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高人浮躁

五月,暮春初夏的风吹在脸上,温暖舒适,让人忍不住想要打哈欠蜷缩成一团和屋顶上的猫咪挤在一起晒太陽睡懒觉。初二下学期的第三届补课班,辛美香已经是B班第三排的学生。
  很多不知情的人都以为这种巨变来自于某天下午毫无预兆的爆发。语文课抽查背课文,轮到辛美香的时候,大家依照惯例,在辛美香前面的女生坐下的瞬间,另一组第一排的女同学已经站起身了。
  “为什么把我绕过去?!”
  辛美香的声音不大,然而冷冽坚定。
  然后在语文老师和第一排的女生还都在愣神的时候,辛美香已经开口背诵了。余周周从她的声音里面听出了很多复杂的情绪,单薄颤抖的嗓音里,是被紧张和兴奋所包裹的勇气。
  她回头得意地朝温淼眨眨眼,好像辛美香是自己的一个非凡作品,此刻终于面世。
  温淼却仍然懒洋洋地,仿佛对辛美香的举动毫无兴趣。
  没有人知道在这短短的四个月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辛美香仿佛破蛹而出的凤蝶,在初夏时节翩然振翅。她变瘦了,长跑让她的肌肤呈现匀称健康的微黑色,五官渐渐清晰立体,也不再穿那些廉价得让人看不出年龄段的衣服。
  大家忽然发现,原来她是个长得很有味道的女生,瘦削的肩膀和下巴,透着几分凌厉。
  余周周知道,其实自己也并不是完全知晓辛美香付出的努力。想要脱离曾经的自己,就仿佛抽筋拔骨一样。她虽然也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困境,可是那些毕竟都是 外在的压力与不顺,她潜心等待机会卷土重来就好,不需要对自己改变太多,即使有,那也是悄然无声的渐变,随着时间累积。谁也不曾像辛美香一样,对自己这样 狠。
  仅仅只是为了变得更好吗?
  自信起来的辛美香不会在余周周讲题的时候保持沉默。偶尔她会尖锐地打断,直言,这种方法太麻烦了,明明有更简便的算法。
  温淼每每此时就会在一旁冷笑。
  被抢白的余周周只能挠挠头,笑笑说,哦?你给我讲讲?
  辛美香被调到第四排,和余周周温淼那一组相邻,只隔着一个过道。开始有很多同学和她聊天,似乎大家在惊讶过后就迅速接受了这一改变,并且丝毫不记得自己当初是如何在闲聊时候集体笑话过这个女孩。
  余周周轻声对温淼说,“你看,成绩的确能带来宠爱。”
  温淼伏在桌面上,脸埋进胳膊里,只露出半个脑袋,眼睛滴溜溜地转。
  “可是你不觉得,这样有点可怜吗?”
  余周周不愿意承认,然而辛美香身上的确有些东西,是她以前从来没有发现的。
  比如嘴角的那一抹冷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末的某天早上,余周周和温淼一起抱着全班的物理作业本穿过行政区的走廊往班级走,迎面刚好碰上同样抱着作业本的沈屾。余周周咧嘴一笑正要打招呼,忽然听见远处的电铃声,似乎就来自学校附近的第四职业高中的教学楼。
  电铃声响了很久,余周周从来没有听到过他们学校的电铃声如此嚣张地传遍四方。
  “现在是九点钟,打的第几节课的铃声啊?收发室老头喝高了?”温淼向窗外不住地张望着。
  余周周忽然想起了什么:“是中考!四职是中考考场,今天是第一门吧?”
  她们三个人都安静下来,窗外并没有什么可看的,蓝天白云下,四职的教学楼背影安然伫立。
  明年就轮到他们了吧。
  余周周忽然想起前两天听说的考试信息:“我听说,师大附中的高中部会在中考前寻找全市统考前100名的学生商量签协议,如果签了协议,就只能报考师大附中高中部,不过可以有10分的降分优惠。很多想考振华又怕落榜的同学最后都签了这个协议,折中保底。”
  温淼点头,“我也听说了。”
  余周周想了想,轻声问,“那如果是你们,会签吗?”
  毕竟,十三中的学生想要考振华,不成功便成仁。而师大附中高中部确实也是非常好的学校。
  温淼和沈屾同时开口。
  “当然签啊!”“绝对不签。”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都笑了出来。
  “周周,你呢?”
  余周周摊手,“我不知道。”
  她好像突然对振华不是那么执着了。
  是因为太幸福了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年夏天,有一首叫做《勇气》的歌被班里的男生女生翻来覆去地唱。偷偷在放学后拖着手一起去网吧打CS的小情侣们不约而同地哼着“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
  那年夏天,有四个花样美男让所有学生开始疯狂抢购VCD和娱乐杂志,只为了看一眼他们当中某一个人的消息。女孩子们不再彼此询问“你喜欢咱们班的哪个男生”,而是直截了当地划分派别,“喂,你喜欢道明寺还是花泽类?”
  连温淼都直勾勾地问过余周周。
  余周周红着脸,说,“《流星花园》我没看完……”
  温淼惊奇地扬眉,“为什么?”
  余周周摇头,死活也不说。
  她要怎么告诉温淼?她正坐在客厅里面看电视,妈妈坐在一边削水果,齐叔叔也靠在沙发上看报纸,突然电视里面传来杉菜的尖叫。两个大人一齐望向电视机,正好看见道明寺把杉菜推到墙上扯衣服强吻的镜头。
  杉菜肩头的衣服噗哧被扯裂,余周周的面子也噗哧被扯裂。
  她面红耳赤地关上电视,齐叔叔在一边笑,向来不干涉余周周课余生活的妈妈这次抓了个现行,放下苹果走过来轻轻拍她的脑袋,“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以后不许看了!”
  余周周欲哭无泪。这个该死的道明寺。
  所以当大家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剧情和感情走向的时候,余周周只能闷头在纸上画圈圈。
  学校里面也兴起了各种各样的F4团体,当然,也有些不走寻常路的,会起名字叫“四大才子”“13中四少”等等,总之离不开四这个数字。
  余周周是从谭丽娜口中得知,他们年级也有自己的F4,其中,徐志强是“道明寺”。
  想起徐志强那张马脸,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余周周拍着胸口问,“为什么?”
  “可能因为他最霸道吧……”
  “那花泽类是谁?”
  谭丽娜突然有些扭捏起来,半晌遮遮掩掩地说,“我也不清楚,听说是2班的慕容沉樟……切,你说他哪儿帅啊……”
  余周周在心里冷笑,哪儿帅你心里最清楚吧。
  她不愿意想起奔奔,那个见面不如不见的奔奔。或者说他早就不是奔奔了,只是一个顶着华丽的姓氏奇怪的名字的不良少年而已。
  余周周有那么一瞬间非常想要在满溢一室的氤氲暧昧中大喊一句,你们都思春了吧??!!
  不过青少年青春期心理卫生建设轮不到她来考虑。她需要担心的是她自己。
  徐志强和女友分手,对余周周的追求卷土重来。
  辛美香的转变让徐志强重新记起了余周周几次三番和他的较量。当面打小报告,拒绝自己的表白,现在又挡在他面前大喊“你凭什么打人”……作为十三中的道明寺,他有责任义务尽快找到一个杉菜,而目光好死不死地就锁定在了余周周的身上。
  送花,买中午饭,送零食,让各种小弟出去散播两个人交好的消息,一时间许多外班的同学都会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徘徊在门口想要看一眼“杉菜”的长相。
  甚至连放学的路上都围追堵截。徐志强和一对小弟在她身后跟着,烦死人不偿命。
  温淼有些担忧地说,走吧,以后我送你回家。
  余周周感激地笑笑,丝毫没有考虑到,这让温淼陷入了十分危险的境地。很快,徐志强就放出口风,不码上二十个人打得温淼满地找牙,他徐字倒着写。
  温淼如常来上学,听余周周提起徐志强的宣言,只是笑笑。
  其实不是不紧张的。余周周能看得出,可是他仍然硬撑着,用满不在乎的笑容掩饰着恐惧。
  她忽然很心疼。
  体育课自由活动,余周周远远看到温淼被一群不认识的男生围了起来,而六班其他的男生都事不关己地在远处观望,一个个都是缩头缩脑的样子。血冲上头顶,余周周一个冲刺就扎进人堆里,毫不费力地找到温淼,挡在他的身前。
  领头的徐志强抱着胳膊,眯着眼,歪着嘴,还学着古惑仔的样子叼了一根牙签在嘴角。
  “不关你事,让开,老子今天非教训他一顿不可,让他没眼力价给我添堵!”
  每当需要保护别人的时候,余周周总是有无穷的勇气。那一瞬间她甚至不找边际地溜号了,想到被打得筋脉尽断的星矢,也总是一在脑海中想起亲人朋友的时候就会小宇宙大爆发。主角的力量永远来自于对别人的爱和保护,不是吗?
  她有些兴奋地笑了,余周周你看,你果然是主角的命。
  “徐志强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无理取闹没完没了,我饶不了你!”
  “哟,你想怎么饶不了我啊?”徐志强说完就一脸猥琐地笑,周围的狗腿们也很捧场地陪笑,一时气氛非常和谐。
  “温淼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敢动他一根毫毛,我就,我就……”余周周在肚子里搜刮半天找不到词汇,于是用最大的力气叫道,“我就给你告老师!”
  全场有三秒钟的静默。
  然后狗腿们欢乐开怀,笑得山河变色。余周周回头,看到危机中的温淼竟然也一脸“别说我认识你”的无奈。
  徐志强却用一种非常欣赏的表情盯着她,笑容诡异。余周周又想起一年半之前他牵着她的手作出的那番深情款款的告白
  “愿意做我的杉菜吗?”徐志强目光炯炯。
  所有人都在看她。
  余周周一字一顿:“杉,你,姥,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