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无关)二熊的番外

  请允许我用更新的时间来码二熊的番外。
  大家在这个坑里面的目的不同,有人已经是二熊的朋友了,有些至少也混个脸熟,还有很多读者大人都是理性看文党,这章与正文无关,不想看的可以点击右上角红X了,不过既然我决定不会V,也不算骗钱,大家睁只眼闭只眼允许我放肆一下吧。
  毕竟今天过生日,过生日的女人老了一岁,悲喜交加,脆弱敏感的就像大姨妈驾到一样。
  所以,我决定使用这张“攻击加倍”的大姨妈附属卡片。
  这章,写给盘丝洞,写给所有在文下出现过的读者大人,还有虽然没有冒泡但一直宽容我关注我的霸王们,还有,也写给今年一月在晋江开坑之后认识的作者大 人们,比如则西,比如翡翠,比如晴大,比如安安(因为我只用了一个月左右的Q就因为网络原因不得不删,所以很多人跟我自此江湖不见,可能也永远看不到这些 文字)。
  1. 关于《玛丽苏》和你们
  起因:天涯帖子受怀旧情绪感染+期末考试风中凌乱+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最后一条,是我的个人风格——也是我作为一个晋江码字人的污点。
  大不了是一个ID,砍号重练又是一条好汉,写文是为了自己心里爽快,不想写就弃,一个月后,照样原地满状态复活!(山口山吧万岁!)
  可是后来,我深切意识到了我的错误。
  笔名不仅仅是一个ID,写文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爽。
  因为我认识了你们。
  无论我当初怎么坑你们,怎么胡言乱语,你们都没有放弃这些凌乱的ID后面的二熊。
  我实在太随性,有很多的缺点,甚至是性格缺陷。我逐渐学会培养网络上的责任感,就是因为我觉得我不可以对不起你们。
  默数我开的坑,《橘生淮南》《喜之螂》《罗马无假日》《炮灰》《她和她的抑郁症》……每一个坑里都有我明显的三分钟热血,我对所有曾经信任我后来被我 坑得发飙的同学道歉,尽管你们可能看不到了,也同时想要对一直跟过来,没有骂我没有怨我反而无奈地说一句“她就这德行”的各位,深深地鞠一躬。
  谢谢你们。
  我一直没有用Q,晋江作者我不认识几个,跟读者的交流也仅限于文下,好不容易土豆给我弄了个群——我还上不了网,至今群里还没有我。
  就是这样的艰苦条件(喂这明明是你自己搞成这样的),我们还是一直到今天。
  我都不知道你们是谁,可是我爱你们。
  我没有早恋,终身遗憾
  但是你看,我现在在网恋——而且还是NP……
  2. 关于写文
  《玛丽苏》是我个人的一种情怀,没想到可以找到这么多共鸣者。当然也有人看了第一章说看不懂,不萌,我想这更加体现出,曾经跟我一样有过扮演癖好的童鞋对我来说是多么难得和珍贵。
  这里要说一下,我现在手中存稿全无,日更很勉强,但还算是基本保证了。
  有灵感有思路,可是无论如何文章还是要慢慢磨才能出细活品,这个道理我是懂得的。
  尽管目前笔力和阅历都成问题,但是我还是有一颗真心想要把它完善,也有不拖拉不注水不口水的决心。
  我希望我能如愿。
  最近有同学反应质量下降,我想一部分原因在于“一口气读完”的部分结束了,一点点追更新的感觉自然有变化,另一部分原因,在于我个人心不静。
  回国、见亲友、看病……这些烦躁在文章中会有体现,大家都是很敏锐的,自然能感觉得到。
  就此,我向大家道歉。
  二熊会沉下心来好好琢磨,尽管不可能字字珠玑章章品——那毕竟受限于我的文笔和眼界,但是,至少能力之外,我还有努力,要对得起一直给这篇文关爱的你们。
  玛丽苏会写多长,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对故事架构还是很清楚的,但是骨架之外要填的血肉究竟有多少,我很困惑
  你知道,熊都是很肥的。
  3. special thanks to ……
  盘丝洞诸位(不用我点名了吧?)
  没有你们,晋江很无趣,没有你们,我说不定早就扔下这个坑又跑了,隔半个月再次开开心心地对土豆说,亲爱的,我又换马甲了!!
  我多么想用御姐32C的怀抱拥抱你们——可是我是飞机场。
  我多么想像shinyo一样以后也能做个如此快乐洒脱的孩子妈——可是根据锯木头的分析,我应该是嫁不出去……
  过两天,背上我的金箍棒,二熊决定直捣盘丝洞老巢。
  不说文艺的话,再文艺也文艺不过你们,我连橘子和五郎都文艺不过,何况漪木土豆段落,何况文艺的御姐和孩子妈。
  木头,看来看去,还是咱俩最配,都是粗人啊。
  nasis, zhenbuwan, 灰太狼,细草妈,本草,sue,小D,天空很晴,空秋千,小饭,小乌龟,殷宁,小妙……(太多了,不一一点名,但你们的ID我都记得,留言我都会回复。不 要因为我没提到而对我愤怒,叉腰,我是总攻,别惹我,何况我今天情绪不稳定)
  谢谢你们所有人。
  我是个废柴大学生,有自己的生活,写文是因为闲,而且基本上一辈子都写不成作家。
  但是即使某天我早就不再写文,也记不清当初自己都写了什么。
  即使我们最后江湖不见。
  至少我会记得,有那么一年,有那么一本书,还有一年的生日,有一群人陪着我。
  我好像都说完了。
  腆着熊肚子鞠躬。
  幸福就是求仁得仁。这是辛夷坞大人的文里面常说的。
  我们都会幸福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