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愿赌服输 No.279--No.280

No.279

简单的名字和我一样,是她爸妈的姓氏的结合。当然和我不同的是,她爸爸妈妈一直好好的,很恩爱。

“我爸妈一直特别宠我,我想做什么他们就由着我做什么。不过我也挺乖的,从来不胡闹。我小时候就想,等长大了,要跟找到一个比我爸还好的男生,然后和这个男生初恋就结婚,跟我爸妈一样白头到老。”

简单真的很简单。她相信从一而终,天荒地老。所以她小学认识β,β就会做她一辈子的好朋友;所以她小学前就遇见了韩叙,韩叙……

我的思路断在了“韩叙”两个字上。

“你们平时,会不会觉得我追着他到处跑,特不要脸啊?”简单早就不哭了,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还会笑。

她早就不是那个一被我们拿韩叙的事情臊,就会脸红地到处打人的小姑娘了。

我摇头:“怎么会。”

简单从不胡思乱想,从不患得患失,从没说过我喜欢你,从没让韩叙为她做过一件事,但也从没怀疑和动摇过。

她对韩叙的好,只会令人羡慕。

No.280

简单的爸妈从没逼迫简单去学过任何才艺:舞蹈、唱歌、奥数、英语……然而凡是简单有兴趣的,他们都会大力支持。

比如简单上学前班的时候看到电视剧里面的古代才女素手执墨,皓腕轻抬,镜头下一秒移到一篇娟秀的蝇头小楷,旁边的风流才子不住点头,好字,好字……

她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大喊,妈,我也要学书法!

简单小时候一直不懂的一个道理是,才子看重的往往不是字,而是写字的那位姑娘的脸。

于是简单就开开心心地去少年宫学书法了,手腕上绑了两天沙袋就累得大哭,发誓再也不去了。爸妈劝她再坚持几天,学习总有个过程,不能怕吃苦。

这几天里,简单遇到了韩叙。

趴在玻璃柜前浏览少年宫学员获奖作品的时候,小小少年指着一幅龙飞凤舞的大字说,这是他得奖的作品。

好字啊!好字!

简单拖长音,十足十地像个要泡大家闺秀的风流大少。

小少年却白了简单一眼,好像被她这种一看就没什么品位和鉴赏力的女生夸奖是特别丢脸的一件事。

如果真是这样,当时为什么要对人家陌生小姑娘说那幅字是你写的?

韩叙果然从小就不可爱。我心想。

总之,简单为了学闺阁小姐的字而来,却在这一天,遇到了她生命中的那个会写字的大家闺秀。

韩叙到底好在哪儿呢?

一段感情是没有办法理解另一段感情的。比如我理解自己为什么喜欢余淮,却不明白简单为什么喜欢韩叙。

一个从不吝惜自己的赞美的小跟班,和一个从不稀罕听小跟班赞美的“大小姐”,简单和韩叙的感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完全没有头绪。

好像就是青春期开始的某一天,被开了几句玩笑;又是某一天,把偶像剧里拽兮兮的男主角幻想成了韩叙……每个人的生命都有特殊的纹理,简单的纹理中,镶嵌的都是关于韩叙的细枝末节。

有些事情讲出来是会被听众骂成犯贱的。比如简单咬着牙决定为了前途应该去学文科,韩叙也没挽留,只是在吃完烤肉喝完酒道别的时候,说了一句,以后再没人像你对我这么好了。

于是去年那个夏天的夜晚,简单回家就跟爸妈说,她不要学文了。

人是不是都有点儿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潜质?付出一千一万,只得到一句叹息,就觉得什么都值得了。

简单早就习惯了做任何事都第一时间考虑韩叙。也许因为我高一才认识余淮,所以偶尔看到他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还是会不满。而简单从小就屁颠屁颠地跟着韩叙,“为他好”都养成了习惯,是她成长的一部分,那么自然,都不需要停下来想一想。

不需要韩叙回应。看到韩叙一帆风顺时的开心,她自己也开心。她把自己的那份开心当成这段感情的报酬。

“后来我懂了,”简单笑着说,“他喜欢我对他好,但是他不喜欢我。”

“他怎么会不……”我本能地脱口就去安慰她。

“我知道的。”简单低下头,轻轻地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http://bayuechang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