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看就看出来了

  那两个人离开的瞬间,余周周听到林杨长出了一口气。
  “那女人是谁啊……”他皱着眉头嘟囔着。
  余周周摇摇头,坐到桌前,低头开始慢慢地吃东西。林杨打的饭菜都很清淡,白灼芥蓝,木耳炒鸡蛋,干煸四季豆,燕麦菊花粥。
  “你不喜欢吃肉?”余周周很奇怪,她的印象中男生统统是一顿饭都离不了肉的食肉动物。
  “你喜欢吃?我怕你不喜欢吃油腻的所以……你等着,我再去……”
  “不用了,我挺喜欢的!”余周周叫住他,示意他坐下一起吃饭。
  两个人安静地喝着粥,仿佛这里不是食堂而是自习室,他们正各自做着数学卷子。
  林杨食不知味。这是从小到大他第一次和余周周面对面吃饭,昨天晚上半是深思熟虑半是一时冲动,发出邀请之后,半天余周周的短信才回复过来,他迟迟不敢按下“查看”按钮。
  甚至不知道究竟是希望对方答应自己还是干脆地拒绝。
  半夜失眠,回忆在夜里闹得很凶。今天上学几乎迟到,校服里面这件套在白衬衫外的深灰色羊绒背心是他最喜欢的衣服,早上却鬼使神差怎么都找不到了。好不 容易翻了出来,穿上了,却又觉得有点做作,非常不好意思,于是中午出门前赶紧套上了校服才跑去七班找她,但是这样一来,背心被挡住,特意穿它的行为又变得 没有意义了。
  突然觉得自己的举动简直就像个女人。
  林杨纠结得要死,越吃越燥热,干脆把拉链拽下来敞开怀,露出里面的羊绒背心。
  然而马上就听见余周周的笑声。他抬起头,对面的女生笑容温和,竟然有几分安详。
  “衣服很好看。”她说。
  林杨羞耻得几乎想要去撞墙。
  他深吸一口气,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撩,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周周。我有话对你说。”
  背后突然有人喊:“林杨!”
  不管是谁,你大爷的!林杨一脸灰败地回头去看喊自己的人,竟然是楚天阔。
  “我正打算下午去找你呢,正好在这儿碰见你。咱们把两个班的篮球赛时间定下来算了,公开课预选赛的时间确定了,所以我们周三和周五下午有两堂自习,正好连着午休,时间充裕。再不定下来,路宇宁就要笑话我们班不敢应战了。”
  林杨反应了半天,才点点头,“哦。”
  “哦什么哦,你丢魂儿了?”楚天阔这才抬头看了一眼桌子对面仍然低着头在慢悠悠喝粥的余周周,有些惊讶。
  “余周周?你怎么……哦,”他很快转了话题,“送别会的时间也定下来了,就周四下午第三堂课吧,正好和班里开学第一次班会时间一样,不以欢送为主题,省得你们尴尬。就当再回来开一次班会吧。”
  “谢谢你想得这么周到,我知道了。”余周周抬头笑了一下。
  “顺便告诉辛锐一声。”
  “你自己去告诉她吧。”
  楚天阔惊异地扬起眉,“怎么?你们吵架了?”
  “你想多了,”余周周笑笑,“总之你亲自告诉她比较好。”
  楚天阔没有追问为什么,点点头就道别离开了,走掉的时候还朝林杨挤挤眼睛,轻声说,“难为我一直没看出来你暗度陈仓。”林杨没说话,直接回了对方一胳膊肘。
  楚天阔走之后,林杨清清嗓子,发现刚才一口深呼吸之下鼓起勇气想说的话被楚天阔打岔打得七零八落,挠挠头想了半天,突然溜出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邀约。
  “去看我打篮球吧。”
  余周周没有抬头,“为什么?”
  林杨愣住了,挠挠后脑勺,慢吞吞地说,“因为……我篮球打得不错。”
  说完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这是什么理由?
  余周周忽然想起《灌篮高手》,遥远的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小学时候有一段时间她和林杨恢复邦交,那时候总会在他面前嚷嚷自己有多么喜欢藤真仙道樱木三井……
  可是其实,她从来没有看过真人打篮球。
  又想起艾弗森。米乔的男人,被撕掉了半张脸,尴尬地平躺在书桌上。
  嘴角漏出一丝笑,“哦,那我去看看吧,什么时候?”
  本来因为自吹自擂而觉得很难为情的林杨瞬间绽开了一脸笑容,余周周忽然有种自己在养狗狗的错觉。
  “我定下来时间就告诉你,一定要来!”
  余周周看看他,点点头。
  两个人都差不多吃饱了,余周周决定不再回避了,直视着他问:“林杨,你找我,是什么事?”
  林杨盯着余周周的眼睛,好像要一路沿着心灵的窗子看进她的灵魂里面去。
  “没什么事情。”
  “什么?”
  “真的没什么事情,”林杨坚定地摇头,“至少,现在没有任何事情。”
  他端起餐盘站起身,“我校服领子歪了,手上没空,你帮我整整领子。”
  余周周刚刚把面巾纸包揣进兜里,抬头诧异地望着他。
  林杨倔强地盯着她,一副“你不帮我正领子我就不走了”的无理取闹。食堂人来人往,余周周的心忽然起了一丝涟漪。
  她低下头,继续伪装出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态度,伸出手轻轻地把他的校服领子拉平整,只是指尖有些轻颤。
  “好了。”
  “走吧,回班!”林杨笑得春光灿烂。
  餐盘回收处叮叮咣咣的响声在宽敞的食堂里回荡,人声鼎沸,来来往往,在饭菜飘香的拥挤角落,纷乱了一整年的林杨,蓦然感到心里一片片拼图在此刻不紧不慢地归位,拼出一幅完整的画面。
  “周周!”
  在余周周回到班级门口的时候,林杨在背后叫住了她。
  “什么?”
  “……没什么。”林杨无声地握了握拳。有些话,以后再说也来得及。
  做到了之后再说也来得及。
  “周三或者周五中午有我们班对一班的篮球赛,你必须来看!”
  不等余周周作出任何反应,林杨转身就跑,宽大的白色校服被跑动带来的风撑起来,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鸟,马上就要飞起来了。
  这一年,或者说,这十年他一直凭着直觉混混沌沌地拼接着的那幅地图,此刻已经清清楚楚地铺展到自己脚下。
  这一次,他不想说。解释或者辩解,剖白或者发誓。
  不再说永远。
  但是再也不迷惑,再也不别扭。
  -----------------------------------------------------
  “哈,我都听到了。”
  余周周把目光从林杨背影消失的转角收回来,倚在门口笑眯眯的女生正是消失了一上午的米乔。
  “你回来了。”余周周打了个招呼。
  “说得跟小媳妇似的,啧啧,你一直在等着爷回来吗?”
  米乔嬉皮笑脸地用食指勾起余周周的下巴,“来,给爷笑一个。”
  余周周闻声绽放了最灿烂的笑容。
  她只是觉得米乔实在是很有趣。
  米乔倒是吓得退了一大步,“靠,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配合的,你你你,你……你是谁啊?”说完她自己也不好意思嘿嘿一笑,抓抓头。
  “我叫余周周。”
  米乔听到之后略微挑了挑眉,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然后马上笑起来。
  “哦,我叫米乔。”
  她点头,“你好米乔。”
  米乔抓抓头,“客气客气,你好,你……你能不能帮我个忙,跟我一起把书桌上的海报撕下来?”
  余周周回头张望着惨不忍睹的艾弗森,“妥协了?”
  米乔摇摇头,“不是,我要换一张。”
  余周周笑出声来,“好,我帮你。”
  他们一起蹲在桌子前用壁纸刀划破透明胶,不过难办的是米乔为了粘牢用了太多的双面胶,很难清理,两个人一起折腾到满头大汗,马上要上下午第一节课了,桌子上仍然一片惨不忍睹。
  “忍忍吧,明天贴上新的海报就都盖住了。”
  “嗯,我知道,”米乔拍拍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谢谢你,周周。作为回报,我会对刚才我听到的一切保密的。”
  “你听到什么了?”
  “那个不是你男朋友吗?”
  余周周有些啼笑皆非,“不是。”
  “那他是谁?”
  余周周想了想,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对于林杨是无法定位的。他不是朋友,不是普通同学,那么他是谁?
  她摇摇头,“他……”
  “我知道了,他在追你。”米乔甩甩乱乱的短发,小麦色的皮肤因为刚才撕海报的劳动而透着有些病态的粉红色,笑得八卦兮兮,然而嘴角的弧度却充满善意。
  “不是……”
  “哎呀,你们就是喜欢把事情搞得太复杂,东想西想的,记住,返璞归真,那句英文怎么说来着,那个什么ground的……”
  “down to the ground?这个不是返璞归真的意思……”
  “老娘说是就是!从现在开始它就是返璞归真的意思!”周围的同学已经陆续就坐,很多人都在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一大早上就被揪出去的米乔,可她毫不在意,仍然旁若无人地大声阐述着自己的观点,“总之,直视你自己的感觉,他就是喜欢你,就是在追你,我一看就看出来了。”
  余周周面红耳赤,恨不得冲上去封上米乔的嘴巴。
  她发现,在米乔和林杨面前,自己的记忆和情绪在一点点复苏。
  除了恨以外的其他情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