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笑是笑给别人看的

  “怎么这么高兴?”

  洛枳正在往麻辣锅里面放菠菜,听到询问之后抬起头,一不小心手中的竹筐中所有的菜一股脑都落进锅里,溅了她自己一脸。

  “没事吧?”百丽急忙从桌上把消毒过的毛巾递过去,洛枳接下之后轻轻在脸上按了几下,“没关系,就溅上几滴而已。”

  收拾完毕之后才想起来问对面的顾止烨,“怎么?什么高兴?”

  “说的就是你啊。比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气色好多了,好像心情也不错。”

  洛枳想起那次混乱的新年酒会,笑得有些复杂,一时间许多画面交杂着涌进脑海,碎了一地的玻璃,掀翻的桌子,莫名搭讪的顾止烨,魂不守舍的江百丽,霸道的盛淮南,还有那个荒谬到让她难以生气的谎言。

  所有的画面都是无声的,仿佛强行静音,在喧闹的火锅店背景下,支离破碎恍如隔世。

  她用筷子把麻辣锅中过剩的蔬菜夹到奶白色的骨汤锅里,笑笑说,“可能因为已经考完试了吧,心情当然好。”

  饭吃的有点闷,仅有的对话往往只是,“白菜好好吃”“把剩下的手切羊肉都下进去吧”“青笋赶紧捞出来吧,否则就不脆了”……即使洛枳嘴角不自觉带着笑,因为很想揶揄略微紧张的百丽,可是最终还是保持沉默。毕竟,她从来都不清楚应该怎样做一个乐于穿针引线善意八卦调节气氛的标准闺蜜,何况即使百丽会同意让顾止烨出现在饭桌前,洛枳并不能确定他们究竟熟络到怎样的程度。有时候一句噙着笑意的贼兮兮的询问,可能会给对方带来巨大的尴尬和麻烦。

  最最重要的是,洛枳并不能确定,顾止烨,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个好人”。

  饭吃得有些闷,还好周围喧闹的背景音让沉默显得不是那么尴尬,吃火锅这个行为本身充满了参与感,面对着热气腾腾的水面,三个人还都是很开心的。

  顾止烨几乎没怎么吃,一直在忙着帮她们往火锅中下各种菜品。百丽吃到一半才想起来问对方一句,“你不是说没吃饭吗,怎么不吃?”

  “不是很饿。”

  “那你为什么……”为什么非要过来?她说到一半,停住了,“还是吃点吧,下午会饿的。”

  “也好。”

  百丽从骨汤锅捞出很多青菜,注意到洛枳带着笑意的目光,不好意思地对顾止烨说,“那个,我记得你说不吃辣,对吧?”

  “恩,你还记得啊。”

  洛枳低头笑得更灿烂,感觉到百丽在桌子底下踢了自己一脚,连忙站起身说,“我去洗手间。”

  当她正对着洗手间的镜子笑出十二颗白牙的时候,背后蹿出一个身影狠狠地勒住了她的脖子。

  “你想死是吧?活腻味了是吧?你舍得死我就舍得埋,信不信?”

  透过镜子,洛枳看见自己背后的江百丽脸上那半笑不笑尴尬万分的表情,笑意不断加深,“我死不死不重要,反正我知道你肯定舍不得死。”

  百丽放开她,靠在镜子前叹了口气,“不是你想的那样。”

  洛枳也不再笑,“我什么都没想。只是觉得你紧张的样子挺有趣的而已。”

  百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把碎发拢在耳后,“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子。只不过,洛枳,如果现在跟我们一起吃饭的是周杰伦,我也会脸红的,这跟喜不喜欢没关系,我是说……”

  江百丽还在兀自纠结措辞,洛枳已经了然地笑起来,摸摸她的头,说,“顾叔叔比周杰伦帅,恩。”

  百丽立刻抬头龇牙,洛枳以为她要为周杰伦向自己讨公道,没想到她张牙舞爪地大喊,“什么顾叔叔?他哪有那么老?!”

  洛枳浅笑。喜欢离爱很远。但是,看样子,至少有点喜欢的吧。

  洗手间里负责帮顾客递送擦手纸巾的服务员一直低头抿嘴笑,百丽叫嚣到顶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成了洗手间一景,慌忙拉着洛枳跑出了门。

  顾止烨开车送她们回学校,不出意外地堵在了西直门。

  “西直门的这个桥……”顾止烨说了一半,无奈地笑了起来。

  “听说没有人不抱怨这座桥的。到底为什么啊,建了桥居然比不建还要堵?”百丽身子一歪倒在洛枳身上。

  “听说是因为,这座桥的设计,从空中俯瞰的时候是一个中国结。”洛枳说。

  百丽在心里想象了一下繁复的中国结,噗嗤笑起来,戳了戳洛枳,“喂,当初这座桥是不是中国联通投资的?”

  顾止烨笑起来,洛枳透过正前方的镜子看到这个男人眼角眉梢的暖意,那是盛淮南戈壁他们这些男孩子尚且无法拥有的气度和魅力,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踏实和不安,交织在一起,绵延成他此刻嘴角恰到好处的弧度。

  他坚持要送洛枳和百丽到宿舍楼。路过超市的时候百丽偷偷跟洛枳低估了一句卫生巾用光了就急忙跑进去了,剩下一头雾水的顾止烨和反应慢半拍的洛枳。

  “她去干吗了?”

  “呃……好像是很重要的事情吧。”洛枳嘴角抽筋。

  “百丽真的挺有趣的。”

  洛枳停顿了一下,慢慢地说,“是。很好的女孩子。”

  她有些想念火锅店,因为此刻的沉默太过刺耳。顾止烨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按键声响在耳畔,冬季的阳光初觉温吞,呆站了一会儿就开始从心底暖起来,洛枳打了个哈欠,把头偏向背离顾止烨的那一侧。

  她看到了盛淮南,双手插兜从不远处的校医院走过来,一步步靠近超市门口,然后不经意间瞥见了并肩站在这里的自己和顾止烨。洛枳一路注视着他走近,猛然想起这个地方竟然就是自己第一次鼓起勇气冲过去帮他从跟许日清的纠缠中解围的地方。一走神,就低头苦笑起来。

  盛淮南的眼底写满了诧异,他站住愣了一秒钟,然后恢复了笑容,落落大方地走过来,点点头说,“顾总。”

  然后转头问,“怎么在这儿?”

  声音亲切自然。洛枳早已熟悉了每一次和盛淮南尴尬闹翻或者冷战过后,再次见面,对方都能将场面粉饰得歌舞升平。

  其实自己不也是一样。即使嘴角酸涩下垂,拼了命也会让它上扬到最大弧度,可以关上门咬牙,可以躲起来切齿,人前只能笑。

  有一种人,只会笑给别人看。

  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和他,从来都是同类。只是洛枳承认,盛淮南远比自己纯熟放松——至少是曾经。

  “等人。”洛枳也礼貌地笑,然后不再讲话。

  盛淮南站了半分钟,三个人的沉默远比两个人难熬,他再开口的时候声音略微暗哑,“那我先走了。”

  “再见。”洛枳点头作别。

  “跟我第一次见你们的时候,感觉不大一样了呢。”

  洛枳想起那天告诫自己不要沦为援交女大学生的霸道而孩子气的盛淮南,长叹一口气,偏过头去看到顾止烨脸上高深莫测的笑,然后扭脸继续木然盯着超市人来人往的门口。

  “可能那时候我比较瘦一点。”她淡淡地说。

  顾止烨沉默了一会儿,“好冷。”

  江百丽许久还是没有出来,顾止烨低头点了一颗烟,有些含糊地说,“你好像很戒备我。”

  “我们两个又不交朋友,何必介意呢。”

  “百丽最好的朋友,自然应该是我的朋友。”

  这样的姿态和立场让洛枳心情复杂起来,她低头整理了一下外套的口袋,郑重地说,“尽管我知道这话是废话,但还是要说,请你善待她,哪怕你并不是想要追她。”

  “如果我是呢?”

  “那就更要真心的对她好。我希望你是个好人。”

  “说得好像你根本不相信我是个好人似的。”

  “可能因为我的确不大相信。”

  “凭直觉?”

  洛枳抬头平静地看着他,“就凭第一次见面您搭讪我时候的样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