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骗子

  铁锹狠狠地拍向雪人的后脑勺,它四分五裂瘫倒在地的时候,所有人都爆发出尖叫和笑声,许迪擦擦鼻子,非常开心地笑了,然后装作绅士的模样把左手放在胃部的位置,朝四周鞠躬致意,引来阵阵笑骂声。
  余周周却透过厚厚的手套感觉到詹燕飞在颤抖,好像被拍碎的不是雪人而是她。
  人群散去的时候,单洁洁看着余周周,不知道要说什么。余周周朝她安抚地笑笑说,“你先跟她们去玩吧。”
  于是单洁洁一步三回头地跑掉了,余周周拉着詹燕飞一起爬单杠,可是她无论如何都爬不上去。
  “你是怎么坐上去的?”詹燕飞放弃了尝试,无奈地看着高高在上晃荡着双腿的余周周。
  “很难爬吗?”她睁大了眼睛。
  詹燕飞低下头,“可能是我太胖了。”
  余周周愣了一下,觉得很难过。她知道很多人都在笑詹燕飞,她的脸上开始长痘痘,她变胖了,电视台不要她了……
  “我也穿的很多啊,”她拍拍自己厚重的外套和圆滚滚的腹部,“其实是你没掌握技巧,这次我在下面扶着你!”
  “不要了,”詹燕飞摇摇头,好奇地看着余周周,“你怎么像小龙女一样,居然能爬到单杠上面。”
  “小龙女是谁?她也喜欢爬单杠吗?”余周周像只熊一样从单杠上跳下来。
  “小龙女睡在绳子上。小时候在省台录节目的时候我总哭,有个导播姐姐给我讲过小龙女的故事,说她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对了,电视上面演过这部电视剧啊,你难道没看过?叫《神雕侠侣》。哦,对了,小龙女还认识郭靖和黄蓉,不过她比他们年龄小很多,而且她喜欢杨康的儿子。”
  “杨康的儿子?可是杨康是坏人啊,”余周周惊讶。
  虽然,她小时候很喜欢83版射雕英雄传中,饰演完颜康小王爷的那个好看的演员。
  詹燕飞耸耸肩,“坏人的儿子不一定是坏人啊。”
  余周周愣了愣,她突然想到了自己,想到别人骂自己的妈妈狐狸,还说她长大以后也是一个狐狸。小时候她很生气,很不平,然而其实,很多时候她的想法和这些人一样,下意识地作出一些武断固执却又很伤人的推论。
  “那他儿子是好人?”她试探地问。
  “杨康的儿子是大侠。非常英俊,武功高强,行侠仗义,而且还养了一只老鹰。”詹燕飞笃定地说。
  余周周不知道养老鹰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大侠养老鹰肯定自有他的道理,大侠即使左右手各提一只芦花鸡也一定是很潇洒的。
  可是女侠做不出来奥数就很丢脸。
  这个男女不平等的万恶社会。
  余周周和詹燕飞一同陷入了沉默,天空又开始下起雪,余周周刚刚伸出手想要尝试接一片雪花,突然听见詹燕飞轻声说,“谢谢你。”
  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女侠余周周脸红了。
  “没……没什么,”她摇摇头,“他们太过分了。”
  詹燕飞笑了。
  “其实那个脚印,的确是我踩的。”
  …… ……
  余周周石化了几秒钟,才艰难地转过头看着微笑的小燕子。
  “你……想……害死我……是不是?”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就是想踩。”詹燕飞低着头,可是嘴角却在笑。余周周觉得这样的詹燕飞有些让人害怕。
  “今天早上上学的时候,我妈把我骂了一顿,她最近老是骂我,还说电视台的人都势利眼,忘恩负义。我今天早上洗头发的时候没听见她跟我说让我把热水留下,洗完之后就全倒进马桶里面了,然后她就发火了,还甩了我一巴掌。”
  余周周惊讶地捂住了嘴,詹燕飞反倒安慰性地拍拍她的脸,“没事,我躲得远,一点都没不疼,你看,连手印儿都没有,要不然我今天肯定不敢来上学。”
  “而且,”她接着说,“又有人提起两年前少年先锋报上面刊登的关于我的采访,我的确考得不好,但是那些记者写的内容都是他们自己编的,采访我们这样的小童星,人家那些叔叔阿姨都形成套路了,根本不用采访就可以按照套路往上面写,他们说我一个学期没上课,期末还考了双百,其实都是瞎编,不是我自己说的。当时大家都说佩服我,可是现在,徐艳艳她们又提起这个报道,还说我吹牛,说我数学考那么点分儿还敢说自己双百……”
  这样的情况,余周周从来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她还记得小时候当奔奔告诉自己他被爸爸打得很惨,她总是会提起自己更糟糕的情况来宽慰他,让他觉得自己不是孤单的,也并不是最倒霉最悲惨的。
  可是她要对詹燕飞说些什么呢?詹燕飞不是奔奔,即使她是,现在的余周周也不保证自己能像小时候一样坦然地讲出自己没有爸爸这一事实。
  并不是不信任詹燕飞。
  只是,奔奔,还有那个无忧无虑的小时候,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我妈也打我,”余周周开始胡说八道,“而且很疼。我不好好练琴的时候,她就打我。而且,我奥数考得特别差,我可能没办法升入师大附中,考也考不上,也许要去一个很差的初中,然后脑子笨,跟不上进度,然后就考不上高中……你明白吧?”
  她说完之后,自己也吓了一跳。一开始是撒谎,说着说着就溜出了实话。
  曾经安慰奔奔的时候,她需要绞尽脑汁寻找悲伤的事情来充数,所以“没有爸爸”“妈妈被人嫌弃”这两件事情常常被拿出来展示。然而恍然几年过去,余周周愕然看到自己已经拥有了这么多可以用来宽慰别人的悲伤。
  这么多。
  随便挑一件,就可以讲上很久很久。
  然而最开始的那两件,却仍然是杀伤力最大的,她曾经不懂,现在却把这两个事实领会到了让自己都恐惧的地步,所以深深地埋起来,再不提起。
  没想到,詹燕飞笑眯眯地对她说,“我也是啊。”
  “什么?”
  “我小时候是被特招进师大附小的,我家户口也不在这里,所以升初中的时候,我得回到城西去。而且,”詹燕飞一直在笑,“估计这回师大附中是不会特招我的。”
  余周周紧紧握着单杠的铁管,紧紧地,却不知道怎么回应这样的“同病相怜”。
  “我记得台里
  “大人以前老是夸我,说我聪明漂亮,还说我以后能成为大明星。”
  “都是大骗子。”
  詹燕飞笑着说,余周周猛地抬起头。
  “大人都是大骗子。”
  小燕子靠在单杠上,低着头,还在笑。
  余周周脱下手套,用手指戳戳她左脸上的酒窝。
  “你还是别笑了。”余周周叹口气。
  大雪中弥漫着化不开的忧伤。
  上课铃打响了,余周周和詹燕飞还靠着单杠发呆,林杨跑过他们身边,不住地回头,最后还是别扭地走过来。
  “上课了,你们班同学都回班了。”
  余周周看看林杨,“你回去上课啊。”
  “那你们为什么不走?”
  余周周抬头看看天,又把目光投向詹燕飞,忽然嘴角勾起一丝有点使坏的笑容。
  “喂,咱们逃课吧。”
  詹燕飞大骇,“那怎么行?”
  “怎么不行?”余周周一个翻身就稳稳地坐在了单杠上,居高临下气势如虹地说,“老师要问,我们就说被大队辅导员找去了。大队辅导员要是说她没找我们,我们就说是有人这么告诉我们的,她要是问到底‘有人’是哪个人,我们就说我们不认识,可能是恶作剧。总之——反正不是我们的错!”
  林杨叹为观止地张大了嘴,“余周周,你可真能撒谎。”
  余周周心底蔓延起一种肆无忌惮的狂妄。
  既然已经这样,低眉顺眼给谁看?
  反正这个世界是没有办法被讨好的。
  她笑眯眯地劈手一指林杨。
  “现在,杀了他灭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