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施华洛世奇

  洛枳对于感觉上的纯粹度的痴迷到了病态的地步。在校花和校草的故事风靡的时候,她仍然可以掩耳盗铃一般,眼中只有盛淮南一个人,继续写着只和他有关的日记。

  有时候也并不能完全视而不见。躲不开的时候她曾经看见过他们两个几次。

  她很高兴地看到,他们的恋爱不像那些张扬的学生一般,有机会就黏在一起卿卿我我。就她看到的情况,叶展颜很安静,反倒是盛淮南的话很多。她坐在偏僻的M区六层最后一级台阶上里面听CD,看新概念四,他们说什么她听不到,他们两个也没有注意到她,两个人坐在五六层交接的楼梯中央,没有牵手没有拥抱,看着一本数学书,盛淮南好像在讲什么。

  她一直坐到屁股发麻,他们还是不走,堵住她的路,她并不想惊吓到他们,所以只好一直坐在那里。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很好听很好听,而新概念的课文反而蜕化成了一堆没有意义的符号,飘在眼前,进不去大脑。

  她不知道坐了多久。余光的范围里有两个人,一粉一白,认真地钻研着什么,美好的不得了。洛枳发现自己并没有觉得悲伤,反而很轻松,对他们的爱有种宽广而温柔的呵护,反过来也保护了她自己。

  倒是后来,回到班级里面,许七巧等人围住她,她看见叶展颜在人群中央大声地说,我老公教我数学了!大家起哄问什么什么啊,叶展颜略一沉吟,笑嘻嘻地说——

  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

  绝倒。大家笑,起哄,骂她恶搞。

  她的炫耀和张扬,让楼梯间上两个人低着头温柔美好的样子在一瞬间崩碎。洛枳默默地坐在座位上,喧闹声从右后方传来,她低下头摆弄那本厚厚的《绿色通道语文基础知识手册》,翻来倒去地看,好像里面藏着高考的秘密。

  高考那个夏天之后,班里的同学无论得意失意都特别喜欢聚在一起,她只参加过一次,看着他们喝的烂醉,自己装淑女,一口都不动。忽然喝醉的叶展颜走到角落里坐在她身边,大着舌头对她说,“那个白痴这次居然没有考第一。”

  洛枳笑,说,“第三名,已经很厉害了,考试无常,理科的竞争向来很激烈。”

  “你说他会不会扔下我?会不会爱上别人呢?北京那么远。”叶展颜一低头,眼泪掉下来,肩膀耸动,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洛枳有点羡慕,叶展颜永远不会被郁闷和悲伤扼杀,她会痛快的发泄。

  虽然她这副样子还是让洛枳觉得失望,这样的叶展颜,看起来太平庸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洛枳淡淡地说。

  原本只是想要安慰她一下,说些诸如“你对他来说最特别的,距离不是问题”一类的话,然而也许是同学会中的她实在冷静沉默得过了头,一脱口,就是这样残酷的话。

  或许她的妒忌和怨毒自己找了一给小小的出口透气。

  叶展颜愣了一下,然后含着眼泪笑。

  “洛枳,他妈妈不喜欢我。”

  她曾经听到很多人安慰叶展颜,“他妈妈没眼光,连你都看不上,让他儿子打光棍吧!”然而她只能苦笑。旁观者不负责任的打抱不平,永远只具有添乱的功效。

  “爱屋及乌是世界上最荒谬的举动,你和他妈妈都很爱他,但是没有必要接受彼此。十年之后你们结婚的时候再考虑婆婆和儿媳妇的问题吧,好好享受现在的时光。叶展颜,不洒脱就不像你了。”

  叶展颜很久都没有说话。

  “洒脱才像我吗?”

  “嗯。”洛枳有点不耐烦了,“我想,他也一定喜欢你洒脱大气的样子。振作点。”

  叶展颜突然扑哧乐出来。

  “怎么了。”洛枳问。

  “你怎么知道他喜欢什么?呵呵,算啦。嘿嘿,我知道啦,谢谢你。你看这个好不好看?”叶展颜忽然抹了一把眼泪咧开嘴笑,把一个坠子从领口拉出来。

  美丽的白水晶,是一只天鹅。

  “他送我的——施华洛世奇,好看不?不过,翅膀有一个地方磕破了,你看。其实最神奇的不是他送我天鹅,而是他和我爸在我过生日那天送给我一样的东西!哈哈,你说,我是戴我爸那个好,还是戴他送的?有时候真的觉得,虽然也有不如意的事情,日子还是特别幸福,是不是?”

  洛枳有一瞬间的恍惚,看着身边叶展颜灿烂的笑脸,美丽的眼角还有些没擦干净的水迹,她笑了笑说,“恩,是,开心点,你爸爸妈妈给你起这样的名字就是要你笑得灿烂些的。”

  叶展颜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她,慢慢地却不笑了,那一双眼睛好像看进洛枳的灵魂里面一样,无礼而执拗。

  洛枳愣住了,但也没有回避,只是坦然地看着她,不移动自己的目光,也没有问她要做什么。

  “叶展颜你能不能快点,就差你了,怎么那么磨蹭!”

  “行,你真行。”叶展颜的声音轻的几不可闻,然而洛枳还是听到了,仿佛幻觉。

  她被叫走,继续喝酒去了。洛枳很好奇,为什么世界上所有的对话都是这样,每当进行到快要进行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有人来救场。

  所以这个世界上的故事层出不穷,一个比一个精彩,永远不冷场。

  她发现自己手脚冰凉。

  那是洛枳对叶展颜最后的印象,她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这样看着她。也许这将成为她人生中永远的未解之谜。

  洛枳离开同学会的时候,七拐八拐到了商业区水色大厦一层化妆品和钟表首饰专柜,她虽然经常来水色大厦,然而很少到处乱转。她妈妈在这里站周生生的专柜。

  她跑去看从来没有留意过的施华洛世奇。

  黑色的专柜,闪亮的水晶。然而洛枳知道,真正美丽的不是水晶,而是背后的射灯。

  就像她不羡慕叶展颜的美丽和透彻爽朗,她叹息艳羡的是她背后的支撑。

  射灯让水晶晶莹剔透光芒四射,而叶展颜成长为今天的样子自然也有原因。

  她转回到原地找她妈妈。

  “去哪儿逛啦?”下午四点,商场人很少,妈妈心情很好,摸着宝贝女儿的头,笑得很舒心。

  “卖水晶的和卖琉璃的地方。”

  “你不说我还忘了,这两天商场打特价返利,那边有个水晶的店,还有一个是玉器店,几个小丫头都跟我挺熟悉的,好像还能再便宜,你想不想要个什么礼物?反正也快过生日了,高考结束还没给你买过什么。”

  “算了,不想要。“她笑笑。

  上大学之后,盛淮南就一直在她心里沉睡,仿佛被遗忘了一般。即使听说他和叶展颜分手,她都不曾蠢蠢欲动过。

  她明明过得很好的,至少她以为是这样。可为什么会这样不堪一击。

  盛淮南和学生会的学长推开烧烤店的门,三三两两地聊着天往学校走。

  他忽然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色毛衣的女孩子,在风中高挑瘦削的背影很眼熟。

  他跟学长说,你们先走,我想起要给寝室同学带点吃的回去,我回去再点几串鸡翅。

  他走近了,那个女孩子仰着脸出神看着千叶大厦,高空的射灯光散落在她脸上勾勒出柔和的线条,闪着两条晶亮的泪痕。

  盛淮南也抬起头,却只能看见一堆乱糟糟的相机和化妆品广告。

  洛枳恍恍惚惚地走到学校幽暗的小路上,突然听到背后有人一脚踏在了枯树枝上发出声音。

  她没有慌乱地回头,而是继续镇定地走了两步,突然拔腿开始跑,跑了一段距离才转身看,发现路灯下的人影很熟悉。

  是盛淮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