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潮汹涌

  凌翔茜发现,不得罪人真的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她不知道是第几次回过头去看斜后方的陆培培了。
  陆培培毫不避讳地用冷冰冰地目光看着自己。凌翔茜轻叹一口气,下课的时候一定要跟她好好解释一下。
  新上任的班长凌翔茜需要做的工作很多,比如统计班级同学的户口复印件、整理档案、上报少数民族和侨胞人数姓名……
  所以自习课上,当她问出“咱们班同学有是少数民族的吗”,陆培培举起手,她想都没想就冒出一句:“分校和借读生不算。”
  全班静默,57个同学,有28个来自分校,不乏大批借读生。
  凌翔茜感觉到后背忽地冒出冷汗,她有些慌张地补上一句,“我是说,分校单独统计……”
  怎么说都是错。凌翔茜在心里恨恨地想,明明就是分校的,当初自己没本事考进总校,就别怪别人提。提起分校倒也不算歧视,能有这么大反应,说来说去,不过就是连你们自己都瞧不起分校嘛。
  可是不管怎么样,凌翔茜都知道必须地圆场。她不希望刚一开学就树敌,还是一气儿28个。
  一打下课铃,凌翔茜就站起身,摆出一脸笑容走近陆培培,轻声问,“培培,你是哪个民族的?”
  陆培培正坐在座位上小心翼翼地涂着指甲油,头也不抬,“想不起来了。”
  周围有女生冷笑,凌翔茜闹了个大红脸,索性豁出去了,“刚才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在初中被人从背后诋毁过,多亏了林杨和蒋川的回护。凌翔茜慢慢学会收敛自己的傲气和直率,很多时候和坚决不说对不起的尊严相比,少惹点麻烦才是真理。
  何况,她真心地希望所有人都能喜欢自己。每当听到对自己不好的评价,她就会郁闷上半天,思索究竟是自己的错还是对方小心眼,如果是对方小心眼,那么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凌翔茜几乎忘记去想,究竟是什么让一个公主变得低三下四。
  “你刚才干什么了?什么故意不故意的?”陆培培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尖刻,凌翔茜心底尚未消磨光的骄傲让她“呼”地起身。
  “我来跟你道歉是因为我的确无心,也是我的涵养决定的。你自重!”
  陆培培瞪着杏核眼半天没说出话来。
  潇洒转身的凌翔茜坐回到座位上之后,懊恼地捂住了额头。
  低下头迅速地发了一条短信,“蒋川你大爷的!”
  蒋川很快回复了一个笑脸符号“:)”。
  “又谁惹你了?”
  每当凌翔茜烦躁的时候,也许会选择性地告诉林杨自己的烦恼,却会发给蒋川同一条短信,蒋川你大爷的。
  蒋川是她的出气筒,蒋川说话越来越尖刻,当她有发泄不了的怨气又放不下架子和修养去痛骂的时候,蒋川都会揣摩着她的心意,骂得痛快淋漓。
  那个像影子一样的蒋川。
  凌翔茜没有注意到,背后有双眼睛一直在观察着她从纠结到赔礼道歉再到愤而起身最后回到座位继续纠结的过程。
  和名字一样锐利的目光。
  ------------------------------------------------------
  上午最后一堂课的下课铃打响,余周周后桌的米乔仍然没有回来。
  李主任早自习查班的时候发现了米乔刚刚贴了满桌子的艾弗森的大海报,形成了花花绿绿的桌布,远处一看极为扎眼。她向来是铁腕主任,二话没说上手就撕。
  李主任是个思想很老派的老师,在振华任教二十年,现在仍然兼任七班的地理老师,上课时候最喜欢说的话就是,想当年振华每一个年级只有六个班,大家整整 齐齐穿着校服,上课时候思路踊跃,下课时候还纷纷坐在座位上自习,任何时候都根本用不着巡查老师,安静得地下掉根针都听得一清二楚……
  那样英的振华,师大附中高中部根本连振华的尾巴尖都追不上。
  中国有北大清华齐名,可是在省内,只有振华,只有振华。
  所以也根本不需要什么新校舍。李主任一想到伴随这个华丽的大楼涌进来的那些借读生和庞大的分校,就会心痛。
  李主任对借读生和振华堕落现状的痛心疾首与面对艾佛森被毁容同样痛心疾首的借读生米乔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
  余周周有那么一瞬间都误以为嘴唇发白的李主任要背过气去了。
  二十年教龄,大风大浪的考验让她最终还是站住了,窝窝囊囊的班主任英语老师得到通风报信冲进教室,几乎是用拖的方式把米乔拉走了。
  “我喜欢他,把他铺桌面上我就想学习了,你管得着吗?你管得着吗?!”
  米乔毫不示弱的吼叫在走廊里面久久回荡。
  余周周也不是没喜欢过动画片或者武侠侦探小说里面的男主角男配角,然而像米乔一样被拖走的时候还高叫着“你敢撕我男人我跟你拼了”这样的家伙,还是第一次见。
  不由得笑起来。
  许久没有这种单纯开心的感觉了。真是嚣张的年轻啊,年轻真好。
  鼻子有些酸。只是有一点点。
  正在回忆着早上米乔的壮举,抬起头看见林杨远远地跑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他跑得校服领子都有点歪,“我们班主任一直在唠叨开学体检的事情,拖堂了,我来晚了。”
  余周周点点头,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帮他把领子正过来了。林杨已经长得太高了,真的像一株参天的杨树,余周周的身高停留在165,看他的时候已经需要仰视了。
  有些事情,你清醒过来都不会明白自己怎么会做得出来。
  林杨怔住了,呆呆站在那里不敢动,直到余周周缩回手,“嗯,这样顺眼多了。”
  然后自顾自地向楼梯口走过去,无比自然,仿佛根本没有发现林杨的羞涩局促。
  林杨刚刚那一瞬间的惊喜和悸动已经平息。
  他不喜欢余周周毫不避讳心如止水地给他正领子的动作。他准备了那么多话,想要跨过那道鸿沟。埋藏了一整年的话,畏缩不前,终于得到了她一句“我不怪你”,终于被她正视——却忽然发现,对方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洋娃娃,连正领子这种暧昧的行为都无动于衷。
  林杨揉了揉太陽穴,起步追上去。
  辛锐在食堂看到余周周的时候,余周周正站在拥挤的窗口外围呆望着。
  余周周不喜欢一切拥挤的地方。辛锐心想这副样子等轮到她打饭的时候估计盆里面只剩下菜汤了。
  刚要走过去打招呼问问要不要帮忙,突然看见从人群中挤出一个男生,端着一大盘子饭菜,站到余周周面前,傻笑了一下。
  林杨?辛锐有些疑惑。
  林杨是二班的班长,成绩好,人帅,性格又随和,还是省里物理数学联赛的一等奖。不过,理科的第一名一直被楚天阔牢牢把持着,楚天阔长得比他帅,成绩比他好,甚至连喜欢楚天阔的女生都比喜欢他的多——辛锐不禁有些想冷笑。
  既生瑜何生亮。
  这个林杨,过的一定很痛苦吧。辛锐弯起嘴角,刚想转身离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辛锐,你自己吃饭啊,你怎么自己吃饭呢,没人跟你吃饭吗?”
  妈的。辛锐笑笑对突然冒出来的陈婷说,“平时和我一起吃饭的女生有点事情。今天我自己。”
  其实从来都是她自己。她和余周周很少在一起吃饭,余周周吃饭时候喜欢发呆,细嚼慢咽,而她习惯于快速解决之后回班上自习,所以一直都是分头行动。
  不过她可不希望被陈婷这种三八知道实情。好像自己是个没人要的可怜虫。
  “呀,那不是余周周吗?林杨也是我们小学的,他们俩怎么在一起了?走,去看看!”
  辛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陈婷直接拉到了余周周和林杨面前。
  “呀,林杨,好长时间没在学校碰见你了。你怎么和余周周一起吃饭啊?”
  辛锐很想笑。在场的其他三个人都永远不可能像陈婷这样坦白自己的好奇心。
  林杨似乎根本没想起来陈婷是谁,他耸耸肩,笑都没笑只说了一句“你好”,甚至都没有看辛锐和陈婷一眼。而余周周已经低垂眼神开始把菜和米饭从盘子里面一样一样挪到桌子上,撤掉餐盘。
  辛锐忽然有种被排斥的感觉,那两个人在一起时候的姿态很像是……老夫老妻。
  可是以前在一班的时候,从来没见过余周周与隔壁二班的林杨有什么接触。这种奇怪的气场让辛锐疑惑重重,直觉不想呆下去,于是站起身说,“陈婷,我想去二楼吃,一楼没有烧烤窗口。”
  陈婷完全不在状况,被辛锐伸手一拖就拖走了。
  有种沉寂许久的不快再次漫过了辛锐。
  这个余周周,不言不语,却和一个长得好看的校园风云人物关系很好。
  我不是那种看不得别人好的女生,我不妒忌,一点都不。辛锐摇摇头,想要驱散心中的不快,专心上台阶,一步一步,朝着更高的方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