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那个更好的他(No.216 - No.219)

No.216

“一二·九”合唱大赛平平淡淡地过去了。

一班和二班果然是死磕的架势。一班自选曲目是《水手》,架子鼓、电吉他悉数上台,震惊全场;二班则真的抬了一架钢琴上来,林杨伴奏,并且在唱完第一首《黄河大合唱》后竟然变换队形,集体把第一套演出服扒了下来,露出里面嫩黄色的T恤,打着手语唱完了一首小虎队的《爱》,凌翔茜在最前面领着观众和着节奏拍手,场下不争气的男同学们拍得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比如×延亮同学。

我们班平淡无奇地唱完了,没出什么大错——其实所有的班级都没出什么大错,可是被一班、二班这么一闹腾,后面的比赛都只能用平淡无奇来形容了。

最后二班得了一等奖,一班和十六班得了二等奖——十六班的出众之处恐怕在于他们派出了三个打扮成女红军样子的同学举着红旗跑遍了全礼堂。

其他所有班级,并列三等奖。

大家都有些沮丧,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虽然我们在服装上花了心思,可的确不算是最用心的,和某几个班级要吃人的那副架势一比,我们的革命觉悟明显不高。

回班后,文潇潇就哭了。

即使我对文潇潇的感觉一直很复杂,这一刻也很心疼她。这件事情她付出了最多的辛苦,文文弱弱的女孩子帮大家联系服装、组织排练,为了比赛还大老远地扛了一架电子琴来伴奏,却只得到这么一个结果。

张平又要在黑板上写张继的那首《枫桥夜泊》,刚写了俩字儿就被我们的嘘声轰下去了。他宽慰人也就那一招,比我爸强不了多少。

“这种比赛啊,重要的就是大家一起为它拼搏努力的过程,长大以后想起来,大家一起穿民国学生装,一起排练,一起奋斗,这多美好啊,那张破证书有什么用啊,高考又不能加分!”

任凭张平怎么说,班里低迷的状态一时半会儿也改变不了。文潇潇站起身出去了,张平赶紧示意徐延亮追过去安慰一下。徐延亮表示文潇潇很可能是跑去女厕所哭了,自己一个大男生这时候去女厕所似乎不大合适。

张平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一眼瞟见了我:“欸,那耿耿,你帮大家去安慰安慰文潇潇吧,我听徐延亮说,咱们的班级日志不是你在写吗?把你照的那些照片都拿出来给她看看,多想想美好的事物,啊,人生多美好啊,哭啥啊哭。”

在全班同学的殷切注视下,我只好硬着头皮站起身,拿着相机出门去找文潇潇了。

走了几步又转过身,从余淮的书桌里掏出一盒抽取式面巾纸。

No.217

全班恐怕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文潇潇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我。

我在女厕所某个隔间附近听到抽泣的声音,于是敲了敲门:“文潇潇?”

“谁?”

“是我,耿耿。你……你别哭了。”

我真的不大适合安慰人。你别哭了,你别难过了,你别不开心了……只要对方吼我一句“凭什么阻止我悲伤!”——我立刻就能词穷。

文潇潇没理我,继续抽抽搭搭。这里也没外人,她不用给我面子。

我把面巾纸从门上方的空当伸过去一点儿:“那你要不要擦鼻涕?”

几秒钟后,她伸过手要拿,我迅速地将纸抽走了。

“你想要擦鼻涕就开门。”我说。

里面没反应。

“女厕所味道多难闻啊,我知道一个地方可以使劲儿哭还没人管,我带你去。你开门。”

这句话还是很有说服力的,门栓唰啦一声被拉开了。

眼睛肿成桃子的文潇潇低着头不看我,一只手拎着眼镜腿儿,只是用鼻音问道:“在哪儿?”

其实我还能带人去哪儿啊,除了行政区顶楼。

从我们教室过去最快也要三分钟,在我们沉默赶路的过程中,文潇潇擤了几次鼻涕就不再哭了,所以最后我也不知道我俩到底还去顶楼干吗。

“你要是不哭了,咱们就……”

“闭嘴,走你的路。”

……我靠,这人还是文潇潇吗?她让我闭嘴!她好凶!喂,你们快来看啊!她平时都是装的!她是个大骗子!

No.218

我从来没想到我会和文潇潇一起坐在这里“谈心”。

本来一开始谁也没说话,直到她终于憋不住,轻声问:“这里就是余淮逃了排练之后来上自习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我诧异。

“那天下楼搬服装的时候,我问过他,他说就是在学校里面找了个僻静没人的地方。就是这儿吧?”

我忽然问道:“你那么关心他,该不会是……”

没有了高度数眼镜的阻隔,文潇潇此时眼睛瞪得比桂圆还大。

装什么装,现在像只小鹌鹑,刚才凶我那股劲头儿去哪儿了?

我坏笑起来:“……该不会是妒忌他学习好吧?”

哼,我就不问你是不是喜欢他,怎样啊?

文潇潇表情恢复正常了:“没有,我哪比得上他,差了十万八千里,有什么好妒忌的。”

于是我们又陷入沉默。可文潇潇到底还是忍不住了。

“你们关系很好?”她吸吸鼻子问道,说话的时候故意不看我。

“是啊。”我语气昂扬。

文潇潇又不说话了,半晌才自言自语道:“那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你们是同桌呀。”

“那你跟你同桌关系怎么没这么好。”我毫不留情。

“我同桌能跟余淮比吗?!”

刚才那个凶巴巴的文潇潇又出现了。

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文潇潇迅速脸红了,赶紧低头用T恤下摆擦了擦眼镜,戴上。

“我说文潇潇,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异功能啊,就跟超人一样,穿上西装是上班族,扒了西装露出紧身衣就是超人?不信你再把眼镜摘下来试试看?”

文潇潇忸怩地点了点头:“我的确,一摘下眼镜,看不清东西了,就,脾气不太好。”

我实在忍不住了,在空旷的楼梯间放声大笑起来,文潇潇憋得满脸通红,过了一会儿也笑了。

“你多好啊,能和余淮一桌,有什么问题都能直接问他,多安心。”文潇潇抱腿坐着,下巴搭在膝盖上,整个人都缩成了一个球。

“是啊。他很热心。特别……善良。”我重重地点头。

“我刚开学的时候特别受不了张峰讲课的速度,数学课老是跟不上,我脸皮薄,不好意思举手提问……”

“赶紧摘眼镜啊!”我打趣她。

“你烦死了!”她笑着打了我后背一下,继续说,“那时候,余淮却举手说他没听懂,真是救了我的命。其实他怎么会听不懂呢,他什么都会,又体谅人,每次班级组织活动的时候都帮了我不少……”

“徐延亮也帮你不少,你做人不能这么偏心眼儿。”

“闭嘴!”文潇潇快要被我气死了。

No.219

她到底还是没有对我说,她喜欢余淮。

我也没有说。

我觉得余淮值得所有人喜欢。我没有告诉她余淮是因为我才在课堂上问张峰问题,也没有说过他不仅仅只是在我求助的时候才给我讲题。她们已经都知道他的好了,我想把更好的那个余淮留给我自己。

或者我这样谦虚,只是因为我自己心中都没有把握,他这样好,到底是因为他本来就这么善良而慷慨,还是因为我。

我给她看我拍的照片,里面有好几张文潇潇的,有很好看的侧影,也有嘴巴张得圆圆的飙高音的搞笑样子。文潇潇指着丑的那张问我是不是故意的,我装作不明白什么意思。

“你会拍照,真好。”她一脸羡慕。

“你会弹钢琴呢,更好。我这算什么本事啊,谁不会照相啊,可弹钢琴就不是谁都会的了。”

“小时候因为不好好练琴挨过很多打呢。我一点儿都不喜欢练琴,可是一堂课就要两百块,我可不敢浪费钱,爸妈都不容易。”

“但是熬出头了呀,你现在气质多好。”

“我觉得还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较好。”文潇潇摇头。

我们就这样坐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节课,直到下课铃打响。文潇潇开始害怕自己这样翘课会不会被张平骂,我告诉她,我可是奉旨来安慰她的。

“你为这次比赛付出这么多,最后这个结果是很令人憋屈,我们都理解,是我们不争气。但是大家还是把你的努力都记在心里的!你看,我就是五班全体同学派来的和平鸽。你擤鼻涕的面巾纸还是我朝余淮借的呢。”

文潇潇一低头,笑得羞涩却灿烂。

没防备被我抓拍到了这一瞬间。

“你干吗,我刚哭完,丑死了!”

“一点儿都不丑,真的,你看!”

行政楼楼梯间的窗子朝西,落日在这个时候斜斜地照进来,给文潇潇染了满面桃花。照片中的姑娘不知道因为什么,笑得那么好看,那么好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