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

  林杨妈妈和善地微笑着,眼睛却盯着林杨手里的礼物,好像在等待他们两个中间的某一位作出解释。
  林杨还在盘算应该从何说起,余周周已经微笑起来,朝林杨妈妈和爸爸认真地鞠了一躬:“叔叔阿姨好。”
  然后转过脸对林杨说,“你爸爸妈妈找你有事吧,我去找同学了,再见。”
  林杨愣愣地看着余周周礼貌地向自己的父母道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深灰色的身影已经一溜烟跑开了。他说不清这种感觉,好像余周周突然变身了一样,这个女生还站在自己身边,但是却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余周周走掉后,林杨妈妈不再笑,审视的目光把林杨和他的苹果从头到脚扫描了好几遍,几乎把玻璃苹果看出裂痕来,欲言又止,最后只是看了看自己的丈夫。
  林杨爸爸却没有回应她的求助,温柔地拍拍儿子的头说,“爸爸单位的陈奶奶病危了,咱们一起去医院看看吧,你小时候有段时间寄放在陈奶奶家,她一直很疼你,跟我们一起去看看她吧。”
  林杨点点头,“那一会儿还回学校吗?”
  “不回了,我跟你们小张老师请假了。”
  “那我去教室拿书包。”
  “去吧。”
  林杨如释重负地跑进教学楼,一溜烟不见了,呼吸吞吐着白气,好像一列小火车。
  林杨妈妈责备地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
  “杨杨越来越滑头了,你刚才不趁机问他个措手不及,他过一会儿肯定给你胡编个理由。”
  林杨爸爸笑了,低头摸摸鼻子——每次妻子用这种口气说话,他都会有这种表现,乍一看竟然有些像高中生。
  “你想让我问他什么?”
  “问……”林杨妈妈顿了顿,叹口气。
  的确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问——否则她刚才就不会示意让丈夫开口了。
  余周周这个名字从记忆里消失很久了。四年前儿子的小玩伴,一段被他们“策略性”地中止了的幼稚友情。林杨妈妈后来每每看到林杨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玩得 开开心心茁壮成长的样子总会觉得很庆幸,他们用最直接又最委婉的方式解决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林杨妈妈觉得丈夫说的很对,小孩子的所谓交情是很容易被掐 断的——他们一直坚持接送林杨整整一年,但是其实,从第一个星期开始林杨就再也没提过余周周的名字。
  是她把问题想复杂了。一切都顺利得难以想象。
  直到刚才在小张老师指引下来到了后操场,满操场的小孩子穿着鲜艳的冬衣跑跳追逐,他们搜寻了半天,竟然就在围墙附近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和一个小姑娘 说着话,急不可耐地拆着包装纸,把一个玻璃苹果在手中来回把玩,而且,说话时候的眉眼飞扬,表情格外生动,生动到了有点喜怒无常的地步。
  好像是跟其他小孩子在一起时候从来没有过的状态——和其他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林杨像个总指挥小大人,而抱着苹果的时候,他看起来却只是个耍无赖的小孩。
  而且,非常无赖。
  林杨的妈妈站在一旁看得有些发呆,那种表情似曾相识,但又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儿子的每一点琐碎都是顶顶重要的大事。
  所以当林杨妈妈绕到一旁,看到那个女孩子有些熟悉的侧脸时,她觉得自己有种被捉弄的感觉,哭笑不得。
  原来他们一直都没有断了往来。
  她的宝贝儿子居然瞒了她四年多。
  林杨妈妈心里轻轻嘀咕着“以后长大了可怎么了得”,然而却不知道自己的愤怒不满并不仅仅来源于儿子的撒谎。
  当林杨背着书包跑下楼的时候,林杨妈妈动动嘴唇,把话咽了下去,可是疑惑梗在喉咙口,在他们把车门关上的瞬间,随着车子打不着火发出的吭哧吭哧的声音一齐犹犹豫豫地问了出来。
  “杨杨,你以前不是说跟周周……跟周周都不在一起玩了吗?”
  忘了是二年级还是一年级的尾巴,她突然想起这个小大人一样讲故事的小姑娘,于是试探性地问过林杨他是否还和周周一起玩,在学校是不是经常能见到等等。
  林杨的表现很正常,极为轻描淡写,甚至像个早熟的小老头一样语带沧桑地说,“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早就不在一起玩了,见都见不到。”
  很决绝的语气,让人很难怀疑。
  林杨妈妈现在回想起来,越来越心寒。
  独自坐在后排的林杨却没想到妈妈问的不是苹果而是周周。
  他不知道自己妈妈已经坚定地认为,余周周和她送的苹果一样可怕,仿佛林杨就是那个白痴的白雪公主,而巫婆已经带着毒得发紫的苹果找上门来了。
  何况林杨这个白雪公主是非不分,还是个撒谎
  林杨一下子放松下来,笑嘻嘻地说,“周周啊,原来的确不在一起玩了,现在又好了啊!”
  又好了啊。结尾的那个“啊”,轻快上扬,带着一种毫不做作毫不掩饰的喜悦。
  林杨妈妈反而被噎住了。她瞻前顾后的各种考虑在林杨的回答下都变成了透明——的确,他们从来没有明确说过,至少没有明确地像蒋川或者凌翔茜的父母一样叮嘱孩子说不要和与周周一起玩。所以林杨这样解释,她反倒无话可说。
  林杨再接再厉,“而且,以前关系不好,不代表不能重来啊!”
  这个“啊”比刚才的还要翘尾巴,都甩上了天。
  林杨妈妈深吸一口气,“你妈妈我要是和那个余周周一齐掉河里,你救谁?”
  一直沉默地林杨爸爸扑哧笑出来,一个急刹车,三口人一齐向前冲,坐在后排的林杨没有安全带,几乎冲到前排来。
  他挣扎着坐起来,认真地看着他的妈妈。
  “妈,你真幼稚。”
  林杨爸爸大笑着重新打火起车。
  -----------------------------------------------------------------------
  林杨正坐在车里安然对着车窗哈气,另一边的余周周却正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煎熬。
  刚刚指着余周周挤眉弄眼窃窃私语的那群一班女生在下课铃打响之后纷纷走回教学楼去上课,上一秒才和大家一起和和乐乐地八卦着的凌翔茜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周周的背后,语气复杂地说,“我妈妈说,让我离你远点。”
  余周周并没有停下步伐,只是微微一笑。
  “所以你应该听你妈妈的话。”
  凌翔茜先是愣了一下,想了两秒钟才明白了余周周话里的含义,她不甘心地追上来,继续说,“我妈妈说你不是正经人家的小孩。”
  余周周仍然没有停步。
  “你妈妈真幼稚。”
  凌翔茜这次不需要思考这句话的含义了,她尖叫着冲上来,一把揪下了余周周的帽子,浅灰色的绒线帽在她手里拉扯变形,余周周站在原地,和许许多多比尖叫声引来的围观者一起,看她使劲儿地朝着帽子泄愤。
  “茜茜你怎么了?”有个胆大的女孩已经冲过去拦住了凌翔茜。
  “她骂我妈妈!”凌翔茜用食指狠狠地指着余周周,另一只手把帽子扔到地下用脚使劲儿地跺,一边跺着一边时不时抬眼睛观察周周的反应。
  余周周还是笑,仿佛这辈子没有第二个表情可以摆出来。
  “所以你扯我帽子啊,咱们扯平了。”
  凌翔茜愣住了,脚还踩在绒线帽上,但是因为鞋底的积雪都是干净的,所以帽子根本没有脏。
  “你说什么?”
  “我说咱们扯平了。不过我的帽子,我不要了。你的妈妈……你看着办。”
  她背着手转身离开,被绒线帽的静电带起的几根碎发还骄傲地立着。
  留下背后一堆呆傻状的观众。
  余周周脸上的微笑直到无人处的水房还没有放下来,她对着脏兮兮的用红漆刷着校训的镜子,看到自己假的不能再假的笑容。
  试了几下,嘴角都撇不下来,好像笑出了后遗症。
  你们以为我还是那个余周周?她仿佛看到自己穿着黑色的紧身衣和宽大的斗篷,把那些满口正义的圣斗士们狠狠地踩在脚下,还非常配合地狞笑了两声。
  然后终于被自己吓到了。
  余周周觉得心口有种怪异的感觉,慌张,后怕,兴奋……
  手指抚着身体里跳动的灵魂。
  余周周第一次假装不在乎,她压抑着在听到“不正经的人家”的时候喷薄的愤怒,憋出了一脸的笑容。
  做反派竟然比打倒反派还要开心。
  余周周抚摸着镜子里那张假脸——嘴角上扬得连食指都按不下来。
  直到她听到教室里爆发出的巨大的笑声和尖叫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