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恩图报

  一声甜丝丝的“六爷”,让温淼倒抽一口凉气,他忙不迭后退一步,几乎撞到了门板上。
  啧啧,这哪像六爷,顶多是个小六子。余周周在心里不屑地哼了一声,表面上仍然笑嘻嘻的。
  温淼张了张口,好像想要反驳什么,奈何面红耳赤,最后只是低下头非常没有风度地落荒而逃,单肩书包随着步伐一跳一跳打在屁股上,好像在代表月亮惩罚他。
  余周周没想到对方这么轻易地投降了,笑容僵在脸上,尴尬地站了半天,发现身边的沈屾仿佛根本什么都没听到也没看到一样,已经在低头做数学练习册了。
  现在倒是省事,招呼也不用打了,余二二,名头都爆出来了。
  余周周侧脸看着窗外明媚的大晴天,叹口气,呸,什么鬼天气。
  不甘示弱地也想要拿出练习册勤勉一下,想到刚才温淼那张欠扁的笑脸,又觉得很挫败。在聪明而不努力的家伙勉强装作不努力,又在勤奋刻苦的沈屾面前装学术……
  余周周你还是去死吧。她坐在座位上发呆,缓缓地叹了一口气。
  于是丝毫没注意到,身边的沈屾用力过猛,自动铅铅锌啪地折断。她停顿了一下,微微侧过头看了一眼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余周周,眼睛里面有种略微复杂的困惑,然后很快再一次专心地投入到数学题中去了。
  大家陆陆续续坐满了教室,彼此间打量着,也有熟络的同学已经开始谈上天了。13中的学生大多来自当地的海城小学,所以许多同学即使现在不同班,以前也相互认识。余周周听着叽叽喳喳的谈话声,突然有点想念自己的小学同学。
  单洁洁怎么样了?自己的不告而别一定让她很生气。还有詹燕飞,新班级的同学会不会认出她是小燕子?会崇拜她,还是欺负她?自己答应给她写信,可是却一 笔都没有动。毕竟,有什么可说的呢?还有李晓智,是不是还是那么规规矩矩默不作声?徐艳艳仍然那么跋扈吗?希望她能改变一下那种性子,否则真是招人烦……
  其实这些人的脸,都有些模糊了。
  余周周知道自己想念的并不是这些人本身,更重要的是一种氛围,仿佛一抬头,就能看到小学时候教室里面雪白的桌布,暗红色的窗帘,和透光窗帘缝隙斜斜地 泄露进来的一道陽光,刚好照在趴在桌上睡觉的许迪和单洁洁一桌上,詹燕飞的座位总是空着,因为她总是要参加各种演出活动,所以同桌总是喜欢把乱七八糟的东 西,比如装盒饭的兜子,堆在她的桌子上……
  当时那么决绝地逃跑,还以为永远不会舍不得。
  那些下午的陽光穿越半透明暗红桌布制造出来的满室的流光溢彩,是余周周无论如何也不能装进铁皮盒子保存起来的东西。
  无论如何也不能。
  刚才温淼笑嘻嘻找茬的表情让余周周的心跳有一秒的差拍,仿佛余婷婷给自己形容的早搏。
  他很像一个人。
  那个家伙现在过的日子,一定非常非常好吧?
  余周周笑了,一低头的那抹自己也察觉不到的温柔,让身边沈屾的自动铅笔芯又一次啪地折断。
  她再次用看怪物的表情看了看余周周,这个呆坐在座位上什么都不干只知道发呆和傻笑却能够每次考试都紧紧地咬住自己分数不放的,第二名。
  沈屾忽然感到一种愤怒和不满,更多的是恐慌。
  只能更努力。她低头,翻过练习册的最后几页开始对答案。
  只能更努力。
  从来不要问,为什么别人轻轻松松就能做到,自己却要付出那么多?
  以后也不会问。
  余周周终于回过神,沈屾自始至终就像一尊佛,心如止水,只有笔尖划过纸面发出沙沙响声。
  这么厉害的女孩。
  仗着聪明和天分说自己懒得努力的人都是白痴。
  因为努力和勤奋本身就是一种聪明,一种名叫坚持不懈的宝贵天分。
  沈屾是一座山。余周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也许永远都翻越不了的一座山。
  两个女孩谁也不知道,她们没有一句对话,却让彼此的早晨都陰云密布。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班的各科任课教师都是年纪教研组最好的老师,从不同的班级抽调过来。第一堂是英语课,抄在黑板上的例题都是些古怪刁钻的介词用法,模棱两可,余周周对待英语从来都是实用态度,一遇到较真的介词填空就会立即歇菜。
  二十道题,自己错了7道,沈屾错了3道。
  余周周翻了个白眼,在笔记上认认真真地记下老师对于每一道题的解释。
  奇怪的是,沈屾并不像其他同学一样热衷于发言和提问,她始终低着头,好像在溜号,却能迅速地把别人的发言中的关键点言简意赅记在笔记上面。
  学习的方法,从来都不只是简单的“好好听讲,认真完成作业”一种。温淼有自己的习惯,沈屾也有她的法宝。余周周趴在桌子上面,把脸颊贴近冰凉的桌面,再次叹了口气。
  “陈桉,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可是别人不会乐意告诉我,所以只能像个小偷一样在一边观察,伺机而动。”
  今天的收获之一,沈屾做的数学练习册叫做《轻松三十分》。
  收获之二,她记笔记的时候永远都只用笔记本的右面,也就是写字时候最舒服的那一面——有些本子写到左半面的时候会整个撅过去,还得用胳膊压着,非常不 方便。不过其实左半边也没有浪费。正面的右半边记古诗词,然后将整个本子反过来,从背面翻开,原来的左半面就变成了右面,这样可以再用来记英语笔记。所以 笔记本被翻开的时候,左右两边是完全颠倒的字迹和不同的内容,写起来非常舒服,又能自然地将内容区分开,不会挤在一起很凌乱。
  余周周握了握拳头,好办法,这个办法好就好在……她又给自己找到借口买新本子……
  一上午的四堂课结束了,大家纷纷收拾书包准备离开学校。余周周憋了一上午也没和这位老僧入定的同桌说上一句话,有些闷闷不乐地踱步走出教室,抬起头竟然在放学大潮中看到了奔奔的脸。
  一脸有点百无聊赖的表情。
  “奔……”第一个字喊了一半被吞回去,她只好挤过去,从背后轻轻地拍对方的后背。
  奔奔转过头看到她的时候是惊喜的,然后突然有些回避地转回去,盯着走廊的尽头,轻声说,“是你啊。”
  余周周愣了愣,“对啊。”
  两个人一前一后,默不作声,在拥挤的人潮中看起来非常不起眼,和周围两两并肩的同学相比,他们看起来似乎根本不认识对方。余周周突然感觉到很愤怒,却又说不出来这种愤怒究竟来自哪里。
  自己心心念念记得的,对方却好像从来没放在心上。
  终于远离了大队人马,余周周一路跟着奔奔朝着车站的方向走过去,她并不在背后喊他,只是沉默地跟着。终于奔奔停住了脚步,抬头看看站牌,又四处张望一下,余光捕捉到背后的女孩子,吓了一跳。
  “你怎么跟着我?”
  余周周面无表情地盯着奔奔的脸,眼睛都不眨,半分钟后,一言不发地转身迈步离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敏最近经历了很大的危机。
  虽说十三中的教学质量和管理水平和师大附中相差甚远,但并不代表所有学生都是浑浑噩噩的,当然,还有学生家长。
  6班的整体成绩一直在学年中下游,期中考试之后的家长会上,场上家长的质疑就有些让张敏压不住,后期又陆陆续续地有了一些要求更换班主任的小型家长集 会。余周周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很令人惊讶的事情——既然当初有本事在事后把抽签抽到的英语老师换成张敏,那么现在也有本事把张敏换走。六班的家长里面,的确 是有些人物的。
  余周周托腮望着讲台上明显憔悴焦躁得多的张敏,“对顶角相等”这个定理已经没完没了重复到第五遍了,她却浑然不知。
  张敏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和那一部分家长们妥协之后,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大范围地调整座位——既然家长们都认为自己的孩子成绩不好的根本原因在于没有坐在前排并拥有一个成绩好而遵守纪律的同桌。
  余周周也被参了一本,据说谭丽娜的爸爸认为自家女儿不好好学习的原因是同桌太自私,只顾着自己偷偷摸摸地学习,却在平时上课的时候看漫画看小说,假装懒散误导自家女儿。
  不用说,肯定是谭丽娜跑到网吧或者偷看漫画被抓住,就拉了余周周做挡箭牌——“我们班第一还天天上课时候在底下偷偷看漫画呢!”
  余周周很烦躁,却又不能反驳。毕竟人家说的是实话。
  很多年后她在书中读到一句话,突然想起了年少时候的这场换座位的闹剧。
  当我们看世界的时候,总是以为自己站在宇宙的中心,认为所观察的一切如此全面而正确,却忘记了,最大的盲点,其实就是站在中心的自己。
  谭丽娜的爸爸只看到了余周周,却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
  而彼时,骄傲自律,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第一名余周周同学,则坚定地认为成绩也好,其他的事情也好,都是自己能够掌控的,其他人完全没有能力改变什么。同样,自己也没有能力影响谁,除非对方活该乐意被影响。
  半斤八两。人类都太自负。
  余周周许多年后才发现,世界上活该乐意的人还是非常多的。
  张敏最终把为难的目光投向余周周,在确定最后的排座位名单前,她把余周周叫到办公室里面谈话。
  张敏的办公桌乱得人神共愤,余周周努力地将注意力集中到张敏的表情上,然而对方说话时候飞溅的口水已经把她砸晕了。
  “总之老师很看好你的定力,所以暂时委屈你了,不过老师保证,要是他打扰到你,我立刻就把他劝退!”
  余周周不动声色地,退到口水的射程范围之外,抬头端详着张敏眼下浮肿的的眼袋和鼻梁两侧粗糙暗沉的皮肤,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小学时候个子矮矮的,却被安排在倒数第二排。现在个子长起来了,却又坐在第一排。眼前这个水平不济一团混乱的班主任,曾经夸她脑子聪明,曾经在数学课上对她在某一道思考题上给出的简便算法大加赞赏,同时从来没有就万年学年第二名这件事情给过她任何的压力。
  小时候受过不公待遇,所以别人对自己好一点,就会用好几倍的温暖回报过去。
  “没关系的,跟谁一桌都没问题。张老师你安排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