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运动会(上)

  沈屾每天下课的时候都坐在座位上背单词,英语能力早就已经超出初中一年级的水平。英语和语文的学习比较适合在零碎的时间中进行,比如下课十分钟,比如 上厕所蹲坑的时候(虽然同学们都笑嘻嘻地说这种病态的做法会导致便秘),因为它们的知识体系也比较零碎,每个单词之间是独立的,每首古诗之间也不需要连贯 思维。而其他“整块”的时间,比如自习课,适合用来学习数学,可以保证长时间的完整思考……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余周周通过平时零零碎碎的询问和偷听别人的谈话而得到的消息。主要的消息来源就是和沈屾同在2班的奔奔,哦不,慕容沉樟。
  余周周至今也无法接受奔奔的大名。这四个字念出来,她总会控制不住地笑。
  也只有在奔奔面前,余周周才可以毫不掩饰自己对沈屾的在意和好奇。
  至于其他同学对沈屾的八卦和叙述,其实都乱七八糟的。她们只是会带着复杂的情绪和表情来评判沈屾的行为,比如下课都不出去玩,比如一天到晚沉着脸,比如谁都瞧不起,比如见到练习册像见到亲妈一样,比如天天坐在座位上雷打不动地看英语书……
  “知道二班的沈屾吗?那女生特别厉害,志向就是把所有的练习册做完。”
  “噢,怪不得那么狠,总是考第一。不就是做题嘛!其实我这人就是懒,我妈老这么说我,不过你说有那个必要吗?唉,这种人啊,过的是什么日子……”
  “人各有志呗,啧啧。”
  这是余周周很害怕的一种境况——她一直小心翼翼地跟班级的同学相处,笑脸相迎,希望大家都对她有好印象,也很少提及自己的成绩和学习方面的任何事情。可是另一方面,她深切地同情沈屾。
  并不是和那些人一样的同情——好像努力学习的书呆子的沈屾同学活得有多么乏味可悲一样。
  余周周只是觉得,沈屾每天生活在一群与自己志向不同的酸溜溜的女生中间,一定很寂寞。
  “不过也许不会。沈屾是沈屾,我是我。如果她毫不在乎,那么我可能会更欣赏她。”
  余周周带着一种好奇和敬意去揣摩这些道听途说的关于沈屾的事情,然后去推测对方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
  也许她推理出的学习经验,和沈屾的想法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过余周周没有办法求证,只能埋起头来有样学样地努力起来。
  “陈桉,我并不是眼红学年第一这个位置。我只是觉得她的勤奋让我很羞愧。我竟然满以为自己挺不错的。”
  余周周并没有意识到,其实在鸡头凤尾的选择题中,她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
  当文艺委员和体育委员共同将三个硕大的棕色纸箱推进教室的时候,大家都兴奋极了。
  经过班会时候漫长的扯皮和跑题,大家终于决定,四月末的春季运动会,他们的检阅队伍要穿白衬衫牛仔裤白球鞋,戴黑色棒球帽和白色手套——余周周觉得这种打扮实在是很奥利奥,有些像殡仪馆的送葬队伍,不过张敏觉得这样非常整齐,有神头。
  更重要的议题自然是拉拉队道具。小学时候大家就已经受够了在观众席上听着文艺委员的指挥集体挥舞用红色黄色的皱纹纸折成的傻乎乎的大花,所以这一次,大家决定在道具上面体现出来一些属于初中生的智商和品位。
  文艺委员这几天一直在神经兮兮地打听着各个班级都在做什么样的道具,一边一脸严肃地告诫自己班级的同学不许泄密,防止别的班偷学,另一边却又在抱怨其他班级小里小气地藏着掖着。
  “谁稀罕打听你们班啊!到时候别跟着我们屁股后头有样学样就不错了。”群众们也纷纷附和。
  我们都是带着双重标准出生的,哪怕是小得像一滴水的一件事情,都能照出两张不同的脸。
  不过余周周倒是很清楚各个班级都在做什么——自然是奔奔说的。
  一班的同学买了许多长方形白色纸板,在两面分别贴上红色和黄色的贴纸,全班同学常常秘密地在自习课练习根据指挥翻纸板——这样从主席台的角度看来,会出现很整齐而抢眼的效果。当然设计过后,也可以通过整体配合翻出一些图案,比如……一颗在黄色背景衬托下的红心。
  二班的同学做的是巨大的木牌,上面的图案是巨大的竖着拇指的手型。
  三班的同学做的是花环。余周周一直认为自己班级才有资格这样做——殡仪馆送葬队伍高举着花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珍爱生命,气大伤身。
  而余周周的班级则买了两箱杏仁露露。大家一人一瓶,两分钟之内咕咚咕咚喝光,留下空罐子备用。细长的罐子里面灌入了黄豆粒儿,外侧紧紧包裹上闪亮丝滑 的明黄色和绛紫色包装纸,在罐子两头留出长长的富余,剪成一条条的穗子。这样两手分别握住罐身,轻轻摇摇,哗啦啦地响,闪亮鲜艳的颜色在陽光下反射着耀眼 的光芒——实在是很漂亮的加油道具。
  “谁也不许说出去哦,我再说一遍,做好了的同学就把道具都放回到前面的纸箱子里面,我们会在运动会那天早上再发给大家,重点是保密,听见没有,保密!!”
  文艺委员都快喊破了嗓子,后排的徐志强他们也饶有兴致地做着手工,不过很快兴趣就转为摇晃瓶身用黄豆的响声干扰课堂纪律。
  “陈桉,我听说,高中生开运动会的时候,大家都不会做这些拉拉队道具,是不是?”
  高中生的笔袋里面只有很简单的几只笔,高中生走检阅队伍的时候不会费心思统一着装,高中生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卷子,高中生有杨宇凌和简宁,高中生在十七岁的时候,不会哭。
  余周周打了个哈欠,其实她并不是不感兴趣。至少喝杏仁露露的时候她是热情高涨的,不过后来她笨拙的手工水平让她兴味索然,只好居高临下地对着那个丑得无以复加的半成品叹口气说,真幼稚,真幼稚。
  回头看看沸腾的班级里面大家手中挥舞的炫亮的包装纸,她忽然看到了角落里面的辛美香嘴角挂着的一抹笑意。
  好像第一次看到她笑得那么开心,虽然并不算灿烂,但是那种笑容是绵长安恬的,仿佛想起了什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
  余周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从座位上起来,穿过已经乱糟糟的班级,走到了辛美香的身边。
  辛美香的同桌是个看起来就很热辣的女孩子,正在不远处跟徐志强他们用黄豆互相投掷玩耍,余周周索性就坐到了辛美香的身边,直接拿起她桌子上那个明黄色的成品仔细端详起来。
  “真好看。”余周周惊讶地说。
  并不是客套,辛美香的手工的确非常细,虽然这种亮晶晶乱糟糟的道具一眼望上去没什么区别,可是辛美香的作品,无论是双面胶的接缝还是穗子的宽窄度都恰到好处。
  辛美香被突然出现的余周周吓了一大跳,连忙站了起来。过了几秒钟才不好意思地摇摇头,嘴角的笑容也消失不见,只是抿嘴巴沉默。
  “真的很好看,不信你看我做的。”
  辛美香接过余周周的作品,把玩了一阵。
  那个作品活像一只秃尾巴的公鸡。
  “……好丑。”辛美香很少讲话,不过一向直接。
  余周周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地笑了。
  “你用我的吧。”辛美香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这样一句。
  “什么意思?”
  “他们一会儿要把哗啦棒都收上去,”余周周反映了一下才明白“哗啦棒”是辛美香自己给这个东西起的名字,“运动会的时候会随便再发给大家,所以你做的 这个不一定被发到谁手里……”辛美香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余周周从她淡漠的表情中读出了后半句的含义,也就是,不一定是谁倒霉。
  “但是我做的这个你可以留下。偷偷塞到书包里面,到运动会的时候,你就可以用这个了。”
  其实余周周并不认为一个小道具值得如此大费周章,不过这是来自辛美香的好意,她还是做出一副非常开心的表情说,好啊,那我就拿走喽,你别告诉别人。
  走了两步,回过头,正好对上辛美香的目光。
  辛美香在笑,这个笑容并不像刚才那么飘忽。
  余周周攥紧了手里的“哗啦棒”,朝她点点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