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相信谁

  “陈桉,你要考大学了吧?”余周周很快地转换了话题。
  “恩。明年的七月。”
  “不需要复习吗?我姐姐也要考大学,她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要复习,而且总和家长吵架,好像很烦的样子。”
  “谁说我不复习?”陈桉挑起眉毛笑。
  “那你怎么还跑来坐滑梯?”
  陈桉大笑,“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没完没了地做卷子,人会变傻的。”
  “那为什么找我出来玩呢?”
  陈桉用空着的左手摸摸鼻子,“暂时不告诉你,一会儿再说。”
  余周周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以前离开乐团的时候不是说要参加比赛然后保送大学的吗?”
  “哦,你说物理联赛啊,”陈桉笑了,好像那是一件很久远的事情一样,轻描淡写地说,“复赛的时候拉肚子,没考好,只拿了二等奖,可以选择的大学都不是很理想,所以打算参加高考自己考。”
  余周周直觉那是关乎命运的一件事情,这样倒霉的陈桉,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的尴尬或者遗憾。她肃然起敬,陈桉是有希望拿到一等奖的,他都没有抱怨,那么一直以来就奥数无能的余周周还有什么资格为了一次原本就不属于她的初赛而难过呢?
  她侧过脸看着陈桉,在蓝天白雪的背景下,少年温和沉静的侧脸让人心生安定,他拖着背后沉重的雪橇,却一直是一副轻松的样子。他的音乐天赋,他在振华读 书,他家里内置楼梯的宫殿般的大房子……这一切都让人不自觉地羡慕这个男孩的优秀和幸运,然而余周周却在这一刻窥视到其中的某些奥妙,似乎并不是那样顺理 成章,陈桉笑容的背后,仿佛另有天机。
  “你会考上清华的。”余周周一百二十分认真地看着他说。
  陈桉笑了,“完了,我想上北大,这可怎么办啊,通融一下吧,你能批准吗?”
  余周周一下子红了脸,低头小声说,“……北大也凑合吧……”
  陈桉哈哈大笑起来,“好,那就委屈我了,去凑合一下北大。”
  余周周抬起头去看天空,蓝到极致的世界尽头,到底有多远呢?她一直相信陈桉是可以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的,他是她见过的所有人中,最最像主角的一个,保送失利只是大结局前的小挫折,所有的不幸都只是垫脚石,把他送上顶端,然后飞起来。
  “真好,这样你就可以去北京。”她出神地说。
  “你很喜欢北京?”陈桉有些好奇的样子。
  “不是,”余周周笑了,“我都没去过北京,我从小就没离开过家,暑假的时候好多同学都去黄山泰山或者海边玩,可是我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座城市。不过,我很羡慕你,可以到离家很远的地方,不是去旅游几天,而是……而是彻底离开。”
  陈桉不再笑,他认真地看着旁边这个目光茫然一脸憧憬的小姑娘,然后也偏过头去遥望天际。
  “对,我就是想要离开。”
  很短的一句话,可是余周周很讶异地看着他,因为陈桉很少提起自己,他总是笑,总是在安慰别人,帮忙分析别人的事情,却没有主动说过任何一句以“我喜欢”“我讨厌”“我想要”开头的话。
  “为什么?”
  他转过来捏捏余周周的脸,“不为什么。”
  于是余周周也不再问。她向来善解人意,不会像单洁洁她们一样追问别人他们不想说的事情。
  “周周,你为什么不开心呢?”
  余周周有点惊讶,但是她没有习惯性地否认,只是问,“你怎么知道?”
  陈桉眨眨眼,笑了,“我是神仙啊。”
  看到余周周像名侦探柯南一样耷拉下来的眼皮,陈桉打了个哈欠说,“其实是冬至的时候家里面聚会,我跟洁洁打听了一下你的情况,她说你最近有些奇怪,不过你不告诉她为什么,她猜可能是你被奥数折磨疯了。”
  这样的答案在情理之中,可是余周周不免有些失望。
  那一刻她忽然发现了自己的改变。曾经只要对着两只兔子贵族就能派遣那些小小的心事,然而现在,她的心事越来越纷杂硕大,她丢失了兔子,却在期盼有一个 人能像他们一样装下自己所有的恐惧和烦恼,而且,那个人必须像神仙一样,她什么都不用说,对方就可以明白,省却在倾诉过程中所有的尴尬和难堪的沉默。
  陈桉的确不是神仙。
  她还是礼貌地回答了一句,“竞赛考得不好。我一直很笨,学不会奥数。”
  陈桉并没有像别人一眼安慰她“只要努力,总有一天会学明白”,他一脸古怪地问,“你为什么非要学奥数不可呢?你那么喜欢奥数吗?单洁洁也不学奥数啊,为什么你……“
  余周周连忙摇头,却又无法解释清楚自己非学奥数不可的原因——那些原因都太世俗太卑微了,在陈桉面前,在即将要考大学的如此优秀的陈桉面前,她不好意思展示自己那些小小的危机和创伤。
  何况,单洁洁不学奥数,但是她提前学了英语,很多孩子都在三四年级的时候开始在外面补习英语,林杨有时候也会在跟同学聊天的时候略带炫耀地摇着头说 “I don't think so”,单洁洁也曾经指着余周周正在用的圆珠笔笔杆,惊讶地说,这个banana拼错了啊!
  芭娜娜拼的是对是错她不知道,但是从那之后余周周就收起了那只圆珠笔不敢再用。
  刚才随着冰滑梯飞走的忧郁又黏在了身上。
  终于,余周周还是鼓起勇气说实话。
  “我不能直升师大附中,我得自己考,考试的话要考奥数的……而且,不光是这样,老师说……”余周周深吸一口气,“说我们女孩子上初中很容易跟不上,如 果不受奥数训练,或者学不明白奥数的话,就说明脑子笨,上了初中也……而且我考不上师大附中,就要去非重点,还有,还有……”她发现自己说话有些颠三倒 四,到最后自己也不知道那些理由的背后究竟埋藏着什么,只好住嘴,低着头盯着冰面发呆。
  陈桉很久没说话,余周周以为他在酝酿一些不咸不淡的安慰自己的话,没想到他竟然一直在微笑,就像看着一只困惑的小狗。
  “笑什么?”
  “你非学奥数不可?非考师大附中不可?她们说不学奥数上初中就会跟不上,上初中跟不上就上不了好高中,上不了好高中就考不上好大学……”陈桉一口气说完,歇了几秒钟,“于是你就相信了?”
  余周周呆住了。
  “难道……不是吗?”
  陈桉指指自己的鼻子,“我没学过奥数,我也没上师大附中,虽然可能北大不想凑合我,但是我凑凑合合上了振华,你相信他们,还是相信我?”
  余周周呆愣愣地看着陈桉笑出一口白牙,大声地对自己说,“你到底相信谁?我可是活的例子哦。”
  那一刻,余周周抹了抹因为惊喜和讶异而涌出的眼泪,不得不承认,陈桉的确是神仙。
  至少是她一个人的神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