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骄傲无可救药

  圣诞夜的晚上,余周周独自站在站台上等车。
  辛锐从期中考试之后不再愿意浪费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站在站台上发呆闲逛,总是一个人留在教室里面自习一个小时再离校。
  余周周轻轻地将左右脚交替站立,缓解冻得快要失去知觉的脚。
  圣诞节和班里几个同学交换了贺卡,米乔和彦一欣然收下,然后一个笑话她字写歪了,另一个则道歉足足有十遍,只是为了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有买贺卡回赠余周周。
  余周周笑笑,从小到大自己总是能遇到让人温暖的同桌或者后桌。
  彦一终于在厚厚的笔记前倒下来。他伏在桌面上,余周周突然有种他累得已经无法再起身的错觉。
  彦一的期中考试成绩并不好。每下来一科成绩,他的脸色就会灰白一分。
  有次体育课赶上余周周生理期,她就留在教室里,发现彦一也不出去上体育课。
  这时候她才发现,彦一从来都不出去上体育课。文科班男生少,老师也是放任的态度,彦一一直都把体育课当成是自习课来利用的。
  余周周苦着脸趴在桌子上,突然开口问:“彦一,你为什么这么努力?”
  彦一有些戒备地看了看余周周,“我又不像你,不努力学习也能……”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个好成绩?”
  “因为……我想要考个好大学。”
  “那又为什么?”
  “考个好大学,继续读研究生,然后找个好工作。”面对余周周平淡无谓的态度,彦一也渐渐放开了。
  “赚钱,娶个好老婆?”
  “……嗯。”怎么说得这么轻松……彦一有些脸红地看了一眼语气平常随意的余周周。
  “老婆孩子热炕头,”余周周笑了起来,“那么从好大学走出来的成功人士呢,就是更漂亮的老婆,更健康的儿子,更热的炕头。”
  “……”彦一已经想要撞墙了。
  “但是呢,”余周周自顾自说起来,“你的儿子也许不聪明,聪明又可能不努力读书,努力读书有可能也考不上好高中,等他考上了好高中……”
  她停住,回头用晶亮的眼神盯着彦一,“于是他又变成了现在的你。”
  彦一忽然觉得有一种无力感,他努力地将余周周刚才所说的话都赶出脑海,只是低着头,仿佛对自己催眠一般:“我听不懂你的道理,我只是知道,不能浪费爸妈的钱。我家不富裕,可是为了让我到振华借读,他们求人托关系花了五六万,我没时间想这些道理。”
  “我没有跟你讲任何道理,”余周周笑了,“彦一,你有梦想吗?”
  彦一把目光胶着在数学卷子上,不想理她,嘴里却溜出一串:“老婆孩子热炕头。”
  余周周大笑起来,彦一也醒过来似的,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
  “其实……”彦一顿了顿,“我小时候学过画画。学了好长时间,大约有五年多吧。我们老师说我速写画得特别好,色彩弱一些,但是布局很出色。不过我爸妈说那不是正经用来谋生的东西,所以上了初二我就不学了。”
  “所以?”
  “所以……我很想做个漫画家。我想去东京,跟着某个漫画家,在他的工作室做助手,然后学成了之后回来……”他说着说着有点激动,然后愣了愣,又伏在桌子上继续钻研着解析几何,不再理会余周周。
  余周周托着下巴望着远处的蓝天。
  和辛锐很像的梦想。
  怪不得,温淼会说:“东京很远。”
  ------------------------------------------------------------
  三班的英语外教课老师是个澳大利亚来的老头,瘦瘦的,总是让人觉得他被风一吹就要倒了。凌翔茜有时候会很羡慕那些外国的家伙,仿佛生活得毫无负担,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欧洲、北美、巴西、印度、中国、日本、蒙古……这个老头子的足迹踏遍了全球。
  他对于中国学生在他的课上做作业的行为十分无奈,却也没有办法。毕竟高考时候考口语只是走过场,时间紧迫,没有人乐意陪他在课堂上聊些无聊话题。
  一见到外教就怯怯地问“What do you like about China, do you like Chinese food?”的幼齿时代过去了。
  让凌翔茜吃惊的是,死气沉沉的课堂上,辛锐竟然是少有的几个积极学生之一。她对辛锐这个陰沉女生的印象始终是“高考不考的我就不学”这种水准,此时此刻她的踊跃发言看起来很让凌翔茜费解。
  辛锐的口语并不是很出色,中式英语的痕迹非常重,应该是缺少跟外国人交流的原因。虽然说起来还算流利,交流起来也不成问题,只是远远算不上出色。
  凌翔茜百无聊赖地有一搭没一搭听着课,突然听见老头问起有没有人在公共汽车上遭遇过小偷。
  她不喜欢举手。老头以前说过,他希望学生们想到什么可以直接站起来说,甚至还鼓励大家:“只要站起来一次之后,第二次就会变得很容易很自然,你们会爱上这种勇敢站起来畅所欲言的感觉的。”
  于是凌翔茜抽风了一样想都没想就站起来,开始用她从小开始跟着迪士尼英语、许国璋英语、剑桥少儿英语一路练出来的漂亮发音讲述自己在公车上遇到贼的经历,讲着讲着就发现老头的神色有些怪,周围也有些同学纷纷停下笔,看看她,又看看她身后。
  凌翔茜停下来,转过身,发现辛锐也站着。
  刚才在她没抬头的时候,辛锐举起手,老头随手一指这个在今天课堂上已经是第五次发言的女生,没想到辛锐还没有开口说话,她左前方的女生忽然站起来开始 用流利的英语回答问题,半张着嘴巴的辛锐从惊讶到陰郁,几次试着开口想要插几句话,却在对方流利的攻势下不得不尴尬地闭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嘴巴渐渐紧紧地抿成一条线。
  凌翔茜轻轻地捂住嘴巴。
  做作。
  凌翔茜吐吐舌头。
  做作。
  “Sorry。”凌翔茜说。
  做作。
  辛锐的心里面似乎只剩下这一个词。当凌翔茜翩然出招惊艳一室之后,就匆匆地坐下,表现出这一切只是自己的无心之失的样子。
  留下辛锐一个人站在那里,老头示意辛锐可以继续了,可是辛锐忽然发现,在听过凌翔茜的英语发音之后,她已经无法开口了。
  无法开口,有种恐惧突如其来。面前好像又是初中语文老师那张冷峻的脸,她满脑子嗡嗡乱响,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说不出,抬起眼,看到的是当年的余周周同情鼓励的眼神,渐渐模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