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成:米乔奔奔番外 (上)

“其实我第一次遇见他啊,根本没记住他长什么样子。”

米乔再次从鬼门关逃出来之后,神头大不如前,总是倦倦的,倚在靠垫上,每说一句话废好大的劲儿。

发现对面余周周的目光中满是不忍,她在对方出声劝阻前一秒笑着摆摆手,看到自己的指关节在陽光下闪过,苍白突兀。

太瘦了。

“没事我不累。我必须跟你讲讲。”

余周周动了动嘴唇,安分地坐下。

米乔微笑。

再不讲,可能就要憋在肚子里,永远带走了。

米乔第一次见到奔奔,甚至都没有看清对方的脸。小学三年级开学的第一天,她正骑在班里最调皮的小胖子背上,左手掐着他后颈的肥肉,右手指关节死磕着他的额角。

“服不服?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嗯?你倒是喊啊,喊大家伙儿选你当班长啊?就你,想当班长,我呸,有种就揍我啊,你不是吹牛能把我揍趴下吗?看看现在趴下的是谁?!”

小胖子连哭带笑地求饶,由于半边脸贴着地上,嘴里也就含糊不清,光吐白沫。周围一圈女生大声叫好,其他男孩子一脸惊惧,跃跃欲试半天,到底还是缩在了外围。

就在这时,闹哄哄的人声中,一个细声细气的男孩声音格外突兀。

“请问……你是班长吗?”

她满不在乎地抬头,很潦草地扫了门口站着的小男孩一眼便低下头去继续压制扭来扭去的小胖子了。

眼珠一转,便故意大声叫起来:“找班长?你找哪、一、个班长啊?”

每个字都咬得狠狠的。

周围人起哄更甚,胖子在她手下苟延残喘地扭动了两下,被她一拳打老实了。米乔余光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双小白鞋不安地挪动了一下,鞋的主人尴尬扭捏地小声说:“叫……米乔?”

全体女生举手欢呼,米乔再接再厉狠狠拧了小胖子两把,兴奋得满脸通红,一个鱼跃跳起来,大声地指着周围:“听见没有?谁是班长?!”

“米乔!!!”周围的群众就差三呼万岁了。

她这时候才得意地看向那个清秀好看的小男孩,“喂,你找我什么事儿啊?”

小男孩窘迫又有些恐惧地看着她,轻轻地说,“郑老师让我找你,我是刚转学过来的。”

米乔这才恢复了小班长的几分正经,正了正领子和一头乱蓬蓬的短发,“哦,哦,……同学你好。我叫米乔,你叫什么?”

“我叫冀希杰。”

她点点头,被小男孩明亮的眼神盯得有点毛毛的。

什么嘛……娘娘腔,一个男生,那么有礼貌干嘛,拿腔拿调的……

她指着第二排空出来的那个位置:“郑老师跟我说了,你坐那里。”

余周周听到这里笑起来,“恩,奔奔的确就是那样的,和其他野蛮的小男孩不一样。”

一想到了奔奔后来一副小混混——或者说,花泽类式小混混的形象,她不由得冷汗直冒。

米乔似乎明白余周周在想什么。她虚弱地笑了一下,“得了吧,就他原来那副小白脸的弱样儿,在我们那片儿的孩子里面混,不出三天就能被揍成夜光的!”

余周周再一次抬手抹了一把头上不存在的冷汗。

米乔并没有夸张。城乡结合处的小学,每个年级最多不超过两个班级,整个学校的前途摇摇欲坠,一副有今天没明天的样子。学校里面的大多数孩子都是附近的工厂或者荒地里面从小打到大的,很容易拉帮结派分场次火拼起来。

米乔这个班长是完完全全靠实力打天下得来的,与其说是班长,不如说是江湖盟主。和余周周整天满脑子兵不血刃的侠客幻想不同,米乔从来没有时间幻想什么,她的世界充满真刀真槍——即使是塑料的。

米乔一面维护着各大帮派的基本秩序,一面又不得不每天抽出时间来关照一下冀希杰,不让他被别人欺负得太狠——这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就像从文明世界的游览车投向野生东北虎林园的一只小白羊,不撕碎了他,他们虎字倒着写!

当她又一次把他从叠罗汉的人堆底下捞出来的时候,当年抢班长失败的胖子终于领着其他男生一同起哄:“米乔大班长,你是不是喜欢这个小白脸啊?”

没有人清楚小白脸到底什么意思,反正冀希杰长着一张小白脸,这就够了。

“滚,胡扯什么,我是班长,怎么能看着你们欺负他?!”米乔涨红了脸。

“哟,大班长,当年是谁骑着别人压着往死里欺负来着?”除了面色尴尬的胖子之外,其他人听到这句话都大笑起来。

“真以为我们怕你一个女生啊?那是给你面子,把这小子留下,你滚吧,谁也不稀罕再和你抢班长了,班长算个P,你当你的,我们玩我们的!”胖子适时将话题转了回来,米乔瞥了一下眼里面亮晶晶闪着不明液体的鼻青脸肿的小白脸,叹了口气。向来崇尚拳脚功夫的她,不得已弯腰捡起了一大块砖头。

幸而地理位置好,背后就是垒得高高的砖墙。

所有男生都后退了一步,冀希杰也是——他退到了米乔身后。

“我的确打不过你们这一群人。不过我至少能撂倒一个。不一定是哪个不长眼的挂彩,有种就一起上啊!”

米乔声音有一点沙哑,黝黑的细胳膊略微地托起不成比例的硕大红砖,颇有一种鱼死网破的悲壮感。

场面陷入僵持,对面的男生看到米乔认真起来了,集体傻眼,交头接耳半天,谁也不敢动,撤退又没面子,只能呆站着。

毕竟,谁没被她揍过?

但是这么多人被一个小姑娘喝退,像什么样子,以后还在不在这片儿混了?他们都不是两三岁的小孩儿了,笑话,大家都是四年级的人了!

敌不动我不动,然而米乔即使气势足足,胳膊却明显越来越抖。

就在这个时候,被大家忽略了的小白脸冀希杰,弯腰抓起了两块红砖,左右手各一个,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仰天长啸,磕了药一般啊啊大叫着、不管不顾地朝着对面的人群猛冲了过去!

男生们完全反应不过来,瞬间就被用砖头撂倒了两个,其中一个就是领头的胖子。冀希杰自然是有分寸的,他只是拍向别人的肩膀或者后背——当然这也和他没力气举起来拍脑袋有关——所以胖子他们受伤并不严重,顶多擦破皮。然而终究阵型还是乱了,乌合之众四散逃窜,很快就只剩下胖子因为受伤了跑得慢被冀希杰拎着砖头骑在身下。

看到米乔还拎着砖头杀站在原地,冀希杰把砖头压在胖子短粗的脖子上,转过头朝她喊“愣着干什么?”

米乔长大了嘴巴:“你……吃错药了?”

冀希杰满不在乎地一笑:“我就是看你那块砖头快要拿不住了。再等下去,咱俩都得挨揍。”

米乔眨眨眼睛。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像被羽毛扫过,痒痒的。

这才清醒过来,手一松,砖头落地,扬起一片尘土。

她只是匆匆地朝冀希杰一笑,示意他让开。

然后驾轻就熟地骑到胖子身上,狠狠就是一拳。

“我他妈就知道你这个死胖子还是对班长不死心!!!”

他们两个一同坐在稍微矮一点的砖堆上面,书包垫在屁股下面,用胖子的外套擦干净手,并肩看着他一瘸一拐地落荒而逃。

这是第三次放生。

第一次放开胖子的时候,他脱口而出一句经典台词,“米乔你他妈给我等着——”

然后被米乔拽着领子一把拖回来:“你姑我等不了!”

当然是一顿K。

第二次放生的时候,胖子学乖了,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米乔又是拽着领子一把拖回来:“连个再见也不说,你眼里还有班长吗?没礼貌!!!”

当然又是一顿K。

第三次胖子陪着笑脸说尽了好话连滚带爬地跑远,米乔只是板着脸说了声“再见”,没有再找碴。

“怎么不打了?”冀希杰抱着胳膊站在一边问。

米乔幽泳口气,“打不动了。他的肉都是有弹力的,打得手腕疼。”

余周周听到这里,不由得担心地看了看米乔现而今空空荡荡的病号服袖子。不知道现在的胳膊是不是比那个举起砖头的四年级小姑娘还瘦弱。

就是这样一条小胳膊托起的砖头,彻底改变了奔奔。

然而其实米乔从来不相信一个人可以彻底变成另一个人。也许因为她自己从来不曾改变过,无论经历什么,她仍然是米乔,小时候的朋友看到她,聊两句,就会说,嘿,你跟小时候一点都没有变。

有些人变了,要么是因为隐藏了一部分,要么是因为展露了一部分,而无论选择隐藏和展露,那变化的一部分都并不是凭空消失或者多出来了——它原本就在你身上,一直一直都在你身上。

当冀希杰遇见米乔,他隐藏了习惯性躲在余周周等人背后的依赖感,展露出了作为一个男孩子的血性和陽刚。

而米乔呢,遇见冀希杰,她又把什么藏了起来呢?

被男生们斥责为小白脸的冀希杰其实早就被班级里面的小姑娘们注意上了。自古男人和女人的审美就不一样,冀希杰就是明显的例子。哪个女孩子不喜欢白皙好看、不讲脏话常常微笑的男生呢?

听到这套理论,米乔自然嗤之以鼻,坐在后排的胖丫头却不甘示弱地反击回去:“你反对什么,跟你没关系,你是女孩子吗?”

米乔并不生气。

她不觉得“女孩子”这个称号有什么值得争抢的。

虽然有一点点不平衡——她像老母鸡一样凶巴巴地跟胖子他们抢地盘,很多时候都是为了护着班级里面比较弱势的女同学(当然现在还包括弱势的冀希杰),然而令人沮丧的是,其实她们并不十分认同米乔这位保护者——至少是在她的性别方面。

虽然表面上是呼风唤雨的孩子王,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却越来越孤单。

还好,现在她有冀希杰。

米乔将看家本领倾囊而授,冀希杰毕竟是男孩子,学起来很快,力气也大得多,在学校里面很快就逐渐树立了威信。男生们自然不敢再轻易欺负他,也不敢贸然拉拢,统统处于观望之中。

冀希杰如此之快地出师,让米乔在欣慰之余很快就生出一种忧郁感,仿佛母系社会和女权时代即将终结。

她的江湖是一拳一脚打出来的,可是终究有一天,所有的男孩子都会比她高,比她壮,比她会打。

而所有的女孩子,早就比她温柔,比她会打扮,比她像个女生。

她站在中间,心中无限沧桑。

很久很久之前,有个什么什么斯基的名人说过,骑墙是没有好下场的。

到了五年级的时候,米乔顺理成章地拥有了一个像样的小跟班,他拥有一切跟班的优秀素养:白白净净,受女生倾慕,不怎么讲话,心思细腻,老大打一个响指就知道该递旺旺棒冰还是麦粒素。

当然跟班这种事情是米乔臆想出来的。冀希杰跟着她,只是因为他和她一样孤单。

于此同时,胖子他们开始变本加厉地起哄,“米乔喜欢冀希杰!”

当时米乔抓狂地大吼,“都给我叫班长,反了你们了?!”

全体肃穆,之后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令米乔愤怒的是他们没有称呼她为班长,却并没有反驳这个谣言本身。

于是更是漫天遍地的“班长喜欢冀希杰”,流言在校园里面转着圈儿地嚣张。

米乔气昏了,她终于有一次红了脸不是因为打架打得热血沸腾。

她急急忙忙找到冀希杰,拍着桌子大叫:“你他妈以后别老跟着我!烦不烦啊?”

冀希杰正在埋头拆凳子腿儿,显然是为了放学后迎战隔壁班的几个找茬的男同学做准备,听到之后头也不抬地说了声,知道了。

得到这样干脆回应的米乔反而愣住了,呆站了足足有半分钟之久,直到冀希杰抬起头,惊讶地问:“你怎么还在这儿?”

米乔长大了嘴想要喊点什么来挣回面子,然而所有能说的话都在那一瞬间堵在了喉咙口。她的脸越憋越红,大脑空白地一把扯过冀希杰手中的凳子腿儿,猛地一拧,钉子竟然被生生拔了下来,凳子随之解体。

“米乔你是女金刚啊,我卸了这么半天都没……”

“女金刚个P,你再叫一句试试?!”

冀希杰并没有被她虚高的嗓门恐吓住,反而有些故意挑衅地询问:“那……叫班长?”

米乔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震得半边手臂发麻,转身落荒而逃。

“班长,有人闹校!”

正郁闷的时候,胖子忽然一蹦三尺高地窜过来,一半恐惧一半兴奋地朝她跑过来。

“闹校”指的就是外校的混混大举来袭。有时候是为了私人恩怨或者帮派恩怨,有时候只是对方穷极无聊单纯找茬。米乔闻声赶紧放下自己心里那点小情绪,跟着胖子冲了出去。

这时候自己班级的大部分同学都在那个拥挤的小操场上体活课,如果出了什么危险,那就都是她的责任了。

“有种的都他妈给老子站出来!来来来,站出来啊!”

正在一人多高的围墙上面人手两块砖头的四五个流里流气的高年级男生,一看就是外校闲得无聊的江湖人士。

仗着自己背后有占据有利地形的哥们掩护,有个发型古怪的高个子男生索性跳了下来,伸手扯住了一个小女生的领子拉过来,揪住女生的小辫儿咧起嘴哈哈笑。

由于对方显然比操场上的现有群众年纪大一些,手中又有武器,平时嚣张的男生们纷纷胆怯地向后退,然而一个眼尖的女生却突然指着天空大叫起来。

半块砖头,在众人头顶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然后擦着墙上的某个小个子男生的耳朵急速飞了过去。

虚惊一场,然而小个子男生由于闪躲不利失去了平衡,一头栽了下来。

“一群傻逼,难道不会站远点砸他们啊!都是□长大的啊?!”

众人张口结舌地回头。

米乔,脏兮兮的校服迎风招展,脑袋刚好挡住落日,余辉渲染着她的轮廓,愣是把她烘托出了释迦牟尼的气质。

于是□长大的大家心里,她再次模糊了性别,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带着一股逼人的爷们霸气。

刚刚醒过来的众人四散开来寻找可以当作武器投掷的东西,墙上墙下的大战一触即发,米乔趁着墙下高个子惊慌失措的瞬间,从斜里冲过去,冒着腰一头撞在他左腰后方。高个子始料不及,痛得撒手,米乔趁机冲着被抓做人质的女生大喊:“你他妈傻了啊?快跑啊!!!”

女生这才哭哭啼啼地跑出危险地带,因为几乎是下一秒钟,群众们的砖头就不长眼地朝着自己人飞了过来。

大家只记得捡东西往围墙上面抛,却没有人关心墙下面还在深入虎的米乔。

很多年后看到张艺谋导演的《英雄》,导演仰拍密密麻麻的箭雨从天而降朝着李连杰飞过去,米乔仍然打了个寒颤。

那几乎就是那一天她仰头看到奠空的副版。

“你他妈傻了啊,还不跑!”

她刚刚骂醒那个女孩子的话,这么快就回报在了自己的身上。

米乔第一次体会被人护在怀里的感觉。

但是因为太快了,对方又是一身排骨小身板,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如果说有的话,恐怕就是他的呼吸喷在自己耳朵上,那种热热的感觉。

很热很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