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期末考试(No.223 - No.227)

No.223

新年过后,很快就是期末考试。

我的复习过程大概就是,在计划表上按照数学、语文、外语、物理、化学的顺序将每一天要复习的章节列好,用五种颜色的笔,使整张表格看起来横平竖直、充实丰富、彩纷呈。

但是根本复习不完。

每次做数学题都能错很多,也不知道为什么错,练习册后附的答案太过简略导致我看不懂;扔下数学先去做物理——结果是一样的。

于是转过头投入语文和英语的怀抱中,可是更加找不到方向。因为除了语文背诵篇目之外,这两门课都没有复习范围——字音、字形的选择题题库浩如烟海,英语卷子的难度则是高一和高三毫无区别。

赖春陽和张老太的态度同样“无耻”:“本来就是考平时的积累嘛,没有复习范围就对了。”

所以复习英语和语文虽然没有太大难度,但是给我三十天恐怕也不够学的。

我坐在书桌前充满挫败感,每十分钟就站起身去打开冰箱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小林帆刚从外婆家过完新年回来,见到我蹲在冰箱冷柜前,惊讶得张大嘴巴。

“姐姐,你还没瘦下来呢,怎么就不减肥了?你不要放弃自己呀!”

我毫不客气地拍了他后脑勺一下。

齐阿姨正好从厨房出来,只看到我打了林帆一巴掌,林帆捂着脑袋逃窜。

我顿时有些心虚。我自认为和这小屁孩已经很熟了,但是他妈妈知道这一点吗?不会误会了吧?

我假装没看到齐阿姨,笑得愈加灿烂地补救道:“再气你姐姐,我可揍你咯!”

林帆居然已经蹿进自己房间去打游戏了,我的亲热玩笑丝毫没有得到回应。

真是尴尬死了。

齐阿姨控制情绪的本事值得我好好学习,她明明都看在眼里,依然和善地走过来笑着问我:“耿耿,饿了?要不要我给你煮点儿馄饨吃?”

“不用,”我摇摇头,“我就是想打开冰箱看看,我不饿。”

我连这种胡话都说出来了,她依然眉毛都没挑一下。

简直太牛了。

No.224

新年三天假期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又回学校上了两天课,期末考试就来了。

考场分配还是和期中考试时一样,我还在一班。

天还蒙蒙亮,我就到考场了,在门口边喝豆浆边拿着余淮给我的数学笔记本看了好一会儿,教工大爷才拿着一大排钥匙过来开一班的门。

“这么用功啊,吃早饭了没?”他朝我笑笑。

我点点头。

“起这么大早来用功,一定考得好。”他继续说。

我摇头否认:“我学习不好的。”

“哦,”大爷上下打量了一下我,“怪不得来这儿临时抱佛脚了啊,平时不好好努力,早干什么去了?”

关你什么事儿啊!刚才是谁夸我起个大早来用功的?我对着他佝偻着的背影,嗷嗷嗷咬了好几口。

余淮和林杨都是临近开考的时候才匆匆赶进教室的,余淮顶着一脑袋睡得东倒西歪的头发,林杨则狂打哈欠。

语文考试波澜不惊地结束了。余淮说得对,语文考得好不好,完全看风水。每次考完语文,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考得怎么样,反正我算是把所有空都填上了。作文题目又是些成功失败相互转化的陈词滥调,我敢打赌,十张卷子里有九张写了爱迪生和他那一千个废灯泡的故事。

闲的没事儿做了三只丑凳子的爱因斯坦,拿着退休金不好好享福却跑去炸鸡翅的山德上校,不知道为什么非要把老爸的樱桃树给砍了的华盛顿……其实我们压根儿不知道这些事儿是真是假,也记不清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又通过什么途径开始知道这些励志却又古怪的名人事例,但他们现在就固守在我们的语文作文卷上,被用各式各样的句式与词语重新包装,内里却始终是一团迷惑。

我们既不关心这些故事的真假,也不关心抒情是否足够真诚。这只是一场用绝对正确的价值观换取分数的交易,我们从小就明白。

No.225

十一点半考完语文,中间有两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我从书包里掏出热水壶和一包饼干,打算用中间这几个小时再好好背一背简便公式。

笔记本还没来得及掏出来呢,余淮就从后面扯我的校服。

“你怎么不去吃饭啊?”

“食堂人太多了。”我解释道。

余淮一皱眉:“那也不能只吃饼干啊,你也不怕噎得慌。”

我的目光被他头顶上那两根飘摇的头发所吸引,有点儿不能集中注意力。

“啊?哦,不噎得慌,我打了热水。”

他被我气乐了:“你可别逗了。我和林杨要去学校对面那家饭馆吃饭,你一起过来吧。”

我不得不说实话:“我想多儿点时间看书,不吃这顿也饿不死。”

不许跟我说临时抱佛脚没有用!

我的眼神泄露了我内心的凶狠,余淮到嘴边的话明显是被我瞪回去的。

“可是我说过要请你吃饭答谢你的呀,昨天晚上竞赛出成绩了,你不想知道吗?”

“啊?真的?”

林杨从余淮后面走过来,也朝我笑着点点头。

“那你考得怎么样?”我急切地问。

“边吃饭边说,走吧!”余淮不由分说地把我拉了起来。

由于今天考试,午休时间较长,所以学校的大门没有关。我走在两个人高马大的男生背后,一路上会接收到各种探询的目光,尤其是林杨,长得好看本来就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他偏偏还交游甚广,走几步就能遇见一个熟人,还有不少是主动打招呼的女生,我差点儿被她们的视线烤熟。

“你往哪儿躲啊,”余淮浑然不觉,对我躲躲闪闪假装陌生人的行为十分不解,“怎么搞得好像我们俩民警铐了你一个小扒手回所里似的?”

我白了他一眼。什么联想能力啊,你有这本事怎么作文老是挤不出来?

终于到了饭馆,却找不到位置。高二、高三跟我们同一天考试,高年级的学生比我还讨厌食堂,更喜欢到外面来吃饭,此刻饭馆里高朋满座,济济一堂。

在林杨出卖色相之后,我们仨好不容易在角落里老板娘单独支出来的一张小桌前坐定,点好菜了,我终于有机会问起余淮竞赛的成绩。

“太偏心了,怎么只问他啊?”林杨坏笑着看我。

然后被我们集体无视了。

“我得了三等奖。”余淮说。

“我们昨晚已经庆祝过了,所以早上都睡过头了。”林杨笑着补充道。

我瞬间绽放一脸笑容。

这个消息比我数学最后两道大题都做出来了还让我开心。

真奇怪,我第一次真切体会到了一种和自己没关系的开心。以前我爸妈遇到好事情,那都算是我家的事,是会让我沾光的;好朋友的喜怒哀乐会让我牵挂,可要说以他们的悲欢为悲欢,我可真做不到。

但是余淮的事情不一样。这种感觉真是奇妙。

“你知道三等奖意味着什么吗,你就这么开心?”林杨在一边奇怪地问道。

对哦,代表啥?

我疑惑地看向余淮,余淮有点儿不好意思,脸上的表情和他第一次在地理课上阐述了开普勒三大定律之后一模一样,满是隐忍的得意。

“全国三等奖已经有保送资格了,明年秋天,他就是大学生了。”林杨笑着宣布。

我手中的筷子差点儿掉下来。

No.226

老板娘亲自过来上菜,桌上很快就摆满了。

“来来来,以饮料代酒,我们先喝一杯庆祝一下,恭喜余淮迅速脱离高中苦海,即将成为可以光明正大谈恋爱的大学生啦!”林杨给我们俩都倒上可乐,然后率先举起杯子。

林杨真是一个有气质却没架子、亲切又可爱的帅哥,在拘谨的我和表情诡异的余淮之间活跃着气氛。

可我现在看他特别不顺眼。

我心乱如麻,但还是颤巍巍地举起了杯子,挤出一个非常假的笑容,对迟迟没有举杯的余淮说:“恭喜你呀,真是……真是太好啦!”

余淮皱眉看着我,似乎在仔细研究我那一脸快要绷不住的假笑。

别看了行吗?我都快哭了。

像是被这个消息一击昏头,饭馆里热热闹闹的人间烟火气此时离我那么远,可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出什么反应,来面对这样一个“好消息”。

我刚才说我真心为他高兴,那我现在在难过什么呢?

“林杨,你闹够了吗?”余淮无奈地踢了林杨一脚。

林杨比我还绷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哈哈哈哈地指着我的脸,笑得那叫一个开怀。

“……怎么了?”我被他这样一闹,更迷糊了。

“是这样的,”林杨那张可恶的俊脸凑近我,笑眯眯地说,“全国一、二、三等奖都有保送机会,但是二等奖和三等奖进北大、清华的概率自然会小很多,不够好的大学余淮是肯定不会去的,所以呢,他还是要继续留在这里的。”

随着他的话,我的耳朵慢慢恢复了正常功能,不再像是和这个空间隔着什么了。

“那你干吗那么说……”我呆呆地问。

“你看你刚才的表情,哈哈哈,太好玩了。你是不是真的以为余淮要走了?”

余淮全程保持着奇怪的沉默,无视林杨和我之间的交谈。

“小姑夫,我跟你有仇吗?”我咬牙看着他。

“我几次三番帮你,你想知道什么我就告诉你什么,你却过后兜头全都告诉了余淮,把我卖了个干净,你说我们有没有仇?”

想起陈雪君,我缩了缩脖子。那件事情,我在保护林杨这个线人方面,的确做得有那么一丁点儿的,不地道。

但是余淮不走了呀。

一瞬地狱一瞬天堂的,我心脏有点儿受不了,连忙低头往嘴里扒饭,努力调整情绪。

“不过,三等奖对高一的学生已经很难得了,”林杨继续说,“这说明余淮在竞赛这条路上非常有戏啊,不愧是我带出来的徒弟。”

余淮终于有了反应,扫了林杨一眼,哼声:“谁是你徒弟。”

“那小姑夫,你得奖了吗?”我问。

林杨嘿嘿一笑,挠挠头:

“我得了二等奖。唉,更难得啊。”

我和余淮一起低头扒饭,谁也不想继续搭理他了。

No.227

回到教室的时候快一点了,林杨本来叫余淮一起去和他们二班的男生打球的,余淮也答应了,不知为什么看了看我,又说自己想回教室去睡觉。

我们一起并肩走在宽敞的大厅里,正午的陽光照在身上,有微薄的暖意。

“还是要再恭喜你一次。你看,虽然只是三等奖,但是你证明了自己。你没问题的。”

余淮自信地一笑,没说话。

“我要是也能自己给自己底气就好了。”我不无羡慕地感慨道。

他看着我,忽然伸出手拍了拍我的头。我吓得一激灵,他也连忙收回手。

“你……”我脸红了。

“我这是在给你传递胜利者的力量。”他一脸严肃。

……胜利者个大头鬼,余淮你要不要脸啊!

回到教室的时候,我赶紧收了收心,打开了笔记。虽然中午受了好几回刺激,但是我现在必须集中力。下午的数学考试对我很重要。

“你上次考数学的时候也没这么紧张啊?”余淮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出现在我背后。

“你让开,”我摆了摆手,“我得集中力。这次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因为你给过我一本笔记,因为下半学期在数学上我付出过很多努力。就像你希望竞赛成绩给你一个回报和肯定,我也希望数学成绩能给我一个继续下去的理由啊。

但我说不出口。

余淮看了看桌面上那本他送给我的田字方格数学笔记,笑了,说:“我来帮你吧。”

他说着就坐到了我旁边的空位上,拿出一张白纸,在最中央写下一个最简单的定理。

然后从这个定理出发,一点点向着四面八方延展开去。数学课本上一章一节向下发展的平铺直叙,变成了他手下一张白纸上无中生有的一棵树。

我之前已经很努力地研读过他的笔记和不少类型题,只不过只要离开笔记,反映始终还是慢半拍,很多公式都记不准确,只能硬背。他的娓娓道来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函数和集合的种种关系就这样清晰地立在了我的脑海中。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讲了四十多分钟,可我一点儿都没觉得漫长。

“你早跟我这样讲不就好了嘛!”我又感激又遗憾。

“你现在如果觉得脑子很清楚,那说明你已经做过了一定数量的习题,也对每个单独的知识点有了基础掌握,否则我早跟你说你也听不懂,反而更容易记混。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啊。”

我小心翼翼地摩挲着拿张此刻已经满满当当地画满了图的A4白纸。

“看一看就赶紧收起来吧,小心一会儿监考老师误会你作弊。”

还有二十分钟开考数学,同学们已经陆陆续续地走进教室了。林杨挂着一脸水珠走进来,一看到并肩坐着的我和余淮,就一脸痛心:“能不能不这么粘啊,你俩平时坐同桌还没坐够?”

余淮起身朝自己的位置走过去,说:“别老往歪了想。有工夫还是琢磨琢磨怎么让我小姑姑搭理你吧。”

从我一个外人的角度来看,余淮的这句反击真的挺弱的。但奇怪的是,林杨竟然真的因为那三个字而消停下来,强撑的笑容里竟然有些忧伤。

“你懂什么。”

林杨扔下这句话就回到后排的位置上坐下了。

我又对着这张纸看了很久,直到老师让大家将书包都放到窗台和讲台前,才恋恋不舍地将它收起来。

我的书包和余淮的放在了一起。擦肩而过的时候,他悄悄地跟我说了声“加油”。

当然。我微笑。

怎么能给你丢脸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