衣镜照自己的样子,并不是整理仪表。镜子里面的女生微微苍白,面容清秀眼神淡定。也许是自恋,也许是自怜,也许这两重感情根本没有区别。她喜欢抱紧怀里面的卷子低下头穿过长长的走廊,每当这时候就会没来由地为自己感到骄傲。多年来,也只有这种没来由的骄傲像影子一样牵绊着自己,好像这样就不寂寞了,或者她的骄傲就来源于这份矜持的寂寞——她也不知道。

  3月24日,上午第二堂课的课间。还没有走到班级门口她就听见里面的欢呼与掌声。叶展颜正站在讲台前面,被一群人簇拥着,小麦色的皮肤微微泛红,漂亮的面孔上面既保有平时的张扬和自信,又带了一点点羞涩,很特别的味道。

  她绕到班级后门,走回到第三排自己的位置上,扫视一下沸腾的的教室,知道没有机会抢占讲台发卷子了。坐下的时候看到同桌许七巧正在偷笑,还不时用眼角瞄她,脸上的表情明摆着写了一行字:“问我吧,我知道很多内情。”

  她把卷子摆好,微微笑了一下。“怎么了?”

  “了”字还没有收尾,许七巧就急急地说,“三班的盛淮南跟她表白了。”

  她愣了不到一秒钟,继续僵硬地微笑,摆正桌子上面的笔袋没有说什么。许七巧看了她好几眼,她才发现自己的表现有些让人恼火,这么劲爆的新闻居然只给出这种反应,难怪许七巧有些不高兴,那个拿八卦事业当作生活重心的女生已经开始撇嘴了。很早她就知道许七巧不愿意调到她身边来坐,很简单,因为她的漠不关心,而班主任这样做却也就是因为这一点。

  她识时务地追问,“用短信表白的?”

  “你听说了?你怎么知道的?”

  余光所及的范围内大家正在传递叶展颜的手机,而叶展颜正手忙脚乱地往回抢,焦急而幸福的目光尽收眼底。她耸耸肩,笑得脸部有些僵硬,说,看这形势就知道。

  “是啊,你猜猜盛淮南怎么说的?”

  手机被传到了她们附近,前排的女生转头把手机丢在了她的桌子上,她一愣,叶展颜已经扑过来,许七巧眼疾手快把手机夺走了,而叶展颜则和她从侧面撞了个结结实实。

  好像闭上眼睛,就能清晰地回忆起颧骨的肿痛。

  大家一边问没事吧没事吧,一边还在哈哈大笑。她没顾得上揉脸,赶忙对满脸通红的叶展颜说,你还好吧?

  叶展颜摇摇头,站直了大喊你们这群没良心的赶紧把老娘的手机拿来!许七巧的哑嗓子几乎同时响起来,叶展颜叶展颜盛淮南来电话了!

  教室再一次沸腾了,叶展颜一把抢过手机夺门而逃,后面几个男生大声地喊,叶展颜你可千万别跟盛淮南说“他们欺负老娘”啊!

  盛淮南。她记得这个名字,当时这个人抱着皮球站在台阶上,夕阳从他的背后照射过来在她的眼底铺满了温暖的色泽,他笑得眼睛弯弯,对她说我叫盛淮南。

  高一,她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时空错位的违和感。

  洛枳趴在桌子上,把耳机塞到耳朵里面闭上眼睛,苏格兰风笛的声音盖过了外面的喧嚣。

  那张专辑的名字叫做《爱尔兰画眉》,天知道为什么。

  上课大约五分钟之后叶展颜敲敲门走进教室,很多人在下面偷笑,英语老师瞪了叶展颜一眼也没有说什么。英语老师总是尖声尖气煞有介事地说话,那堂课她的声音却格外软弱,似乎没有意识到教室下面暗涌的说笑声。许七巧一直在和后桌的女生传纸条,洛枳却很急躁地想要把那张专辑听完。

  一堂课过后再次下课,大家的热情仍旧高涨,纷纷围着叶展颜问东问西。洛枳低下头悄悄走上讲台开始写字。

  本来直接说就好了,但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声嘶力竭地喊“大家安静”,更不想要破坏了气氛。煞风景是个大罪过,她不希望扫了大家的兴。她把数学老师对月考卷子的处理要求悉数写在黑板角落,写完了之后一转身,发现一个男孩子正站在教室前门门口,那一刻只有她的位置可以看到他。

  “请问你找人吗?”她问。

  “哦,麻烦你了,我找叶展颜。”男孩子有好看温和的笑容和比笑容还让人沉醉的声音。她点点头,对着教室中间的热点喊,叶展颜!

  本来她说话声音就不大,此时更是被教室的声浪盖过了。她喊了两声都没有人理她,心里面狠狠地问候了一下大家的老妈,还是朝门口的男孩子温柔地笑笑说,你稍等一下。

  走下讲台去找叶展颜,控制表情,努力作出神秘兮兮的样子,对她说,门口有个帅哥找你。

  不出所料大家又是一阵起哄,她和所有路人甲一样谢幕,转身回到黑板上一笔一划地写着数学老师絮絮叨叨的嘱咐。

  如果有人真的关注她,真的想了解她,一定能看出,从来都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的洛枳那天破天荒地在众人面前表现了八卦兮兮的贼笑,一切的一切彰显了她的慌张和欲盖弥彰,然而,没有人注意到她细微的变化。

  她认认真真用力地写着,没有回头,她相信门口一定聚满了人,两分钟前只有她才看到的角度,现在人山人海。

  她们在这所学校里面生活三年,渐渐的所有人的脸都开始变的熟悉,无论是在开水间还是在小卖部,哪怕说不出对方的名字和班级,在大街上面看到的时候还是会立刻意识到这个人曾经和她在一个学校里面走走停停。

  然而盛淮南却在溜冰场认真地问她,你是不是经常宅教室,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你?

  连她自己都有些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