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期中考试(上)(No.96 - No.98)

No.96

考试前一天放学的时候,学校要求我们把书桌里的所有东西都清理回家,打扫教室为考试做准备。我的书桌里积累了太多的练习册——是的,很难为情,但是我必须承认,我买的练习册数量是余淮的两倍,看见别人做什么我就买什么,结果积压成灾。

没有一本好好地做过。后来被余淮教训,每一本练习册的思路都是完整的,时间有限,给自己增加那么多负担,还不如一开始就踏踏实实只专注于一两本。

不过虽然这样说,他还是拎起了我的沉重的布袋。

“书包你自己背着吧,这个我帮你拎。你家在哪儿?”

我想,我是有点儿脸红的。

“那个……那个……你要送我回家?”

他一脸理所当然:“废话,你自己搬得回去吗?”

不顾我少女情怀的忸怩作态,他已经大步朝门口走了。

我们俩欢快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忘记了那周本来轮到我们值日。

夕陽暖洋洋的,我发现每次我有机会和他独处的时候,都是黄昏。

很短暂的美好时光,就像太陽很快要落下去。

振华校舍建在繁华市中心,车马如龙,熙熙攘攘的放学大军和来接送孩子的私家车、公家车拥堵在一起,我跟着余淮的步伐,在凝滞的车流缝隙中穿梭自如。他个子高,步子大,我需要很努力地才能跟上他。

我估计布袋的拎绳很细,正想问问他会不会勒手,凑近了才注意到他自言自语念念有词。

“明明也不做,都是空白,留着干吗,扔了算了,这么沉……”

你唠叨个屁啊,是你自己要送我的好不好?

我退后两步,关心的话都咽回去,恨不得拎绳细成钢丝,勒不死他!

然而还是会遇见同班同学,比如结伴晃晃悠悠的简单和β以及徐延亮(真不知道这三个人为什么出现在一起),看到我们的时候竟然都露出促狭的笑容,鬼兮兮的。

我假装没看到,红着耳朵,故作镇定地大步向前。

前面的男生,背上搭着校服,又穿上了那件黑色的T恤,高高大大,晃晃悠悠,安心得一如初见。

No.97

“喂,你天天戴着耳机,都在听谁的歌啊?”

我自习课做作业的时候喜欢听随身听,可是余淮从来不听,他说他戴上耳机就没法儿专心,而我则需要戴上耳机才能不在做题的时候胡思乱想。

“谁都有啊,只要好听,不管是谁的。不过……我听周杰伦比较多吧,你呢?”

他仰头想了想:“我比较喜欢Beyond。”

我点点头:“我记得,主唱死了。黄家驹的词曲都写得很好的,我记得谁和我说过,当年的香港乐坛大多红歌其实都是翻唱的外文歌,重新填词而已,他们的原创才是香港乐坛真正的辉煌。”

他挑眉:“哎哟,你还知道的不少嘛。你喜欢哪首歌?”

其实Beyond听的很少,毕竟是粤语歌,不过不知道怎么,那种小小的好胜心让我不想说出《光辉岁月》《海阔天空》等等那几首耳熟能详的歌,所以一歪头,很大声地讲:“我喜欢《活着便彩》。”

其实我压根儿没听过,只知道歌词和歌名。

他惊喜地大叫:“啊啊啊我也是啊,你是第一个跟我喜欢同一首歌的人!”

我张大了嘴巴,慢慢地才把表情调整到正常。

他在高兴什么我不知道,我知道我在高兴什么。

随便胡诌都能成为共同爱好。其实,我们是有缘分的,是吧是吧?

一定是的。

No.98

我家离学校不远,步行的话只要二十分钟。因为是老房子,所以小区里难免有点儿杂乱,我第一次因为这些碎砖乱瓦和塑料袋而愤怒。

总归是希望这一路繁花遍地,回忆会更美丽一些。

他把袋子递到我手上,我的胳膊往下一沉,这才体会到袋子究竟有多么重,隐约看到他手上被勒出来的红线,横穿掌心。

“我就不送你上楼了,你不是说你家在三楼吗,也不高。否则让你爸妈看见,会误会的,我可不想被你爸拎着扫帚追得满街跑。”

我想象了一下这个场景,竟然觉得很甜蜜,克制不住有些向往,但还是一鞠躬,大声说:“多谢啦!”

他摆摆手:“天快黑了,快上楼吧,明天别迟到。”

他手插在兜里,转身晃晃悠悠地走远,书包和校服都随着步伐一晃一晃的。我假装进了楼门洞,估摸着他走远了,就重新探出头,站在路边目送着墨蓝色天幕下余淮渐渐模糊的背影。

很多年后,我还记得这一幕。

好像那时候我就已经看到了故事的结局。逼仄拥挤的青春里,他送我一程,然后转身踏上自己的旅程。他的世界很大,路很长,很遥远;我只能站在自家门口,独守着小小的天地,目送他离开。

他活着,便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