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度 (下)

然而到底还是该走了。

温淼妈妈用力给辛美香拉紧大衣,罩上帽子,朝她笑得非常温暖:“以后常来玩,现在也认识门了,帮阿姨督促温淼好好读书,别总是瞎贫瞎玩。他的小伙伴我就知道一个余周周成绩还挺好的,美香也是好学生,帮阿姨盯着点他!”

辛美香不好意思地点头,温淼赶紧一把将她推出了门,“行了还让不让人家出门了,你能不能别见到一个鼻子眼睛长全了的就让人家看着我啊?你儿子是流窜犯啊?!”

温淼带上门,把他爸爸妈妈的嘱托都关在门里面,然后转过身,难得正经严肃地说,送你回家,快点走吧,这么晚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跟在温淼身边,辛美香觉得似乎不那么冷了,那37度2的余温残留在身上,迷迷糊糊中,半轮月亮仿佛穿着带毛边儿的衣服一般,绒绒的很可爱。

也许是太舒服了,有些话糊里糊涂就出了口。

“温淼,我一直觉得你很聪明。”

温淼难得没有叉腰大笑“哈哈哈我本来就一表人才”,而是沉默着听,仿佛在等着下文。

“……所以,我觉得,也许你那么一努力,就真的能成为第一名。”

辛美香说完了自己都愣了一下。

静默了一会儿,温淼又恢复玩世不恭笑嘻嘻的样子:“得了吧,我还是给余二二留点活路吧,我一聪明起来就怕她心理承受不~~~撰~啊!!”

辛美香顿了顿,突然转了话锋。

“你爸爸妈妈真好,你家……很温暖。”

温淼只是听,看着她,笑了笑。

他只把这个当作一般的恭维和礼貌,甚至从来都没发现他那个平常的家究竟有什么可以让别人羡慕的。那种里所应当的笑容,让辛美香深深叹息。

无论如何,辛美香知道自己不该提聪明和第一名,只是她不清楚到底是因为得罪了温淼在乎的余二二,还是得罪了温淼的某些她说不清楚处世哲学。

以至于之后的一路,他们始终无话。

下一个拐弯就是辛美香家的小卖部,她忽然站定,对温淼说,“就到这儿吧,前面就是我家了。”

温淼扬起眉,似乎想要坚持送佛送到西。

然而辛美香终于鼓起勇气,轻轻地说,“我家和你家不一样。”

暖融融的月光只有虚假的嫩黄色温度,寒风刺骨,吹乱辛美香额前新剪的刘海——除了余周周,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辛美香换了发型,她现在梳着齐刘海了。

温淼站在原地静静咀嚼着这句话,脸上并没有流露出那种伤人的恍然大悟,只是笑笑说,好吧,你回去吧,平安到家了往我家里打个电话吧。

辛美香知道对方懂了,甚至不敢猜测温淼的臆想中自己的家会是什么样子。他看到了自己破洞的袜子,听到了电话里面她放不上台面的爸爸或妈妈的应答,更是明白了那句“我家和你家不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那可怜的面子,她转身落荒而逃,依稀听见温淼的喊声被风声吞没。他说了句什么,那句话和她身上残余的37度2被一同冷却,遗留在拐角。

她要面对的到底还是那个破旧的小卖部,破旧的小牌匾,还有满怀的北风凛冽。那才是辛美香。

有什么好丢脸的呢?她扬起头逼回眼泪。

当年站起来一言不发被所有老师当作傻子一样训斥的时光,都牢牢刻印在周围每一个同窗的记忆中。早就没什么好丢人的了。爸爸,妈妈,残破的、无法邀请同学前来吃完饭的家……这都远远没有辛美香自己丢人。

所以才要离开。远远地离开,直到周围没有一个人认识15岁以前的辛美香。

直到她根本不再是辛美香。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之后的温淼反而对她和气熟悉得多。也许因为余周周得水痘,不得不在关键时期闭关,所以一向吊儿郎当的温淼主动承担起了家庭教师和邮递员的角色,每天为她整理习题和卷子,而当中一大部分卷子,都来自辛美香。

他们有了一个光明正大的话题可以讨论。他会跑过来催促她写卷子,她也可以指着卷子的各个部分说明注意事项要求温淼来传达……更重要的是,辛美香发现,温淼在隐约知道了她的家庭背景之后,并没有表现出疏远或者同情,只是很正常。

难得的正常。

有时候温淼为了抄卷子会坐得离她近一些。辛美香感觉到耳朵又在隐隐约约地发烧,晕晕的,很舒服。

37度2的低烧。

热源在左方。

直到一脸水痘的余周周出现在收发室的透明玻璃背后,温淼把大家都叫上去看她,辛美香也是第一次有机会和沈屾并肩走在一起。

两个人的确有些像,同样寡言和陰沉。

她走到一半,轻声问温淼,喂,我和沈屾到底哪里像?

温淼嗤笑,我不是早说过你们不像吗?

辛锐再次反问,为什么?

温淼耸肩,我说不像就不像。

被当作观赏猴子的余周周气急败坏地朝着温淼喊些什么,外面的辛美香等人听不见。温淼开心地大笑,又做鬼脸又敲玻璃,甚至还从书包里面掏出了一根香蕉假装要投喂,把余周周气得抓狂。马远奔在一旁添油加醋,两手食指拇指反扣装作是照相机在取景,而沈屾,也破天荒裂开嘴笑得畅快。

辛美香那一刻忽然恍神。

她其实从来都不想要余周周康复归来。

当年那个会帮助余周周往徐志强凳子上撒图钉的辛美香已经淹死在了岁月的洪流中。此时的辛美香,已经攥着一把图钉无差别地扔向这个世界。她那一刻疯狂地妒忌,多么希望玻璃罩子里面的那个猴子是自己。她了解余周周表面的气愤之下是满满的感动和快乐。

一种真正被爱的快乐。

有一瞬间她将里面的余周周置换成了自己,想着想着,脸上就浮现出一丝腼腆的笑容。

回过神来,余周周竟捕捉到了这个心不在焉的笑容,并在朝她感激地笑。

辛美香刹那间明白了自己和沈屾的区别。

沈屾只想要第一名。她可以不穿漂亮的衣服,不在乎人缘,不在乎一切,只要第一名。

而辛美香,她想要变成余周周,又或者说,变成余周周们。

她们招人喜爱,家庭幸福,生活富足,朋友众多,成绩出色,前途远大,无忧无虑。

辛美香何其贪心。

当辛美香超过了余周周成了第一名的时候,她就知道,这场所谓的友情结束了。

她不再接受余周周莫名其妙的恩惠和友好,她给了对方一个真实的辛美香。

自私,陰暗,雄心勃勃。

余周周这个所谓的小女侠,果然无法忍受被自己同情的对象抢走宝座,辛美香心理冷笑,看着对方趴在桌子上掩盖不适。

却在此刻听见温淼大声地安慰余周周说,你考第五名嘛。

你考第五名嘛,这个比较有技术含量,而且我还把我前面的名额让给你。

温淼温暖的声线盖过了辛美香心底的暗潮拍击。

她后来没有再怎么见过温淼。

他在她印象中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对另外一个很快就重新夺回了第一名的女孩子说,“你要不要考第五名?”

后来辛美香到了没有人认识15岁以前的她的振华,后来辛美香真的不再是辛美香。

甚至后来,她喜欢上了一个和自己一样拥有逼仄的青春的男生,这个男生没有青春痘,备受推崇,帅气优秀,却和她一样被什么东西捆绑住了翅膀。

她甚至觉得扯下那张皮,对方就是另外一个辛锐。

她不知道自己是喜欢他,还是因为恨另外一个女生,又或者干脆是同类相吸,又或者是钦佩对方的伪装比自己还要严丝合缝……

然而那种温暖的感觉再也没有,那种天然地想要靠近的无法控制的感觉再也没有。

那种陽光的味道。

只有温淼身上才会有的味道。

即使此时此刻跟在淡漠的余周周身后的那个叫林杨的男孩子有着和温淼相似的笑容和相似的斗嘴恶习,辛美香仍然知道,温淼是不同的。

温淼不会执着地追着余周周死缠烂打,温淼不会被余周周操纵喜怒哀乐,温淼不是太陽。他不会照得人浑身发烫。

他,他的家,都只是陽光下被晒暖的被子,卷在身上,恰到好处微微的热度,刚刚好是低烧的微醺。

因为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所以才本能地接近和向往。

然而对方终究不屑于去温暖她。

很久之后当辛锐从一个小个子口中得知余周周见不得人的家事之后,那个瞬间她忽然听清了晚上送她回家的北风中,温淼临别前最后喊的那句话。

很朴素很朴素的一句话。

“你怎么老觉得别人过得一定比你好啊?”

辛锐忽然自嘲地笑起来。

世界上比温淼优秀聪明幸福的人有千千万,可是他不觉得别人比他好。

他不觉得,所以他最快乐。

辛锐曾经想要就此顿悟,奈何有些事情,开始了就无法结束。

比如,辛美香想要变成辛锐,辛锐想要变成别人。

因为做别人更幸福。

小卖部即将拆迁前,她蹲在家里收拾东西,无意中被陽光下的杂物堆晃疼了眼睛。

走过去一看,那闪亮的东西,竟然是银白色的CD机。

水痘之后,余周周和辛美香的关系迅速尴尬起来,CD早就没有电了,她也不再听,却忘记物归原主。

时隔三年多。

CD在陽光下趟了有一阵日子了,手轻轻触上去,温暖的感觉,仿佛那个低烧37度2的晚上,她在一个幸福的小家庭里,吃撑了,很想要流眼泪。

不久之后,毕业典礼,余周周朝她道谢。

直到那时辛美香仍然会因为这声谢谢而感到一点点厌恶。

厌恶她们这样的故作姿态,这样的矫情。余周周,凌翔茜,无一不是如此。

把日子经营的像个电影,什么事情都要个了断,好像别人活该给她们配戏。

余周周怀念的一切,哗啦棒,图钉,十七岁不哭,辛美香都不留恋。

直到余周周说起,谢谢你在我水痘的时候来看我,在玻璃外面对我微笑。

辛锐嘴角忽然扬起一个嘲讽的笑容。

那时候她是为了自己笑,那时候她眼中没有余周周,那时候,她幻想着被温淼等人围在正中关心的,是自己。

她每次微笑,都因为她以为自己是别人。

因为总有一天她会变成别人。

即使温淼说,别人未必幸福。

辛锐不知道。

她只知道,做自己,一定不幸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