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余周周几乎是朝气球扑了过去。
  或者从林杨的角度来看,是朝他扑了过来。
  “谢谢!”她抱着气球,笑容灿烂,眼睛眯得让林杨怀疑她还能不能看清自己。刚才有些莫名郁结的心情渐渐陰转晴,他咧嘴笑起来,然后突然收起,连忙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把手插在裤兜里耍酷地冷着脸撇嘴。
  “切,至于吗?”
  余周周认真点头,“至于。”
  在想要微笑的时候保持满不在乎的样子实在很艰难,所以林杨拽拽妈妈的袖子,说,“妈妈,我饿了,中午我们和周周一起吃饭吧。”
  林杨妈妈在一旁观察着自家儿子丰富细微的面部表情变化,终于忍不住噗嗤笑起来,“周周,你爸爸妈妈没来看你的比赛,那你中午怎么办,自己回家吗?这附 近这么多车,多危险啊。跟我们一起去吃饭然后让林杨爸爸开车送你回家吧,反正咱们顺路对吧,”说着低头看了一眼她家那个扯谎说要自主自立独自回家的小祖 宗,“怎么样,周周?”
  余周周还没来得及回答,那边老师就大声喊,“师大附小的余周周?余周周?过来排队!”
  “先过去吧,一会儿再说。”林杨妈妈拉拉她的小辫子,帮她顺了顺额前的刘海。
  “林杨,你先帮我拿着气球——一会儿要还给我哦!”
  “知道了,真啰嗦。”林杨一脸不耐烦嘟囔着接过气球,却在余周周转身离开的那一刹那低头绽放出一脸傻兮兮的笑。
  林杨和爸爸妈妈一起挤到舞台附近,在音乐声中,从优秀奖的选手开始依次上台,从评委和颁奖嘉宾手里接过证书和奖品,然后台下一片闪光灯,许多家长都对着自己家的小孩子喊,“把证书举起来,对,往左边一点,看这里,笑!”
  林杨忽然很担心,一会儿余周周怎么办?
  没有人会朝她喊“看这里,笑!”
  他神情有些黯然,却突然感觉到爸爸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林杨侧过脸仰起头,才发现,爸爸从包里掏出了一只傻瓜相机。
  “爸爸,你带了相机?”他兴奋地大叫。
  “对啊,这种场合怎么能不照相留念呢?傻儿子,光叫着要来看比赛,都不知道做点准备,唉。”
  林杨父母相视一笑,然而林杨的妈妈笑着笑着,眉间就浮上了一丝疑惑和隐忧。她抬头去看台上,无论最终结果如何,今天所有的孩子都抱着证书笑得灿烂看着 某个方向等待自己的爸爸妈妈按下快门,但是那个余周周,会不会孤零零地抱着奖状和奖杯,像她讲故事的时候一样,目光飘渺地盯着远离人群的某一点?
  一个见到她之后,会就自己帮忙写稿而礼貌答谢的,才7岁的小孩子。在外人面前,林杨自然也是很大方有礼貌的孩子,但是这种事情,肯定也需要自己在背后提点一句,才会想起来致谢,而余周周,在第一眼看见自己的时候,毫不惊诧,落落大方。
  怎么看都不可能是自己猜测的那种不正经的人家的孩子。
  但是,也太正经了吧?
  林杨妈妈长叹一口气,她刚刚结束了胡思乱想,就听到主持人说,“让我们再次用掌声,祝贺获得一等奖的选手!”
  哗啦哗啦的掌声响起来,主持人再次笑容满面地引导着最后的两名特等奖得奖者走到舞台上。余周周安然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微笑,一种小孩子脸上不应该出现的矜持笑容,并不是很灿烂,至少远不如刚才在后台抱着气球那么灿烂。
  从余周周接过一位老爷爷手里的大奖杯的那一刻开始,林杨的爸爸就一直在按动着快门。围观的其他家长也对她颇有好感,所以一时闪光灯大作,丝毫不比刚才逊色。林杨妈妈低头看到自己儿子笑得比得奖的余周周还灿烂,一排小白牙在闪光灯下盈盈发光。
  林杨却在回头的时候不经意看到了刚才在后台和余周周说话的少年,他也拿着相机,按动着快门,被相机遮住了大半侧脸,但是能看到嘴角微微上翘的弧线。
  林杨刚才被余周周笑容浇灭的小火苗再次燎原,他突然大叫起来,“爸,快,使劲儿照!”
  林杨爸爸哭笑不得,“傻儿子,按快门还能使多大劲儿?”
  总之……总之……林杨在心里总之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只能再次扭头去看那个比自己高出许多的少年——他居然还背着小提琴——我林杨还会弹钢琴呢!
  小豆丁林杨从来没有仔细思考过自己心里乱七八糟的怒火究竟来自哪里,竟然让他变得像一只炸了毛的折耳猫。也许只是小孩子的独占欲,也许是少年身上的气质让他有隐隐的自卑……
  也许是因为余周周叫他陈桉。不是陈桉哥哥,是陈桉。
  再多的也许,都没有意义,最终只爆发成了一句“余周周,看这里,把证书举起来,笑!”
  周围有许多家长善意地笑了起来,林杨父母被儿子煞到了,愣了两秒钟就哭笑不得地捂住了自己儿子的嘴巴,台上的余周周终于不再挂着一脸做梦般的浅笑,她清晰地看过来,投给了林杨一个“我鄙视你”的眼神。
  然后,真的举起了证书,看着林杨爸爸的镜头,笑眼眯眯,嘴角上扬,灿烂得仿佛两弯新月照耀着三千桃花,灼灼其华。
  ……
  余周周婉拒了和林杨妈妈提出的一起吃饭的邀请,她把大奖杯和证书还有那一大盒康华药业提供的补钙营养口服液一起装进工作人员给她的大口袋里面,用右手拎着,左手牵着那只鲜红的气球,然后跟着等在少年宫正门口的大舅一起走了。
  转身挥别林杨一家,余周周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一步步慢慢地走,好像每走一步,脚下就能开出一朵花。
  回家后,她把红气球小心地挂在窗子的插销上,小心地抚摸了两下,氢气球一跳一跳,连着那根细线,仿佛一只尾巴长长的小老鼠。余周周坐在床上,安静地回 味着刚才领奖时候的闪光灯,人们的掌声,还有给自己颁奖的那位谷爷爷终于绽开了一脸温和的笑容,把奖状和奖杯递到她手上,轻轻拍着她的头说,“加油,胡编 乱造的小姑娘。”
  她一遍遍在脑海中回放着这一幕,心底酸甜。
  ……
  周一早上去学校的时候,同学们对待她的态度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只是余周周自己知道,她已经不再是一滴面目模糊的水。
  升旗仪式结束前,值周生总结了上一周的纪律卫生评比情况,然后,主任宣布了两件事。
  第一件是,一年级学生的校服已经运到了,各班中午派人去二楼后勤领取。
  第二件是,祝贺余周周小朋友获得全省故事大王称号。
  周围霎时投射过来的目光让余周周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比较好。
  手足无措,甜蜜的手足无措。
  她看到林杨灿烂的笑容,然后抬头回了他一个笑容。
  然后听见站在自己身后的徐艳艳声音不大不小地说,“我看见了。”
  余周周一愣,不觉忘记了规定,回过头去问,“什么?”
  徐艳艳面无表情,“你妈妈,给老师送礼。我看见了。所以于老师才让你带领大家读课文的。”
  “你胡说。”
  “切,回家问你妈去。”
  余周周转过头,这段淹没在掌声中的对话让她懵住了。
  送礼——被表扬——读课文——得到讲故事的机会……
  她以为一切都是她自己努力得来的。她以为是上帝吹了一口气送她站上最高的舞台。
  其实,送她上青云的,根本不是自然风。
  余周周茫然地看着林杨的笑脸,脑海一片空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