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睚眦必报的青春

  洛枳讨厌白天的火车。

  如果是晚上的车,她现在可以爬到上铺去睡觉或者看小说,而不是坐在下铺的位置一遍遍用无聊的话来安慰眼前的阿姨。

  付姨是个略胖的白皙女人,看样子保养的很好。她的儿子长得和母亲很像,个子高高,清秀单薄的18岁男孩,见到外人的时候会腼腆地抿嘴一笑,白皙的脸上又几分红晕——幸亏百丽不在,洛枳想,否则一定大叫着“极品受啊”然后冲上去捏人家的脸。孩子的爸爸却很矮,又瘦又黑,皮肤有干起皮,眼角的皱纹极深,虽然他很少笑,也能看的清楚。

  非常不像一家人。洛枳想。

  丈夫和儿子坐在过道的折叠椅子上,下铺床上只有洛枳和付姨。付姨抓着她的手边说边掉眼泪,她在一旁陪着说些“放心吧孩子出门闯荡闯荡也好,不能总在家里”“既然有亲戚照应就更不用担心了很快会适应”等等不需要大脑处理的废话。

  孩子职高学的是酒店管理,现在北京东直门附近一家大酒店做前台经理的表姐给他在里面找了一个工作,今天是夫妇俩一起送他。付姨的眼泪从开车到现在就没有停过,她丈夫不知道是也舍不得还是已经不耐烦了,都不劝她,只是自己黑着脸盯着窗外看,洛枳听她絮叨了一个小时,应和的话颠来倒去地说,终于词穷了。

  “这孩子就是不好好学习,当初念个职高就结束了,反正当时我们也没有钱和没有后门给他弄进重点高中,念普高的话还不如念职高,反正都考不上好大学,现在就业这么难,三流大学干脆不如不念。你看你多好,我跟他说了多少遍了我们单位韩姐家有个女状元……”

  洛枳觉得谈话的方向有点不受控制,连忙岔开,“阿姨你以前就认识我妈妈吧?”

  “对啊,当时一起在一轻局上班的嘛,我俩在一个办公室,结果她才呆了一年半就……当时你爸爸……的事情实在出的不是时候。”

  你是说,我爸爸死的不是时候。洛枳并没有露出一丝异样的表情。

  “也怪你妈妈,闹得太凶了。我们当时都劝她,你外公那边即使不退休也没法起什么作用,就暂时忍一忍,那个风头过去就好了,结果她怎么都不听啊。”

  洛枳仍然没有说话。

  她对付姨是有印象的。当年付姨没有帮过妈妈,但也没有落井下石。

  付姨觉得有点尴尬,于是继续说,“不过,这个世道我是看明白了,不管怎么黑怎么不讲理,老祖宗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还是灵验的,你看,你妈妈后半辈子就有你撑着了,多有后福的人?我们后来又在磨具厂食堂遇见的时候,她跟我说起你,把我们都羡慕死了。”

  洛枳苦笑,她的确是妈妈今后生活的唯一主线和希望所在了。

  “而且,以前钢管厂那个处长,就是现在咱们市的二把手,听说有人要联手动他了。估计也就是过了这个春节的事。你妈妈跟你说过了吧,有人来找过她,听说当初厂里改制时候那批老化器材的事情是挺关键的证据之一呢,人家让你妈妈写了材料,我觉得都这么多年又把这事儿翻出来,再加上人家还有别的证据什么的,连他老爷子那些裙带关系什么的都不顾了,看来上面要整他的人一定有来头,我估计这回能扳倒他,肯定有戏。你们也好好出出气。”

  洛枳脑子嗡得一下,茫然地看向付姨。她有很多话要问,动动嘴唇却没有问,因为潜意识里她什么都不想知道。

  不知道,就不会有困惑和烦恼,不会为难。

  “这就是古话说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付姨还在不停地说着什么,洛枳站起身从包里拿出水,默默地喝。

  这件事,她妈妈没有告诉她。为什么。

  北京站一如既往地人满为患,洛枳把付姨一家三口带进地铁站,指着路线图告诉他们在哪里如何换乘,然后目送他们坐上了跟自己方向相反的地铁。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找我,”她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了付姨的儿子,“你方便的时候我去东直门那儿看看你也好。”

  她说完,付姨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再不舍得,孩子终是有他自己的路要走。

  终于看到地铁消失在黑洞洞的隧道里面,洛枳长出一口气。

  有人在背后拍她一下。

  她回头发现盛淮南正靠着站台黄线边的柱子笑着看她。

  洛枳惊讶的仿佛见了鬼,既没打招呼也没有笑。

  盛淮南笑了一会儿,看对方不讲话觉得有点尴尬,于是清清嗓子说,“上次你说坐T71回来,我正好今天晚上在崇文门附近跟学生会的几个部长有点事情办,结束了就顺便过来看看能不能碰到你。没想到你和别人一起出来的,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让人家看到我,所以一直跟在你们后面来着。幸亏你把他们送走了,要不然我就要尾随一路了。”

  “在地铁站遇到同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想多了,不过还是谢谢你。”洛枳淡然。

  盛淮南不笑了,接过她的行李箱说,“书包沉吗,我帮你背?”

  洛枳抿紧了嘴唇,她白天在火车上心神俱疲,完全没有心思跟他和和气气粉饰太平。她紧紧攥着行李箱的拉杆不松手,说,“盛淮南,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的手僵在半空,然后慢慢垂下。

  “我让你讨厌了,是不是?”

  洛枳一愣,你讲不讲道理——话没出口,行李箱就被夺走,盛淮南拖着行李箱大步朝着出口方向走过去,边走边说,“现在乘地铁的人太多了,坐出租吧。”

  洛枳几步追过去,突然觉得再拉扯就没意思了,于是也低下头,跟着他向外面走。

  北京的风比家乡的柔和许多,她们站在外面走了半天才拦下一辆出租车,风一直吹,她都没有觉得冷。

  两个人一起坐进后排,车里只有广播的声音,谁都不讲话。车子穿梭在北京的夜景中,所经过的地方时而繁华美丽时而落魄脏乱。这个城市在两种极端中安然膨胀。

  “后来……害怕吗?没做噩梦吧。”盛淮南开口的时候声音有点发涩。

  昨天晚上,也许是担心殡仪馆里面发生的事情,他发短信给她,对她说好梦,洛枳并没有回复。

  “说起来,那天谢谢你帮我答法导的卷子。”

  “这是你说的第四遍了。”

  洛枳没有接茬。

  到学校的时候计价器刚刚蹦到62,洛枳瞄了一眼,掏出钱包,盛淮南按住她的手,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于是她没有争辩,直接把钱包塞回口袋,顺便抽出被他按住的手。

  低下头,想起欢乐谷的太阳神车,心里居然仍然会疼。

  “对了,今天是圣诞夜。你吃饭了吗?”盛淮南站在宿舍楼门口问。

  “我不饿。”洛枳朝他笑,“谢谢你接我。外面冷,快回宿舍吧。”

  盛淮南上前一步拦住她:“洛枳,是我太冲动,没有考虑清楚前因后果就对你那样的态度,我道歉。”

  他道歉的时候仍然这样镇定安然。

  洛枳抬起头,明明白白地盯着他的眼睛,“什么前因,什么后果,说清楚。”

  “我暂时还不想说。”

  “那你考虑吧,考虑清楚了前因后果,再考虑对策,在你作出最终的决定之前,我们就假装不认识彼此吧,万一你后来发现果然洛枳罪大恶极,而之前又跟我缓和了关系,又接站又吃饭的,后悔了就再甩我一耳光,假装大家不是很熟——呵呵,你慢慢考虑,我又不着急,这辈子考虑不明白,就下辈子接着考虑。”

  洛枳灿烂地笑了一下,绕过他走进了宿舍楼。

  进了宿舍,才发现行李箱还在他手里。洛枳长叹一口气,她妈妈的确有先见之明,在火车站就告诉过她,行李箱这个东西,真的不应该乱丢。

  短信应景地钻进手机。

  “我之前太冲动了,我道歉。那些所谓的前因后果,我不告诉你只是因为我觉得你不喜欢低姿态地对我辩白和解释,以至于即使真相大白洗清‘冤情’了之后你也不会开心,就算我们澄清了误会,再见面仍然是生分的,甚至你还会讨厌我——你会明白吗?虽然我知道我们不是心有灵犀。”

  她还在思考这条短信的含义,下一条已经钻进了手机。

  “但是很混蛋的是,在我想明白这一点之前,我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你很不开心了。对不起。”

  洛枳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皱眉反复地看那条短信。有一点他说的对,她不会辩白,更不讨厌低姿态地解释,哪怕她是无辜的,解释这个行为本身就带有极大地卑微感。但是他怎么能够确定她会低三下四地区解释什么?

  突然,她想到了火车上付姨所说的话。

  是这个吗?

  瞬间脑中一派清明,只是心里翻江倒海,一直努力回避的一切还是浮上了心头,手机被她在手中翻来倒去地折腾,折叠又展开。

  怪不得他当时说自己没有一句实话。他知道她是当初那个“四皇妃”了?他知道她为什么出现在那个大院了?

  然而想来想去,又觉得还是有点不对劲。她烦躁地扔下手机。

  不要是这件事,不要是这件事。

  你让我有什么可解释的。洛枳想起火车站站台上妈妈瘦小伶仃的身影,北风中眯起的眼睛和额前几绺飘荡的碎发,因为近几年的太平日子而被掩盖的辛酸痛苦悉数倾倒出来,横亘于自己和盛淮南之间。她一直都知道,她装作看不见,可是她的故事不是《四月物语》,有些距离她跨不过去。

  千万不要告诉我你说的是这件事。少爷。否则你只是一个少爷而已。

  可是,他的确是一个少爷。她的梦醒了。在自己家中和妈妈挤在一起靠小小的电暖风取暖的时候,她就醒了。高中那面墙不是被重新粉刷了吗?

  “洛枳爱盛淮南”,已经被岁月彻底覆盖。

  洛枳跪倒在床上,把头深深埋进柔软的枕头中,感觉到脑海中一架火车轰鸣而过。

  够了,洛枳。她嘴角牵上去,蜷缩成一团。

  她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像她妈妈一样爱得如此无怨无悔。在看到盛淮南的那一刻,之前所有的难堪和多年的怨毒像海浪一般将她心中仅有的一点点温存彻底倾覆。

  她还年轻。青春就是这样睚眦必报。

  洛枳想着,嘴角轻轻地上扬。

  (上部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