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还是会忧郁(No.204 - No.209)

No.204

平时星期六我都会睡到上午十点多的,但是今天我特意把闹钟上到了早上七点半。

余淮的考试八点半在省招生办举行,我估计七点半他应该到考场了,太早的话怕他没起床,太晚的话怕他已经关机进考场了。

我打着哈欠,半闭着眼睛发了一条短信:

“加油,我相信你。”

我正迷迷糊糊地要坠入梦乡,手机嗡嗡地振了两下。

两条新信息,第一条是:“有你这份心,小爷一定考得好。”

第二条是:“我没洗澡。”

我盯着第二条愣愣地看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把头缩进温暖的被窝里,嘴角控制不住地咧上去,傻笑着睡着了。

No.205

在等待我妈的过程中,我的大脑始终在高速运转。

自打上午她打电话说下午两点左右开车来接我,我就陷入了焦虑之中。如果我没有前几天莫名产生的那点儿花花心思,我可以非常坦然地跟我妈说我想要买衣服,买轻薄型保暖内衣,买保湿水和高级面霜,并对她可能性极小的赞同与可能性极大的呵斥都保持平静。

反正我怕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老是凶我,我都习惯了。

但是这次我不能。我心虚。我就是那种还没抢银行就已经在内心坐牢三十年的怂包。

我开始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

目光无意中间落在了桌上的转笔刀上。

确切地说,那是一款削铅笔机。

这东西是我小学时就很眼馋的那种,四四方方的,需要额外的工具固定在桌边,铅笔从一头塞进去,一只手在另一端摇动手柄,削个铅笔都削出贵族感。天知道我当时有多羡慕啊,听着同学显摆“这是日本带回来的”,我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指头都塞进去,然后摇动手柄搅一搅。

可是我妈不给我买,我妈说,一天到晚不好好学习,净在那儿想些没用的,转笔刀能削铅笔不就行了?

所以初二的时候我有了零花钱,在文具店看到同款削铅笔机的时候,立刻眼含热泪买了下来。

但是我早就不用铅笔了。

她难道不应该补偿一下我吗?要求总是得不到正面对待,又无法通过外表建立自信,这会让我越活越窝囊的!她身为一个叱咤风云说一不二的独立女性,居然让女儿养成了如此唯唯诺诺的性格,这不值得反思一下吗?

但是……

但是如果她说人的自信心来自于内涵,要想有底气,先要有成绩,窈窕淑女哪里找,漂亮不如考得好……我应该怎么反击呢?

我抱着头痛苦地倒在了床上。

嗷嗷嗷耿耿你真是太没用了!你妈妈的人生本来应该更辉煌的,她的女儿怎么可能是你!

……咦?

我忽然觉得自己找到了一线生机。

我一坐到副驾驶位上,我妈的眉头就拧成了死结。

“你几点起床的啊,怎么头不梳脸不洗的,这衣服怎么穿的啊,窝窝囊囊的,把衬衫给我塞到裤子里面去!”

我忍住内心喷薄的喜悦,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把副驾驶上方的小镜子扳下来,懵懂地照了照。

“挺好的呀,我平时上学就是这么穿的。”

然后我转头去看她,一半真情一半演技地眼含泪花。

“妈,我好想你啊。”

我妈瞬间眼圈就红了。

车就这样开到了市第一百货公司。

Yes!

No.206

我妈先是带我吃了一顿巴西烤肉,然后就在我几句话引导之下陪我去逛街了。

我当然没有明说自己想要买衣服。只不过言语中表示自己想跟她边走路边说说话,好久没跟妈妈说话了,我们班发生了好多可有意思的事情啦。

百货公司里还能往哪儿走啊,往哪儿走不是商店啊哈哈哈。

我妈居然带我去了Levi"s买牛仔裤,我进门前依旧在装二十四孝,一个劲儿表示自己不要这么贵的衣服,被我妈瞪了好几眼才不情不愿地走进去。

这时候战术二就发挥了作用。是的,我今天穿的是校服裤子,最宽松肥大的运动款,就是为了能在里面顺利地套上两薄一厚三条秋裤的。

我觉得Levi"s的男款我可能都穿不进去。

“你穿这么多秋裤干吗?”我妈跟着我进了试衣间。

“我冷呀,”我继续装无辜,“这两天多冷啊。单穿哪条都不保暖。”

“那也不用穿这么多啊,”我妈心疼地埋怨,“赶紧脱两条再试。”

“可是脱了再试的话,买回去以后我还是没法儿穿啊。”

“哪用得着穿这么多,一会儿我带你去买两条薄的。往年也没这么怕冷啊,你是不是生病了?”

买两条薄的买两条薄的买两条薄的……

她摸了摸我的额头,确定我没发烧之后,就叹口气开始帮我把秋裤往下拽。

于是我现在有了新羽绒服、新连帽衫、新牛仔裤、新衬衫新绒线衣新马丁靴……

我一再否认我爸联合后妈对我实行了丧尽天良的漠视和虐待,而这一点是我妈现在深深怀疑的。不过总体来说,我的窝囊废小可怜行为成功地激起了我妈妈内心深处那种“老娘的女儿任何方面都不能比别人差”的好胜心,她恨不得把整座商场都穿我身上。

你说,人生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No.207

说来神奇,那股买东西的冲动和欣喜在我拎着一堆购物袋噔噔噔跑上楼的过程中,迅速地退潮了。

我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坐在地上把所有新衣服的标签剪掉,花了二十分钟重新试穿了一遍。

对着镜子照了许久,我必须承认,镜子里面的人依旧是耿耿。只有我自己能看得出一点点区别,可在别人眼里应该不会有任何不同。

本来就不是衣服的问题啊,我知道的。

到底要怎样才能变得更好呢?因为羡慕语文课上文潇潇在发言时引用我压根儿没听过的书中的名言,所以去把她看的书都找来看一遍?因为凌翔茜的滑板裤松松垮垮很好看,就匆忙脱下秋裤穿上薄薄的南极人?

那一刻我的感觉,就像水果店里明明应该卖三块八一斤的小苹果被不小心放到了五块八一斤的大苹果堆里,一开始觉得自己可有身份啦——然后,发现顾客来买东西的时候,每次都会伸手先把它扒拉到一边儿去。

五块八的余淮曾经对三块八的耿耿说过,你早晚会习惯的。

我也以为我习惯了,没想到沮丧这种情绪时不时还会反复,会披上不同的伪装,有时候,甚至是以希望的面目出现。

比如还是想要变得更好。

No.208

我在周一早上的升旗仪式再看到余淮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充满活力的样子。

“看样子考得不错?”我一边随着队伍往前走,一边问。

“还行,呀,对不起,”余淮的语气昂扬,一不留神踩了前面同学的鞋跟,“果然没有出电磁学的题。”

我笑了:“那太好了。”

“我请你吃饭吧。”

“啊?”我没听清。他的话被大喇叭里面传来的“振华中学以‘勿忘国耻’为主题的升旗仪式现在开始”彻底淹没了。

这位常年主持升旗仪式的姑娘是高一一班的,忘了叫啥,嗓音刺耳得要命,念讲稿的方式比小学生还要声情并茂,真不明白为啥团委老师非让她献声。

“我说,我请你吃饭!”

余淮喊话中的后半句正好赶上大喇叭里的开场白说完,周围同学听得清清楚楚,窃窃的笑声蔓延开来。

正好站在余淮前面的徐延亮顺势接了一句“好的别那么客气!”,虽然很贱,但也给我解了围。

我正要低头装作跟我没关系,就看到前面几排的文潇潇回头看过来。

嘴边的话拐了个弯,化作了笑容:“徐延亮你想得美,就不带你。”

文潇潇眼神一暗。

我完全没有因此觉得有一丁点儿开心,反而愧疚地转开了头。

No.209

一整天我都不在状态。

余淮参加完竞赛后极为活泼,上课捣乱下课打球,像是要把前段时间少说的话都补回来。

“你怎么啦?”他满头大汗地坐回到座位上,一边喘粗气一边问。

“赶紧擦擦汗,屋里这么热,一会儿都发酵了。”

“是发jiao不是发xiao,连我都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他乐呵呵地纠正道,“我问你怎么了,一整天都没打采的。”

“懂个屁,这是少女的忧郁。”

这时,收发室的老大爷出现在我们教室门口:“文潇潇是你们班的吗?收发室有人找,好像是你们定的什么货到了,赶紧找几个人下去搬。”

“呀,应该是比赛的服装到了。”文潇潇说。

徐延亮把倒数一、二排的所有男同学都点起来帮忙去搬东西,其他还坐在教室里的同学都兴奋了。

即使是每套五十块的衣服,也令人充满期待。无聊透顶的冬季校园,一点点新鲜事都能令人沸腾。

随着一只只大纸箱被搬到黑板下面,连朱瑶这样的学生都没办法继续学习了,大家都在座位上伸长了脖子往前面看。

“好啦好啦,别急,”文潇潇最后一个跟着余淮走进门,有点儿上气不接下气,“我一个号码一个号码发,女生报了XS号的先举手!”

余淮正在往座位走,忽然被文潇潇叫住:“那个,余淮,你能留下帮忙把其他箱子都拆开吗?给你剪刀。”

徐延亮也很热情地站起来:“我也来帮忙吧。”

“不用,不用了,”文潇潇摇头,“那个,班长你帮忙维持秩序吧。”

“维持什么秩序啊……”徐延亮有些不解地挠了挠后脑勺,重新坐回了座位。

我叹口气。我竟然成了全班最理解文潇潇的陌生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