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年年有余,周周复始

  “乖,来,不理爸爸,来找小姑姑玩!”
  余周周拍拍手,余思窈就白了她爸爸余乔一眼,扭着屁股投入到她的怀抱。
  “你就惯着她吧!”余乔瞪了会儿眼睛,就无奈地叹口气走开了。
  当年动不动就对余乔大刑伺候的大舅突然变得格外好脾气,加上一直宠孩子的大舅妈,以及唯恐天下不乱的余周周,这三个人让五岁的余思窈腰杆格外挺直,敢于跟他爸爸面对面吹胡子瞪眼睛。
  “曾祖母又睡着了。”
  “乖,我们不吵曾祖母,我们到客厅去玩。”余周周把余思窈带出外婆的房间,关门的时候,她动作停滞了一下,回头去看床上的外婆。刚刚输液完毕,她沉入梦乡,只在被子边缘露出一圈白发。
  总是最清醒通透的外婆,现在因为老年痴呆症,几乎认不出人来。在外婆的世界里,余周周还是个会因为“钓鱼”输钱了而去外婆的硬币盒子里面偷钱的小女孩,可是周周妈妈却已经嫁给了齐叔叔,余乔也大学毕业娶妻生子了。
  外婆的世界里已经没有时间的羁绊。她爱的所有人,都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光中,快乐地生活在她周围。
  余思窈一直神神秘秘地,拉着她的小姑姑到了自己的小书桌前,掏出一个粉色的画册。
  然后献宝一般举给余周周看。
  余周周翻开,上面画得歪歪扭扭,身体圆圆轮廓却绕圈圈的,似乎是羊。
  余思窈在一旁唾沫横飞地给她讲解。
  “这个是大草原,草原上生活着一群特别勇敢的羊。”
  她翻开第二页:“这是喜羊羊。”
  第三页:“这是懒羊羊。”
  第四页:“这是沸羊羊。”
  第五页:“这个是……”
  余周周笑了,“我知道,这个是……等一下我想想还有什么羊来着……哦,对了,这是美羊羊。”
  “不是!”余思窈突然激动起来,叉腰大叫,“这才不是呢,这只羊是大草原上最聪明,最善良,最美丽,最……最……最洁白的,她,她叫小雪!”
  余周周差点没昏过去。
  为什么名字不是X羊羊格式的?而且,什么叫“最洁白”?
  余思窈仍然沉浸在愤怒中,继续补充,“而且,喜羊羊他们都喜欢小雪!”
  然后看到她的小姑姑笑得一脸狡诈。
  她一直都知道,小姑姑其实远远比爸爸可怕。
  “窈窈啊,”余周周笑眯眯地指着页面上那只歪歪扭扭的羊,“这个小雪,其实就是你自己吧?”
  余思窈大惊失色,满脸通红地反驳,“不是我,怎么会是我,不是我,不是……”声音却越来越小,“……你怎么知道?”
  余周周轻轻点着余思窈的鼻尖,笑着笑着,突然感觉到眼角有泪。
  “因为啊,”她轻轻抹去那点泪,“因为这都是你小姑姑当年玩剩下的!”
  ---------------------------------------
  这个夏天最热的傍晚,所有人都守在家里准备看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余周周带了三束花去了家乡郊外的墓地。
  送给谷爷爷,米乔,还有妈妈和齐叔叔。
  她渐渐开始相信死后的世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相信就会更安心。她开始在烧纸的时候叨叨咕咕地,学着林杨的样子对米乔说:“包租婆,现在给你的是首付款,你接着,以后每年我都会还款的……”
  然后把最后一句埋在心里——那时候,奔奔就会是包租公了吧?
  你看,大家终究还是会在一起。
  永远不分开。
  余周周坐在妈妈的墓碑旁边。妈妈和齐叔叔的墓碑中间用一条红绸连着,经风吹雨打,都有些脏了,可是仍然绑得紧紧的。
  余周周一直不知道她应该对妈妈说什么。如果妈妈在天有灵,那么其实自己的一切,她都知道。
  “妈妈,我一直很好。”
  一直。
  “虽然不可能永远快乐,总是会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余周周顿了顿,想起因为奖学金和出国交流名额引发的院里的一系列争斗,好像从小学开始就不曾结束。
  她后来又遇到了很多的沈屾,很多的辛锐,很多的凌翔茜,甚至是很多的徐艳艳。
  “有时候觉得,生活就像是陀螺一样,转来转去,有时候会发现转到了原点。”
  “每每长大一点,都以为会很不同,实际上到最后发现,只是高级一点的复制。”
  滔滔流逝的旧时光,其实绕了个圈,重新冲刷了他们每一个人。
  但是。
  “但是我还是觉得,我过得很彩。”
  世界不完美,但是我们还拥有选择和改变的能力。大不了,她还可以伸手造一个新的世界出来。
  和小时候一样。
  披荆斩棘,小宇宙总有爆发的那一天,她永远不会放弃她的雅典娜。
  “妈妈,你在那边好不好?我六十年之后就去看你了。”
  想了想,歪头笑了。
  “不不不,还是七十年吧,我想……多留下几年。”
  因为生命过分美丽。
  (全文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