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落定谁的心间

  “你听周杰伦的新专辑了没?超好听!”陈婷自说自话坐在辛锐身边,剥青橘子的时候,汁水溅到了辛锐眼睛里,她丝毫没有发现辛锐流泪的左眼,依旧自顾自说着。
  “现在凌翔茜和余周周的分数咬的特别近,凌翔茜数学145分,比余周周高了5分,但是余周周的英语和语文加在一起又比凌翔茜高了12分,历史地理两个 人差不多,但是余周周的政治砸了——特别砸,砸得难以想象,凌翔茜93分,她才77分,这一下子就没救了。你说多奇怪,老师不是一直说文综合三科里面,政 治最容易学吗?”
  辛锐抿着嘴唇,什么都没有说。
  这几天,辛锐的加法减法心算已经磨练到了光速。加完一遍总分,又用分数差来计算一遍,正着一遍,反着一遍,加法一遍,减法一遍……
  无论怎么算,她的分数都不可能超过凌翔茜了。不管怎么算,最后的得数都一样。数学砸了,语文一般般,英语一般般,文综合成绩不错,只是没好到可以抹平差距的地步。
  也许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从来没有期望自己考上学年第一,所以没考上也是理所当然,不会尴尬丢脸。
  辛锐抬起头遥望凌翔茜明媚的笑脸,想要给余周周发个短信,掏出手机,却在磨光的黑屏上映照出了自己的脸,黝黑冷硬,嘴角难看地耷拉着。
  偏开脸,感觉到陈婷的橘子汁又溅到了眼里。
  -----------------------------------------------------
  林杨这几天开心得不得了。
  文科学年第二余周周,理科学年第二林杨。
  他恨不得拉住每个过路的人问一问:“这种组合是不是很般配?”
  大家的心情都很好,林杨春风得意,凌翔茜松了一口气,楚天阔一如往常,余周周波澜不惊。林杨甚至想起一首自己其实从来没有听过的歌,《我们的生活充满陽光》。
  每天中午一下课,他就乐呵呵地跑到七班的附近转,等到余周周走出来,便不远不近地尾随,要到食堂了就快走几步拉拉她的马尾辫,摆出一副“真的好巧啊”的表情。
  今天的行动和往常一样顺利。林杨满意地看着余周周略显疲惫的笑容,似乎对于这种巧合已经无奈到极致了。以前的林杨会觉得这样的笑容让他受伤愤怒,现在 的他看清了心里的那张地图,把余周周当成了和奥数物理一样需要付出大量力去攻克的顽石。反正她总有一天会习惯他,总有一天,会把他当成亲人,或者,别的 什么人。
  亲情这种东西从来都没什么神秘的,从无知无觉开始,不断不断地在一起,不断不断地提供温暖和爱,最后,她就一定离不开他。
  弥补那份因为他的无心之失而缺失的亲情。林杨那样坚定地认为,这样慵懒淡漠的余周周,是需要拯救的。
  只是亲情而已。至于其他的感情,林杨哪怕在心里想起都会脸红得不得了,他决定暂且搁置。
  林杨突然感觉到背后攀上了一双手。
  路宇宁像个幽灵一样从林杨的背后跳出来,嬉皮笑脸地对余周周说:“妹妹,终于让我们几个找到你了,这一个多月林杨一下课就脚底抹油,兄弟都不要了,原来就是来找你了呀……”
  余周周面色沉静如水,听到这些话也毫无反应,仿佛活蹦乱跳的路宇宁只是一副初级水平的静物素描。
  “我代表我们兄弟几个,恭喜你继凌翔茜和蒋川之后,终于当上了三姨太!我告诉你,别生气,其实你才是最幸运的,三姨太在所有小说和电视剧里面,往往都是最受宠的那个哟!”
  林杨吓了一大跳,一脚踢过去把路宇宁踹了个趔趄,路宇宁依旧笑嘻嘻地看着余周周说:“你看看,你看看,我们少爷就这点不好,脾气太大,太大。不过,纨绔子弟都这样,您多担待着点。”
  余周周靠在桌边安静地看着他们打闹,淡淡地笑。林杨忽然意识到这种笑容只有一个含义,那就是不耐烦。
  “路宇宁。”林杨不再笑,停下压制路宇宁的动作,表情严肃地喊了他的名字一声。
  路宇宁愣了一下,吐吐舌头转身就跑。
  余周周和林杨相对无言。林杨觉得万分尴尬,他刚想要挤出一个笑容转移话题,余周周就好像下定决心了一样开口:“林杨,我这一个月,饭卡总共才花了20块钱。”
  林杨没想到余周周开口想要说的竟然是这个,他有些局促地挠挠头,“我只是没有让女生花钱的习惯,要不,你要是觉得这样不好……这顿你来刷卡?”
  “我说的不是这个,”余周周哭笑不得,“我是说,我们不要一起吃饭了。”
  “又不是特意,”林杨睁眼说瞎话,“只是很巧总是碰上嘛,我也是自己吃,你也是自己吃,凑一桌也没什么啊。”
  “我们是碰巧吗?”余周周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林杨语塞,有些尴尬地看着她。
  “林杨,我是想说……”
  “我知道,”林杨有些急,“我知道你又想说你不怪我了。我不管你到底是不是真的不怪我了,我想告诉你,负罪感折磨了我一年,现在我再也不愧疚了。那只 是一个巧合,我不知道因为和我的见面会推迟你们全家出游的时间,更不可能知道他们会在这期间出事。我没有办法预知,也没有办法阻止。如果一定要补偿,我没 有办法把失去的一切给你找回来,但是我可以代替他们来……你。”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脸红得像要滴血。
  “林杨,我……你没必要补偿我。”余周周的声音像是给林杨兜头浇了一盆凉水,“一点必要都没有。”
  “当初我在电话里面太冲动,希望你体谅我当时受的打击太大了,口不择言。我已经说过了,那根本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也不是我的错,我早就想通了,我 没有沉浸在什么过去的伤痛中,就好像EVA里面心灵受创伤的自闭症儿童碇真嗣……”余周周微笑了一下,想要开个玩笑,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笑。
  “我很好。也许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你也要体谅我不可能和以前一样那么无忧无虑,但我也不是什么心理疾病患者。给我时间,我会慢慢恢复。我活得好好的,没有自暴自弃,没有放弃学业,你没有必要自责,更没有必要像监视我一样补偿什么。”
  林杨低着头,很长时间没有回答。余周周说出这些话之后,心里也并没有像想象中那么好受。
  “也许我不是在补偿你,”林杨抬起头,“我是在补偿我自己。”
  “林杨……”
  “道理我说不过你。不过你就是和以前不一样了。你眼睛里面没有热情,你不喜欢笑了,没有活力,也没有……没有梦想……我想让你变回来。”
  余周周笑了。
  她要如何告诉林杨,她的梦想已经死了。余周周从小到大仅有的执念就是要变得更好。无论是故事比赛,还是奥数,或者振华,都只是“变得更好”一部分。曾 经她从来没有思考过为什么要努力积极地过日子,为什么要勤奋学习做个好孩子,就像奔奔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要做个闲散的不良少年。她只是信誓旦旦地告诉自 己,这样是对的。
  只有当梦想渐渐清晰,她才知道,她只是想要让妈妈过上好日子。妈妈的前半生她无法扭转,甚至孤儿寡母和私生子的印记早就以她难以想象的方式给自己打上了烙印,但妈妈的后半生是她可以改变的。
  她为了这样一个幸福的机会,断然拒绝了幻想世界中兔子公爵提出的邀约,抛去女王的荣华富贵,专心地跟着妈妈冒着冷风一步步走完漫长的旅程。
  命运的确给了她们机会。余周周自认她没有浪费这个机会,她是那么努力地想要幸福。然而妈妈去世后,她就再也没有挣扎的必要。
  余周周在烧纸钱的时候从来不会絮絮叨叨地说什么“妈妈收钱吧”,她不相信人死了之后会有灵魂,所以也不相信什么“妈妈会在天上看着你”一类的鬼话。
  夜深人静躺在床上,她问自己,如果她现在堕落成一个小太妹,或者辍学去要饭,又能怎么样呢?如果这一刻周沈然和他妈妈再次出现,又能怎么样呢?
  他们忏悔或者继续辱骂嘲笑,妈妈都听不到。
  妈妈听不到,她就不在乎。
  余周周忽然发现自己的生命自由了,自由到了她下一秒钟就可以背起行囊去远方流浪的地步。她蜷缩在床上,被恐惧和空虚深深地包裹。
  一整年的时间,生活对她来说就是苍白一片。她像是关闭了所有感官,如果不是陈桉一直一直不放弃地每天给她打电话,发短信,陪她聊天,要求她像以前一样给他讲述自己生活中的事情——那么她会不会变成第二个凌波丽?
  怎么还可能变回去?她盯着林杨的脸,盯到视线一片模糊,伸手一摸,竟然是眼泪。
  她看不清对面人的反应,索性转身走掉。
  ----------------------------------------------
  凌翔茜抱着《人类群星闪耀时》站在一班门口安静等待,她心情愉悦,笑容安恬,周围路过的同学很难不多看她两眼。
  楚天阔走出来,有些睡眼惺忪的样子。
  “刚睡醒?”
  “嗯,”他略带歉意地揉揉脸上因为睡觉而印上的褶子,“你看完了?”
  “看完了,谢谢你。”她把书递给他。
  “对了,恭喜你,我听说你考了第一。虽然不出我所料,不过还是恭喜你。”
  凌翔茜似乎看见自己心里开出了一朵花。
  “要是这么说,我得恭喜你多少次?恭喜多没意思啊,什么时候你也失手一次,让我们小老百姓看个笑话,到时候我一定来笑话笑话你。”
  “失手?好啊,最好赶在高考的时候,让你一气儿看个大笑话。”
  凌翔茜脸色微变。
  他生气了吗?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嗯?”楚天阔被她突然间急急忙忙的否定给弄得一头雾水,凌翔茜平静下来后不禁又开始笑自己傻。
  “我……我回去了。”凌翔茜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好,有什么喜欢看的书再找我。”
  她有些苦涩地笑笑,看着楚天阔转瞬消失在一班门口的背影。
  是不是很多年以后,他都不再记得她的脸,脑海中只剩下一串串冗长的书名?
  凌翔茜偏过头大步走开。
  好的,再见,图书馆先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