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营

  “话说,你有没有吃过一种糖?”
  “什么?”
  余周周托着腮慢慢地说,“它叫口红糖。现在已经买不到了。”
  其实那个糖很小,红红的,只有一节。但是包装却做得像大人用的唇膏一样,轻轻一旋,糖便和口红一样露出来,女孩子们都学着大人一样拿着它小心地在自己 的唇上来回涂抹,然后再用舌头舔舔嘴唇,那劣质的甜味因为这逼真的形式而变得格外诱人。可是余周周的妈妈却从来不允许她和别的女孩子一样买那种糖。余周周 一直不知道为什么,是觉得不卫生?还是怕她过早地学会臭美?她不懂。
  没想到身边的辛美香却忽然说,“你想吃吗?”
  余周周吓了一跳,“有吗?”
  辛美香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皱着眉头盯着地砖想了半天,才抬起头,一副黄继光主动请缨炸碉堡的表情说,“有。”
  余周周那一刻还不明白为什么辛美香找颗口红糖也能这么大义凛然视死如归。
  后来当她跟在对方身后七拐八拐接近“美香食杂店”的时候,余周周才反应过来。不过辛美香不知道背后的余周周已经洞悉了一切,她在快到自己家的拐弯处停了下来,认真严肃地对余周周说,“你站在这儿等着,别跟着我。”
  余周周一辈子都记得辛美香脸上矛盾的表情。
  冒着被窥探秘密的危险,去找一颗口红糖。
  余周周忽然觉得很感动。她用力地点点头说,好。
  甚至没有问为什么。
  与是辛美香转身离去。
  口红糖是很古老的零食了,四处都买不到,辛美香家的食杂店竟然有,说来说去不过只有一个原因。
  积压存货。卖不出去的东西。
  比如……比如辛美香在运动会上面拿出来的麦丽素,落满灰尘,而且还过期了。
  余周周猜得出,这样的小食杂店在新近开张的物美价廉的仓买超市挤兑下,应该盈利每况愈下。唯一能比超市占优势的,恐怕只有酱油醋和啤酒了,因为邻居们都相熟,有时候赊账拿走两瓶啤酒也没关系。
  余周周的记忆中留有一个拥挤不堪的小卖部,当时她还是奔奔家的邻居。小卖部灯光灰暗,屋子里一股霉味,还有那个卖东西的阿姨,永远都凶巴巴大嗓门满口 脏话地冲着她大声吼。买到的面包大多不是太油腻就是干巴巴,薄薄的塑料包装,基本上是三无产品,有几次还有些发霉。那时候人们的脑子里没有消费者意识,也 没听说过三一五,这个城市里面还没有超市,也从来不曾有过会把好吃的糖果分发给孩子们的慈祥的店主,他会把发霉过期的东西买给孩子或者傻子。
  但是,余周周仍然觉得那些东西真是好吃,酸角,杨梅,雪梅,虾条,卜卜星,奶糖,冰棍儿,五毛钱一包的桔子冰水——虽然都是色素勾兑的。
  也许现在再吃就不那么好吃了吧?
  什么东西都是回忆里面的才最好。永远都是。
  过了一会儿,辛美香跑了过来,鬼鬼祟祟的,塞给她一节浅粉色的塑料管,有拇指那么粗,好像一节长哨子。
  余周周很兴奋,她们两个躲在角落里面,贼眉鼠眼四处张望,好像两个正在进行毒品交易的小混混。余周周费力地旋开口红糖,看着里面那节玫红色的糖心像真的唇膏一样冒头,然后小心地躲到没有人的地方舔了舔,皱皱眉头,心里有那么一丝失望——很难吃。
  只是为了圆一个心愿而已。
  不过这幅鬼鬼祟祟的样子,难道是在躲避妈妈?余周周想了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好吃?”辛美香的表情很紧张,好像口红糖是她做出来的一样。
  “没,挺好的,送给我吧。”她珍重地将口红糖揣进裤兜里面,“谢谢你,美香。”
  辛美香有些局促地笑了,低下头说,“那我回家了。”
  余周周摆摆手,“那,再见。”
  辛美香有些驼背地走了几步,突然又回头,朝余周周无比温柔地微笑了一下。
  “周周?”
  “恩?”
  “谢谢你。”
  谢谢你。从来没有人邀请我出来玩,从来没有人往我家里面打过电话。
  余周周一头雾水,看着辛美香消失在拐角。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学的时候,余周周的英语口语和听力有了很大的进步,看了很多书,长跑越来越在行,心里竟然真的有了一种初成少侠的感慨。
  唯一的问题在于,暑假作业没有写完。
  那本综合了古诗词填空小作文智力竞赛科学知识和数学复习测验的大本暑假作业还有好多没有写完。余周周的抵触情绪让她很难坚持每天做一页。暑假的最后几天,她一边翻着漫画,一边咒骂着自己的拖延和不勤奋,最终还是没有写完。
  余周周淡定地深呼吸。
  然后伸出手,把中间全是小作文可是她来不及写所以留下了大片空白的四五页,撕了下去,干干净净,一个断茬都没有留。
  她知道检查作业的时候老师只是从头到尾翻一遍,不会仔细核对页数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所有违法乱纪钻法律空子的行为都是从娃娃抓起的。
  第一堂课,大家把《暑假作业》,周记本,钢笔字练习本和英语练习册一样一样传到第一排,每组第一排的同学细细地数过,把缺少的数量报给老师。
  许多人宣称自己忘带了。
  于是张敏一指门口,“回家拿去。一个小时之内回不来就算你没写。”
  班级里面一下子就少了三分之一的人。徐志强等人晃晃悠悠地离开了教室,余周周知道,他们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过了半个小时,温淼第一个回来了。第一堂课刚结束,余周周伸了个懒腰踱步到辛美香身边问她《柯南》有没有单行本,就瞥见温淼正在四处借订书器。
  上次自己把人家扔在原地梦游一般地离去了,余周周有些过意不去,于是这次主动搭了一句话,“温淼,你的作业本散架子了吗?”
  温淼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他咧咧嘴,点点头,晃了晃手里面的田字方格本,纸页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像白色的海浪。
  用订书器在桌子上狠狠地按了两下之后,他满意地再次抖了抖作业本。
  然后突然一下子凑近余周周,在她耳朵边轻声说,“你没发现这个本子格外地厚吗?”
  余周周被他突如其来的咬耳朵行为吓了一跳,连忙躲开身,“是又怎么样?”
  温淼看了看周围,压低了声音笑着说,“我把上学期的作业本给拆了,所有上面没被用红笔打上对勾的,都被我拆下来拼到一起,好不容易终于凑够了一假期的作业量,还得装订上,你说我容易吗?”
  刹那间余周周羞愧地觉得自己撕空白页的行为实在是太低段太小儿科了。
  温淼却在这时候用食指轻轻按了按额头上新发的小痘痘,认真地问她,“你的暑假作业是不是一放假就都写完了?你这么用功的人……”
  余周周却突然很想骂人,你才用功呢,你们全家都用功。
  她甚至在那一刻想要大声地对温淼宣布,自己其实是把暑假作业撕掉了关键的几页的,她是偷懒了的……
  转念一想却觉得奇怪。用功并不是什么贬义词,确切地说,这从来就应该是一种褒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夸奖勤奋努力,就等于变相说这个孩子笨、没有潜力呢?
  其实说白了,还是潜意识里面觉得自己不够聪明,才会在形式上装模作样,模仿聪明孩子的调皮和懒散,好像这样就证明自己不是死读书了。
  这个可怜的年纪,总是要在证明给别人看了之后才敢小心翼翼地肯定自己。
  余周周突然对温淼产生了兴趣,她瞪大眼睛迫近他,鼻尖几乎都贴在了对方下巴上,这次轮到温淼吓得往后一窜。
  “你……你干嘛?”
  “你除了钢笔字没有写,其他的作业都做完了吗?”
  温淼眨眨眼睛,“英语抄写单词,我背得下来的单词都没有抄……估计老师发现不了。那个暑假作业的综合大本我也没写完,就挑里面有意思的题做了做,其他都是乱写的,反正老师也不看,只要看起来是满的就可以了……”
  余周周突然发现,温淼好像从来不浪费时间在重复性劳动上面,比如抄写熟烂于心的单词,比如钢笔字。
  于是温淼口干舌燥呆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余周周又一次紧紧盯着自己的脸走神,露出诡异的笑容,然后目光空茫地跟自己擦肩而过。
  好学生脑子都有病。温淼嘟囔了一句,好像没感觉到自己微微发红的面庞,继续低头摆弄田字方格,
  辛美香在这一刻抬起眼睛,望着温淼和余周周背影,看了一会儿,复又低下头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初二最大的变化有三个。
  新学科,物理。
  月考。
  以及周六补课。
  补课的形式很简单,全校前240名同学分为四个班级,ABCD,一切都严格由名次决定,每次大考之后都会重新排一次座位和班级。
  余周周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紧张而激动。
  甚至连如何与沈屾打招呼都演练了好多次。是应该坐在座位上若无其事地等待着对方跟自己打招呼呢,还是热情地微笑着说“我是余周周,早就听说你成绩特别好,认识一下”?
  终于到了周六,她早早地到了A班的教室,按照黑板上面的简陋的座位分配图做到了靠门那一桌的外侧。
  九月的天空总是明朗澄澈,让人心情愉悦,有种梳理一切重新开始的错觉。
  她正对着窗外的天空傻笑,突然听到耳边清冷的一句,“麻烦让一下,我进去。”
  余周周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桌子被她突然起身拱得向前一跳。
  桌脚和水泥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响声,余周周有点尴尬,直直地看着身边这个戴着眼镜的冷漠女孩,所有计算好的问候微笑集体当机,她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你回来啦,那进去吧。”
  说完之后,沈屾倒没什么反应,她自己先被这种小媳妇的腔调惊呆石化了几秒钟,才讪讪地低头挪动身体让出一条道。
  突然听到门口有点幸灾乐祸的笑声。
  被分到B班的温淼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门口,看样子是路过时候不小心看到热闹。余周周咽了一下口水,他忽然上前一步走到沈屾面前没皮没脸敲敲桌子,“这就是著名的学年第一啊,没有一次考试失手,厉害厉害,真是厉害……”
  沈屾抬眼看看他,理都没理,就低下头从硕大的书包里面掏出笔袋、演算纸和练习册。
  余周周在心里偷着乐,切,你看,人家不搭理你吧。
  没想到温淼醉翁之意不在酒,歪歪头凑过来,嬉笑的脸在余周周面前放大了许多倍。
  “余二二——哦不,余周周,你也很不错嘛,每次都是第二,也从来都不失手啊,很稳定啊,厉害厉害,真是厉害……”
  他的笑容在余周周的错愕中加大。
  余周周气极,回味过来之后,突然笑了。
  她又眯起眼睛,嘴角勾起骄傲而危险的弧度。
  “您这是哪儿的话呀,六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