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所谓独一无二

  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夸张的好像演戏,却很可爱。百丽哑口无言了半天,只能默默地说,其实……是怪了点……

  “我原来有个女朋友很喜欢这些东西,我一直怀疑这种东西有什么让人着迷的,看封面就头疼。那时候我工作压力很大,烦心事又多,她却总是傻呼呼的,捧本书窝在沙发角落,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我喜欢她的单纯,但是单纯的就像养个女儿,我累了。”

  “后来分手了。她有二十几本书落在我家。我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什么台湾小言,有天突然想起她——那时候我接触的女人都是顶着一张粉底画皮的妖精,我很怀念她,就随便拿起一本书来看。书其实挺有意思的,没那么多勾心斗角,比现实生活中夸张了点,更重要的是,我在那里面看到了我那个普普通通又单纯的小女朋友。”

  百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不起,我不会安慰别人。”

  “干吗要安慰我?”他笑,目光放远,整个人沉浸在回忆中。

  百丽笑起来,“要是我室友在就好了,她特别毒舌,不过说话挺有道理的,虽然冷了点,但是是好心人。”

  “你室友?”

  “恩,其实今天晚上她陪我去参加的酒会。我本来是去砸前男友的场子的。”

  她的后半句让他笑了出来,“砸你们学生会的场子?好歹我也是赞助商之一啊,后来你砸了没?”

  “没有。”她摇摇头。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竟然如此成功而幸运地导演了一出借刀杀人,最后成功地砸了场子。

  “我以前是典型的没大脑,只会三板斧,哭,闹,说分手。今天……洛枳说我终于学的聪明点了,但是我不喜欢这样。我觉得我变了。”百丽咧嘴想笑,可是嘴角却是向下的,她及时收住。

  她在会场外漫无目的的晃荡了一个小时,一直在告诉自己,爱情不是无私奉献吗,不是成全吗,不是只要他过得好就好吗,她何必这样呢?即使他学生会的“仕途”有她陪着往上爬,但是那段灰头土脸的日子过去了,站在顶峰一览众山小跟他并肩的不该是面黄肌瘦姿色平庸的糟糠妻——你看你看,会场中那一对璧人,她干嘛讨债一样耿耿于怀?她是不是太自私了?

  可是她真的有点恨。她觉得已经被掏空了。她已经给了他一切。她想要再白手起家,已经不可能了。

  然后她遇到了刘静——刘静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打击她的机会?戈壁耍过刘静,江百丽在又哭又闹之后得到了戈壁的赔罪和回心转意,而刘静在学生会拉票结束之后就被戈壁转身扔掉了。

  面对咄咄逼人又不冷静的刘静,江百丽第一次没有犯傻。她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成功地把火力引向了会场中的陈墨涵,但是在最后仍然轻轻地对她说,不管怎么样,我可跟你不一样,即使和他新女友相比,他还是更心疼我的。我对他那么好。

  刘静终于怒了。江百丽没有猜错,刘静想要利用自己来打击陈墨涵,既让百丽难堪,又让陈墨涵没面子——学生会谁不认识江百丽?戈壁还是要往上爬的,而刘静已经渐渐被学生会边缘化,一个大二的副部长,别人不在乎她,她自然也不在乎别人,闹一场又怎样?

  但是江百丽要的恰恰就是这样的场面。她要所有人知道戈壁辜负她,也要所有人——包括戈壁在内,都知道她江百丽曾经对戈壁全心全意,如今仍然以德报怨。

  她的这番行为,旁人看起来固然觉得愚不可及,但是论同情分,一定飙高。

  最最重要的是,她最终的砝码是,她相信,戈壁还有良心,戈壁也不是完全不爱她。

  即使不爱,她陪他走过的时光,并没有统统喂了狗。

  “后来留了联系方式,他送我回来的。”

  “心里很爽吧。”洛枳懒洋洋地说。

  “在路上捡了一个新朋友,这么投缘,我当然……”

  “唉,28岁正是有魅力的时候,既青春又成熟,温柔多金,帅气体贴,你居然用‘新朋友’来概括,真能扯。”

  “别闹了。对了他还说下次叫上你一起吃饭呢。”

  算了吧。洛枳想起晚上跟她的耳机过不去的男人就头皮发麻。

  “其实,如果他真的是个好人的话,我觉得你……”洛枳迟疑地说。

  上铺的百丽对于洛枳的省略号良久不言。

  最后,她重重地翻了个身。

  “他是个好人。可是我爱戈壁。”

  洛枳语塞,第一次觉得江百丽酸不溜丢的爱情宣言让她没有嘲讽的勇气。

  江百丽刚刚在洗漱的时候细心轻柔地洗干净了那个灰色的手帕,把它挂在床边的栏杆上。这两个人都在路灯下站着,同样的场景,并不能同样心动。世界上的确有“非你不可”这种事情的,即使把所有的男人都拉到橙色路灯下摆同一个pose,她也只爱一个不知道好在哪儿的戈壁。

  “对了,洛枳,那个盛淮南……”

  洛枳“扑哧”笑了一声,百丽心中有些诧异,把头探出去看向下铺,她正在翻手机,屏幕的白光映照到她脸上,笑容显得有点诡异。

  隔了很久,洛枳才轻轻地开口说,“好可惜。”

  百丽心里有点异样,“洛枳……你没事吧?”可惜什么?

  然而洛枳只是笑,翻了个身不再讲话。

  窗外又飘起清雪。她们都以为对方已经入睡,却在泪眼朦胧的那一刻听到另一声啜泣。

  洛枳从地铁口出来的时候已经迟到了。她问了好几个人都指不准路,终于迷迷糊糊找到了一条萧条的大马路,然而跟洛阳约定好的那个什么XX牛排就是连个影子都没有。

  她昨晚手机开机太久,忘记充电,现在屏幕一片漆黑,无法跟洛阳联系。

  才晚上六点多,这条路上却已经很冷清,只是偶尔有几辆出租车穿过,她站在路口,完全不知道应该朝左边走还是右边走,再想问路只能扬手停出租再问了——当然,冒着被扁的危险。记得“真心话大冒险”整人方法之一就是在大街上拦出租车然后问司机几点了。

  掏出硬币抛向空中,正面左转,背面右转。

  一元硬币掉在地上的时候叮叮当当,然后一路朝前滚。她忙追上去,弯腰几次都捞不到,硬币终于岔路口躺倒下来,她呼出一口气,正面。

  然后抬起头,看到左侧人行道上五米开外的一对养眼的情侣,以及他们背后一个小小的橙色招牌,“XX牛排”。

  真是准哪。

  盛淮南和叶展颜站在她面前,显然对于她这个追着硬币杀出来的程咬金的出现十二分意外。

  洛枳第一个反应却是笑出来。并不是见到熟人之后礼貌的条件反射——她只是觉得原来自己这辈子也能遇到这么雷人的桥段,实在太好笑了。不由自主,灵魂漂浮到半空开始扮演上帝视角审视着自己所处的局势。

  “新年快乐。”她发誓这辈子没笑得这么灿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