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死局

  洛枳帮百丽将硕大的箱子搬到宿舍楼门口,帮她刷卡撑开电子门。

  “一路顺风。”她摆摆手。

  “明天好好考试。还有,提前拜个早年!”百丽笑着说。

  洛枳目送江百丽拖着红色行李箱的单薄背影没入一片晨雾之中。

  这一年的期末考试距离新年很近,所以考试一结束许多学生就立即启程返家。洛枳还要参加最后一门双学位的法律导论考试,所以一直留到现在。她并没有在学院定火车票,每次都是回家前一个星期自己去东门外的订票点买票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买到卧铺票。十几个小时的旅程,还是躺在床上比较舒服。

  然而今年的情况有些不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雪灾的关系,春运的情况比往年更加紧张,订票点悉数告罄,洛枳在送走百丽之后,也不得不一大早赶赴北京站碰运气。

  从地铁口走出来的一刹那,她又有些恍惚。每次来到北京站,她都会觉得胸口处有种不知名的感慨,跟着心脏一起跳动着。站前广场乌泱泱的人群,仿佛是上帝失手泼下的墨迹一般,所有人都面目模糊,却在广场上空蒸腾起一片交织着焦躁恐慌的烟云。洛枳的目光瞥向三五成群紧搂着大包小裹挤坐在灯柱下面的农村女人,视线在她们的头巾和饱经风霜的眼角嘴角打了个结,迅速转开脸。

  也许那种情绪叫做悲悯和无能为力。然而又有什么可悲悯的呢,洛枳自嘲地笑,她和她们,真的有什么本质区别吗?

  她深吸一口气,朝着售票大厅走过去。

  大厅里面倒还算是井然有序,票务信息屏下面大约有十几个窗口,后面排着一列列的队伍。洛枳研究了一下信息屏,赫然发现近几日去R市的车票已然售空。

  碰碰运气吧,她想,于是挑了最短的那列队伍站在了最末尾。

  等了一会儿,发现队伍纹丝不动。她往旁边走了几步,向前面张望,才看到窗口处堵了四五个人,还不时有人晃过来妄图加塞。

  很快队伍中就有躁动的气息。

  洛枳无奈地摇头。规矩是一种最容易被破坏的东西,因为不遵守规矩会带来额外的利益,利益不均又导致因为不公平而产生的愤懑,对于公平的追求恰恰又会打破平衡,最终被踩得一地渣滓的,就是形同虚设的规矩。

  比如现在的状况。

  她嘴角上翘,一脸讥讽地看着姗姗来迟的工作人员在队伍里面进行着调解,已经有四五个人吵了起来。

  “洛枳?”

  她从看热闹的心情中被唤醒,回头时候,赫然看到盛淮南的脸。

  白色羽绒服的挺拔少年,短发清爽笑眼盈盈。

  仿佛是上帝泼墨时候不经意遗留下来的空白,在人潮涌动的售票大厅,有种不真实的光彩。

  洛枳恍然,“好巧。”

  “我刚刚去送团委陆老师的小儿子上火车。今天团委有活动他脱不开身,让孩子自己坐动车又不放心,所以让我来送送他。我们宿舍楼的人都快走光了,就剩下我和张明瑞还要考试。”

  “是这样啊。”

  “对了,我报了新东方的GRE班,每天傍晚的时候开始上课,要一直持续到大年二十九,所以我定了大年三十早上的飞机票,直接飞回家过年。反正是够惨的。”

  “是么。”

  盛淮南被她简单的答复弄得有些无奈,只好继续说话,“刚才本来想直接坐地铁回去补一觉,鬼使神差地想要来售票大厅参观一下春运盛事,结果居然遇见你,好巧。”

  “是啊,好巧。”

  洛枳点点头,忽然看到某个挂着“中止售票”的牌子的窗口处走过一个工作人员,坐到座位上摘下了牌子,她立即跑了过去,把盛淮南扔在了原地。

  圆脸阿姨刚刚在电脑前坐好,就看到了飞奔而至的洛枳。

  “小姑娘,运气不错啊。”

  洛枳笑,心想,运气的确很不错。果然守规矩的好孩子最终会被上天奖励的。

  “去哪儿?”

  “R市,只要不是今明两天,什么时间的都可以。”

  明天考完试,随时都能走。洛枳期待地看着阿姨在键盘上敲了两下。

  “最好能是卧铺。”她不死心地补充了一句。

  “想什么好事儿呢,姑娘,这时候还能有卧铺票,您开玩笑啊?”

  圆脸阿姨摆出啼笑皆非的表情,“硬座都没了,就剩下站票了,要吗?”

  “站票?”

  “站票。”

  “站票……”

  洛枳正在大脑一片空白中,就听见身边有人替她回答,“好的,站票要了,麻烦您。”

  盛淮南乖乖牌的笑容出现在眼前,“尽可能要最晚的那天的票,谢谢您了。”

  他说完就转过来拍拍洛枳的肩膀,“先拿下这张票做后备吧,买最晚的一张,给我点时间帮你问问我爸爸妈妈在北京的朋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D字头Z字头和T字头的车很多都留作了内部票,也许能有办法弄到一张,让我试试。”

  “小伙子,那我可就出票了啊。”阿姨在窗口里面喊。

  “好,谢谢您了!”

  盛淮南掏出钱递进去,顺手接过粉红色的车票,拉起洛枳的手腕离开了窗口。

  洛枳有一瞬间的恍惚。

  然后很快低下头,掏出钱包抽出纸币递给他,“票给我吧,谢谢你。”

  盛淮南没有推辞,接过钱收下,然后问她,“吃早饭了没?一起去肯德基喝杯热可可吧,今天真够冷的。”

  又是这样亲切温和的语气,礼貌疏离的关系,仿佛从来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一样。

  洛枳这才发现,如果他们两个都是站在坐标轴上,假使一开始盛淮南的坐标是1,那么洛枳就是原点0,而且是被用弹力胶布绑在原点上的。无论她朝着他的正方向靠近,或者是背着他的负方向逃离,最终的结果,都还是会被狠狠地拽回原点。

  “不必麻烦了,我会用站票回家的。”

  “你疯了?十几个小时,硬座车厢又冷又挤,你要站回去?你知不知道春运时候的硬座车厢是什么样子?”盛淮南严肃起来,捏着她的手腕微微施力。

  并不是故意为难自己回绝他的好意,毕竟洛枳跟自己没仇,犯不上用站票这种事情较劲儿。她只是觉得恐惧,因为面对他,她还远远没有做到心怀笃定无欲则刚。

  如果说之前的告别行为像是断臂求生,那么这段时间的心如止水也算是给了伤口结痂的时间。然而这一次,她预感到伤口会再一次扯裂,再一次血流成河。她要是再不知死活地靠近,那么下次失去的,恐怕就不只是一只手臂。

  盛淮南睫毛轻颤,“洛枳,你……还在生我的气?”

  “这话听着真耳熟,”她用灿烂的笑意掩盖心底的寒气,“你能不能有点长进?”

  他并不打算跟她在这近乎于一团乱麻的问题上纠缠,而是偏过头,有点不自在地说,“不过有件事,我希望你别介意,我是为你好。你还是应该离那个顾总远一些,这个人在某些方面的口碑……”

  洛枳讶异地张大了眼睛,但是并没有跟他解释那天自己和顾止烨一同出现在超市门口的原因,她低头浅笑,“好,我明白了。”

  带着一种“这个话题适可而止”的拒绝。

  盛淮南突然无奈地叹口气,“洛枳,你知道吗,我倒是希望你能气得满脸通红地对我说,‘我跟谁在一起跟你没关系,你凭什么管我’一类的……”

  洛枳哑然失笑,那样岂不是成了电视剧?

  “我总是觉得,你如果能失控一次,埋怨我几句,或者干脆指责我,不要总那么滴水不漏,也许我就能离你近一些,也许……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一句愤怒的“你凭什么管我”其实带着几分委屈和撒娇的意味,所以就能更亲近,是吗?洛枳在心里画了个圈,抬头明媚地笑。

  “那么为什么是我而不是你呢?”她问。

  “什么?”

  “为什么不是你来抓着我的肩膀气得满脸通红地说,‘你说,你和那个顾总到底什么关系,我不是说过让你离他远点的吗’”她学着他的语气,挑着眉,笑得很讥讽,眼底却有水光闪过。

  “盛淮南,你走向我,远比我走向你要容易得多。”

  她被无形的弹力胶布折腾到无力挣扎的时候,他在做什么?为什么靠近是她,远离是她,而他只是负手站在自己的坐标上,看着她同原点搏斗,最终还要遗憾地说,很抱歉,你好像用错了方法。

  “也许我们都顾虑太多,不够勇敢……”盛淮南的眼神空茫,不知道在看什么。

  洛枳干脆笑出了声。

  “‘我们’是谁?”

  洛枳自觉声音都有了几分颤抖,她竟然真的有点失控。

  “即使跟着你的背影沉默多年,但是我从来都比你勇敢,当你在游乐场糊里糊涂牵我的手的时候,我握得比你还坚定还用力,我没有犹豫过,也没有懦弱过。许多年前我应该沉默的时候,我沉默了;当我想要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努力了;当我想要放手的时候,我同样,不会纠缠。”

  洛枳把车票放进钱包,掉头离开,却猛地被拉进一个怀抱中。

  碧浪洗衣粉熟悉的香气包围着她,她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在抖。

  “我都知道。”盛淮南的声音响在左耳边,亲近得有些不真实。

  你不知道。

  “我知道你沉默很多年。”

  你不知道。

  “我看得见你的努力。”

  但你不懂。

  “不过你没资格放手。”

  洛枳想要脱离他的怀抱反驳,却被禁锢得更紧。

  “当初是你招惹我的。”

  盛淮南语气微凉,却坚定异常。

  “所以你要负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