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播福利:凑数的相性五十问(还差七问)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是额外福利。

相性100问一般都比较直白,就是用来凑数看着玩的。和正文没什么关系,我随手写的,大家也别当真,权当小福利,作为许久不更新的道歉。  二熊扭着屁股上台。

“母亲节大福利。作为被众人误解了很久的亲妈,在无数次和林杨小盆友玩“喂甜枣甩耳光”的亲子游戏之后,决定端出一个慈母应有的姿态。

直奔主题。把他们俩给本攻押上来!”

No.1

二熊:姓名。

余周周:余周周。

林杨:林杨。

二熊:……为什么?

余周周:不知道。大家纷纷猜测因为我爸爸姓周,这个名字体现了妈妈难忘旧情。

林杨:因为我爸姓林,我妈姓杨。

二熊(毫无自觉):取名字的人当初还真是懒啊。

耿耿乱入:有没有人发现她的主角出场时候的自我介绍大多是“我爸姓X我妈姓X所以我叫XX”这种完全不用脑子的格式啊?比如在下=。=

No.2

二熊:年龄?

余周周:和林杨一样。

林杨:对。

(其实二熊只是不大会算数而已,小时候就被大人们满口的周岁虚岁什么的搞得头大。知道为什么从小对红楼梦不感冒吗?一不会算年龄,二搞不清亲戚关系,三记不住人名……)

No.3

二熊(低头看百度百科搜出来的50问):恩,下一个……性别?(龇牙)妈的这谁出碘啊,跳过跳过!

(转身笑眯眯摸林杨的头):娃,不怕哈。

林杨:为什么我觉得我又要被虐了?

No.4

二熊:说说自己的性格吧。

余周周:挺好的。……真挺好的。

林杨:我也这么觉得。

二熊:我没让你评价她,还没到拍马屁的时候呢,说你自己!

林杨:活泼开朗,团结同学,乐于助人。(看余周周)而且品位很好,有良好的生活追求。

No.5

二熊:好了,可以评价对方的性格了。

余周周:很好。是个特别好的人。

二熊:“每当真心喜欢什么人或事物的时候就会不知道说什么,满口都是最最朴素的一个好字”——余周周,这是我给你的懒惰和我自己贫瘠的遣词造句能力找的绝妙借口,但是你不要拿这个来糊弄我。

林杨(抓住的重点明显不同,傻笑中):真心喜欢的人?

二熊扶额:好吧,pass。林杨,你说。

林杨:……是我喜欢的那种性格。

二熊掀桌:都给我拖下去,斩了斩了!!!

No.6

二熊: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林杨:省政府幼儿园,马上就要上学了,应该是七岁吧。

余周周:对,就是那个邪教。

林杨:……

No.7

二熊:那么,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怎么样呢?

余周周:很嚣张,莫名其妙,说一套做一套。

二熊:我翻译一下,林杨,余周周的意思是说,你很别扭。

林杨:我才没有别扭呢。

余周周:你看,就是这样的。

二熊:……那林杨呢?

林杨:她好像很鄙视我的样子。

余周周:对。

二熊:……下一题下一题。

No.8

二熊:来来来,到关键问题了,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余周周(很认真地思考):我也不知道。

林杨(怒视→懵懂→笑逐颜开):这么说其实你喜欢我对吧。

二熊:果然林杨同学每次抓重点的方式都跟常人不一样。

不过余周周你必须回答问题。

余周周(郑重地):我喜欢他挨欺负了之后急得要哭出来还装得不在乎的那副傻样。

林杨(微笑):……我喜欢她欺负人。

二熊(感慨万千地摸着林杨的脑袋):不虐你我都心里痒痒啊……

No.9

二熊:咳咳,这个问题嘛,要友爱啊要友爱。那么,你们讨厌对方哪一点呢?

林杨:什么事情都不跟我商量,说话不算话,拿我当外人,不信任人……

二熊(火上浇油爱好者):谁说的,余周周同学怎么没有信任依靠的人呢,远的不说,那个陈……

林杨(抢话):但是这都不算什么大事儿!!!

余周周:曾经觉得很高高在上,过得太顺利,什么都想当然。后来觉得可能是我太狭隘了吧。他很好,一直都很好,现在比以前还要好。

二熊(奸笑):林杨,三张好人卡,收好了哈。

No.10

二熊: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林杨:什么是相性?

余周周:就是合不合得来(漫画果然没白看)。

林杨狂点头。

余周周坏笑:哦,还行吧。

No.11

二熊:平时怎么称呼对方?

余周周:林杨。

林杨:周周。

No.12

二熊:刚才的回答好呆板啊,换这个,你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余周周:叫周周挺好的……(摸林杨脑袋)其实希望被叫姐姐,或者婆婆。

二熊冷汗:(这是什么恶趣味……)

林杨(脸红的十分可疑):我干嘛要告诉你?

二熊:啊咧,你的脸怎么了?妈妈看看,别害羞——娃娃啊,说,你在想些什么不健康的东西?

林杨:跟你没关系。(继续脸红)

No.13

二熊:这个问题蛮有趣的嘿。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你觉得对方是?

林杨:猫。

余周周:狗。

二熊:怪不得无法沟通。

No.14

二熊: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你会送?

林杨:看她喜欢什么喽。

余周周:自己亲手做的。

二熊:哇,好让人感动啊。

余周周:这样省钱。

二熊&林杨:……

No.15

二熊:那么你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余周周:我也不知道。现在想不出来。

二熊:那么林杨呢?

(林杨目光发散,继续可疑地脸红)

二熊(远目,叹气):孩子果然长大了啊。

No.16

二熊: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余周周:有点粘人。

二熊:我说句公道话,那不是粘人,是爱啊(靠终于把经典台词说了出来,爽死了)

林杨:还是一样,总是躲着我,有事情不跟我商量……但是现在好多了。

(微笑中)

二熊:哦?后来的事情妈妈也不是很清楚诶,来,跟妈妈说说,现在怎么样了?

(被群众们的板砖拍飞:你丫要不是拖稿拖到现在,怎么会两眼一码黑!!!)

No.17

二熊:你的毛病是?

余周周:有点笨。有点逃避现实。

林杨:心急,有时候喜欢强加于人。不过我是好心……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狗狗眼望余周周)

二熊:怎么谈话氛围突然变得很正经。

No.18

二熊:那么对方的毛病是?靠这道题重复了,打字很累的,删掉删掉!

No.19

二熊: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余周周:他不敢。

二熊:……还真是霸气。

林杨:基本不会让我不开心。

二熊:……还真是窝囊。

No.20

二熊:那反过来,你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余周周(危险地眯着眼睛,看林杨):哦,有吗?

林杨(脑袋摇得像拨浪鼓):绝对没有。

余周周(女王状):所以这道题pass。

二熊:……

No.21

二熊(干笑,搓手):虽然我是你们的亲妈,可是儿大不由娘,不由娘啊不由娘(众:少tm废话!),有些事情娘亲也很好奇啊……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余周周(极为罕见地往林杨背后挪了一步):林杨,你妈好猥琐哦。

二熊:……

林杨(干咳,脸颊不正常潮红):最近不是在河蟹嘛,问这些干什么。

二熊:由此推断,你们已经发展到了不河蟹的地步?

余周周:没有!

二熊(劈手指林杨):那他脸红什么?

余周周(伸手捂住林杨的嘴,笑得极为狗腿):他是为我们的关系太过清白而感到难过。

二熊奸笑:关系清白是很值得难过的一件事吗?

余周周:……

林杨:是!!!!!!

二熊&余周周:……

No.22

二熊:说吧,你们如此清白的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不许说是省政府幼儿园!答案最好是学校后身小树林一类的地方!

余周周(对林杨耳语):你妈不光猥琐,还很老土。

二熊:……你丫说悄悄话能不能小点声!

林杨:你不知道吗?不是科技馆吗?

余周周:那时候不算。

林杨:可那是我第一次约女生!

二熊:林杨,你7岁就会搭讪了,装什么纯情。

林杨:……好吧,要说并非剃头挑子一头热的约会的话(二熊:好杯具的定语哦),应该是高三毕业后的暑假,在植物园。

二熊:植物园……余周周,你说我老土?你男人并不比我时尚多少哟。

余周周:什么我男人?!

林杨(从背后一把揽过余周周肩膀,指着二熊):对我女人客气点!

二熊(石化):知道婆媳关系为什么是社会问题了吧……

No.23

二熊(忍辱负重ing):咳咳,那么,在植物园这种时尚的地点,俩人约会的气氛怎样?

林杨:……

余周周:……

二熊:……到底发生了什么?

No.24

二熊:不要再沉默了,告诉我,那时候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林杨(东张西望,干笑):也没怎么……

余周周:牵手了。

二熊:你看看人家!……余周周,淡定也要有个限度,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正经……

余周周:又不是那种牵手。

二熊:那是哪种牵手?牵手还分种类?

余周周:就是牵着老过马路的那种牵手,(加重语气)非常纯洁。

二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余周周:(淡定地)哦,也没什么。刚走了没多远,他就被马蜂蛰了,左眼皮,肿得睁不开,走路东倒西歪,是我扶着去的医院。

二熊(转向林杨):真是美好的约会啊。

余周周:他明明还有右眼运转正常,却非要拉着我。

二熊:……你不会怀疑……

余周周(依旧淡定):他们俩一定是串通好了的。

二熊:……你会不会想得有点太多了。

林杨(终于获取了主动权):其实也没那么纯洁。牵手时候她手心出汗了。而且,后来在医院……

二熊:在医院?

林杨(脸红):挂号的人太多,我眼皮特别疼,却始终轮不到我。有个大妈说,用唾液能止痛消毒。你也知道,我自己怎么可能舔得到……

二熊(旺盛的想象力高速运转中):所以你们就找了个僻静的地方……

余周周(气急败坏):我就知道他们仨是串通好了的!

二熊(斜眼,瞥,不怀好意地笑):其实林杨用指尖沾一点唾液涂上去就好了嘛,这么简单的方法,干嘛非要让“别人”帮忙啊……

林杨&余周周(石化):……

二熊:你们两个当时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一点吗?

林杨&余周周(继续石化):……

二熊:其实你们四个是串通好了的吧……

No.25

二熊:那么现在呢,经常去的约会地点是?

林杨:图书馆。

余周周:食堂。

二熊:果然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啊……学校里面有马蜂吗?

林杨(微笑):现在已经用不着马蜂了。

余周周:我早就说过他们俩是串通好了的……

No.26

二熊: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余周周:其实我一直在想,高三时候的画册,我可以循环利用。他每次过生日前,我都在上面补上几张新的一年的事件,这样不就皆大欢喜。

二熊:皆大欢喜个头,你到底有多懒得动脑啊!

余周周:所以后来就变成了DIY蛋糕,DIY相册,DIY……

二熊:等一下,凭我对你的了解,你初中的时候劳技课没得过优吧,做手工不是温淼的强项吗?

余周周(恍然大悟状):你说得对,我应该直接让他帮我做。

二熊:……

林杨:小说里面怎么写的我都会选择性地试一试。

二熊:小说?比如?

林杨:楼顶放焰火,海滩摆蜡烛,一起背包旅行什么的。(挠头)我也没什么花样,所以每次都会google一下集思广益。

二熊:好肉麻……

余周周(背过手,微笑):可以理解,吃不到葡萄的都说酸。

二熊(猛扑):……不要拦着我我今天不掐死她二字倒着写!!!!

No.27

二熊:来吧,招了吧,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唉不用问了肯定是林杨。

余周周:是我。

二熊:你看我说嘛……什么?你?等下,林杨同学喜欢你是全宇宙都知道的好不好,科技馆的时候不就已经天下大白了吗?

余周周:的确是我。

林杨(小媳妇状):正式……正式表白……的确是周周。

二熊(弯腰满地找跌下来的眼珠子):怎么说的怎么说的?

余周周:他问我喜不喜欢他,我说喜欢。

二熊(冷汗):……谁先说出那两个字那么重要吗……

余周周:不重要你还问,有病啊。

二熊(猛扑):……不要拦着我我今天不掐死她二字倒着写!!!!

林杨:亲妈,你的二字已经颠来倒去转得像个电风扇了。

No.28

二熊:说说吧,到底有多喜欢对方?

余周周:……我……说不出来……

林杨(勤奋地google中):……呃,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二熊:好肉麻。

林杨:我理解。吃不到葡萄的都说酸。

二熊:请问各位是否反对我把他们两口子灭门?

No.29

二熊:下一个问题是……那么,你爱对方么?

余周周:这和刚才那道题不是一样的吗?

二熊:没文化,喜欢和爱之间的距离,是永恒的论题。

余周周:韩寒说,喜欢和爱没什么区别,就像爸爸和爹其实是一个意思。

二熊:……林杨,你来说。

林杨:嗯。

二熊:……说啊!

林杨:……嗯。

二熊:***,遇到重要问题用“嗯”来回复,这毛病,从大雪天逃课到现在,一直都没改。你到底是羞涩还是拽啊!

余周周(微笑看林杨):大白痴。

No.30

二熊: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余周周:他……倒不是说什么,只是用可怜巴巴又逞强假装不在乎的眼神看我,我就……

二熊:……怎么感觉那种眼神非常复杂……

林杨:小时候她一说“林杨你不懂”“林杨我们不一样”我就会没辙。不过现在的话……可能是……嘿嘿……她拖着长音喊我的名字的时候,就会没辙吧……

二熊:哎哟喂,余周周你还会撒娇呢。

林杨:不是,是那种班主任用来恐吓学生的拖长音,你误会了。

二熊:……

No.31

二熊: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余周周(歪头):怎么会?

林杨(歪头):就是!

二熊:年轻的爱情,真是单纯啊。被时间磨砺得千疮百孔之后,想起不负责任的笃定,也是种幸福呢。

众:打住,不要把气氛拉到你擅长的悲情装13领域去!人家两个互相信任你看着不爽啊?吃不到葡萄的都说酸!

二熊:靠,我到底有多想吃葡萄啊?吃吃吃,吃你妹啊!

No.32

二熊:承接上一个问题,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林杨:我不会的。

二熊(一巴掌pia飞):你丫表决心秀恩爱上一边儿去!老娘我没吃过葡萄,行了吧!

余周周:不需要原谅吧,我觉得我本来就不会责怪。感情是无法控制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有时候必须要松开手。即使背叛了承诺也往往情有可原,毕竟,至少当初发誓的那一刻,是真心的吧,这样就够了。

二熊:气氛果然正经起来了。

余周周:我一直很正经。

No.33

二熊: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么办?

余周周:打他手机。

林杨:打她手机。

二熊:……打不通呢?

余周周:找个地方逛逛,看书,吃东西,自己玩,玩到他来找我。

林杨:打宿舍电话,找同学询问,万一出事儿了呢。

二熊:唉,谈恋爱真好。

(众:果然是没葡萄吃的家伙啊)

No.35

二熊:啊啊啊好开心,看这道题,当当当当!——对方性感的表情?

林杨:……呃……就是在科技馆看静电球时候的那种,特别认真,像小动物,很警惕,又很好奇,眼睛睁得大大的……

二熊:(努力体会ing)你口味很奇怪啊林杨。所以当时在科技馆你觉得她很……咳咳,性感吗?

林杨:……我不知道。我就是那时候……有点……不自在……

余周周:你不自在不是因为静电吗?

二熊:别打岔!余周周,到你了!

余周周:应该是自习的时候他趴在桌上睡着了,然后被我一戳肋骨突然醒过来,一脸迷迷糊糊的表情吧。

二熊:你们两个的口味都很奇怪,你们确定自己明白性感这个词的含义吗?

No.36

二熊: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续加速的时候?

余周周:在十渡蹦极。

林杨:看恐怖片。

二熊:不是说这种续加速!!

林杨(突然很淡定):哦……那还用问吗?

二熊:你怎么突然这么……泰然……

林杨:她是我女人,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二熊:我突然明白余周周说的那种明明很在意却装得非常洒脱不care的表情是什么样子了。林杨,你还需要练一练耍帅的基本表情和动作。

No.38

二熊: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林杨:一直都很幸福。

余周周:同意。

No.39

二熊:我他妈就不信了——吵过架么?

林杨:有时候也小吵一下吧。

余周周:闹过一点小别扭。

No.40

二熊:那么,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林杨:想不起来了。

余周周:应该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No.41

二熊(咬牙切齿):模范夫妻是一种罪恶的存在,我就不信问不出来了——说,吵架之后怎么和好的?

余周周:如果是他错了,他会很快认错。

林杨:如果是她错了,她会说她原谅我了。

二熊:……为什么我觉得有点乱……

No.42

二熊:啊呀呀,这个问题很有趣啊很有趣。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余周周:转世?我下辈子想要做个男生试试。

林杨:……可是我下辈子也还是想做男人啊。

余周周(拍着林杨的肩膀,邪笑):这不是问题。重点是我要做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