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可逃

  余周周坐在林杨家的沙发上,呆呆地看着林杨妈妈在她眼前放下白色的医药箱,拿出医用棉花撕扯成小块儿备用。  “谢谢阿姨。”她轻声说。  “忍着点儿,可能有点疼。”棉花浸了酒,敷在破皮的伤口上的时候,余周周仿佛像是触电了一样,从头发梢到脚趾尖都颤抖了一遍。  “活该!”  重新换了天蓝色T恤的林杨出现在客厅门口,看到余周周左手手掌和膝盖上涂满了红药水十二分狼狈的样子,却依然恶狠狠地瞪着她。  林杨爸爸朝余周周抱歉地笑笑,然后低头严肃地压低了声音说,“杨杨,胡说什么?怎么那么没礼貌?!”  余周周忽然想,如果说这话的是乔哥哥,恐怕早就被大舅一掌拍倒吐血不止了吧?这个叔叔真是温柔,就像是……就像是陈桉。  总之,和自己周围的所有人都不属于一个世界。  她从进门的那一刻就一直遵循着妈妈一直以来的教导,绝不四处乱看,可是仍然能感觉到林杨家里的“高档”——并不像陈桉家里一样奢华,只是简洁明快而已,但是空气中漂浮着的水果清香和衣物柔顺剂的味道交织在一起,那是一种称得上是温馨的味道。  余周周抬头朝温柔儒雅的林杨爸爸微笑了一下,乖巧地说,“是我不好,对不起。”  这句话让站在一旁的林杨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装的,这个家伙肯定是装的!  他动动嘴巴不知道想说点什么回敬她,然而一旦看到余周周略低下头盯着白色木桌上的马克杯微笑的样子,心里忽然像是被一片温柔的羽毛拂过一样。  罢了罢了,这次饶了她。  他并不知道,余周周盯着桌子上画着唐老鸭的马克杯,心里一直在腹诽,凭什么他家里这么大凭什么他爸爸这么温柔这么英俊这么优雅,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余周周兀自伤神,那股名叫“温馨”的香气一阵阵侵袭着她强装镇定的神经,她必须低头盯着马克杯,否则她会哭的。  所以你才是活该呢,活该被我用饭盒砸。  余周周心想,姑且算是替天行道。  他们重新坐上林杨家的车,朝着学校的方向开过去。林杨妈妈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叹口气,“这么一折腾,升旗仪式也就结束了。”  余周周再次局促地低下头去,“对不起。”  林杨妈妈回过头,笑笑,“没事,腿还疼不疼?”  她摇摇头,眼泪差点就掉下来,感情正在喷薄酝酿中,却突然被旁边的林杨狠狠扯住了袖子,她侧过脸看到他恶狠狠的表情,诧异地等待了一会儿,没想到他只是凶巴巴地说——“我才不想参加什么升旗仪式呢,切。”  呃?余周周愣愣地看着他。  正在开车的林杨爸爸无声地笑了起来。自己家的宝贝儿子怎么变得这么别扭了?连安慰别人都这么别扭。  林杨妈妈却微皱眉头,有些担忧地叹了口气。  刚刚和林杨的班主任打过招呼了,缺席升旗仪式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毕竟是开学第一天,有些可惜。原本打算把小姑娘送到保健室去之后就赶紧带着林杨回家换衣服,然而医务室的老师却还没有上班。自己家小祖宗的叫嚷着要把这个“无家可归”的小姑娘也带回去顺便上药——她不是不犹豫的,这个余周周的家长不在身边,他们贸然将孩子带走,毕竟是不妥的。  小姑娘余周周看起来也是很敏感懂事的孩子,发现他们的顾虑,就说自己的伤口没关系不用急着上药,一再道歉,又劝他们赶紧带着林杨回家换衣服。  结果没想到,自家儿子突然大声地冒出一句,“你又想跑?没门,你把我衣服弄脏了,你得对我负责,跟我回家!”  林杨妈妈想到这里,不由得再次回头打量后座上正在被自己儿子騷扰的小姑娘,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  “对了你是哪个班的?”林杨瞪着圆圆的眼睛,带着一脸期待的表情问。  余周周哑然,如果说自己忘记了,肯定会被这个家伙笑话的吧?于是她摆出不耐烦的表情说,“不告诉你。”  林杨却笑得有些陰险,“哈,其实你忘了,我知道。”  余周周攥紧了小拳头,抬眼看了看坐在前排的林杨父母,心想,我忍,我忍,君子报仇,好几年都不晚。  “我是一班的,你也是一班的吧?”  “不是。”  “瞎说,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哪个班的。”  “我虽然……我虽然不知道,但是我记得不是一班也不是二班。”  林杨咬着嘴唇,好像被人拔了电源线一样安分地坐好不再说话。  林杨的家距离学校其实很近,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到了学校后门。升旗仪式还没有结束,国旗升上去了,但是学生和老师还都在后操场上站着聆听德育主任的讲话,之后值周生还要宣布新的卫生纪律评比标准……  教导主任远远看见了他们,笑着迎了过来。余周周安然站在一边,看着他们寒暄。林杨妈妈一把将林杨推到主任面前,几个人边说边笑,貌似主任在担保一定照顾好林杨。  他们都笑得很假很僵硬,余周周歪着脑袋想。  记得妈妈说,笑容这个东西永远是展示给对自己有用的人看的。所以,看主任笑得那么卖力,可见林杨的爸爸妈妈一定是很有用的人吧?  而对林杨来说,主任显然不是一个很有用的人——因为林杨连笑都不笑,甚至有点不耐烦。主任回头喊了一声,小张,来来来,这是你们班的新学生。  于是另一张微笑的假面具迎风飘了过来。  林杨却在这时候指着余周周仰头对主任说,“老师,她是哪个班的?”  主任好像这时候才看到余周周,楞了一下,问,“孩子你叫什么?”  “余周周。”  主任长出一口气,又转过身,“小于,你们班丢了的那个学生在这儿呢!”  余周周大窘,讷讷地看着一个穿着深灰色正装的年轻女人朝自己走过来,她朝主任点点头,却并没有像余周周想象的一样牵起自己的手或者蹲下身子问一句“小朋友你怎么受伤了啊”……这个于老师什么都没有问,也不笑,只是声音平平地说了一句,“跟我走吧。”  余周周正要跟上去,突然余光看到林杨惊慌的脸。那些大人们还在其乐融融地笑着,被围在中间的主角却扭着头执拗地看着她。余周周忽然感觉到心底很柔软。所有人都拿她当空气,只有他好像眼里只有她一个人似的。  她仰头,用最乖巧甜美的声音问,“于老师,我是哪个班级的?对不起我忘记了。”  于老师冷冰冰的脸上渗出了一丝笑意,低头看了她一眼,“七班。”  一年级一共七个班,他在头,她在尾。  余周周立刻转过头,看到林杨一副要从大人环绕中突围的架势,一脸“妖怪哪里逃”的急躁。她不由得笑起来,大声说,“我是七班的!”  大人们被她清凌凌的喊声吓了一跳,都不再交谈,略带诧异地齐刷刷看向她。  余周周“腾”地脸红了,扭过头追上于老师的步伐落荒而逃。  只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带着喜悦却仍然别别扭扭的,“哈,我知道了。看你这回往哪儿跑!”  余周周那时候对于林杨的嚣张很是不屑。也许因为她彼时并不明白,命中注定的人,的确是无处可逃的。  一个老师走过来在主任和班主任小张老师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她们两个就朝林杨父母笑笑说,“稍等,张老师班里有点事,我去接个电话马上回来。”  老师一走开,林杨就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林杨爸爸把手放在他毛茸茸脑袋上,笑着问,“就那么不耐烦?到学校了可就和家里还有幼儿园的时候不一样了,你得规规矩矩的,好好听话!”  林杨点点头,突然听到背后又尖又肉麻的喊声,“呀,爱兰,我就说今天肯定能碰见你们嘛。”  林杨在心里哀号一声,迎面走过来的两个女人,一个是凌翔茜妈妈,一个是蒋川妈妈。  他最受不了的两个人的妈妈。  “我刚才还和蒋川妈妈说呢,把一班的队伍从头到尾看了好几遍也没找到你们,怎么才来啊?”两个女人和自己的妈妈凑到一起就开始叽叽喳喳,林杨抬头,看到连爸爸的嘴角都有点抽搐。  林杨妈妈叹口气,看了他一眼,“我们家宝贝儿子缠上一个小美女。”  另两位妈妈闻言笑起来,咯咯咯,咯咯咯,仿佛两只下不出蛋的母鸡。就是这种笑声,最让他想要咬人的笑声。  林杨妈妈简单讲了一下早上发生的事情的来龙去脉,凌翔茜妈妈惊讶地掩住了嘴巴,“谁家小孩儿啊这么不小心,杨杨没被砸坏吧?真是的,怎么这么冒冒失失的!”  林杨抬头剜了她一眼,要你管。  蒋川妈妈反而笑得很诡异,“我告诉你,小男孩儿都这样,我家蒋川也是,见到好看的小姑娘就走不动道了,今天粘这个,明天粘那个,谁好看就赖着谁。”  三个妈妈又开始一齐诡异地笑起来。林杨低头轻声嘟囔一句,切,谁跟蒋川一样啊!  一直沉默的林杨爸爸蹲下身子问他,“你刚才说什么?”  他很认真地看着父亲的眼睛说,“我跟蒋川才不一样呢。”  “哦?哪里不一样?”  林杨想了想,声音稚气却百分之百地郑重,“男人必须要专一。”  林杨父亲大笑起来,一把将他搂进怀里。  “恩,好儿子,说的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