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事胜意

【病入膏肓:美丽新世界】

  万事胜意

   ˇ万事胜意ˇ
   余周周在门口换下鞋,走进客厅。林杨的家里好像比以前有一些小变化——但是变了哪里,她记不清了。
  小时候的记忆实在很有选择性,她能记得林杨在省政府幼儿园滑梯前的别扭表情,还有被饭盒砸了之后身上狼狈的汤汤水水,却记不住他家当年用得是什么颜色的墙纸。
  “你吃什么水果吗?我给你倒杯果汁吧,你喝水蜜桃还是猕猴桃还是菠萝?对了,还有巧克力派和话梅,你等一下我给你拿过来!”
  林杨完全把教鞭的事情抛在脑后,转而投入了喂猪的大业中。
  当他端着盘子小心翼翼地走到自己房间的门口的时候,抬起头就看见余周周微微前倾着身子,正聚会神地望着自己的书柜,目光沿着排列好的书背一点点移动。
  略显单薄的腰身凸显出刚刚发育的青涩,余周周今天没有梳马尾辫,而是梳成了公主头,只把一部分头发在脑后用浅蓝色的贝壳发卡固定住,剩下的柔软长发都披散在肩上,随着她的动作绸缎一般流泻下来。林杨的目光追着发丝的踪迹,不经意间落在她瘦削的肩上,学校粗制滥造的白色校服在夏天总是有点透视作用,他不经意地捕捉到领口附近的浅蓝色胸罩肩带——
  “林杨?”
  这一声突然的召唤让心虚的林杨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余周周从剧烈咳嗽的林杨手里接过盘子放在学习桌上面,转过身疑惑地盯着他,“你没事吧?”
  “没!”林杨连忙低下头在书桌底下的柜子里面翻找起来,然后拽出一个淡蓝色的卡通文件夹,从里面抽出一张活页纸,递给余周周,“恩,给你,重写一张吧。”
  余周周接过那张纸,迅速地把第一面上的基本信息填好了,然后面对背后的一大片空白发呆。
  “好好写哦,写不好我还要你重写,反正活页纸我有的是!”
  “我写不出来。”
  林杨七窍生烟,“你到底想干吗?”
  “给我看看别人给你写的同学录好不好?”
  林杨楞了一下,就把手里那一大本都递给了余周周,然后坐在她旁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用修长雪白地手指一页页翻动着同学录——那里面都是让他很骄傲的成果。
  每个人都给他写得满满的,很高的评价,很美好的祝福,丝毫没有敷衍——除了余周周。
  前程似锦,事事顺心。好土,亏她想得出来。
  余周周看到凌翔茜的那页,背后的赠言几乎没有任何伤感的祝愿语句,只有细碎的回忆,字里行间的熟稔和亲密无间丝毫不是装出来的。那是一种天生的自信,好像从来没有怀疑过,未来他们还是会在一起的。
  那么自然亲近,就像蒋川在同学录的背面错字连篇不知所云的所谓赠言,最后末了还要加上一句,“林杨你去吃大便吧!趁热!”
  然后她看到了余婷婷的。
  中规中矩的赠言,娟秀的字迹,乍一看上去没有一丁点的特别。
  然而最后一句话,平平静静地放在那里。
  “你永远是我心里最优秀的大队长。”
  只是这一次,少了一句“生日快乐”。余周周侧过脸去看林杨,他正读得津津有味,好像根本就忘记了当年那颗没有署名的玻璃苹果的存在。
  余周周合上本子,“好吧,我给你写。”
  林杨兴高采烈地把纸铺展在桌子上,同时很狗腿地递上了蓝色的水笔。
  没想到余周周根本没有长篇大论的打算,她大笔一挥,只刷刷写了四个字。
  “万事胜意”。
  林杨都快吐血了,“你干嘛,我让你过来难道就是把那四个字补上?”
  余周周摇头,“你看仔细了,这四个字跟那四个字不一样!”
  万事胜意,不是万事如意。
  “你已经万事如意了,什么事情都如你的意,我就不祝你这个了。这四个字是我外婆告诉我的,我一直觉得这是最好的祝福,我只送给你。”
  余周周十二分认真,林杨忽然不敢抬头直视她明亮的眼睛,只是盯着脚下浅灰色的拖鞋,仍然有点不高兴地问,“哪里好?”
  “万事胜意的意思就是,一切的结果,都比你当初想象的,还要好一点点。”
  她举起右手,用食指和拇指在他眼前比量出“一点点”的含义,林杨的目光却从食指和拇指之间的空隙穿了过去,直接对上了余周周笑意盈盈的眼睛。
  他低下头,从她手中抽走那张纸,别扭地说,“哦,好吧,那就这样吧。”
  说完之后林杨就开始后悔。完成任务的余周周自然就可以离开了,他却舍不得,然而又不知道什么借口才能留住她。
  然而今天的余周周却格外的配合,一点都不和他对着干,也不……也不欺负他。
  “你家里面有迪士尼动画的全集?”
  “恩,小时候看过,”林杨费力地踩在凳子上把它们从衣柜上拿下来,“你要看吗?”
  “好啊,我没看过,”余周周随手抽出一盒,“就看《白雪公主》吧!”
  真够傻的。林杨把这句评价咽进肚子里面,笑嘻嘻地打开电视。电影开演之后,他从托盘拿起一个苹果狠狠地咬了一口,又递给余周周一袋旺旺仙贝。
  余周周很沉默地看着,在林杨无聊到几乎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句,“白雪公主不长这个样子。”
  “难道你见过活的?”
  “你不懂。”她摇摇头,“不看了,没意思。”
  林杨关掉电视,有点无助地看着余周周,她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样子竟然有些忧伤。
  “林杨,你最喜欢的童话是哪篇?”
  他被这个问题弄得很意外,想了半天才回答,“《灰姑娘》。……你呢?“
  余周周笑了,“我喜欢《夜莺》,是安徒生的,讲一个国王和夜莺的故事。”
  “我没看过,”林杨对余周周感兴趣的一切都很好奇,“给我讲讲?”
  “以后吧,”余周周说完之后自己都楞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偏过头看了看林杨的书桌,“哦,你家买了电脑?”
  “恩,”林杨点头,“咱们学校的微机课用的系统实在太破了,居然还是win32。”
  可是余周周丝毫不关心win32的系统究竟有多么破,林杨觉得她有些心神不宁,不知道在担心着什么。她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了书柜上,然后呆呆地看了许久。
  林杨也抬起头,一眼就望见被放在最高层左边那一格里面的黄色卡带,64合一。他曾经万分小心地踩着椅子把它放在那里,可是却一次都没有玩过。
  “周周,你以前,为什么不想跟我玩了?”连他自己都觉得这种问题很幼稚,可是他很想知道。
  “不为什么。”余周周摇头,突然笑了,“林杨,一起打游戏吧!就玩那盘带。”
  可怜的64合一,这么多年,包括余乔哥哥在内的三个人谁都没有玩过。
  又是魂斗罗,又是第三关,余周周似乎从来就没进步过,不过她毫不焦躁,心安理得地拖累着林杨,林杨却也什么都没说,就站在一边开槍替她打掩护,等待着她笨拙地追上自己。
  一个简单的游戏,打得很漫长。
  玩松鼠大作战的时候,余周周总是操纵自己的那只戴帽子的松鼠从背后偷袭同伴林杨,把他的松鼠举起来,然后朝着眼镜蛇扔过去。林杨最终忍无可忍,放下手柄朝她大喊,“你能不能别再欺负我?”
  余周周白了他一眼,“你乐意!谁让你不躲开?”
  林杨被噎得没话说。的确,他乐意,他从来就不躲开,无论游戏里面还是游戏外面。
  他俯下身,用右手托着下巴,盯着GAME OVER的屏幕微笑起来。
  “好吧,是我乐意。”
  -------------------------------------------------------------------------------
  余周周迎着满天红霞走在回家的路上。转过身,就能看见林杨家的陽台,他还站在陽台上朝她挥着手,几乎都能想象到对方脸上傻呼呼的笑容。
  她低下头,鼻子有点酸,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
  冗长的毕业典礼终于结束,无论如何,詹燕飞和余周周都算是这一届的风云人物,她们和林杨凌翔茜等人仍然在典礼上出现了,诗朗诵或者学生代表发言,各司其职,演了最后一场戏。
  “所以你要回城西念书?”
  “恩,35中学。周周你到底决定去哪个初中?”
  余周周神秘地摇头,“不告诉你,不过以后我会给你写信的。”
  詹燕飞眼睛里面含着泪花,“周周,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孩子。”
  余周周微笑,“你是我心里永远的小燕子。”
  还好,她们谁都没有说,我们永远是好朋友。
  余周周远远地看到被一群学生和家长围在中间怀抱鲜花的于老师,她站在外围看了许久。
  于老师几次三番说要跟余周周家长谈一谈,然而妈妈总是冷笑一声说“贪得无厌”。几个月前,妈妈终于空出时间和余周周认真地就升学问题谈了很久。
  “你们老师能帮上什么忙?她不过就是想趁最后的机会再收点礼。去师大附中的事情我都帮你打听好了,放心吧周周。”
  “什么?”余周周惊讶万分,“我可以去师大附中?”
  “怎么不可以?”妈妈不解地看她,“师大附中也招收议价生啊,托关系再交两万块钱建校费就可以了,还能找人办进最好的班级呢,有什么难的?我前一阵子太忙,明天就去给你跑这件事情。”
  之前所有关于奥数和前途的纠结,其实竟然只需要关系和钱就能迎刃而解,她却以为自己已经被抛入绝境。
  余周周的脸上浮现了一种荒谬的惊喜。
  然后很快就褪去。
  “可是,妈妈,我不想去师大附中。”她一字一顿,清凌凌地说。
  没有人逼她。
  女侠余周周是自愿从悬崖上跳下去的。
  为了一个陌生的美丽新世界。
  当人群略微散去的时候,她鼓起勇气走到于老师的面前,正在低头整理领花的于老师抬起头才看到面前的女孩清秀的面容。她并没有说出任何临别赠言,反而皱皱眉头再一次提及了升学的事情。
  “余周周啊,你最后到底怎么想的啊,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着调的学生,你的学籍档案最后调到……”
  “于老师,”余周周第一次打断了她的话。
  “于老师,其实你可以做个好老师的。”
  于老师讶异地愣住了,不知所措地看着余周周。
  “可是你根本就不想。”
  余周周终于代替一年级的自己说出了淤积在心底的话,义无反顾地转身离开。
  -------------------------------------------------------------
  林杨终于逃离了挤满家长学生的后台,他奔出剧场的大门口,刚好看到余周周背着书包离开的背影。
  “周周!”他大声喊起来,毫无顾忌——因为爸妈一起出差了。
  余周周回头,他兴高采烈地拽着她的书包带,“周周,一起回家吗?”
  “今天我有事。”余周周低头不看他。
  林杨很失望地叹了口气,“这样啊,那我们再见面就要等到开学了,我暑假的时候会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欧洲,爸爸去谈生意,正好带我和妈妈旅游,可能要去一阵子,假期就不能见面了。不过,开学的时候咱们就能见面了,我会给你带礼物的,我要去好多个国家呢。”
  余周周勉强地笑了笑,“哦,好好玩,一路顺风。”
  林杨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常,还在一边自说自话。
  “你说,这回咱们能不能分到同一个班?”
  余周周抬眼,眼底有他看不懂的情绪流动。她动动唇,好像要说什么,最终却还是只化为了一个笑容。
  “恩。说不定呢,说不定……能分到同一个班级呢。”
  到时候见。
  -----------------------------------------------------
  林杨摸着后脑勺,好像一年级入学时候被饭盒砸到的地方还在隐隐地痛。
  九月一号的天空格外陰沉。
  他倔强地留到校园中的人都快走光了,才把墙上张贴的分班名单一张一张看完。
  根本就没有余周周。
  你骗我。林杨沉默地盯着墙上的红纸黑字,好像要把它盯出个窟窿来。
  她一直在骗他。
  当年四皇妃告诉皇帝,我明天还过来。
  可她同样没有来。
  13岁的林杨,已经是个小小男子汉,却在雨天下的围墙边,哭得一塌糊涂。手里拿着的特意给她带回来的法国巧克力早就被秋老虎的天气烤化,又被雨水浇得更加惨不忍睹。
  余周周最后一次用失约和离别狠狠地欺负了他。
  她说,你已经万事如意了,所以我祝你万事胜意,就是,一切都比你想象的,还要好一点。
  大骗子。林杨咬着牙。
  他什么时候万事如意了?
  这世界的某个角落里,有一个人,从来就没有如了他的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