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的游戏

  余周周做梦一般地微笑起来,她胸中追坠的那颗大石头就这样被陈桉取了出来,朝着天边远远地丢走,她甚至能听到它扑通一声砸入江面中。
  说来说去,还是害怕走一条没有人相信的道路。然而现在余周周知道,这条路,陈桉也曾经走过,也走出了柳暗花明,她为什么不相信呢?
  “难道,只有这些吗?”
  陈桉翘起嘴角,并没有让余周周更长时间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喜悦中。
  “什么?”
  “你不开心,只是因为这个吗?”
  余周周突然感觉到有一片羽毛在自己心尖上轻轻扫过。
  她有很多的悲伤可以用来安慰别人,只有那两件不可以。
  她有很多的困难需要向神仙求助,只有那两件不可以。
  也许陈桉只是随便问问,可是他无意中“更进一步”的问题,却让余周周感慨非常。
  我可以告诉你吗,神仙?
  她还在犹豫,就听见背后的黑狗呜呜低吟了几声,撒腿朝前方跑去,出租狗拉雪橇的摊主这才看到他们俩,连忙迎了上来。
  摊主似乎是生怕陈桉他们会退钱,所以陪着笑脸没完没了地道歉,甚至还踢了那只不中用的灰狗一脚,好像希望他俩看到这一幕能解气——陈桉摆摆手说没关系,余周周在一边加了一句“你不许欺负它”,然后才在摊主谄媚的笑容陪护下转身离开。
  “看到没,”陈桉摇头,“做条狗也不容易。”
  周围的游人越来越多了,冰滑梯旁边也开始排队,热闹的人间气息让余周周从刚才苍茫天地仙侣并行的豪迈气势中醒了过来,她开始思考很多很实际的问题。也许陈桉没学过奥数也没上什么重点初中,然而他毕竟是陈桉。
  “……我不光学不会奥数,而且我也没有提前学英语,我……”她还没说完,突然看到陈桉轻蔑的一笑。
  “小学时候提前学初中的课程,初中时候提前学高中的课程,搞竞赛的时候还要用几堂课把大学课程稀里糊涂过一遍……为什么一定要提前起跑呢?今天做明天的事,明天做后天的事,急什么?赶着去死然后早点投胎吗?”
  余周周被吓到了,陈桉的语气仍然轻柔,可是有着很强烈的愤世嫉俗的味道,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陈桉,就好像一个什么都看不惯的愤怒少年,微皱着眉头盯着远处的某一个点,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拉拉他的袖子,陈桉才恢复了一脸笑容,拍拍她的头,“吓到你了?”
  “没有,“余周周摇头,“说得好。“
  ------------------------------------------
  余周周第一次吃到了比萨饼。他们在冰雪乐园冻得几乎说不出话来,终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游乐设施,陈桉突然问余周周有没有吃过比萨。
  那个时候,比萨店刚刚进入这个城市,像当初的肯德基一样,让所有孩子都很向往。余周周喜欢上肯德基的时候,妈妈曾经每天晚上给她外带香辣鸡翅和土豆泥回家,直到她吃得想吐。
  在物质上,她妈妈竭尽所能地对她补偿,余周周不是感觉不到。
  周围其他客人都拿着刀叉轻轻地切割着比萨饼,然而他们这一桌的奶油比萨刚刚上桌的时候,余周周就伸手抓起了一块,浓浓的奶酪拖着长长的丝,极为诱人。
  陈桉却笑了。
  “你也喜欢用手抓?”
  “怎么了?”余周周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是唯一一个抓着比萨往嘴里送的人。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了那块三角形的饼。
  “……忍者神龟就是这么吃的啊……”
  陈桉笑得极开心,也伸出右手抓起了一块,“说的太对了。”
  难过的时候就吃东西,因为胃和心的距离很近,当你吃饱了的时候,暖暖的胃会挤占心脏的位置,这样心里就不会觉得那么冷清,那么空落落。
  “周周,不考上海音乐附中了?”
  “不想考,”余周周嘴里塞着洋葱圈,她心情好了很多,说话也直率起来,终于有些小孩子的样子了,“我觉得没意思。”
  “没意思?”
  “我不喜欢。我喜欢大提琴,但是没有那么喜欢。我……我说不明白。”
  “那你想要做什么呢?”
  余周周吮了一下手指,看着远方很认真地想了想,“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希望有一天能让我妈妈不再那么辛苦,我可以赚好多好多的钱,然后买 一栋特别大的房子,然后我们就能变得像以前一样了。我还想……还想……”还想别人不要再瞧不起我,再也不想看到于老师周沈然和凌翔茜,再也不……
  她愣住了,含着手指头发了一会儿呆,抬起头看到陈桉温柔的眼神。她说愿望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可是看到这样的目光,却突然鼻子很酸。
  “为什么只有妈妈呢?”
  他的话就像一把刀,光泽温柔,却有锋利的刃。
  余周周抬起头,咽了四五次口水,陈桉的眼神一直坚定而鼓励。
  她放下叉子,擦了擦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因为我的确只有妈妈。”
  ……终于,说出来了。
  ------------------------------------------------------------------------
  余周周人生第一次完整而平静地对一个人说起自己的事情。她的妈妈和爸爸年轻时候是恋人,爸爸另娶了家里很有钱很有背景的人家的女儿,妈妈却坚持生下了她——又或者说,是因为太晚了,打胎实在太危险了。
  其实她对那时候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从小“爸爸”和妈妈吵架时候说过的只言片语,邻居们的闲言碎语,以及妈妈喝醉的时候抱着她哭泣说出的那些“悔不当初”和“念念不忘”。
  所以她只能告诉陈桉,他们是如何不愿意跟她玩,林杨是如何被她连累,还有奥数——她学不会奥数,不仅仅是因为笨,更是因为她太迫切地想要一步登天,想要做到最好,想要像动画片中一样,大反转,把所有的反派踩在脚下,结局一片光明。
  然而却没有哭。
  “其实我一直特别想要报复他们。我想要变得特别特别好,我讨厌他们。”
  恨可以让人变得强大。
  “不过我太笨了。我以为我当了大队委员,又学了大提琴,他们说我多才多艺,但是现在我才知道,其实都没有用。”
  陈桉一直什么都没有说,等到余周周沉默了很久,他才轻轻抓住了她的手。
  “周周,我们玩个游戏吧。”
  “恩?”
  “我们来玩主角的游戏。”
  “主角的游戏?”
  “就是那种主角被很多人嘲笑,瞧不起,陷害,然后突然掉下山崖,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是生是死,他去了哪里——可是山崖下面总是有洞穴,洞穴里面总是有秘 籍,等他重出江湖,大家都发现他已经成了天下第一,无人能敌……”他好像被自己的说法囧到了,所以笑起来,“就是这种游戏。”
  余周周好像明白,又好像不明白。
  “到没有人认识你的学校,给自己重新画一条起跑线吧,没有人在旁边干扰,你可以跑得更快。三年的时间,足够你成为一个小女侠。”
  余周周感觉到眼前仿佛被打开了一扇窗,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日子还可以这样过,愤怒和仇恨也可以用这种方式排遣。
  而且,他竟然知道她是女侠。
  余周周笑了,许久没有这样开心地笑过了,她在陈桉的眼睛里面看到了自己脸上弯弯的月牙。
  “恩,”余周周重重地点头,“这个游戏我一定能通关!”想了想又说,“我也会考上你们振华的!”
  最后却还是没底气地加上一句,“……考振华……不用考奥数吧?”
  陈桉大笑着拍她的头,余周周不好意思地刮了刮自己的鼻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问,“可是山崖下面没有洞穴和秘籍怎么办?摔死了怎么办?”
  陈桉伸出小手指,跟她勾勾手,“周周,我就是你的秘籍啊。”
  恩,余周周微笑,我相信。
  在外婆家门口,余周周跟陈桉挥手道别,陈桉突然叫住了她。
  “周周,这个东西早就想给你了,结果每次见你都想不起来,总觉得以后有的是机会。这次终于想起来了。”
  余周周接过一个厚厚的信封,低下头疑惑地打开。
  照片上的小姑娘,独自站在舞台上,抱着大大的奖杯,脸上的笑容灿烂到难以想象。
  余周周几乎都忘记了,自己曾经这样笑过。
  “那次你的故事比赛,本来带着相机是给洁洁照相的,但是她后来没拿到名次,在台上哭丧个脸,我就没有照,所有的胶卷都奉献给你了。照片洗出来之后一直想给你,但是总忘记。可能也是我觉得照片太可爱了,想多留几天吧。”
  余周周眼睛有些湿,轻轻地用手指抚摸着照片上那个小小的丫头。
  “周周,以后都要像照片上那样笑哦,”陈桉俯下身看着她,“一定要笑得那样灿烂才好看。”
  余周周把照片塞回信封,然后递还到陈桉的手里。
  “你留着吧,你要是喜欢就留着。”
  陈桉惊讶了,“你不要吗?照片上笑得多好看。”
  余周周摇摇头,仰起脸,绽放了一脸比照片上还要灿烂的笑容,在夕陽温柔的映照下,甚至浮现了几分属于少女的清丽美好。
  “你留着作纪念吧,”她说,“至于我……你看,我照镜子就可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