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不再

  辛美香甩下一句话就走,笨拙的背影在余周周眼里竟有了几分潇洒的味道。她一直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全班同学做完间操陆陆续续地走进班级里面的时候,徐志强公鸭般的惨叫声几乎把房顶都掀开——余周周后知后觉,尽管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望向徐志强,可是别人是惊讶,她是惊喜。
  徐志强正和兄弟聊着,得意洋洋,看都没看就往椅子上一倒,然后就像火箭一样窜了起来。
  其实只扎上了两个——不过足够了。
  班主任张敏正在班里询问整件事情的经过的时候,徐志强已经被人扛走送到了医务室。余周周回过头,朝倒数第二排角落的辛美香轻轻地眨了眨眼睛,无声地说,谢谢你。
  辛美香迅速低下头,好像根本没看见一样。
  --------------------------------------------------------
  “陈桉,我还是跟以前一样,只是她们再找我出去玩,我会找借口推掉。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妈妈了,她却对我说,以后长大了我就会习惯这种‘各人自扫门前 雪’,也不会再怪他们。妈妈让我不要太理想化,不要太严苛,人际关系差不多就好,否则自己会过得不开心。其实我不大明白她的意思,她是做生意的,只需要合 同不需要真心,可是我需要。”
  “陈桉,你有朋友吗?围着你的人远远比围着我的人多吧?可是你有朋友吗?”
  萍水相逢的同窗,几年后匆匆别离各奔前程,是应该感谢他们松松垮垮陪自己一程,还是应该遗憾于不能真心相交?
  余周周心底升腾起的困惑久久不散,她仍然笑眯眯地对待班级同学,仍然为了振华而认真学习,可是那充满了无耻谩骂的十分钟,却像心底关押的一只困兽,时不时闷闷地嘶吼两声。
  不过很快就有另一件事情需要她担心了。
  请假三天的徐志强回班上课之后,先是用拳头教训了一个看到他之后忍不住笑出声的男生,让全班同学都不敢再谈论他屁股上的钉子。
  余周周很早开始就不再从后门进出,她在第一排,那些男生在最后一排,楚河汉界,眼不见心不烦。然而体育课下课回班的时候,她还是看到这群男孩子守在前门互相调笑,那个徐志强远远望见她,竟然还笑了一下。
  意义不明的笑。
  余周周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腰间一路冲上后脑勺,就像一只猫竖起了后背的毛。
  二话不说,转身拐进了后门,穿过半个班级坐回到自己第一排的位置上。但是抬起头,竟然发现他们并没有离开前门,而是齐刷刷地看向自己,偶尔几个小弟样的人物还会用肩膀撞一下徐志强,再朝余周周的方向努努嘴。
  余周周闭上眼睛,脑子里面忽然很不着调地浮现了一个场景——旧上海,十里洋场(其实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十里洋场),她穿着旗袍摇曳生姿地走在街上,突然围上来几个形容猥琐的小混混,敬业地奉上了经典台词,“小妞,陪爷几个玩玩?”
  这个时侯,应该出现一个穿着军官制服的帅气男人,三拳两脚把他们踢飞,化作夜空中几颗闪亮闪亮的小星星,伴随着“你们等着,爷饶不了你们”的嚎叫——然后她抬眼,看到军官英气逼人的脸庞,还有温润如春风拂面的关切问候,“你没事吧?”
  余周周深深低下头去,脸红了。
  “我说了多少遍,谁让你们围着门口转悠的?都打预备铃了,耳朵都聋啊?!”
  尖利的嗓音把她唤回了现实,抬起头看到班主任张敏晃着臃肿的身体走进了班级,那几个混混已经耷拉着脑袋一脸不情愿地走回了后排座位。
  ……救美了。虽然英雄是女的。
  而且……张敏的毛衣好像穿反了。
  余周周摇头,认命地翻开了数学书。各种符号冲进脑海打散了旧上海的十里洋场,有一张面孔却突然格外清晰。
  一个小小的身影,别扭万分地拧过脸,寻找着“屁股”二字的文雅说法。
  又或者和另一个身影扭打在楼梯间,大喊着“她要是野种,你他妈就是多余的”。
  尽管不自知,但是他的确是她的英雄。
  余周周盯着笔袋发呆很久,最终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
  放学之后,余周周不紧不慢地收拾好了书包,就走到讲台拧湿抹布开始擦黑板。
  “周周,把黑板沿也好好擦干净,上次咱们班就因为黑板沿里面粉笔灰太多被扣分了!”值日组长在远处喊。余周周答应了一声,就卖力地清理起黑板下方接粉笔灰的黑板槽,不一会儿,黑灰色的抹布就布满了雪白的斑点。
  “喂,余周周!”
  余周周回头,看到徐志强的某个小弟正在她背后贼眉鼠眼地轻声唤她,还时不时偷瞄正在班级前门跟学生家长谈话的张敏。
  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心里有鬼。
  “什么事?”余周周很冷淡地转过头继续擦黑板。
  “徐志强有话对你说!你到男厕所门口来一下!”
  余周周这只小猫再次炸了毛。
  她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连手都有些抖。
  “我不去。”她也开始瞄着张敏,对方却正眉飞色舞地跟家长阐述着自己管理班级的心得体会。
  “你躲得了初一,还,躲得了十,十五啊?”男生说话有点结巴,明显是刚学会这个俗语,运用还不大熟练。
  余周周不理他,继续低头清理黑板槽。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告诉你——”男生的嗓门刚刚一抬高,张敏就转过头喊了一声,“你吵什么?怎么还不回家?!”
  男生吓得立即转身就跑。余周周松了一口气,对张敏的好感又多了几分——她虽然有点傻,可是关键时刻还是有用处的。
  “喂,余周周!”
  余周周无奈地回头,这回又换了一个人。
  “你别怕,徐哥说了,上次的事儿就算彻底了结了,你不懂事,他也不怪你给他打小报告。徐哥肚量大,你不用担心。”
  张敏刚才的举动让余周周心里踏实多了,恐惧渐渐被愤怒的小火苗燃烧殆尽。她站在讲台上居高临下地瞪着那个传话的男生,眼神恶狠狠的。
  “有——屁——快——放——”
  男生小鸡啄米般点着头,“放,立刻就放……你去一趟吧,就男厕所……”
  “有话就在后门说。”
  男生一溜小跑去传话,又屁颠颠地跑了回来,“那就后门,就后门。”
  余周周举着黑白相间的抹布,她甚至都想好了,如果这个男生还是执意要找她麻烦,她就用抹布抽他,不论后果。消弭很久的豪情又一点点在心间复活,她有什么可怕的?这个世界没有英雄,所以,大胆地举起你的抹布!!
  然而女侠的武艺疏于练习,酿成大祸。余周周刚一从后门探头出来,就被人捂住了嘴巴拖到拐弯处藏了起来,所在的位置刚好是张敏视线的死角。
  余周周吓得大脑一片空白,抹布在右手都被攥出了黑水。
  眼前男厕所门口,黑压压一片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