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一样

  物理老师是个力充沛的年轻女教师,据说在物理教研组风头很劲。物理课也是唯一一门六班和二班共享同一位老师的课程。
  余周周托着腮认真聆听着物理老师对于全省公开课大赛的说明。这一次公开课大赛是全校重视的大事,每个年级都选派了一位老师参赛。当大家还在揣测物理老 师会选择成绩好的二班还是比较活跃的六班的时候,物理老师却在讲台上宣布,参赛班级将由六班和二班表现积极的同学共同组成。
  “这明显是作弊嘛。”温淼在后面小声叨咕。
  余周周回过头小声附和,“你小时候又不是没参加过公开课,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写好教案,规划整体流程,准备好各种教具,每个问题的回答者几乎都被安排妥当,比赛前几天就像拍戏一样串场背台词,老师亲切和蔼,循循善诱,同学积极 踊跃,思维灵敏,无论什么问题都是全班一起举手——当然,注意哪些手举得很高的人——他们才是真的知道这道问题如何回答的人。
  物理老师说到课程的核心部分,摘下眼镜放到三扁四不圆的破烂眼镜盒里,随手往余周周桌子上一甩,就走回到讲台前开始在黑板上写写画画,马远奔突然伸手拽过了眼镜盒,轻轻摆弄几下,那个明显不均匀的眼镜盒就被安稳地倒立在桌子上。
  余周周惊讶地扬起眉毛,“哟,这是怎么弄上的?”
  她也伸过手去,试了几次,全部都倒了,砸在桌子上发出不小的声音。
  “笨。”异口同声,来自右侧和背后。
  曾几何时,余周周是打定主意把马远奔当做透明人来看待的,只是时间一长,马远奔像小孩子一样不成熟的嬉皮笑脸就不再收敛了,他开始在上课的时候用诡异的口音叨叨咕咕,騷扰前后左右,把纸条或者干脆面弄得碎碎的洒满余周周那一半的课桌,或者在桌子底下踩她的新鞋子。
  温淼则常常把双手背在脑后,幸灾乐祸地看着气急败坏的余周周,时不时冒出两句风凉话。
  但是这两个男生都忘记了余周周从来就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她的照明弹体质被激活之后,马远奔才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伸脚去踩余周周的时候只是意思意思,然而余周周反过来的那一脚却是足以把人踢成瘸腿海盗船长的力度,一直踢到马远奔鬼哭狼嚎地喊着“老师余周周欺负 人”;当温淼咧着大嘴笑话余周周满桌子被碎纸覆盖的文具的时候,她已经把所有纸屑细细扫干净收集到一起,一言不发——直到温淼体育课回来打开书包发现里面 也一片雪白,淹没了所有的课本——抬头就看到前排的余周周背着手跟他打招呼,眼睛弯弯,声音甜美。
  “你数数,一片儿都没少!”她笑眯眯。
  而此刻捏着物理老师眼镜盒的余周周轻轻侧过头去瞥了一眼马远奔,对方立刻识时务地埋头假寐了。
  “你是不是男人啊!”只剩下温淼在后面无奈地咆哮。
  “我昨天已经大致确定了在前面领导实验的同学名单,至于咱们班还有谁能参加,目前还没有定下来,不过肯定是咱们班和二班一半一半,绝对公平。”
  实验?余周周把注意力从眼镜盒转移到物理老师身上。
  这一次的公开课的设计的确比以往有趣得多。物理老师明显是下了功夫,准备了好几套趣味实验,完全抛开了课本,美名其曰,科普探索。
  然后,物理老师殷切热情的目光落在了余周周和温淼的方向。
  余周周甚至都听到了温淼在后面紧张地咽口水的声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艺委员私底下对余周周赞叹道,这次的公开课很有趣嘛,这种创新一定让评委非常看重,体现了新课标的自主性内涵——余周周和温淼不动声色地对视了一眼,叹口气。
  不过就是形式新颖了些,难度提高了些。实验都不是他们自己设计的,连结果都已经计算好了,甚至连课堂上对实验过程和结果提出质疑的同学都已经安排好了。
  这次公开课让余周周喜忧参半。高兴的是,许许多多无聊的课程,比如保健课,劳技课,还有课间操眼保健操,她都有借口逃避了。物理实验室已经成了余周周的官方避难所,她对自己所负责的小实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她的实验搭档温淼也是喜欢逃课的人,不过这个家伙和她唯一的分歧就在于劳技课。温淼喜欢劳技课,也喜欢那些手工作业。余周周不明白一个并不娘娘腔的男 生怎么可能如此热爱劳技课,而作为实验搭档,他们必须统一口径一起行动,所以当温淼坚持要上劳技课的时候,余周周终于抓狂了。
  “你是不是男人啊,那种课你也有兴趣?我们需要练习啊,练习!”
  温淼打了个哈欠,“练习个头!咱俩的实验几乎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你不就是想要带着漫画到实验室泡着吗?其实我觉得在课堂上面一边看一边提心吊胆更刺激,你说是不是?”
  余周周理亏,他们的实验的确很简单很简单:模拟日出。
  基本原理是光的折射作用,所需要的道具就是一个方盒子,一个手电筒,还有一个玻璃瓶,确切地说,是撕掉标签的输液瓶。手电筒代表太陽,方盒子所代表的 地平线的高度正好遮蔽了后面的手电筒光芒,讲台下的同学们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在二者中间放上装满水的输液瓶之后,讲台下的同学就能看到手电筒的光亮了。输 液瓶在这里充当了大气层,对陽光进行了折射,这就是所谓的“黎明在真正的日出之前”。
  用温淼的话来说,这种无聊的实验,六岁小孩儿都能操作。物理老师的要求一直都是——“自己琢磨台词,别上台像个结巴的木头人似的给我丢脸!”
  不过温淼不理解的是,他们第一次走进实验室准备实验器材的时候,自己正在给手电筒安装5号电池,突然听见在水池前面给输液瓶灌水的余周周发出的傻笑声。
  他悄悄走过去,看到她盯着手里灌满水的玻璃瓶,嘴角翘起,不知道在回忆着什么开心的事情。
  她举起瓶子,轻声自言自语,“哈,把圣水带走!”
  “什么圣水?”
  被打断思路的余周周尖叫一声,手里的玻璃瓶脱手而出,在地上粉身碎骨。
  在一旁擦拭鱼缸和铁架台的沈屾侧过脸看了他们这一对活宝,目光冷淡。
  余周周至今也没能够在周六的A班上和沈屾说上一句话,除了“麻烦让一下,我出去上厕所”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交流。A班的座位伴随着每次月考的成绩总在变动,然而余周周和沈屾的这一桌却万年不变,好像两座长在地上的石头山。
  余周周隐约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做学年第二名,这没什么不好的,小日子仍然优哉游哉地继续着,学习,但也看点漫画,打打羽毛球跑跑步,妈妈也答应自己过年的时候给自己买一台电脑了……
  沈屾是绷紧的弦,她不是余周周。
  甚至她不自觉地在向温淼的生活信条靠拢。正如对方的姓氏,温吞和煦的好日子。
  陈桉的主角游戏,还有师大附小的往事,交织成玻璃瓶外模糊不真切的影象。
  沈屾除了那一次在物理老师面前串场以外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实验室里面了,面对余周周撒欢地逃课这一事实,温淼一直在用“你看看人家学年第一,为了多点时间学习,连物理老师的公开课都不放在眼里,你活该这辈子排在她后面”来刺激余周周。
  余周周却在沮丧的同时也没忘了反问温淼一句,“你倒是挺上心的,那你自己呢?你那学习态度还不如我呢!”
  温淼想都没想,懒懒散散地回了一句,“可是,余周周,我们不一样。”
  余周周突然愣住了。
  似曾相识的话。
  记忆汹涌而来,最终无功而返。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班级的时候,里面正在发周末当做作业的英语数学物理卷子和语文作文范文,从第一排向后传递,班里霎时一片热闹的雪白。每一科的课代表都站在讲台前大叫着“有没有人缺语文卷子?有没有人缺?”
  “我缺我缺!”文艺委员刚举手大喊,就听见周围一群人的哄笑。
  余周周从后门经过,看到辛美香正在帮前后左右的男生女生整理卷子,按照顺序码成整齐的几份。虽然这些卷子他们都不会去做。
  一个钉子引发的血案。辛美香的打抱不平,余周周知道现在也无以为报。现在被欺负的人换成了辛美香,自己却没有勇气走过去把卷子从她手里抢过来塞回给徐志强他们。
  到了自己座位上,竟然发现马远奔已经帮自己把卷子分门别类码得整整齐齐。
  余周周有点感动,反观身后正对着一堆页码杂乱的卷子发狂的温淼,不觉暖洋洋地笑了,对马远奔说,“谢谢你啊。”
  马远奔总是嬉皮笑脸,像个多动症儿童。可是很早前余周周就发现,无论对方是什么表情,他的眼睛总是空洞的,眼珠很少挪动,眼白过多,直勾勾的。如果把他的脸的下半部遮住,只看眼睛,甚至都没有办法猜到他的表情。
  然而听到答谢,他没笑也没看她,有点脸红,却只是不耐烦地说,“收好你的卷子,以后别老到我书桌里面掏卷子!”
  余周周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她总是忘记带卷子,每次上课时候老师要讲解卷子答案的时候,她总是要到马远奔书桌里面搜刮一番,反正对方的卷子总是看也不看就塞进书桌,乱糟糟的,总能找到需要的那张。
  “对了,刚才物理老师来了,去参加比赛的同学名单公布了,一会儿和二班的同学一起去实验室,好像说要排练。”
  好吧,要串台词了不是。余周周无奈地把《犬夜叉》塞进书包里。
  “还有,”马远奔突然说,“这个周末一过就要比赛了,好像是去师大附中。”
  “哦,”她点点头,然后突然抬起头,“你说什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