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藏龙

学校主要教学楼共四层,分了四个区,每个年级各占一个,还有一个行政管理区域。周周踏上B区二楼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的书包里面捎给辛锐的历史练习册,于是转头向三班走去。
  正要出门的一个女生帮余周周朝教室里叫了一声辛锐的名字,然后继续了自己的电话。“我不是让你把校服给我塞书包里面吗,我们班主任跟个变态似的,开学第一天他非剁了我不可,那你昨天晚上到底听没听见啊,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升旗了……”
  “周周。”
  余周周回过神来,辛锐站在门口看着自己,面无表情,微黑的面容棱角分明,配上白色衬衫,非常有味道。
  “你剪头发了。”余周周低头去掏书包里的练习册。
  “嗯,”辛锐一只手指绕着刚刚及肩的头发玩,慢慢走到班级的后门,“马尾辫梳腻歪了,想换换。”
  “给你。”余周周递过练习册。
  “谢谢。嗯。”
  余周周这才发现辛锐心不在焉,注意力完全集中于后窗。她有些奇怪,于是走到她身后一起往里面看。
  “她是谁?”余周周轻轻地问。
  “谁?”辛锐假装没有听懂。
  余周周耸耸肩,笑了一下没有追问。
  辛锐于是低下头,有些尴尬地说,“凌翔茜。”
  整个班级里面只有十几个人,而辛锐的目光死死地锁在了靠窗的第一排,那里只有一个女孩子孤零零地坐着,余周周直接锁定了目标,彼此都心知肚明,辛锐的装糊涂只能显得很小家子气。
  余周周没有说话,慢慢地走到前门直接往里面看。
  “喂,你……”辛锐想要阻止,余周周已经站到敞开的门口安静地观望,而辛锐却靠在墙壁上,把审视的目光停留在余周周身上。
  凌翔茜把书放在腿上而不是桌子上,头深深地低下去以至于余周周根本看不清她的脸。高一时候余周周和辛锐都是一班的同学,而她是二班的。坐了一整年的隔壁,余周周记忆里她们却好像从来没有在振华遇见过彼此。
  凌翔茜穿着淡粉色的T-shirt,外面套了一件耐克的白色上衣,顺直的长发在晨光中有着温柔的光泽。似乎觉察到有人在盯着自己,她抬起头来,对上了余周周的目光。
  四年不见,凌翔茜的变化很大。和以前一样漂亮,面若桃花,但是曾经眉宇间那种孩子气的趾高气昂已经被收敛起来了。凌翔茜并没有躲避余周周的目光,而是大大方方地笑了笑,余周周也同样微笑地回应了一下。
  “真漂亮。”余周周说,“书给你了,那我走了。”
  “她来学文,在学校很是轰动呢,”辛锐没有感□彩地说,“她一定是文科学年第一。”
  “晚上还是一起回家?”余周周没有接话茬,也没有回头。
  走到楼梯口时,她忍不住回头望了望三班的班牌,看见辛锐正在靠着墙发呆。
  “她一定是学年第一”,这句话里面,既没有钦佩,也没有祝福。
  余周周不止一次地想,温淼是对的。
  ------------------------------------------------
  上楼的时候,余周周不知怎么突然有些心慌,三步并作两步地往上跑,脚下一滑,差点摔了个狗啃屎,拼命地抓住栏杆才没有用脸着地。旁边一个男孩子开始很 没有同情心地大笑。余周周愣了一下,望向这个肆无忌惮地笑着的男孩,单薄的身材朴素的校服,还有苍白而且不英俊的脸,笑声很稚嫩,像个初中生。
  “对不起。”那个男孩子很尴尬地朝余周周欠了欠身子。
  “没关系……嗯,早上好。”余周周笑了,从早上开始郁郁的心情因为这个跟头和对方肆无忌惮的笑而明朗了许多。濒临摔倒的瞬间心跳加速,竟然会得到一种大难不死的庆幸。
  “早上好。”男生把头点的像捣蒜,都能听见声音了。“其实我认识你,你是余周周。”
  “嗯,我是。你呢?”
  “我是你的同桌,我叫郑彦一,分座位的时候你不在,我们被分到一桌了。”
  “郑彦一?彦一?”余周周觉得好笑,想起了《灌篮高手》里面陵南队的相田彦一,那个总是急着搜集情报的男孩子。忽然又一阵悲哀,因为这个彦一只是永远都上不了场的角色。
  “嗯,叫我彦一就行了。”
  七班里面也只有十几个女孩子,余周周的座位在靠窗的倒数第三排。窗子是面向马路的,周周有些羡慕那些窗子开向操场一侧的班级。自己所处的位置刚刚好面向莲花购物中心上张贴的兰蔻香水的大海报。
  “这是咱们的课表,那天分完座位后抄在黑板上面的。咱们的历史要重新学高一的中国近现代史,地理要从地球地图和世界地理开始学,政治倒是继续高二的哲 学部分,高一的经济学部分假期补课的时候再说。至于数学语文外语就一切正常了。这是那天开会时候说的,对了,你为什么没有来呢?大家可是很关心分座位的情 况的。”彦一瞪大了眼睛。
  是个很热心的同桌,好像学习也很认真,余周周看着他手上拿着的用各色的荧光笔把重点标得清清楚楚的历史书,笑笑说,“自制彩页?”
  彦一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不是啦,我喜欢把书弄成这个样子,比较有我的风格。”
  周周摊开自己的书,干干净净的,好像刚刚从书店买回来一样。
  “高一的时候都没有听过史地政的课,反正学校排榜的时候也不算这三科。”余周周耸耸肩,“幸亏学文了以后可以重新学。”
  “那你为什么学文呢?理科成绩那么好……”
  “诶,对了,咱们今天还要升旗吗?”周周忽然问。
  “当然。七点四十吧,还有十分钟呢。我打算先看看历史书,你呢?”
  “哦。”余周周也摊开了空白的历史书,目光投向了窗外。彦一忽然发觉自己从刚才开始提的三个问题对方其实一个都没有回答。张张嘴唇想要问,看到神游中的余周周,又憋了回去,低下头开始看鸦片战争。
  窗下就是振华的正门,而门口的街道上已经拥堵不堪。
  万国车展。
  禁止鸣笛的牌子从来没有起过作用,每天早上喇叭声都要这样热闹一番。奔驰奥迪的确早就不新鲜了,然而这辆白色加长版凯迪拉克还是让周周吃了一惊。
  “彦一,来看这辆车。”
  “这是……我的天,不就是上个学吗?至于这么大排场吗?”彦一嘟囔了两句就回到座位上继续看书,“你觉得呢?好过分。”
  “呵,我只是觉得车很漂亮。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振华原来的校舍没有这么大,也用不着盖得太大。作为省级示范性高中的龙头老大,振华每年只招收五百个学生,保持着令人咋舌的升学率。三年前振华开始同 其他省重点一样开办分校,承诺分校与总校使用一套教师队伍,每位老师都同时担任分校与总校的教学任务,而且分校招生人数是总校的两倍,终于收到了大笔的学 费,也建起了这座漂亮的新校舍。一时间省内争议不断,尤其是总校的家长们上访了多次,可是分校还是轰轰烈烈的办起来了。整所学校内一时间冰火两重天。
  也是分校让振华朝着豪门高中大步迈进,招来了白色凯迪拉克。
  忽然看见有个男孩的背影逆着人流走出来,似乎是遇见了熟识的同学,四个人不知道因为什么笑作一团。
  余周周静静注视着那个陌生又熟悉的背影,时间太长,不觉有些发晕。她把目光收回来,看见彦一正在一本厚厚的笔记上奋笔疾书。余周周并没有问他这是什么 笔记,也没有夸他笔记记得好。在尖子班呆了一年,她学到了很多,就算彦一不是那种小心翼翼斤斤计较的人,她也不想冒险。
  还记得高一下学期时生病缺课,余周周不得已向后桌的女孩子借英语笔记,对方不情愿地拿出来,翻到最后几页递给了她。笔记实在有些多,于是她问能否借回 家抄——后桌说可以,你把那几页撕下来吧。余周周愣了一下,知趣地把笔记还给了对方。讪讪地转过身来时,自己的同桌低声笑了,说,那本子前面有郑大勇补课 班的笔记,五十元钱一堂课,这么宝贝的东西怎么会让你带回家去?别傻了。
  从此,别人在学什么,做什么练习册,余周周统统当做没看见。何况,和初中不一样了,她现在的确不是很热衷于成绩上的钻营。
  翻开历史书,鸦片战争那一节还星星点点画了几笔关键词,到了后面就全是空白了。余周周当初的确不曾想过学文科。只是陈桉一句“我觉得你学文科挺好的”,她就报名参加文科班,连陈桉都被吓了一跳,回复了一条带着惊讶表情的短信。
  “反正文理都没什么所谓。文科就文科吧。”
  陈桉并没有再回复什么。
  拿起笔开始仔细地浏览书上的内容,忽然听见讲台前面一声号令——“快要七点二十了,大家陆续下楼站队吧。”
  班主任说完就出去了,只留下模糊的背影。
  “急什么啊,站队也要争先,以为是小学生啊。”背后几个女孩子在嘟囔。
  彦一放下笔,“一起走吗?”
  说完才发现,自己的同桌,带着一脸茫然的表情,已经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