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爪鱼

  余周周牺牲了晚上的《灌篮高手》,付出了一句对不起,得到了一本学校强制购买的华罗庚奥赛教材,还有几页记录着许多只有一半的习题的笔记。
  余婷婷已经很久没有和她说话了。
  那个苹果事件结束不久,余婷婷曾经气愤地跑到余周周的房间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也许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她认为余周周冒领了那个苹果,想要指责,却又不好意思大声宣布那个苹果的主人其实是自己。
  没想到余周周歪头一笑,就把当时的情况跟她从头到尾描述了一遍。
  “所以,你怎么会记错林杨的生日?”
  余婷婷一言不发,低下头,眼泪像小金豆一样顺着脸庞滚落,“她们说的。”
  尾音是浓浓的哭腔。余周周黯然,怪不得她们看到了意料之中的礼物才那么兴奋,还招摇地举到操场上去示众。
  余婷婷从此之后变得很沉默,从来不爱看书的她迷上了一本小说,还热切地给余周周推荐。
  余周周凑到她的小书桌前,和她一样鬼鬼祟祟地瞄了一眼藏在数学书下的封面,上面四个大字很醒目。
  《花季雨季》。
  “什么故事?”
  “高中生的故事。”
  余周周张大嘴巴,“好看吗?”
  余婷婷没有理会她这个无聊的问题,而是幽幽地叹了口气,用右手轻轻摩挲着书皮,“我刚刚看到欣然从打工的地方离开了,她哭了,可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
  余周周终究也没有看过《花季雨季》,可是她觉得整本书已经写在了余婷婷的脸上了。
  那样梦幻神往的表情,仿佛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
  “婷婷,你……喜欢林杨吗?”余周周背着手歪着头,打算把话题从《花季雨季》引开。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自己心里却好像打起了一面鼓,余周周连忙盯紧婷婷的眼睛,忽略胸膛里砰砰的声音。
  余婷婷却好像已经走出了苹果的陰影,她双手托腮,目光漂亮窗外,右手食指尖还在有一下每一下地描摹着封面上的字形。
  “我们只是朋友。”余婷婷说。
  很多年后当余周周回忆起余婷婷说这句话时候稚嫩的语气和做作的表情时,总是会笑出来。那样的一本正经,却又故作淡然,装模作样,又一百二十分真诚。惆怅里一半是模仿,一半,是真的伤心。
  可是当时的余周周,毫不含糊地被震撼了。只能愣愣地站在那里,泛起满心说不清楚的情绪。
  似乎是羡慕。
  她知道这种姿态,一定也来自于那本神奇的《花季雨季》,它就这样改变了余婷婷,让余婷婷挂着梦幻的表情疏远鄙视着余周周,她的目光投向了极远极远的地方,把余周周凌翔茜等人统统化为了虚幻的背景。
  不过,此刻的余周周对余婷婷的羡慕已经超越了《花季雨季》。余婷婷没有被一班老师要求去学奥数,她的户口保证她至少可以升入八中,她不需要去参加入学考试。
  我不会奥数,我也没有学过英语,余周周低着头翻着手中的那本奥数教材,看着目录上的“鸡兔同笼问题”“植树问题”“求和问题”“倍差问题”……她被密 密麻麻的字迹击败了,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屋子里面只有挂在墙上的石英钟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余周周纠结万分,连额头上都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
  怎么办啊……马上就要六年级了,还要期末考试,还要练琴考九级,我要怎么办?
  闭上眼睛,又看到了那个小个子周沈然眯缝着眼睛瞪她的样子,还有红着眼睛的林杨低头从她身边经过时候带过的那阵温柔的风。
  我为什么这么笨呢?余周周从宽大的椅子上滑下来,蹲在地上,刚才离家出走的眼泪现在才大颗大颗地滑落脸庞,她用双臂搂紧身体,突然间觉得万念俱灰。
  心里那种悬空的慌张现在还是没有缓解,她还是害怕的,害怕明天上学的时候于老师因为晚上周沈然被打的事情训斥她,害怕林杨因为她受处分,害怕周家的人找妈妈的麻烦,害怕自己学不会奥数考不上好的初中,害怕……
  思绪不知怎么就飘到了小学一年级时候站在舞台上抱着奖杯对着林杨爸爸手中的照相机微笑的那一刻。她记得,闪光灯在自己的眼中折射出一片明晃晃的未来,炫亮异常,可是谁也没有告诉过她,光芒再耀眼,也无法抓得住。
  现在的她和被于老师训斥为“笨得要死,啥也不是”的小时候,并没有根本区别。
  余周周揪着床单,像个正常的五年级孩子一样,哭得稀里哗啦。
  只是不敢出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哭累了,抓了毛巾擦擦脸,吸吸鼻子,站起来,望着台灯下安静躺在那里的数学书,缓缓闭上了眼睛。
  湘北永远是被逼入绝境的时候才会爆发,余周周学着眼镜兄木暮的样子轻声对自己说,“比赛,现在才真正开始。”
  即使还剩五分钟,只要主角小宇宙爆发,那么之前的部分都不算什么。
  比赛,现在才真正开始。
  余周周这一刻才懂得陈桉所说的,生活远比动画片要残酷和彩。余周周面对的对手,像一只七手八脚的大章鱼,可是,她不害怕。
  志气满满的余周周小脸涨的通红,耳朵里盘旋着灌篮高手的片头曲,攥紧了手里的维尼熊自动铅笔,翻开了“鸡兔同笼”问题的那一页。
  十分钟后。
  余周周蹲在地上继续哭。
  她忘了,动画片里面的小甜甜也不会做数学题,圣斗士星矢不学数学,而樱木花道,是个挂科王。
  为什么我就是看不懂呢?她爬回桌前,告诉自己,我就是太着急了而已,我慢慢来,一定会找到敌人的破绽!
  ……十分钟后。
  敌人无懈可击。
  余周周无能为力地垂下手。她第一次明白,世界上有种东西比自己的父亲是谁还要让人无能为力。它的名字叫奥数。
  我上不了好初中,上不了好高中,考不上大学……余周周第一次觉得现实的残酷距离自己如此近。近的能看清八爪鱼脚上的吸盘。
  苍白的灯光下,余周周抱着一本崭新的奥数教材,默默思考着自己活下去是不是一件真的有意义的事情。
  突然,电话铃响起来。外婆接电话的声音在客厅中响起,过了一分钟,周周听到敲门声。
  “周周,电话是找你的。”
  余周周连忙抹了抹脸上的泪,打开门跑向客厅。
  “喂?”
  “周周吗?我是陈桉。”
  周周忽然觉得心底灌入一股清冽的甘泉。
  “恩。”她抱紧了听筒。
  “周周,你家长方便送你来一趟省二院吗?”陈桉的声音好像在空旷的地方响起,显得非常遥远。
  “怎么?”
  “谷老师,恐怕是不行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