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她与地坛

  顾止烨很久没说话,仿佛在斟酌用词,不一会儿才轻描淡写地说,“那天可能是个误会。”

  她笑起来,“我是不是误会你了,这点并不重要,因为我自己都不是很了解的事情,自然不会唐突地告诉百丽。但是恐怕,你现在正在误会我。”

  洛枳不是没有想过,她的冷淡和戒备,包括新年酒会时候并不是很愉快的初见,这一切也许都会让顾止烨误会为自己……心里不平衡,吃醋了。然而对她而言,真正重要的是,如果顾止烨的确是个四处狩猎的登徒子,她至少可以再百丽尚未死心塌地之前给他一个警告。

  只不过,当时的新年酒会,即使称不上是美女如云,洛枳和百丽在其中的打扮都毫不起眼,百丽和戈壁陈墨涵的那场闹剧,顾止烨也是从头看到尾,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一开始一个劲儿地搭讪洛枳,之后又追出去结识江百丽的?难道真的是被她们俩所谓的“独特的气质”所吸引?洛枳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怀疑自己一不小心穿越进了言情小说。

  洛枳叹了口气。自己的脑子绝对转不过这个人,想要知道他真实的想法恐怕没可能了,贸然劝诫百丽恐怕适得其反。她仍然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旁观者,即使担心,也只能选择观望。洛枳总是相信,在感情问题上,任何凡人自作聪明的举动永远无法力挽狂澜,反而极有可能推波助澜。

  顾止烨只吸了前半支烟就掐灭了,顺手扔进了身边的垃圾箱。他饶有兴味地看了洛枳半天,才点点头,说,“我懂了。”

  百丽终于走出来,塑料口袋中装满了零食,洛枳猜到她一定是用这些遮掩着最中央的苏菲夜用。

  “你这么着急跑进去,就是为了买吃的?你没吃饱?”顾止烨一脸的难以置信,百丽瞬间窘迫极了,支支吾吾半天,洛枳连忙插嘴,“啊,我想起来了,咱们辅导员让你下午帮她看孩子对吧?”

  百丽把头点的像捣蒜,“对对对,哄孩子,所以买了好多吃的。”

  正当她长出一口气的时候,洛枳却看到顾止烨眼底一丝狡黠的笑意,低头发现,大包的苏菲不知怎么已经挤到乐事薯片的旁边,硕大的logo让睁眼说瞎话的她们俩看起来很蠢。

  洛枳也憋住笑,把手搭在百丽肩膀上把她向前推,说,“走吧,回宿舍。”

  告别顾止烨的时候,洛枳把手揣进外套口袋才感觉到正在震动的手机。洛阳特意打电话来告诉她,由于雪灾,今年的火车票很难买到,比平时更困难,让她不要像往常一样悠哉游哉的,提早准备为好。

  洛枳忽然想起陈静,于是在洛阳询问过自己的期末考试情况之后,没头没脑地问起,“哥,你很爱念慈姐吗?”

  洛阳失笑,“你考试考傻了吧?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回答问题!”她只有在洛阳面前才会撒娇一般佯装发怒。

  “爱,当然爱,爱得要死要活的,我这辈子就爱四个女人,我妈,陈静,你,还有我未来的女儿。”

  洛枳不知道自己心中异样的心慌来自哪里,听到洛阳略带调侃的再正常不过的回应,也无法放下心来。

  “唔,很好。我没事儿了。”她闷闷地说了一句,准备挂电话。

  “……陈静跟你说什么了吗?”

  在洛枳“再见”二字即将脱口的瞬间,洛阳忽然抛出这个问题。看似不经意的语气,却有那么一点点紧张,仿佛有人揪住洛枳的一根头发轻轻地扯了一下。

  洛枳没有说话。百丽早已经扔下她自己跑进房间,只有她自己靠墙站在阴冷空旷的走廊中,呼吸声和心跳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陈静想多了。”洛阳淡淡地说。

  洛枳仍然没有讲话。

  “我只是替她觉得可惜。没有别的意思。小姑娘太鲁莽了,我觉得不值得,就是这样。你们都想太多了。”

  洛枳听的满腹疑惑,但是仍然保持沉默。

  沉默是最好的逼问。

  “好了好了,你也别跟着凑热闹了,女人就是多事儿,小八婆,考完试就好好休息吧,听见没有?”

  洛阳那边是写字间里含糊的对话声,键盘的敲击声,电话铃声,和洛枳这边一片寂静清冷形成鲜明的对比。那样的环境里,的确不适合细细地谈感情。

  洛枳点点头,又想起这样对方也看不见,才连忙说,“哥,其实念慈姐什么都没说,我就是突然想起一个笑话,想学着吓吓你,没想到的确诈出点内容。我需要封口费。”

  洛阳在那边安静了几秒钟,才笑出来,说,“行,这周末一起吃饭吧。”

  合上电话,洛枳才看到两条新信息。

  一个是许日清,告诉她,别忘记明天一起去地坛公园。

  另一个,是盛淮南。

  “你今天气色很好。”

  洛枳按键的声音在走廊里滴滴答答地响,很好听。

  只不过不是回复信息。

  删除短信,删除联系人。她发现自己在按下删除键的时候并没有哪怕一秒钟故作姿态的迟疑和犹豫。

  很干脆。

  虽然眼睛有些酸。

  在校门口见到许日清的时候,洛枳觉得眼前一下子亮了起来。她认识的女孩子中,只有许日清可以把红色穿得这样明艳,这样充满生机。平心而论,洛枳很喜欢许日清,她向来喜欢漂亮的女孩子,何况许日清不仅仅是漂亮而已。

  对方见面就自然亲密地挎上了自己的胳膊,几乎从来都没有跟女生拖着手或者挎着胳膊并肩走的洛枳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放松下来,惬意地享受着对方紧挨着自己而带来的温暖。

  在北京上学接近两年,洛枳都几乎没有什么兴趣在这个繁华而破落的城市里面游玩。然而就在昨天晚上,也许是因为白天盘算着旧书市场的事情,做梦时候竟然回到了语文课堂上面,那个刚来不久一脸青春痘的实习老师正在作汇报课,讲的是史铁生的《我与地坛》节选,启发大家讲讲自己的母亲。梦里,叶展颜正在发言,说着她早逝的妈妈,哭得像个泪人,也把周围的女孩子感染得泪流成河。

  洛枳一直知道,不应该随便鄙视那些煽情的选秀节目里面动不动就说感谢我的母亲然后抿着嘴巴流眼泪的选手们。每个人在大家面前提到自己的父母的时候都会控制不住泪腺上的水闸,这无可厚非,真正让人不齿的,其实是节目制作人的泄洪举动。

  《我与地坛》。洛枳清晰地记得这篇文章,课本上节选了第二章,而她因此去翻找了史铁生的文集把他从早期开始的各类作品看了个遍。

  原本以为这个讲述母亲的故事,以及课堂上彪高的空气湿度会让自己也想起妈妈然后跟着一同流下咸涩的泪水,却没想到,她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是干涸的。小时候的模糊影像渐渐清晰,母亲的剪影仿佛静音的纪录片,被残酷的生活剪辑得毫无感情色彩。

  那时候她趴在课堂上听着大家此起彼伏的哭声,独自想象,那么多的日子里面,史铁生坐在轮椅上面寻找生的意义,逃避人世坐在公园角落,看着眼前的一片倾颓,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在她淡漠地环顾四周,把每一个哭泣的女孩子都审视一番之后,忽然感觉到叶展颜平静的注视。那双美丽的眼睛里面除了平静还是平静,仿佛脸颊上还未擦干的几滴泪水都是一不小心洒出来的珍视明眼药水留下的痕迹。

  当洛枳再次梦到这个场景,才意识到,似乎自己周围一直有着太多深深浅浅的暗影,他们也许连缀成了某种图画,暗示着某种内容——可是她太过专注于自己的世界了,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