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是故意的

  “你瞧许迪那德行!”单洁洁一边啃着排骨,一边恶狠狠地瞪着正被一群人围在中央的许迪。
  “华罗庚”杯全国奥数联赛,一班的林杨和七班的许迪获得了金奖。
  余周周看着许迪“翻身做主人”之后满面春风地在人群中夸夸其谈的样子,忽然觉得,如果许迪有尾巴,那么现在一定摇得比飞机螺旋桨转速还快。
  她忽然回想不起来,当他们在学习奥数的时候,她在做什么?奥数仿佛是一项极为长远的投资,当余周周和詹燕飞等人得到台前短暂的快乐的时候,还有很多人伏在书桌上跟数字搏斗,然后终有一天,真正站在台上的,是他们。
  余周周负责的红领巾广播站连着三天早上宣读对林杨和许迪的通报表扬,直到某天早上她念到这两个人的名字就很想吐。她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仿佛这种对于奥数的狂热已经会卷起一场大火,把她和她们都焚烧殆尽。
  女人的直觉,永远准得不像话。
  学校里面开始举办奥数补习班,每周周三周六周日上课,采取的几乎是半强制的方式,班级里面所有被老师“看得上眼”的学生,统统要去上课。
  “周周,你去吗?”单洁洁把排骨吐在桌子上。
  余周周已经不再是懵懵懂懂的一年级小丫头了,这样的补习班,有多少程度是为了跟风,多少程度是为了创收……她心里清楚。
  然而当于老师发现学习委员报出的名单里面没有余周周和詹燕飞的时候,她还是把这两个曾经的班级栋梁叫到了办公室里面。
  余周周安静站在靠墙的一侧,盯着于老师的玻璃杯子里面上上下下浮动的茶叶。
  “你们还以为这是过去呢?学校的奥数班有多少家长来求我让他们家孩子参加,我都没给名额,给你们,还不领情,以为我闲的没事儿干是不是?”
  詹燕飞低着头小声说,“于老师,全国学联那边一直都有事情,我恐怕……”
  “你那个什么学联,我早就想说,都是骗人的,你有名气,就让你到那儿挂个名,你还真以为能指着它混一辈子啊?你给我醒醒吧,你都要上初中了,过去的事 儿就过去了,历史再辉煌也都翻过去了,你现在的成绩在咱们班都够呛,何况上初中,你还能跟得上吗?恩?你爸妈目光短浅不替你考虑,老师难道也由着你乱 来?”
  余周周仍然低头沉默,余光却看到小燕子眼角已经有泪光闪烁。
  “学校开班是为了你们好,怎么一个个都不知好歹呢?别嫌老师说话难听,初中可是跟小学不一样了,没人管你是不是会唱歌跳舞诗朗诵,我告诉你们,女孩子 天生就笨,越到高年级,越容易跟不上,天生就没有男孩子脑袋瓜聪明,自己还不抓紧点,想等着上初中吊车尾啊?考高中不考主持也不考大提琴,你说你们两个傻 不傻?恩?”
  余周周心理咯噔一下,可是表面上仍然是陈桉式的表情——她自认为镇定自若,老师眼里,却是典型的水泼不进。
  “而且余周周,有件事情我原本早就想要跟你妈妈谈谈的,今天既然话谈到这儿了,我就先跟你说清楚,咱们现在小学升初中体制改革了,师大附小的学生只有 一半有机会升入师大附中,还有一半要去八中,不过,你当初是择校进来的,户口还是在你家动迁之前的管区,所以你的初中还是要回户口所在区的,唯一的办法就 是参加师大附中和八中这些好学校的入学考试,如果能通过那才有可能破格录取,考的内容,自然就是奥数和英语,特别优秀的孩子才有可能被录取——不过话说在 前面,人家可不管你以前是不是市三好,大提琴考了几级或者会不会诗朗诵。人家根本瞧不起这些,所以你自己掂量吧。”
  于老师的语气比以前凉薄一百倍,曾经被她摸着头发夸奖的那些所谓的“才华”瞬间就变成了不值一钱的花拳绣腿,而当初三天两头被她骂的狗血喷头的许迪却 一瞬间成了班里的红人,余周周放学之后一边扫地一边看着于老师抚摸着许迪的后脑勺,笑容满面地许迪的父亲说,“我就喜欢小男孩,脑袋瓜聪明,有灵气。以后 得让你家许迪多带带我儿子。我儿子也淘啊,特别特别淘,不过淘孩子都聪明,你看你家许迪就是,虽然爱捣蛋,但是多有灵气啊。”
  余周周把同一组地来回扫了三遍,不耐烦地推开一直揪她裙子的那个小男孩——班主任的宝贝儿子今年6岁,是否聪明目前还无从考证,但是顽劣得惊人。
  “你敢推我,我去告诉我妈妈,让她训你!”小男孩一脚狠狠踩在了余周周的白色帆布鞋上。
  余周周压下心头的怒火,反倒笑出了一脸灿烂,她指了指站在后门附近跟值周生说话的副校长,轻声说,“踢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去踢他。”
  小男孩一仰脖,鼻孔朝天地跑了出去,从背后一伸脚就揣在了副校长的腿弯出,副校长一个不留神直接跪倒下来。
  教室外一片惊叫,余周周背着手,扫帚在手中一翘一翘地,像是小麻雀的尾巴。她微笑地看着班主任忙不迭地跟校长道歉,反手就狠狠地抽了儿子后脑勺一巴掌,小男孩哇哇哭起来,外面霎时乱做一锅粥。
  她扬起脸去看窗外郁郁葱葱的一片绿色。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初夏就这样覆盖了北方的小城。余周周因为教室外的哭闹喧嚣而得来的小小快乐,夹杂在她纷乱酸涩的心事中艰难地生长,那种陰暗的报复就像攀援的爬山虎,一不留神,长满心房。
  然而她还是去了,周三的晚上,低着头,潜进了学校的奥数补课班。
  五六年级擅长数学的老师轮番授课,余周周低头缩在角落,忙着记笔记。
  她也只能记笔记。因为根本听不懂。
  余周周后来干脆放弃了——老师刚刚在黑板上开了个头,写了不到两行字,底下就有同学喊出了答案,附带一句,“这道题都做过不知道几百遍了,太老的类型题了。真无聊。”
  是啊,既然人生对你来说毫不新鲜,你就去死吧。余周周一边转着笔一边腹诽——他们的频繁打断导致老师出的题越来越难,而且每次都是在她还没有抄完题的 情况下,答案就冒了出来,老师立即带着一种“孺子可教”的欣喜表情停止抄题,站在原地把玩粉笔头听着下面的天才少年们踊跃地给出同一道题的各种解法和各种 思路。
  半个小时过去,余周周的本子上面写满了各种奥数题的前半部分。
  她猜得中开头,猜不中结局。
  “老师,咱讲点有意思的吧,难一点的,或者新一点的类型题,这些在农大顾老师的班里都讲过好几百遍了。”
  余周周竖起耳朵:说话的人是林杨。
  那个顾老师的奥数班,以前单洁洁曾经对余周周提起过,能容纳三百多个人的大教室,完全按照每个月的考试成绩排座位,而且尽管如此,托人找关系求爷爷告奶奶地想要把孩子送进去的人,多得数不过来。
  老师有点尴尬地笑,“这些题你们几个都会了,不代表别的同学也会啊,老师不能只教你们,也得照顾大多数同学啊。”
  林杨的声音带着笑,“不是吧,就这么简单的题,谁不会做啊?”
  谁不会做谁是白痴。余周周听懂了其中的意味,低下头,随手在白纸上画了一个小人,旁边写上林杨二字,然后狠狠地用自动铅笔在他脑袋上扎了两下。
  “你不信?好,咱们就看看。”老师这句话让余周周心里一凉,她还来不及收起自动铅,就看见老师低头盯着手里的名单带着惊喜的声音说,“哟,鼎鼎大名的余周周也来上课了?来来,上黑板做题!”
  余周周觉得时间都停止了,她站起身的时候,椅子腿儿和水泥地面摩擦的声音悠长刺耳,仿佛永远不会停止。
  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讲台。余周周记不清自己曾经多少次站在舞台上,面对几千名观众她也不曾紧张过,然而此刻教室里面只有几十个人,她却觉得他们的眼睛亮的吓人,那种动物园看猴子的表情让她第一次想要逃开。
  老师自顾自在黑板上写了两道题——余周周终于看到了两道完完整整的原题,不再是半截夭折,可是此刻她宁肯坐在角落里面看到所有题都被腰斩才好。
  第一题:鸡兔同笼,共有头100个,足316只,那么鸡有多少只,兔有多少只?
  余周周茫然,直接查不就得了吗,这样算不是纯属有病吗?
  第二题:游泳池有甲、乙、丙三个注水管。如果单开甲管需要20小时注满水池;甲、乙两管合开需要8小时注满水池;乙、丙两管合开需要6小时注满水池。那么,单开丙管需要多少小时注满水池?
  余周周骇然,这绝对是有病,浪费水资源是可耻的。
  她盯着黑板两分钟,在那份难捱的静默中,她突然懂得了什么叫做认命。
  就是詹燕飞苦笑着说“如果天生就笨,我也没办法”的那种认命。
  余周周摇头,“对不起,我不会。”
  老师摆出一副“你看,我说的没错吧”的表情,而下面的同学则笑开了——许迪笑得尤其大声,夸张的前仰后合,有种“打土豪,分田地,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快感。
  余周周却笑了,她歪头看向林杨的方向,对方正满脸通红地看着她,眼神满是惊慌,似乎在拼命地告诉她,我不是故意的。
  余周周低头微笑,笑着笑着却忽然有点想哭。
  于老师说的那些,也许不是危言耸听。她早就知道那个时代过去了,也早就知道,未知的前途在等着她,而她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才看到,周围人早就做好了起跑的姿势,只有她还傻站在这里,说,“对不起,我不会。”
  林杨,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就像我也不是故意这么笨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