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甲

  “就是这样,恩,你觉得哪个英雄比较好?”
  “……女英雄吧?”
  余周周仰头想了半天,才把那句“女英雄我只知道一个‘请赐给我力量吧,我是希瑞’”咽回了肚子里。“女英雄,都有谁?”
  林杨也仰起头,冥思苦想了半天,“我只能想起来两个,一个是江姐,一个是赵一曼,还有一个我记不清楚了,忘了是秋瑾还是秋凛还是秋……”
  “那就江姐和赵一曼吧,反正我都不知道。”
  林杨从口袋掏出一枚金色的五角硬币,“正面江姐,背面赵一曼。”说完就朝天空中一抛,让它迎着夕陽翻滚了好一阵子,才落回手心。
  “背面。赵一曼。”
  余周周点点头,就这样决定了自己的参赛人选。
  从那天的数学课之后,于老师越来越喜欢让余周周站起来发言,她也渐渐开始乐于在课堂上举手,甚至有时候,余周周能和小燕子一起领着大家朗读课文,她读一句,大家跟一句,就像在电视上看到的私塾老先生领着一群书生“子曰”“子曰”的一样。
  祸事降临总让人有本能的预感,可是好事却永远悄然无声。她上完体活课提前回到班级门口,就刚好看见于老师和大队辅导员李老师以及小燕子一起站在门口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余周周低头溜进去,却被于老师喊住了。
  “正好,你看这个学生怎么样?余周周,你过来!”
  她走过去,就看到那位一直在一年级新入队小学生们心里是教主级别人物的大队辅导员老师用一种菜市场审视土豆的目光盯着她上下打量,末了才淡淡地说,“小模样长得真不错,找篇课文念念试试。”
  于是余周周跑进屋里拿了一本语文书,站到门口不明就里地给大队辅导员念起来。念完后抬起头带着些期待地看着大队辅导员,然而大队辅导员好像根本没有仔细听她在念什么。
  “过来吧,到大队部来一趟,带着你的语文书。”
  余周周进屋的时候才发现屋子里还有六个小朋友,其中三个不认识,另外三个是余婷婷,林杨,还有一个看着面熟。
  想了想,才回忆起来,是省政府幼儿园的那个撕挂历纸的女孩子。
  原来,全省“康华制药杯”少年儿童故事大赛即将开赛,学校要选送一个一年级小朋友参加儿童组,三个五年级的参加少年组。现在屋子里的六个人,都是一年级候选人。
  在大队部里面大家都像木头人一样紧张兮兮的,余婷婷也小眼睛滴溜溜乱转大气不敢出。屋子里面有长长的沙发,可是大家都抱紧语文书站着,只有林杨自己大喇喇地坐在沙发尾端。看到余周周的时候他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就笑起来伸手招呼她过来。
  “周周一起坐吧!”
  余周周觉得突然射过来的几道目光让自己的头发都要立起来了,她沉重而无奈地朝着林杨摇头。
  读课文,一个接一个。面对眼前的机会,大家都把课文当成自己亲妈来读,每个字都拖长了音,尾音还发颤上扬,声情并茂,充沛得都要捏出水来了。轮到余婷婷的时候,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表情丰富到了狰狞的地步。
  余周周却突然很想笑,她低着头,装作温习课文的样子,用语文书挡住脸,但是眼睛已经弯成了初五的月亮。抬头时候,却发现林杨也在笑——不过好像是笑她。
  第五个轮到林杨。
  他站起身,抱着语文书,声音不大不小,仍然是小男孩稚嫩却清冽的嗓音。林杨难得再次像是在入队仪式上带领宣誓一样正经,他态度端正,读得却很放松,语速适中,像是平常说话一样,毫不造作。
  余周周歪头看着他笑。
  恩,读课文其实就应该这个样子吧,林杨读得的确比他们都好。
  最后一个是余周周。林杨并不清楚余周周其实已经“翻身”了,他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惨遭老师撕作业本拼音考40分然后被值周生抓住的时候噼啪落泪的小姑娘上。
  余周周这一次选择了另一篇一点都不优美的课文,学着林杨的样子,声音轻松,语气自然。
  “小山羊和小鸡做朋友。小鸡请小山羊吃小虫。小山羊说:“谢谢你!我不吃小虫。”
  小山羊和小猫做朋友。小猫请小山羊吃鱼。小山羊说:“谢谢你!我不吃鱼。”
  小山羊和小狗做朋友。小狗请小山羊吃骨头。小山羊说:“谢谢你!我不吃骨头。”
  小山羊和小牛做朋友。小牛请小山羊吃青草。小山羊说:“谢谢你!”
  小山羊和小牛一同吃青草。”
  小山羊找朋友。世界上只有同类才能够做朋友,志不同道不合的人往往只能在某个猎奇的时间段里做一阵子开心的同伴。被时间的洪水淘过,最终仍然堆在一起的,一定是同样材质的小石头。余周周自然说不出这些感受,她选择这篇课文的原因也并不是很明确。甚至她根本不知道“欣赏”的含义,但是,她觉得她和林杨,是互相欣赏互相了解的。
  曾经和奔奔“相依为命”,像两只啄着小米的幼鸟,但是现在好像遇到了另一只幼鸟,并且才发现,原来她不光可以吃小米,也可以吃虫子。
  其实,尽管和林杨认识了近两个月,余周周心里,林杨始终还是个“熟人”而已,一个有爸爸妈妈的宠爱、老师的器重、无比幸福的熟人甲,站在舞台灯光下领着大家宣誓的出众的熟人甲。
  奔奔是奔奔,是不可取代的亲人,是可以随口对他说出“我没有爸爸”“他和妈妈吵架时候扔东西差点砸到我的头”这样的亲人。
  而熟人……自然只是熟人,即使她每天听他在耳边讲笑话,怪叫,被他揪住马尾辫,和他斗嘴……余周周心里面想的事情,从来不会告诉他。
  比如李晓智也是熟人。
  但是就在这一刻,余周周觉得自己距离林杨很近,好像整个学校几百名一年级小学生里面,只有他们距离最近。奔奔了解余周周,是因为她愿意告诉他一切。而林杨和余周周了解彼此,却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
  大队辅导员并没有当场决定什么。余周周回到班级,两节课之后,于老师找到她,说,她被选上了,初赛在一周后的星期三,内容是抗日英雄的五分钟小故事。故事内容让家长写底稿,然后给大队辅导员过目修改。
  放学路上再见到林杨的时候,她有一点点不好意思,可是林杨好像丝毫没有因为落选而沮丧,反而兴致勃勃地帮她参谋应该讲述哪个英雄人物的故事。
  “所以你知道赵一曼是谁吗?”
  “……不知道。”余周周摇头。
  “故事必须要你自己写吗?”
  “当然不是,是要家长写的。不过我妈妈肯定没有时间给我写。”
  “那让你爸爸写呗。”
  下午刚刚在余周周心里形成的平整如新的“知己”牌小镜面上产生了一丝细微的裂痕。
  好像再怎么欣赏,有些事情,还是不能放在林杨浑身散发的正午陽光下曝晒。
  余周周仰头,假装是被风吹迷了眼睛,揉了揉,才想到回答的办法。
  “连外婆最近都忙着老年大学的事情,肯定没有时间。”
  “连”外婆“都”,她已经学会了小小的语言游戏,不想撒谎,那就巧妙绕开。
  林杨沉默了,过了几秒钟,突然又笑起来,“对了,让我妈想办法。她在省政府政策研究室,手底下有好多会写文章的人,他们肯定能写好英雄故事!你等着吧,我回家求我妈妈!”
  “真的可以吗?”
  “五分钟是吧?我知道了,放心,肯定没问题!”
  余周周心里的大石头放了下来,她轻轻地松了口气,然后笑得很甜,认真地说,“林杨,谢谢你。”
  谢谢你一直对我这么好。
  晚上林杨晃着妈妈的胳膊把事情颠三倒四地叙述完,林杨妈妈看到自家儿子泼皮无赖的样子,无奈地点了点头。
  手底下有好几个大学生,查点资料写个小学生能讲出来的五分钟抗日英雄小故事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林杨欢呼雀跃地跑到客厅看电视,林杨妈妈叹了口气,对着假装坐在桌前看晚报实际上却在偷笑的丈夫说,“你儿子,现在就知道支使我帮他讨好女生了。真是谁的儿子像谁,这种事不学就会!”
  林杨爸爸放下报纸,走过去从后背抱住妻子,笑得很温暖。
  “最好能像我一样有福气,娶个好老婆。”
  林杨妈妈再次叹气,果然,有其子必有其父。
  林杨坐在客厅津津有味地看着《三眼神童》写乐小朋友的故事。其实今天,大队辅导员先找到了林杨,告诉他,入选的是他。本来这个机会属于小燕子,可是小燕子省台活动很忙,婉拒了。7班的于老师不希望这个机会落到别班头上,所以又推荐了余周周。大队辅导员自然希望找到一个既有背景但又不草包丢脸的人选——没有人比林杨更合适。
  可是林杨告诉李老师,“我不想参加,反正我不想参加。”
  好像笃定只要自己退出,机会就是余周周的。
  林杨小朋友何其天真。如果大队辅导员一心找一个有权势的家庭的孩子,那么即使林杨任性退出,那么那个人可能是凌翔茜,可能是很多人,但是绝不会是余周周。
  幸好大队辅导员懒得再折腾,就选择了课文读得很自然的余周周。
  幸好。
  否则就是一场“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他的一切都这么完美这么幸福,连偶尔一次天真的成全,都能侥幸成功。
  林杨浑然不觉,只是坐在沙发上,跟着动画片,笑得前仰后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