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艺术

  寒假补课的通知很快就下来了。
  余周周知道,彦一看她的眼神里面多少有些妒忌的成分在,但并没有恶意。
  在彦一看来,自己努力那么长时间成绩毫无起色,而余周周只是考试前三天发奋了一次,就能靠学年第一,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过公平这种东西。
  “反正我怎么努力都没有用,但是又必须要努力。”
  像个绝望地耍着脾气的小孩子。
  余周周放下笔,呆愣了一阵子,突然奇想,笑笑说,“彦一,画一幅画吧。”
  彦一像看怪物一样看了余周周很长时间,终于放下笔在纸上顺手涂了起来。大约十分钟后,他把那张画在卷子背面的速写放在了余周周面前。
  画面上的女生,马尾表高高翘着,头却低到极点,正一边咬着指甲一边聚会神地盯着腿上的漫画书,只有面目是淡漠模糊的。
  “你。”彦一笑笑。
  “我?”
  米乔在背后插上一句,“意思是说,你平时就这德行。”
  潦草而传神的一幅画。米乔很早前就努力地想要说服彦一加入他们的动漫社,网站也需要手绘出色的成员,彦一什么都没说,但是一直是将他们当做不务正业的团体。
  余周周把画小心地夹在宽大的英语书里面。
  “你画得真好。”
  “画得再好也没有什么用。”
  彦一对成绩非常神经质而斤斤计较。余周周自从辛美香的转变之后就很少再自作主张地去劝慰别人,然而想了又想,却还是开口了。
  “我一直坚信,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一种天赋,只是很多人活了一辈子都没有发现。”
  彦一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有些嘲讽的笑容,他盯着自己的课本打断余周周的话,“你不就是想要说人各有所长吗?但是有些长处在这个社会里是没有用的,我宁肯拿这副画去换我的数学成绩多加十分。”
  “神仙在安排这些天赋的时候也许是一视同仁的,只是它也没想到人类会选择性地重视某一类天赋,轻视另一类,所以有些珍贵的天赋就变得一文不值了。比如 一个有着出色的理科思维并且很有可能成为计算机天才的家伙偏偏生在黑暗中世纪,也许就会活得很痛苦吧。但是,我们至少比以前的人幸运。”
  “有些东西有没有用不是我们说了算的。你说它没有用,也许只是因为你没有胆量去让它发挥作用。”
  余周周说着说着就变成了自言自语,然后趴在桌子上,渐渐睡着了。
  米乔在后排也打了个哈欠,没有人注意到,彦一的历史书已经很久没有翻页了。
  -----------------------------------------------------
  林杨很难过。
  文科第二名余周周抛弃了他,自己蹿了上去,而他仍然好死不死地停在原地。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比楚天阔弱势,他只是不明白楚天阔怎么能忍下心去写那种酸得一拧都出水儿的作文,每次语文成绩都比自己高出一大截。
  正皱着眉头烦躁,手机里面忽然窜进来一条短信。
  “听说去科技馆的事情了没?我帮你挡着,谁也不可能和她一组,剩下的就看你的了!不用谢我,不过上次让你写的英语卷子怎么还没交上来?”
  米乔的短信让林杨看得云里雾里,他已经平白无故地帮米乔做了三套政治卷子两套历史卷子了,可是对方仍然没有给他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帮助,所以他把英语卷子压在手里,迟迟不肯动笔。
  正在诧异的时候,班主任走进教室,敲敲桌子示意同学们停笔。
  “有这么个通知,刚才我们去开会的时候才知道的,共青团团庆,各种设施都向高中生初中生免费开放,搞了一大批活动,强制要求每个学校都要选择一种。 唉,咱们学校挑的是科技馆,免费参观,然后两到三人一组写个参观感受什么的,需要扣上团庆的主题。所以这周四上午照常补课,下午就会来车把大家都拉到北江 区新建成的科技馆里面去,大家就分组自由活动,活动完了原地解散回家,下周一把报告交上了,不能少于1500字。那个,下课的时候就分组吧,把名单就直接 报给林杨吧。”
  林杨愣了愣,刚才那条短信暗示的中心思想在他心里闪闪发光。
  “老师,可以跨班组队吗?”林杨想都没想就问了出来。
  班主任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倒是周围的同学们都一脸暧昧地看着他。
  路宇宁笑得一脸陰险,“怎么不能啊,跨班算什么,早晚是一家人。”
  林杨光顾着做白日梦,甚至还朝路宇宁赞许地笑了笑,“你说得对。”
  然后抓起桌子上米乔的英语卷子,笑嘻嘻地做了下去。
  “余周周,你和谁一组?”
  彦一刚刚问完,后桌的米乔就把话截了过去,“你没分组啊?没事儿,我看吴刚也没找到人跟他一组,你就跟他一组吧,”也没等彦一拒绝,立刻转身大喊,“吴刚,彦一想要和你一组!”
  彦一的脸瞬间刷成了酱茄子色。
  下课的时候,米乔不知道接了谁的短信,喜滋滋地奔出去,过了两分钟,拎着一张卷子踱步进屋,敲敲余周周的桌子,“喂,有人找哦!”
  余周周放下笔走出去,门口那个意气风发地盯着她们班班牌傻笑的,明显就是林杨。
  “林杨?”
  余周周仰起头,突然想到,观世音没有掐死唐僧的原因,也许是唐僧太高了,观世音使不上劲儿。
  “我……你感冒好了没?不发烧了吧?对了,共青团团庆!”林杨干笑着说。
  余周周挑挑眉,看着眼前不断咽口水的男生,有些难以置信。
  “你来找我一起庆祝共青团诞生?”
  “对啊,”林杨大力点头,“我们一起庆祝团的生日吧!”
  然后就看到了在不远处翻白眼的米乔。
  林杨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曾经和余周周相处的时候虽然也有些兴奋和别扭,可是自从明白了自己真正的心意之后,面对她的时候就格外容易紧张,心也老是悬在半空,每走一步就在空空的胸膛中晃来荡去。
  余周周摆摆手,“我不去,过生日还要随份子送礼,你自己庆祝吧。”
  林杨一时语塞,终于还是米乔看不过眼,拿着一张纸走过来说,“余周周,就差你还没分组了,大家都已经找到伴儿了。”
  余周周皱眉头质疑,“怎么会这么快就都分好了?”
  米乔面不改色心不跳,“对啊,郎情妾意,一拍即合,狼狈为奸啊。”
  米乔嘴里向来没什么正经话,余周周叹口气,没有注意到米乔正在疯狂地向林杨挤眼睛。
  “……我们班也就剩下我了,要不我们凑一组吧。”林杨终于说了出来。
  余周周愣了愣,突然醒悟过来了一样看了看米乔,又看了看林杨,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有些话,一旦说出来了,再重复就会容易得多,然后久而久之,顺口得像是多年的习惯,比如我爱你这三个字。
  当然,林杨现在想得到的只有同一句话,他深吸一口气,再次重复,“我想和你一起去科技馆。”
  “好。”
  那么平静的声音。
  林杨瞪大了双眼,眼前平静微笑着的余周周似乎已经洞悉了自己和米乔的小把戏,而那种淡定自若的态度仿佛在暗示他,无论如何折腾,无论耍什么花招,对她都不会有一丁点用处。
  刚才一边做着英语卷子一边苦想了一节课,如果对方这时候犹豫起来,自己是应该默不作声等她做好决定呢,还是趁这个时候游说她?如果要游说,应该找些什么理由呢?如果她问为什么要和她一起去,又要怎么办?
  自己就像余周周面前的一个不谙世事的傻孩子,所有小心思被人家看了个通透,对方只是了然地笑,哄孩子一般地说:“好。”
  忽然觉得有点委屈。
  “余周周,你要是不想去……就直说,我不勉强。”
  林杨耳朵上淡淡的红色还没有退去,但是已经镇定下来了。米乔抱着胳膊饶有兴趣地看他深呼吸,眼神坚定地看向余周周,一瞬间已经变身完毕——另一个林杨。
  余周周微微睁大了眼睛,脑袋朝左侧一偏,像个诧异的小学生。
  林杨挺直了身体,认真地说,“我不希望我这么努力,你却……你总是这样。从来都是这样。”
  是不是从小到大,那些快乐与怀念,都是他一个人的错觉?在对面的这个家伙眼里,他是无所谓的,只是他一直以来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了。
  林杨自己都没有发觉,有种感觉在悄悄改变。某个雪天他曾经安然躺在地上,听着身边女孩子平稳的呼吸,坚定地说,“嗯。”
  那时候的林杨轻易地承认自己的喜欢,甚至不需要余周周回报同等的关爱,也会觉得很快乐。喜欢只是一种感觉,不具有任何其他含义。
  然而此刻,“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变得那么艰涩,需要揣度对方的心意,需要衡量自己的分量。他开始想要拥有。
  林杨觉得自己的抱怨实在是很不爷们,有点下不来台,上课前的预备铃声救了他,于是慌忙转身往楼梯口跑。
  她会怎么样?讨厌自己,笑自己孩子气,还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倚着门一如既往地走神发呆?
  永远都是这种结果。无论自己之前多么紧张多么期待,结果都是一样的。那些小心准备的惊喜和蓄意挑起的战争,都是无聊的独角戏,他的会场里,唯一的观众坐在贵宾席里早就蜷成一团酣然入梦。
  余周周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杨已经跑远了,蓝色衬衫外面套着那件被她夸赞过的深灰色的羊绒背心,外面没有穿校服,因此不能像上次一样被风鼓动起来,看起来像一只耷拉着脑袋折断翅膀的鸟。
  她刚才不是说了“好”吗?
  “不想去就直说,不要勉强。”
  余周周的确没有什么特别偏好,跟谁一组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如果有可能,能不去科技馆然后逃一下午课回家睡一觉对她来说才是最完美的选择。然而面前的 男孩子紧张地涨红了脸站在自己面前说,“我想和你一起去科技馆”——她怎么会犹豫?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生怕扫了他的兴致。
  她很少委屈自己,自从很早之前领悟到,费尽心机讨好他人讨好上天,其实得不偿失,真正应该厚待和宠爱的人是自己。不愿做的事情再也不勉强,说“不”的时候干脆利落,直接屏蔽对方的反应。
  她的世界里面已经不再有奥数。
  她不亏欠任何人,也不讨好任何人。
  然而,眼前的林杨,面对自己的态度总是和面对别人的时候有着天壤之别,那么耀眼的一个人,总是在她面前委委屈屈像个被欺负了的孩子,而且,常常会变得 很倒霉。她的淡漠和了悟在他眼里却是受伤的证据,面对对方铺天盖地的愧疚和补偿之心,她不忍拒绝——说不清到底是谁补偿谁。总之,如果接受“赎罪”并且装 出生活渐渐充满陽光的样子,是不是能让他觉得好受些?等到自己在对方眼中“痊愈”了,他们就可以尘归尘,土归土,安静地在各自的轨道上面渐行渐远了。
  她做错了什么吗?
  米乔一副肺痨患者的样子佝偻着走开,边走边摇头。
  烂泥扶不上墙,而且还是两坨。
  林杨一整堂物理课都在盯着窗外发呆,具体也没想什么,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神很松弛,唯一紧张的部位就是左手——紧紧地攥着手机,总是会觉得它刚刚好像震动了一下,然而低头瞄一眼,什么都没有。
  要不要发一条信息,对她说对不起?
  不要。绝对不要。
  那么继续发一条谴责对方心不在焉的信息引起她的重视?
  不要,那样做的话就真的不像男人了。
  妈的!林杨在心里面狠狠地骂了一句,窗外操场上面两个女孩子追打时候发出了有些甜腻的笑声,恍惚间天空好像皱了皱眉头。
  在最美好的年纪里,他们学习数学语文,物理化学,却没有一堂课的名字叫做“爱的艺术”。
  余周周睡了一整节的政治课。中间被打断一次,彦一的胳膊肘着实厉害,周周循着彦一指的位置在练习册上瞄到第32题,前排的人刚坐下,她就站起来说,第32题选D,这个例子主要体现了主观能动性,所以选择遵循规律发挥主观能动性的那个原理。
  然后坐下,左手支撑着脑袋,低着头好像看着书一样,继续瞌睡。
  下课的时候,彦一的胳膊肘又一次袭来,周周猛地抬起头,政治老师正在跟后排的米乔说话,神色极为冷淡。
  然后头转过来,对余周周说:“醒了?”
  周周笑笑,看来早就被发现了。“嗯,吓醒了。”
  “哟,余周周还会害怕啊。”政治老师陰陽怪气地说,“下堂课你们班应该是体活课吧?到我办公室来吧,找你们俩谈谈。”
  米乔转过头朝余周周挤挤眼睛,“真荣幸,我跟学年第一一起被老师叫去谈话。”
  她们单独被叫进去谈话,不过,门是开着的,里面在谈什么,等在门外的那个人其实听得一清二楚。
  政治老师对米乔的教育主要集中在她好不容易被父亲弄进振华,不可以辜负他的心血。
  而对余周周的谈话则冗长的多——话没有几句,冗长的是政治老师慢悠悠地打开红茶的纸盒,取出茶包,到饮水机那里接热水,拎着茶包让它上上下下地在水里打转……余周周等待着,不知不觉又当着政治老师的面打了一个哈欠。
  她忽然发现,她开始变得放肆了。明知这个哈欠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然而她不再那么躲避麻烦。
  “你家里的情况我都知道。”
  她的情况。周周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开场白,表情松弛地听她说。
  “越是你这样的孩子,往往越有出息,也很有想法。”
  “所以也很难管。”
  “我不知道你对我的课有什么意见,还是它实在不值得让你认真听?你所有科目中政治成绩是最低的,我知道你这样的学生总是用这种方式发泄不满,我倒希望咱们能坦诚点。”
  余周周笑了,“老师,你想多了。我就是还没找准学习方法而已,我会努力的。”
  政治老师却还沉浸在自己思路里面:“可能你觉得在振华考第一名,北大清华就没什么问题了吧,当然这只是一次考试,以后你能不能一直保持这种水平我不敢保证,毕竟,你这样逞一时风头的学生,我见得太多了。”
  茶包浮浮沉沉,政治老师的手指捻着细线上下晃动。
  “但是你不想要知道,你和3班的凌翔茜辛锐的差别在哪里吗?”
  周周望向窗外一片苍茫的灰色,突然感觉到什么东西在心底蠢蠢欲动。
  她微笑地看着她说,“老师,我没兴趣知道这个。”
  政治老师脸色微微一变,不再摆弄那个茶包,目光也回到周周的身上。
  “老师你说话很中肯,我的第一名只是一时幸运,也是我一段时间突然用功的原因。我和凌翔茜辛锐之间肯定不同,可能她们比我聪明,可能她们比我动机强烈,不过,我真的没兴趣知道——何况,老师你确定自己真的知道我们的差别吗?”
  政治老师愣在原地,余周周听见门外米乔嚣张的笑声。
  “你回去吧,我明白,我的举动很多余。”
  语气仍然是和缓的,然而已经透着凉气了——周周知道政治老师很有可能从此都对她的人品和性格抱有偏见了。如果是米乔和政治老师对骂,只要道个歉,老师 就能原谅,因为米乔生性如此大咧咧,成绩又不好。然而同样的事情放在余周周身上,稍有闪失,对老师的师表尊严的打击就是沉重的,所有的缺点都会被归咎于余 周周的人品问题——有才无德,而且,永远都不会被原谅和淡忘。
  余周周不应该这样的。她本来是可以站在原地笑得面无表情,适当的时候点头或者叹息,随便地说几句老师我会注意的,然后在走出办公室的瞬间继续自己的生活。
  她承诺陈桉,她会好好生活,自然就不会去惹麻烦。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余周周欠欠身说:“老师我走了。”政治老师语气很冷地说:“你把米乔再叫进来。”
  余周周站在门口不知道是应该等米乔还是直接回班级,愣了一会儿,忽然看见林杨从拐角处出现,抱着一摞卷子。
  林杨的左手仍然攥着手机。他本来故意把手机扔在了教室,然而想了想,还是攥着它出来了。
  没想到会直接遇上余周周,他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时候,余周周忽然笑了。
  好像知道他的局促不安,所以用笑容告诉他,她不介意。
  至少林杨是这样理解这个笑容的。
  “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小肚鸡肠的,你别理我。”林杨右手抱着卷子左手攥着手机,没有办法挠头。
  “送卷子?”余周周好像没有听到他刚才的道歉一样。
  “嗯。”
  没话可说了。也道歉了,科技馆显然也没有必要去了。林杨苦笑了一下。
  到这里为止了。
  他点点头,就往走廊的另一边走去。
  “林杨。”
  “什么?”他抬起头。
  紧张,很紧张。
  “一起去科技馆吧。”
  “啊?”
  “别装傻,不想去就直说,我不勉强。”余周周原话奉还。
  林杨讶异地张大嘴,余周周正看着他,笑容里面带着一点点狡猾。
  很有朝气的笑容。
  林杨很认真地学着她的语气说,“好。”
  很多年后林杨回忆起来,还会记得,那一刹那,一束陽光从云层中漏下来,刚好透过窗子打在他们的身上,好像电视剧里面的狗血桥段一样不遗余力地渲染。然而那温暖的色泽,还有恰到好处的时机,仿若这辈子再也不会有第二次。
  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整个世界为自己作了一次配角。
  余周周想了很久,自己究竟怎么了。先是在考前疯狂复习,紧接着又开始口无遮拦,还对着林杨傻笑。
  米乔注意到了她的沉默,把左胳膊搭在她的脖子上说,你要知道,对老师耍酷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是耍酷。我一直都很酷。”余周周十二分认真。
  米乔放肆地大笑起来,就像刚才站在门外时候一样。
  “说真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开始自找麻烦。我以为……我以为我会像高一一样,不会再有任何……总之……”余周周不再开玩笑,却又不知道怎么像米乔这个不知情的朋友形容。
  话说得很含糊,然而米乔好像根本不关心周周到底说的是什么。
  “麻烦多好。”米乔笑起来。
  “惹麻烦是年轻的特权。余周周,你是个美丽的年轻女人。”
  米乔又一次放肆地大笑,周周迷惑地抬头看天花板,轻轻地哀叹一声。
  “年轻的时候,不考虑后果,找一个人来爱,开开心心地过日子。”
  余周周不知道米乔为什么说这些,为什么语气中有一丝绝望的意味。她只看到陽光洒在米乔身上,闪耀着最最年轻的光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